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第一百章(1 / 1)

    教了好多回都矫正不过来, 康熙只好先一步放弃了。

    孩子们长个儿了,车厢中的座椅长度也增加了。

    这次出游又加了个胤小禛,几个人的座位顺序还和之前一样, 只不过原本坐在晴嫣腿上的小奶团子换成了胤小镇, 小太子紧挨着晴嫣坐在了她的左手边。

    去年时左右两侧的木墙上车窗还是空空的, 如今也安装了可以推拉的小块玻璃窗, 算是体验感更好了。

    待车轮碾着青石板的路驶出紫禁城后,车窗外的景象也就逐渐热闹了起来。

    两侧的车窗上的小竹帘子都是半卷着的, 方便透光。

    胤小禛坐在晴嫣膝盖上,将小身子扭到右边好奇地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

    街道上摆摊儿的老百姓们,看到一辆青黑色的大马车缓缓驶过去,坐在车中的一个漂亮的小奶娃娃正睁着一双黑亮亮的丹凤眼,两只小手按着玻璃窗,一张白嫩的小脸也紧紧贴在上面,高兴地看着他们,小嘴巴还开开合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商贩们继续往后看, 就看到马车后面还跟了三个骑着骏马的年轻人。

    这三个人也十分吸引人眼球, 看到两个俊俏的小伙子身侧佩戴的都有刀, 走在中间自信飞扬的小姑娘腰上缠着黑鞭子, 手中还牵着一头膘肥体壮的蒙古牛。

    看到这样的出行配置, 大家都知道这又是大户人家了, 有些商贩的摊位是可以移动的, 都赶紧将自己的摊位往路边挪了挪, 害怕再碰上个脾气不好的, 看不顺眼了就来砸了自己的生意!

    趴在车窗边的胤小禛看到外面的人都在挪动就赶忙扭过头拉拉额娘的袖子询问道:“额, 凉, 都, 动,啦?”

    晴嫣听到儿子的话,也探过头朝着窗外瞟了一眼,给他解释道:“可能人家害怕我们的马车不小心撞到摊位上吧。”

    胤小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觉得外面看久了就也有些没意思了,就将身子转过来往左边瞅。

    看到他的太子哥哥正在低头摆弄着一串玉环,大娃哥哥也在手中翻来覆去地拉一个弹弹的东西,汗阿玛则靠在软枕上轻轻闭着眼睛。

    他就将自己毛茸茸的小脑袋趴在额娘的左胳膊上,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盯着胤礽的玩具奶呼呼地询问道:“太,纸,咯,咯,你,在,玩,什,么,呀?”

    “孤在解九连环,小四要玩吗?”胤礽将自己手中的红玉九连环拿到胤小禛面前轻轻晃了晃。

    四娃伸出小手摸了摸九连环,看着一个环套一个环的,他的年龄如今还不适合玩这个玩具。

    在手中摆弄了两下九连环找不到其中的乐趣后,胤小禛就摇了摇头将它又还给了太子哥哥,觉得这一串环还没有他会叫的小木狗有趣呢。

    “大,鸽,鸽~你,在,拉,什,么呀?”小四又将小身子往左边探了探,歪着小脑袋询问胤禔。

    “爷在玩弹弓,这能用来打野鸡、打野鸭子,只要准头足,天上飞着的小鸟都能被射下来。”

    胤禔握着木手柄将弹弓给举起来,朝着车厢门的方向,拉开皮兜空弹了一下,而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觉得这个弹弓质量还算不错,今日肯定能够在庄子里派上用场。

    看到两个哥哥都有事情干,出门没有带玩具的胤小禛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无聊,又将视线转到他们汗阿玛身上:“汗,玛,玛,在?”

    “朕在休息。”康熙打断了四儿子还未说完的话,言简意赅地描述了自己的状态。

    晴嫣看着小四被他汗阿玛给直接噎回来后,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就不敢置信地瞬间瞪大了,心中觉得有些好笑。

    自从上车后,这小家伙就“得啵得啵”地小嘴一直“叭叭叭”地说个不停,整个车厢都是他软糯糯的声音,没有片刻的安静。

    看着小不点还一脸委屈的样子,晴嫣赶忙从车厢的暗格中取出来了一个白瓷小狗吸杯递给话痨儿子:“小四说了这么多应该是渴了吧?快些喝点儿你甜甜的蜂蜜水吧。”

    看到水杯后,胤小禛不自觉地舔了舔嘴唇感觉确实有些渴了,忙乖乖地点了点小脑袋,心中则决定到达皇庄之前都不会再搭理汗阿玛了,不听小四说完话,坏阿玛!

