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十四颗星星(1 / 1)

    洛繁星的思绪一片混乱。

    和许一诺分别整整十年。

    再度重逢,遇到的不是许一诺,而是和许一诺长着同一张脸的池锦西。

    她无法不把那些深埋于心底的思念投射在池锦西身上。

    她本还期待池锦西就是许一诺。

    但那双覆满疤痕的手,却让她心里仅存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

    “我不会画画,洛小姐。”

    池锦西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张开双手,明亮的灯光照在掌心,将覆盖在皮肤上的茧子彻底暴露于人前。

    “这样的一双手,怎么拿的起画笔?”

    洛繁星双唇紧抿,心口微微颤动。

    画画,不仅是许一诺的爱好,更承载着她年少时对未来的全部梦想。

    许一诺是不会放弃画画的。

    洛繁星如此笃定,以至于她的心瞬间便陷入失望的漩涡。

    空气透出些微的尴尬。

    池锦西将手收回,问了最后一遍。

    “洛小姐,没有这张脸,你还想和我做朋友吗?”

    这就是她对洛繁星这些日子的真心付出所做出的回应。

    到底要不要做朋友,她允许洛繁星自己来做决定。

    这是个艰难的抉择。

    假如池锦西不是许一诺,两人是否还有见面的必要?

    这个问题,洛繁星无法回答。

    桌上的水杯,不知何时空了。

    池锦西从床侧起身,旋即拿着杯子离开病房。

    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为洛繁星接了一杯热水。

    “洛小姐不用急着给出答案。”

    洛繁星依旧沉默不语。

    池锦西见状,重新坐回沙发,没有再说话。

    约摸又过去半个小时,她才再次走到病床前。

    “需要帮忙吗?”

    洛繁星的背受了伤,虽然没伤到骨头,但背部又红又肿,医生说至少三天不能仰卧。

    这样一来,睡觉就成了难题。

    她试图翻身平躺,但每动一下都会牵动后背的伤。

    很疼,直到池锦西出现。

    她听见女人略显冰凉的声音,问她需不需要帮忙,还没来得及应答,女人的双手已扶住了她的肩和腰。

    很温柔的动作。

    她顺利躺下。

    成年后从未与人有过这样亲密的接触,洛繁星的脸微微发红。

    枕头绵软,她将整张脸都埋了进去。

    “谢谢。”

    池锦西站在床边,灯光打在她的上身,投下一道浅浅的影子。

    她弯下腰,掀开洛繁星身上宽松的病号服看了一眼。

    本该白玉细腻的肌肤,现在变得青里透紫,充血肿胀。

    不用想也知道会有多疼。

    池锦西无意识松唇,轻轻唤了一声。

    “洛小姐。”

    洛繁星并不知道床侧的女人正在观察自己背上的伤。

    病服落下,将红肿遮掩,后背升起一点微凉的风。

    她将脸从枕头往外侧转了一点。

    “嗯?”

    “洛小姐出了医院,有人照顾吗?”

    只是外伤,静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洛繁星的语气理所当然。

    “我自己可以应付。”

    潜台词就是,不需要人照顾。

    房间开了空调,温度有些低。

    池锦西担心洛繁星着凉,拉起薄毯轻轻盖在她的腰上。

    “洛小姐说的应付,是指连躺下都做不到?”

    一句话,把洛繁星噎的没话说。

    池锦西直起身,一双冰冷的眸盯着洛繁星的侧脸。

    “洛小姐是因为我才受了伤,如果洛小姐同意的话,我愿意照顾洛小姐接下来三天的日常起居,直到洛小姐的伤痊愈。”

    洛繁星闻声愣住。

    她从没把后背的伤放在心上,也不觉得这么一点小伤会影响自己的生活。

    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池锦西又补了一句。

    “洛小姐甚至不能帮自己上药。”

    好吧,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影响。

    洛繁星闭上了嘴。

    “洛小姐不说话,我当洛小姐同意了。”

    房间的灯熄灭,黑暗中,洛繁星悄悄偏过头看向沙发上的女人。

    她想,池锦西确实和许一诺不太一样——

    池锦西比许一诺,强势多了。

    ***

    因为怕家里人担心,洛繁星没有把受伤的事说出去。

    出院的时候,她的身边依旧只有池锦西一人陪伴。

    “洛小姐是回公寓吗?”

