第58章 第五十八章(1 / 1)

    璀璨圣洁的光芒笼罩着迪美罗。

    他发出了一声轻叹, 声音低哑,破碎在风里,却又能让旁人清晰无比地听见这一声叹息。

    奥黛尔西在比美罗的注视下, 无声息后退开。

    她目光始终平静。

    碧绿色眼眸似是风吹拂下起了波澜的静湖, 浑身绷紧,蓄势待发地锁定走到自己对面的迪美罗。

    真【理】教皇是成名已久的传奇魔法师。

    他的威名、他的故事,他的传奇甚至不需要吟游诗人的歌颂。

    站在大陆顶端的高位者, 无需衬托歌颂。

    他是矗立的丰碑,是塔尖上照亮别人的光。

    面对着真理教皇, 奥黛尔西出人意料地镇定, 甚至可以说是平静。

    碧绿色眼眸在最初风起波澜后,重新安静下来。

    女子握紧了权杖, 依旧如同往常, 用对平常人的态度对待真理教皇。

    真理教皇不是巍峨高山,带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也不似奔腾不止的川流。

    他站在那里, 融入天地,似乎化为规则, 化为秩序的一部分。

    连弗兰克都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圣光降临。

    他已经没有立场插手。

    弗兰克承受不住神的惩戒,若是他孤身一人还好, 可以自行承担后果。

    但魔法学院都是他的责任, 弗兰克必须要考虑。

    奥黛尔西天纵奇才, 已经超脱出了大魔法师的境界。

    不管她是否已经晋升传奇魔法师,在真理教皇面前, 奥黛尔西存活的希望渺茫。

    广场四周, 看客们有的落在阴影里, 竭力降低存在感。

    有的匍匐跪地, 被头顶的真神圣光震慑。

    他们一双双眼眸盯着广场上的身影,屏住呼吸。

    几千人的广场,只能听见风吹拂的沙沙声。

    安静到几乎死寂。

    奥黛尔西出人预料地抢夺先机,提前动手。

    真理教皇在道道落下的高阶魔法中游走自如,好似是在钢丝上跳舞的舞者。

    长袍在炸开的魔法光辉下翻飞。

    完美的控制令那些魔法伤害不到真理教皇半点。

    如此精准的控制力,已然是登峰造极。

    “将魔法召唤语凝炼在同一个音节,奥黛尔西,你是个魔法天才。”

