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颗星星(1 / 1)

    七月的天海市,一天更比一天热。

    身处市区最有名的夜场中心,晚上十点,吉庆街仍是一片热闹景象。

    ZeroClub后门,女孩低下头,从随身背的挎包里翻出一张纸条看了看,而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上面的号码。

    她的头发五颜六色,清秀脸颊上化着艳丽夸张的浓妆,上半身穿着一件性感的粉色短衫,下半身搭配一条黑色的超短裙,裸露在外的双腿又细又白,看上去分外惹眼。

    三米的距离,并不算太远。

    洛繁星站在巷口,目光直直看向前方,不敢相信女孩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十六岁,才是读高一的年纪,怎么会穿这么暴露的衣服来夜店?

    她忍不住蹙眉,没有犹豫直接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童俏!”

    四周吵闹,这声呼唤并不明显,但女孩仍是听见了。

    许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被人认出来,她的脸上瞬间涌出一缕慌张,几秒钟过去,才飞快转过头往后瞥了一眼。

    竟然是一个陌生女人。

    女孩缓了口气,假装没有听到,转身就想逃跑。

    洛繁星见状,连忙追了上去,很快就在巷尾的角落里将人拦了下来。

    “你跑什么?”

    “你认错人了,我不是童俏。”

    “我看过你的照片,你是童俏,在二高上学,是美术班的学生。”

    惊讶于洛繁星说对了自己全部的身份信息,童俏莫名心虚,说话的声音也小了很多。

    “你是谁啊?我们认识吗?”

    “一个月前,我在春熙画展上买了一幅画,费用当天就转给了画稿的主人,可是直到今天我还是没有收到画,童俏同学,你打算什么时候把画给我?”

    春熙画展是中央美院每年例行举办的艺术画作展览,画展上除了会展示美院学生的画作,还会接受全国各地学子的投稿,上到博士生下到小学生,只要作品足够有特色,就有机会被选上。

    稿主愿意的话,展览的作品还可以进行售卖。

    洛繁星每年都会从画展中购买一幅中意的画作,好巧不巧,今年买到的,正好是童俏的画。

    买画的那笔钱,她早就给了。

    至于画,是一丁点踪迹也没看到。

    画展结束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

    童俏杵在原地,两只手紧紧绞在一起,面上满是尴尬。

    夏夜的风拂过,卷起一阵闷热气流。

    洛繁星的脸色,微微沉了沉。

    “画在哪里?”

    童俏闻声,顿时低下了头。

    一十秒钟过去,才支支吾吾小声应了一句。

    “那副画、那副画我卖给别人了。”

    ‘一画两卖’这种事洛繁星不是没有听说过,但她从没想过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更让她不满的,是这一个月来,童俏一次都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

    很显然,对方不仅不打算把画给她,甚至还想偷偷吞掉她买画的那笔钱。

    遇上这样的事,绕是洛繁星这样的好脾气,此时也觉得心头恼火。

    生气归生气,童俏毕竟只是个高中生,这事一旦传出去,按照二高的严厉校风,多半要在全校通报批评。

    洛繁星想了想,没忍心把事情闹大。

    “既然画被你卖出去了,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纠缠,你把钱退给我,这件事就算了。”

    八百块,并不算少,更何况,这本来就是洛繁星的钱。

    童俏咬咬唇,知道自己应当把钱还回去,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她的脸上涂着一层厚厚的粉,眼线画得特别重不说,上面还贴着一层又粗又黑的假睫毛,一眼看过去,就像小朋友偷用了大人的化妆品,显得格外滑稽——

    还是个没有成年的孩子而已。

    没由来的,洛繁星就想起了年少时认识的那个女孩。

    那个既高傲又冷漠,曾经藐视她、看轻她、也曾朝她笑、带给她无数勇气的女孩。

    十年了。

    她还是忘不了许一诺。

    每当为钱发愁的时候,许一诺也会和此刻的童俏一样,露出这样窘迫又为难的表情。

    劣质香粉的味道在风中飘散。

    洛繁星无端心软,再度让了步。

    “一周一百,两个月退完。”

    一百块钱,只要少吃几袋零食,少喝几杯奶茶,也就省下来了。

    童俏睁了睁眼,瞳孔中泛出一抹讶异。

    眼前的漂亮女人明明上一秒还差点发火,下一秒却突然变得温和。

    一时之间,她以为自己听错,愣了愣才急忙点头。

    “谢谢。”

    协商好退钱的事,两人又交换了电话号码。

    无形之中,紧张的气氛也缓和不少。

    洛繁星本想离开,可看见童俏身上那件露肚脐的粉衫和开到大腿根的短裙,始终是放不下心。

    看到对方走到夜店门口就停了下来,她习惯性的多问了一句。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家?”

    “我朋友约了我在这里见面,他就快到了。”

    什么朋友会在深夜十点把一个十六岁的女孩约来夜店?