    康熙睁开一只眼,瞥到自己唯一的卷毛儿子正在低头喝水,就忙伸出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听了这么多话,他觉得自己嗡嗡响的脑子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额,凉,不,喝,了~”胤小禛喝饱了,就摇摇头将吸杯又递给了额娘。

    晴嫣正想将他的小狗杯子再次塞入暗格里呢,却看到里面还放了两个瓷罐。

    她顺手将它们拿出来后,才发现原来是棋子盒,觉得这个让胤小禛打发时间也不错,就从座椅后面拿出来了一大块羊毛毯子铺在地上,而后将胤小禛放了上去,又打开盖子将里面的黑白色玉质棋子递给他:“过会儿就要到皇庄上了,小四不如先坐在地毯上玩会儿棋子吧?”

    看到自己也有玩具了,小四忙点了点小脑袋。

    这会儿马车行驶的比较平稳,胤小禛岔开两条小短腿坐在毯子上,额娘没有给他递棋盘,他就伸出小手从罐子中抓起一把棋子开始一枚一枚地在地毯上摆放。

    看到儿子摆的有模有样的,似乎还挺投入的,晴嫣就也将身子往后面靠上软枕开始闭目养神了。

    当胤礽将手中的九连环全部解开后,就将它给放到了座位上,正轻轻活动着自己的手腕呢,视线随意往下瞄了一眼。

    就看到小四正微微皱着眉头,移动着手中的棋子,待看到地毯上摆放出来的团案后,胤礽不禁地赞叹了一声:“小四,你好厉害呀!”

    被二娃的话吸引了注意力的胤禔也忙低头往下看,随之也发出来了一声惊呼。

    听到两个大点孩子的声音,康熙和晴嫣也睁开了眼睛,将视线投到胤小禛身上。

    这才看到不知何时,小四已经用黑色棋子填充了一个四四方方的正方形,还用白色棋子填充出来了的一个大圆形。

    如果单看这两个图形倒是没有什么,令人惊讶的是黑色正方形中无论横看还是竖看那里面一条一条的线路都十分直。

    白色的圆形是按照同心圆的方式一圈一圈填充的,无论外圈还是里面的内圈都是非常标准的圆形,甚至棋子之间的间隔的空隙也像是仔细拿尺子测量过的一般,几乎都差不多的大小,排列的十分整齐。

    康熙也忍不住感到惊奇,要知道小四如今还未满周岁呢,这么大点儿的孩子能不把棋子胡乱丢,歪歪扭扭摆出来一个正方形和圆形的轮廓就不错了,哪里能有这功夫?

    “嫣儿,这是你教的?”康熙扭过头有些喜滋滋地询问晴嫣,觉得不愧是自己的儿子就是这么聪慧!

    景贵妃也有些懵逼地摇了摇头,她这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胤小禛。

    待将图形给摆好了,罐子中的棋子也基本上用完了,小四就忙伸出两条短胳膊按着地毯晃晃悠悠地站起来了,笑着张开双臂冲到额娘怀里让她抱抱。

    康熙又仔细瞅了瞅地上的图案,过了好一会儿,才张口给出了一条中肯的评价:“小四这么点儿大,就能看出来是个做事有规划、细致的,但要是过于重视一些外在的条条框框,以后待人处事性子难免会分外较真些,那可就会活得很辛苦了。”

    康熙这段话说的有些复杂和隐晦,不要说胤小禛了,连小太子和胤禔都听的懵懵懂懂将头扭到右侧看着一脸天真的小四娃。

    晴嫣揽着儿子的手一顿,心想可不是吗!

    历史上的雍正皇帝就是个做事万般较真、没有安全感的性子,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十分勤勉,光是一天奏折上的朱批都能写一万字,是个名副其实的“肝帝”!

