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二十九颗星星(1 / 1)

    许一诺聪明、上进、自立。

    她的身上几乎涵盖了洛繁星向往的所有美好品质。

    洛繁星喜不喜欢她, 明眼人都知道答案。

    唯独洛繁星自己不清楚。

    她也不想弄清楚。

    有的时候,奢求太多只会徒添烦恼。

    既然两人间的友情已足够稳定,何必再去肖想更进一步的亲密关系?

    毕竟,贪得无厌的后果往往是得不偿失。

    说不定, 到最后还会失去这段来之不易的友谊。

    洛繁星断定自己无法承受。

    她摇了摇头。

    “诺诺是我的朋友。”

    许是觉得‘朋友’这个词还不够贴切, 她再次强调。

    “最好的朋友。”

    意料之中的回答。

    池锦西一点都不惊讶。

    她弯弯唇, 轻轻笑了笑。

    “不好意思,是我误会了,原来洛老师不喜欢她。”

    满是歉意的语气,听上去格外真诚。

    但洛繁星却总感觉心虚。

    来不及将视线收回, 她的耳边, 又一次响起女人的声音。

    “所以, 洛老师没有喜欢的人。”

    不是问句, 而是肯定句。

    洛繁星愣在原地, 还没反应过来, 对方已经转身离开。

    ***

    周六上午。

    洛繁星把童俏从医院带回了公寓。

    池锦西从房间出来, 看到的就是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整理书本的场景。

    洛繁星买了一整套英语辅导书。

    光只是看着,童俏都忍不住生怯。

    “洛老师, 为什么有口语书?又不考这个。”

    洛繁星抬眸,语气严肃。

    “不考不代表它不重要, 辅导课里包括口语课,要好好学, 我会定期检查。”

    不得不承认, 这是很温馨的画面。

    像老师在教学生, 又像姐姐在训妹妹。

    池锦西站在沙发旁, 黑色的长发垂散在脸庞两侧, 衬得颊上的皮肤异常苍白。

    见她出现, 童俏主动唤了一声。

    “小池姐姐。”

    十六七岁的女孩子,青春洋溢,就连笑容也那么纯真。

    配上那张清秀稚嫩的脸,实在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池锦西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她拍了拍手边的沙发。

    “洛老师说,你昨晚留在医院照顾妈妈,要不要过来休息一下?”

    童俏闻声,下意识转头去看洛繁星。

    两个月过去,她的头发长了一些,整个人看上去愈发乖巧。

    “洛老师。”

    “没关系,去坐吧,你下午还要上课,不然没有精神。”

    一如既往的温柔声音,让人没法拒绝。

    童俏乖乖去了沙发坐下。

    池锦西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嘴唇无意识抿了抿。

    来到餐桌前,她拿起桌上的书看了看。

    是一本初级语法书,内容非常基础。

    但她还是看得入神,就连眼神里,也藏满了怀念。

    洛繁星犹豫了会,认真询问了一句。

    “你有没有考虑过,回到校园继续念书?”

    池锦西听见这句话,沉默了两秒才开口。

    “我要工作。”

    现实又残酷的回答。

    洛繁星动了动唇,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池锦西将书放下,旋即进了厨房。

    童俏中午要留下来吃饭,她要多准备两个菜才行。

    厨房的门半掩,隐约能听到里面传来洗菜的声音。

    洛繁星抬头朝里看去,正好看到女人细瘦的背影。

    说不清原因,她突然就有些难过。

    ***

    洛繁星给童俏挑的辅导班,是洛真推荐的。

    据说洛白月和宁宝宝暑假在里面学过一段时间,成绩提升很明显。

    带童俏过去之前,洛繁星再次确认了一遍。

    “月月也在那补习,你真的不介意跟她一起上课?”

    童俏点点头,给出肯定的回答。

    “不介意。”

    商场的甜品店里,她曾和洛白月有过一面之缘。

    那时对方坐在店里吃甜品,长发飘飘、姿态优雅、身上穿着可爱的粉裙子,像个精致的小公主。

    又乖、又文静。

    这就是她对洛白月的第一印象。

    彼时的童俏,想法还很简单。

    洛繁星是个好人,她的妹妹,肯定也是个好人。

    直到两人见面,她仍对这个漂亮的同龄女孩抱有最大的好意。

    将童俏送进教室,洛繁星带着洛白月去了个没人的角落说话。

    “童俏是我的朋友,你不要欺负她。”

    妹妹的性格怎么样,洛繁星十分了解。

    为免童俏受到招惹,她特意将两人安排在不同的班级。

    “我知道了。”

    洛白月答应的很爽快,心里的想法却截然相反。

    就目前掌握的信息,洛繁星不仅请童俏吃甜品,给童俏买糖水,打着看电影的名号去医院看童俏,带童俏回公寓住,现在还送童俏来市里最昂贵的辅导班。

    她想,洛繁星肯定是被童俏骗了。

    要不然,她怎么会对童俏这么好呢?

    下午的课程,很快结束。

    枯燥的英语课,童俏听得昏昏欲睡。

    下课铃声一响,她便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学生收拾书包的声音窸窸窣窣,吵得人睡不着。

    好不容易人都走完,不到一秒,又有人出现。

    而且,还是来找她的。

    童俏正要睡着,忽然听见有人在课桌上敲了敲。

    她抬起头,睁眼的瞬间,看见一张灵秀的小圆脸。

    竟然是洛白月。

    “司机来了,走吗?”