    洛繁星语气骤冷。

    “未成年不能进夜店。”

    童俏仍是不想走。

    “我成年了。”

    “画展主办方给我看了你的信息,你只有十六岁。”

    随口编造的拙劣谎言,轻易被拆穿。

    童俏仰起头,目光看向身前的女人,只是一秒,就将喉咙里想要辩驳的话咽了下去。

    灯牌的光明明灭灭,女人半张脸陷在阴影里,明明看不见表情,她却总有些畏惧。

    就好像,此刻站在她面前的不是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而是学校最凶最严厉的教导主任,即使不说话,也让人感到害怕。

    童俏张张唇,没敢再反驳。

    “我现在就回家。”

    出了街口,路边正好是车站。

    公交车还没来,童俏转过头,偷偷观察起身边的女人——

    齐肩黑发、身材高挑,模样俏丽温婉,眉眼间带着浓浓的书卷气,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温柔又知性;年纪看着不大,二十出头的样子;能花八百块钱买一幅画,经济条件肯定也不错;知道被讨债的人没钱,甚至大方的允许对方分期还债,一句话总结,就是一个美丽年轻又善良的富婆姐姐。

    童俏看得出神,还没来得及将视线收回,就感觉到一道清冽寒光朝自己射来。

    又来了,那种感觉又来了——

    就算被教导主任训话,也没现在这么难受。

    童俏绞着手,终是没忍住,将心里的问题问了出来。

    “姐姐,你是老师吗?”

    洛繁星听见‘姐姐’两个字,不由得愣了愣。

    说起来,洛白月今年也是十六岁,童俏叫她一声‘姐姐’,倒也没什么问题。

    她没有隐瞒自己的职业。

    “是。”

    原来,真的是老师。

    童俏的心一松,终于知道洛繁星身上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从何而来。

    “姐姐,那你教什么呢?”

    “英语。”

    童俏的英语很差,平日没少挨英语老师的损,除了教导主任,她最怕的也是英语老师。

    此时听见洛繁星说自己是英语老师,她连话都不敢说了。

    不远处公交车灯亮起,一分钟后,童俏上了车。

    直至这时,她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一个问题没有问。

    洛繁星立在站牌下,就见一个花花绿绿的小脑袋从车窗探了出来——

    “姐姐,你是哪个中学的?”

    中学?

    洛繁星下意识弯唇,还没应声,公交车已经开走。

    她确实是英语老师。

    只不过,教的不是高中生,而是大学生。

    ***

    半个月的时光,一闪而过。

    童俏这两周都很守诺,每周日下午六点准时往洛繁星的账号里转一百块钱。

    可到了第三周,一直到周日晚上九点,洛繁星都没有收到钱。

    八百只还了两百,难不成又想把剩下的赖掉?

    洛繁星不愿这样去揣测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可初次见面时童俏的确是满口谎言。

    她正准备打电话问问是怎么回事,对方的电话就先打了过来。

    “童俏?”

    出乎意料,手机另一端说话的人并不是童俏。

    “洛小姐,您的学生在ZeroClub被人灌醉了,为了她的安全,请您尽快过来将她带走。”

    女人的声音,平静无澜,在喧闹的音乐声中更加清寒冷漠。

    很熟悉,好像很久以前听过一样。

    洛繁星心口一怔,竟然忘了回答。

    “洛小姐?请问您在听吗?”

    洛繁星回过神,愈发觉得这声音耳熟。

    没有时间多想,她立刻给出肯定的答复。

    “抱歉,请帮我看着她,我马上过去。”

    ***

    正值暑假,夜里九点,洛家客厅仍然喧闹。

    洛白月、宁宝宝和洛贝贝三个女孩子挤在沙发上,一边吃零食,一边看偶像剧。

    洛繁星从二楼下来,一眼就看到了笑得最开心的妹妹。

    假期就快过了一半,不说宁宝宝这个好学生,就连还在上小学的洛贝贝也写完了暑假作业,只有洛白月的练习册,连动都没动。

    这要是放在从前,洛繁星指定得停下来训妹妹两句。

    想到童俏还在夜店等自己,她一言不发的拿起车钥匙走出了大门。

    老宅离夜店不算近,路上没有堵车,二十分钟后,洛繁星总算赶到了ZeroClub门口。

    还没进门,她又接到了童俏手机打来的电话。

    说话的,还是之前那个女人。

    “洛小姐,您的学生在一楼洗手间最后一个隔间,您离开的时候小心一点,最好不要让人发现。”

    洛繁星从不去夜店,但也猜到童俏肯定是惹上了流氓地痞。

    循着女人的叮嘱,她悄悄摸进了卫生间,果然在隔间里找到了昏迷不醒的童俏。

    夜店大厅坐满了人,到处都闹哄哄的。

    洛繁星一路扶着童俏离开,很顺利的出了大门,随后赶紧带着人来到路口,将人塞进了后座。

    她正准备上车,身后正好传来一声呼唤。

    “洛小姐。”

    仍是慵懒又平淡的语调。

    不同于手机里听到的,这次的声音,更加清亮,也更加真实。

    洛繁星杵在原地,两秒过后才回过头。

    灯牌的光在闪烁,她看见明暗起浮的朦胧灯光中映出一张冰冷昳丽的脸。

    只是一眼,就让她的脑袋瞬间空白。

    夜店门口站着的女人,分明长着一张和许一诺——

    一模一样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