    临近开学,工作渐渐多了起来。

    院里今天有个会议,院长要求全体教工参加。

    洛繁星忘了请假,这会儿还得回学校一趟。

    她摇摇头。

    “先去美院。”

    “我送洛小姐。”

    仍是不容拒绝的语气。

    洛繁星只能同意。

    “谢谢。”

    九月初,不少学生提前返校,学校热闹了许多。

    洛繁星不知道会议多久结束,便让池锦西先回去。

    “我想在这里逛一逛,然后等洛小姐一起走。”

    池锦西一身碎花短裙,眼含微笑,一眼看过去,分外文静乖巧。

    假象而已。

    洛繁星抿抿唇,没再坚持。

    “那我出来给你打电话。”

    池锦西听话点头。

    “好,我不会乱跑的。”

    两人站在学院楼前说话,时不时有好奇的目光投来。

    池锦西营造的温顺假象骗过了很多人。

    包括和洛繁星同处一层办公楼的老师。

    “洛老师,好久不见。”

    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女人走来,隔着老远就笑着打招呼。

    这是学院的副主任周阳,八卦、圆滑、有着一副热心肠。

    洛繁星也笑了笑。

    “周主任。”

    池锦西知道两人有工作上的事要说,便没有打扰。

    她伸出手,轻轻拉了拉洛繁星的衣角,上半身往洛繁星身上靠了靠。

    “我走了,洛老师,开完会call我。”

    洛老师?

    这是池锦西第一次叫她‘洛老师’。

    洛繁星愣住,等回过神,女人已经离开。

    直到周阳来到面前,她脑子里想着的,仍是那个早已听过无数遍的称呼——

    洛老师。

    ***

    美院专业众多,一共有十个学院。

    池锦西漫无目的四处闲逛,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面白板墙前。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白墙,墙上挂满了学生的美术作品。

    池锦西看得入神,连身后来了人都不知道。

    “许一诺,真的是你!”

    男人的声音突然响起,满是惊喜。

    池锦西闻声回头,还没看清对方的脸,手臂已被人死死握住。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我就知道你会来美院!”

    虽然男人在努力压抑情绪,但还是无法掩饰自己的激动。

    池锦西皱起眉。

    男人的力气太大,她根本挣不开。

    “先生,请你松手。”

    “许一诺,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

    见池锦西认不出自己,男人的语气变得失落,他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是林止。”

    林止?

    池锦西抬起头,看见一张完全陌生的脸。

    男人看上去不到三十岁,长得很清秀,脸上的皮肤苍白,像是生病了一样。

    不管是脸还是名字,都让人毫无印象。

    池锦西眼神骤寒。

    “放手,先生,我不是许一诺,我也不认识林止。”

    她的声音很平静,却带着一缕让人胆寒的冷意。

    男人骇然,不自觉松开了手。

    “你不是她?”

    “先生,我不是你的朋友。”

    池锦西耐着性子又解释了一遍。

    她低下头,左手被男人捏过的地方已隐隐发青。

    男人痴痴站在原地,不敢相信自己认错了人。

    “你不是她?”

    还是同一个问题。

    池锦西觉得自己遇到了疯子,不再搭理,直接转身离开。

    男人见她要走,连忙追上。

    “许一诺!”

    池锦西停下脚步,回过头,冷冷留下一句警告。

    “再跟着我,马上报警。”

    这句话起了作用。

    男人果然没跟过来。

    好心情全被破坏。

    洛繁星开完会下楼,刚拿出电话,就看到池锦西一脸阴沉的坐在路边的长椅上。

    她走过去,正要坐下,却看见女人手臂上清晰可见的五道指印。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指尖抚了上去——

    “手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