    童俏愣了愣。

    回过神后,她立即拒绝。

    “不用了,我可以自己回家。”

    “顺风车,来吧。”

    洛白月太热情了。

    童俏没有多想。

    她将这视为一种好意,选择了接受。

    “谢谢。”

    迅速收拾好书包,两人一起下楼。

    黑色的轿车停在路边。

    洛白月走在前面,童俏走在后面。

    临要上车时,洛白月忽然转身,小声嘟囔了一句。

    “糟了,词典没有拿。”

    闷热的夏天,在太阳下多站一秒钟都是煎熬。

    童俏咬咬唇,主动提出帮忙。

    “你先上车,我去帮你拿。”

    洛白月笑着同意。

    “A班第一排,词典就在桌上。”

    童俏转身朝着大楼走去。

    按照指示,她很快就找到了洛白月的课桌。

    桌上确实有没带走的词典,而且是两本。

    不知道洛白月要的是哪一本,她干脆都带走了。

    厚实的中英大词典,抱在怀里比板砖还重。

    童俏走出大楼,一抬头,视线范围一片空荡。

    不知何时,洛白月已坐着轿车离开。

    徒留她一个人,抱着两本厚词典跟个傻子一样站在路边。

    ***

    日子一天天过去。

    这天中午,池锦西照例去学校送饭。

    来到学院楼,她给洛繁星打去电话,却没想到,接电话的人却是周阳。

    没多久,对方就下了楼。

    “洛老师刚刚出去了,现在不在学校。”

    什么重要的事,连手机都忘了拿。

    池锦西有些惊讶。

    周阳看见她手里的饭盒,这才想起来解释。

    “她资助的孩子从山里来看她,她带人吃饭去了。”

    “她一直有资助学生?”

    “总有学生给她寄信,具体资助了多少个,我就不清楚了。”

    除了童俏,洛繁星确实还资助了别的孩子。

    池锦西更加意外。

    从学校出来,她便去了饭馆上班。

    路上,她接到了洛繁星打来的电话。

    “抱歉,学生来找我,走得急,忘了拿手机,害你白跑一趟。”

    “不要紧,我没有生气,周主任都跟我说了。”

    “始终耽误了你的时间,明天上午没有课,晚上我去接你下班,好吗?”

    池锦西不喜欢过度的帮助。

    洛繁星问得小心翼翼。

    好在这一次,对方没有拒绝。

    “洛老师最好提前十分钟过来。”

    虽然不知道池锦西为什么提出这个请求,但她还是欣然同意。

    “我会的。”

    晚上十点五十,洛繁星准时来到饭馆门口。

    店里吃饭的客人,只剩下最后一桌。

    洛繁星进店,女店员立刻领着她坐到了一个安静的角落。

    似乎,店里的员工都知道她是主厨的朋友。

    “您先坐一下。”

    话刚说完,女店员便笑着去了后厨。

    等再出来时,她的手上多了一个圆盘。

    又是一道甜品。

    不过,不是拔丝红薯,而是红糖年糕。

    红糖是刚熬好的,香甜的气息浓郁,十分诱人。

    店员将盘子往洛繁星手边推了推,示意她将红糖浇在年糕上。

    “您试试。”

    以往吃过的红糖年糕,红糖都是浇好才会上桌。

    洛繁星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办了。

    三块软白的年糕,并列躺在盘子里。

    她拿起勺子,盛满一勺温热醇香的红糖浇了上去。

    粘稠的糖浆落下,慢慢将年糕掩盖。

    香味浮起的瞬间,年糕上被红糖覆盖的地方,出现了一颗又一颗的小星星。

    是深红色的糖浆颜色。

    很漂亮。

    女店员也忍不住赞叹。

    “真好看。”

    洛繁星怔了怔。

    直到空气中又传来店员的声音,才缓缓回神。

    “主厨做了好多次才成功呢。”

    不远处,唯一的一桌客人起身离开。

    店员赶紧过去收拾桌子。

    洛繁星坐在那里,好几分钟过去,才终于拿起了筷子。

    红糖的甜度、年糕的软度,全部都很完美。

    十分钟后,盘子空了,池锦西也从后厨走了出来。

    洛繁星的脸微红。

    不等池锦西走近,她率先出了店。

    饭馆里灯火通明,饭馆外天昏路暗。

    脸再红,也不会有任何人发现。

    轿车停在巷口,要走一小段路才能到。

    洛繁星伸出手,在脸上摸了摸。

    果然有一点热。

    “谢谢。”

    简短的两个字打破沉默。

    池锦西放慢脚步,侧首看向身旁的女人。

    “味道怎么样?跟上次的拔丝红薯比呢?”

    这可真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洛繁星有些为难。

    “我觉得都很好。”

    池锦西轻轻笑了一声。

    “洛老师以后再来,我再给洛老师做别的。”

    本是很常见的甜品,因为洛繁星,才会被设计成不同的花样。

    这显然是一种特殊对待。

    没有哪个女人能在这种特殊对待下保持平静。

    洛繁星也不例外。

    第一次是红薯雕刻的玫瑰、第二次是红糖浇灌的星星。

    她向来是个易于满足、见好就收的女人。

    但这一刻,竟然也对池锦西的话产生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