    要不后人也不会说雍正在位十三年,最后是活活累死在皇位上的。

    想到历史上这孩子的结局,以及康熙说这句评语比那“喜怒不定”好太多了,晴嫣忙抬起手轻轻揉揉儿子好摸的小脑袋,笑着对康熙说道:“小四如今还太小,性子还没定下来,以后还得靠皇上多多教导才是。”

    康熙听到这话则觉得十分受用,一时之间慈父心爆棚,有些想要大谈一下他教导小太子的育儿心得给晴嫣听。

    然而才刚刚张开口,外面就传来了梁九功的声音。

    “主子,到地方了。”

    兴致上头了却被人给生生打断了,康熙此刻倒是也生出来了与小四刚刚同样的小郁闷。

    看到晴嫣也开始弯腰准备将棋子给罐子里收了,就立即开口阻止了她:“就放哪儿吧,待会儿让何柱儿来收拾。”

    话音落后,康熙就带着两个儿子先一步下了马车,在梁九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皇上的一个大白眼。

    体会不到康熙别扭小情绪的晴嫣也跟在后面抱着怀里的小四娃快步走了下去。

    第一次来到皇庄上的胤小禛,趴在额娘肩膀上扭着头往四周看,看到这里绿荫繁茂、花木丛生的样子,和家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哎!

    众人目的明确地准备先将赛恩乎送到养牛的草场上,原本走在路上时倒还不觉得,但当真的将哞哞给送进木栅栏里后。

    胤礽看到歪着牛脑袋看着自己的哞哞,心中却有些不舍了,将小手从栅栏空隙中伸进去轻轻摸着哞哞身上的毛,不想走了。

    “哞哞哞~”赛恩乎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胤礽的小手。

    见到这一幕,胤禔也将瓜皮小帽拿下来,抬起手挠了挠自己浑圆的脑袋瓜。

    晴嫣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安慰小太子,毕竟他是将哞哞当成自己的朋友和小弟弟的。

    此时身为牛主人的塔娜反而看得十分开:“小殿下,赛恩乎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这种开阔的牧场才是它应该待的地方,它如今也确实是长大需要配|种了,宫里的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了,这里对它更好,你无需太过难受。”

    “嗯嗯,孤知道。”胤礽心中都明白这些道理,但离别总归是令人不舍的。

    他将手从栅栏空隙中收回来,就大声冲着赛恩乎喊道:“哞哞你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漂亮福晋啊,孤以后会常来看望你的!”正皇帝就是个做事万般较真、没有安全感的性子,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十分勤勉,光是一天奏折上的朱批都能写一万字,是个名副其实的“肝帝”!

    要不后人也不会说雍正在位十三年,最后是活活累死在皇位上的。

    想到历史上这孩子的结局,以及康熙说这句评语比那“喜怒不定”好太多了,晴嫣忙抬起手轻轻揉揉儿子好摸的小脑袋,笑着对康熙说道:“小四如今还太小,性子还没定下来,以后还得靠皇上多多教导才是。”

    康熙听到这话则觉得十分受用,一时之间慈父心爆棚,有些想要大谈一下他教导小太子的育儿心得给晴嫣听。

    然而才刚刚张开口,外面就传来了梁九功的声音。

    “主子,到地方了。”

    兴致上头了却被人给生生打断了,康熙此刻倒是也生出来了与小四刚刚同样的小郁闷。

    看到晴嫣也开始弯腰准备将棋子给罐子里收了,就立即开口阻止了她:“就放哪儿吧,待会儿让何柱儿来收拾。”

    话音落后,康熙就带着两个儿子先一步下了马车,在梁九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皇上的一个大白眼。

    体会不到康熙别扭小情绪的晴嫣也跟在后面抱着怀里的小四娃快步走了下去。

    第一次来到皇庄上的胤小禛,趴在额娘肩膀上扭着头往四周看,看到这里绿荫繁茂、花木丛生的样子,和家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哎!