    即便是传奇魔法师,想要瞬发高阶魔法也是极难的事情。

    奥黛尔西居然能瞬间释放魔法。

    还一层叠一层,宛如是绵绵不断的波浪,将真理教皇的攻击完全挡在那层层叠叠的魔法潮水里。

    将不同类别、威力大小不同的魔法组合成群体攻击。

    将一个个单体攻击魔法组装到一起,形成连绵不断的魔法阵,借助魔法之间相生相克的原理,最大程度挥发威力。

    如此奇思妙想,如此精准而完美的控制,并不比真理教皇逊色多少。

    弗兰克都有被奥黛尔西的单人魔法阵惊艳到。

    瞬发不同种类,不同威力的魔法。

    在极短时间内组成魔法阵,利用碰撞形成最好的搭配。

    不单单要绝对掌控魔法构成原理和施放效果,还得确保在释放过程中不手忙脚乱,一心数用。

    奥黛尔西瞬发魔法组成魔法阵,这在魔法大师弗兰克眼中,简直就是艺术。

    魔法的艺术,碰撞的艺术,危险到极致的艺术。

    连弗兰克都被震惊到,更别说是目睹此战的幸运观众们了。

    奥黛尔西声传大陆,源于她继任仪式前的背叛。

    一朝背叛,天下知。

    奥黛尔西的名声伴随着无数信徒的鄙夷。

    旁观者们不明白奥黛尔西为何放弃唾手可得的光明前途,愚蠢地背叛教会,跟卑贱平民农奴为伍。

    她是异类。

    明明是尊贵的魔法师,却被追杀,被嘲笑,甚至随随便便来一个魔法学徒,都能用鄙夷嘲讽的语气谈论起奥黛尔西。

    她是个疯子,是个傻子,是个愚蠢的笨蛋。

    一年,两年,三年……十年都是如此。

    大陆上的所有人对奥黛尔西的印象定格在心里。

    他们的想象里,奥黛尔西是被追杀到狼狈不堪,风餐露宿的潦倒者。

    即便后来,奥黛尔西一朝覆灭圣光骑士团,又在刚才展现出了强大的空间魔法。

    可都不及此刻,目睹奥黛尔西与真理教皇战斗来得更具冲击力,更具震撼感。

    毫无疑问,奥黛尔西是魔法天才,是先与所有魔法师的前辈先驱。

    那璀璨的魔法光芒宛如一步步盛放的花。

    又好似是汇聚在奥黛尔西身边的奔流河流。

    元素生生不息,魔法生生不息。

    从容平静的苦修士与平常无异,她挺直脊背,站在了魔法形成的花里。

    真理教皇一时无法突破奥黛尔西身边生生不息的魔法阵。

    那魔法阵外形成了极其狂暴的魔法旋涡。

    他若是强硬出手,雷霆一击,很可能会被炸飞。

    此刻,奥黛尔西好似站在了燃烧烈火的中心。

    迪美罗碰触外围火焰被灼烧。

    若他想要强势压灭这团火,便如同点燃爆竹。

    奥黛尔西能从容退去,迪美罗下场却好不到哪里去。

    这魔法阵集防御进攻为一体,是天才的、几乎完美的设计。

    “哈哈哈……”真理教皇砸了两道魔法。

    奥黛尔西周围环绕的魔法元素漩涡转得更快,更加狂暴了。

    迪美罗后退开。

    他手背负在身后,朗笑出声,竟有三分畅快:“好!”

    “好一个黑圣光。”

    “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莫利安那老东西,运气就是比我好。”

    裹着黑袍的真理教皇笑着。苍老又年轻声线冷烈下去,冰如寒霜:“你有资格,让我亲自动手。”

    “真理领域。”

    上一秒被破坏到七零八落的广场消失了。

    奥黛尔西站到了混沌星空里。

    她眼前是黑暗,好似突然来到了深渊之底。

    “奥黛尔西,你拿走真理权杖,可明白,这是何地?”

    奥黛尔西没有慌张。

    她连无时间、无过去、无未来,一切都无的宇宙之外至高神殿都曾去过,哪里会害怕此刻的黑暗。

    即便处于别人的掌控,奥黛尔西依旧平静到令人诧异。

    她想了想,道:“我明白了。”

    真理秩序是构建世界的规则。

    奥黛尔西当初进入真理权杖构造的虚拟世界,也是类似的道理。

    只是规则不同,感受不同。

    这里是真理教皇以秩序规则构造的奇特世界。

    落入此地,奥黛尔西想出去,几乎没有希望。

    奥黛尔西不怕死,她只想竭尽所能,用尽一切力气做自己能做的所有事。

    她想对得起主的恩赐。

    灵光圣子吸了口气。

    他凝望着已然落进满片黑暗,盘坐在虚拟的奥黛尔西。

    奥黛尔西的年轻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衰老,在腐朽。

    显然,真理教皇的真理之域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

    “奥黛尔西没有多少时间了。”

    灵光圣子语气有些复杂,他望着不断衰老的苦修士,长长叹了一声。

    嘴唇蠕动,他似乎有话要说,最后又忌惮地吞咽回了肚子。

    其实,他想说一句,我比不上你,奥黛尔西。

    除了圣光圣女温兰朵,另外三大教会圣子圣女都是与奥黛尔西同代的天之骄子。

    他们是那一代教会最杰出的年轻后辈,是被教皇和枢机主教团看中的天才。

    而奥黛尔西一人,压了他们三个。

    没人服气。

    灵光圣子曾经也憋了一口气。

    他想要胜过奥黛尔西,可后来,没机会了。

    灵光圣子看着衰老至终年,已经出现银白发丝的奥黛尔西。

    女子身姿依旧挺拔,盘坐的姿势不曾有丁点改变。

    她脸上的表情始终平静坚忍,纵使面前千难万险,她始终不惧,坚定柔韧如钢。

    灵光圣子眼眸再次闪烁,奥黛尔西是真正的强者。

    非实力,非地位,非成就。

    是她这份坚定执着、无惧一切的披荆斩棘精神。

    灵光圣子自认不如。

    此刻,不光灵光圣子,广场上成百上千双眼睛定格在澳黛尔西平静隐忍的面庞上。

    奥黛尔西的皮肤在老化,迅速长出皱纹,变得松弛丑陋。

    在场很多人比奥黛尔西年纪大,大数轮的都有。

    可此刻,他们望着奥黛尔西的目光隐隐有敬佩。

    女子沉静碧绿的眼瞳始终不曾改变,似一汪清泉,似天上银月,安宁沉静的照耀大地。

    “赞美元素。”

    人们都有幕强心理,在弱肉强食,森林法则的米夫尔大陆更是如此。

    此刻,看着女子迅速衰败腐朽,始终挺直的脊背被时间压垮,一点点弯下去,佝偻到底。

    有年轻学生红了眼眶。

    不知为什么,他们也不明白为什么,心底突然有些发酸。

    “奥黛尔西,你可知错?”

    “渎神之罪,你是否要在临死前向神忏悔?”

    威严宏大的声音映着蓝天之上的圣光,那光芒越发灿烂,好似连天都在应和。

    老态龙钟的奥黛尔西眼前视线有些模糊。

    她看不太清楚远方的东西,声音平静又隐含锋锐:“我得真正解脱时,明白人人有挺直脊梁站立的权利,他们不应该被人为地划分高贵卑贱。”

    “我得真正圣光教义时明白,圣光不在教会、不在牧师。圣光在我脚下,在我走过的路里。”

    “迪美罗冕下,您是秩序的捍卫者。你见过满地荒土、瘦骨嶙峋的孩子吗?他们挖土为食,肚子高高隆起,浑身瘦到没有丁点儿肉。您见过吗?”

    “我见过。那些父母有的割肉喂子,有的易子相食。那些卑微之人拼命努力,拼命干活,只是为了赚一点点让全家糊口的粮食。这样卑微的请求,也得不到满足。”

    空气沉寂下去。

    广场上,能听到老迈苦修士平静沧桑的讲述声,似在讲一个个故事。

    “迪美罗冕下,您可见过满城妇孺孩童,大街上男人都是残疾的小镇?”

    真理之域听不见丁点声音,奥黛尔西也不在意。

    她不需要迪美罗回答。

    讲这些话,并非讲给迪美罗听。

    是奥黛尔西在坚定自己的信心,回忆一些沉压在心中的往事。

    “那小镇名为康德,总共196户人。”奥黛尔西直到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帝国为领土而战,教会为信仰而争,骑士为荣耀而死,魔法师为捍卫高贵,无惧一切。”

    “而那些贫贱卑微连草都比不上的家伙,只能被裹挟着,一茬儿茬儿死在饥荒里、死在战乱里、死在剥削里,他们死于各种各样的原因。”

    “我没有其他想法,只是想给这些深陷泥沼、还在不停往更深处下沉的绝望人们一点点希望。”

    奥黛尔西盘坐着,平静诉说。

    若她今日死在这里,总也要说点什么。

    沧桑历经艰苦,却又好似是少年般澄澈的眼眸闪着莹莹的光。

    她叹息:“命数只由天,生死不由我。”

    “人活一世,总要做点儿什么,才不负来这一遭。”

    奥黛尔西不追名逐利,不争权夺利。

    从头到尾,她都只是个坚定信念的苦修士。

    “我卑微若尘,渺小如野草。能用的力气,能做的事只有那么一点点。或许现在无用,或许做法错误,但有些事情总要人来做,正确的路是需要尝试开拓的。”

    她虚弱的声线慢慢从细弱蚊蝇变得宏大,甚至响在整个雷琼半岛:“思想解放、信徒解放、人类解放……非我想逆神,可我不得不做。”

    不同时空的奥黛尔西破碎落进苍老的奥黛尔西体内。

    混沌黑暗的真理之域开始疯狂崩塌,奥黛尔西起身站立,一步步走过破碎的混沌。

    彻底走出去后,她又成为了年轻的奥黛尔西。

    容貌未变,气质又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赞美圣光。”

    女子双手合十,虔诚念诵:“愿您的光辉照耀这片大地。”

    真理之域破碎,迪美罗似乎受了颇重伤势,反过来被奥黛尔西压制。

    可他太强悍,奥黛尔西连他裹着的黑袍都不打破。

    那是极强的魔法道具,似乎汇聚了信仰和规则。

    奥黛尔西轻叹了声,缓缓从怀中掏出一本古老封面的羊皮书。

    “主,愿您的光辉照耀大地。”

    奥戴尔西说着,高举起那本书,砸向真理教皇。

    多伦得刚喝到嘴里的水全喷了出去:“我去!”

    牛啊你!

    那可是至高恩赐的书籍!

    是真正的至宝,放在九大宇宙无数神灵顶礼膜拜的至宝啊!

    多伦得眼眸缓缓扫向天空,圣光最盛处。

    果然,隐没在圣光中的爪子已经伸进大陆,进入星球之内。

    目标直指奥黛尔西。

    嗯?

    多伦得看着那只无限放大,迫不及待向书籍的爪,打了个激灵,后退一大步:“我去你妹!”

    人类果然心黑!

    圣光环绕的巨爪普通人根本无法看见。

    几乎所有人都没发现它。

    被奥黛尔西压着打的真理教皇黑袍翻滚。

    散落在广场角落,似乎被打击到精神出走的真理主角团齐刷刷抬头,兜帽下的眼眸沉静决绝,爆发出了无比璀璨的魔法光芒:“赞美真理!”

    “今日,我为真理!”

    迪美罗衣袍烈烈,奥黛尔西一愣,被突然爆发出的强悍力量直直撞飞出去。

    飞在半空,她看到真理教皇黑袍飞扬,化为纯粹的信仰之光。

    黑袍下,根本没有人类肉身,只有凝聚出人类形体的金色符文。

    拢在奥黛尔西头上的巨大爪子逐渐成型,金色符文化为锁链、化为斧头劈向巨爪。

    奥黛尔西果然是异数。

    他赌对了!

    金色符文连接天地,恐怖的信仰波动镇压大陆。

    奥黛尔西在闪烁的符文里,感觉到熟悉的气息。

    那是……真理主教们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