    众人目的明确地准备先将赛恩乎送到养牛的草场上,原本走在路上时倒还不觉得,但当真的将哞哞给送进木栅栏里后。

    胤礽看到歪着牛脑袋看着自己的哞哞,心中却有些不舍了,将小手从栅栏空隙中伸进去轻轻摸着哞哞身上的毛,不想走了。

    “哞哞哞~”赛恩乎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胤礽的小手。

    见到这一幕,胤禔也将瓜皮小帽拿下来,抬起手挠了挠自己浑圆的脑袋瓜。

    晴嫣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安慰小太子,毕竟他是将哞哞当成自己的朋友和小弟弟的。

    此时身为牛主人的塔娜反而看得十分开:“小殿下,赛恩乎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这种开阔的牧场才是它应该待的地方,它如今也确实是长大需要配|种了,宫里的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了,这里对它更好,你无需太过难受。”

    “嗯嗯,孤知道。”胤礽心中都明白这些道理,但离别总归是令人不舍的。

    他将手从栅栏空隙中收回来,就大声冲着赛恩乎喊道:“哞哞你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漂亮福晋啊,孤以后会常来看望你的!”正皇帝就是个做事万般较真、没有安全感的性子,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十分勤勉,光是一天奏折上的朱批都能写一万字,是个名副其实的“肝帝”!

    要不后人也不会说雍正在位十三年,最后是活活累死在皇位上的。

    想到历史上这孩子的结局,以及康熙说这句评语比那“喜怒不定”好太多了,晴嫣忙抬起手轻轻揉揉儿子好摸的小脑袋,笑着对康熙说道:“小四如今还太小,性子还没定下来,以后还得靠皇上多多教导才是。”

    康熙听到这话则觉得十分受用,一时之间慈父心爆棚,有些想要大谈一下他教导小太子的育儿心得给晴嫣听。

    然而才刚刚张开口,外面就传来了梁九功的声音。

    “主子,到地方了。”

    兴致上头了却被人给生生打断了,康熙此刻倒是也生出来了与小四刚刚同样的小郁闷。

    看到晴嫣也开始弯腰准备将棋子给罐子里收了,就立即开口阻止了她:“就放哪儿吧,待会儿让何柱儿来收拾。”

    话音落后,康熙就带着两个儿子先一步下了马车,在梁九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皇上的一个大白眼。

    体会不到康熙别扭小情绪的晴嫣也跟在后面抱着怀里的小四娃快步走了下去。

    第一次来到皇庄上的胤小禛,趴在额娘肩膀上扭着头往四周看,看到这里绿荫繁茂、花木丛生的样子,和家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哎!

    众人目的明确地准备先将赛恩乎送到养牛的草场上,原本走在路上时倒还不觉得,但当真的将哞哞给送进木栅栏里后。

    胤礽看到歪着牛脑袋看着自己的哞哞,心中却有些不舍了,将小手从栅栏空隙中伸进去轻轻摸着哞哞身上的毛,不想走了。

    “哞哞哞~”赛恩乎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胤礽的小手。

    见到这一幕,胤禔也将瓜皮小帽拿下来,抬起手挠了挠自己浑圆的脑袋瓜。

    晴嫣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安慰小太子,毕竟他是将哞哞当成自己的朋友和小弟弟的。

    此时身为牛主人的塔娜反而看得十分开:“小殿下,赛恩乎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这种开阔的牧场才是它应该待的地方,它如今也确实是长大需要配|种了,宫里的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了,这里对它更好,你无需太过难受。”

    “嗯嗯,孤知道。”胤礽心中都明白这些道理,但离别总归是令人不舍的。

    他将手从栅栏空隙中收回来,就大声冲着赛恩乎喊道:“哞哞你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漂亮福晋啊,孤以后会常来看望你的!”正皇帝就是个做事万般较真、没有安全感的性子,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十分勤勉,光是一天奏折上的朱批都能写一万字,是个名副其实的“肝帝”!

    要不后人也不会说雍正在位十三年,最后是活活累死在皇位上的。

    想到历史上这孩子的结局,以及康熙说这句评语比那“喜怒不定”好太多了,晴嫣忙抬起手轻轻揉揉儿子好摸的小脑袋,笑着对康熙说道:“小四如今还太小,性子还没定下来,以后还得靠皇上多多教导才是。”

    康熙听到这话则觉得十分受用,一时之间慈父心爆棚,有些想要大谈一下他教导小太子的育儿心得给晴嫣听。

    然而才刚刚张开口,外面就传来了梁九功的声音。

    “主子,到地方了。”

    兴致上头了却被人给生生打断了,康熙此刻倒是也生出来了与小四刚刚同样的小郁闷。

    看到晴嫣也开始弯腰准备将棋子给罐子里收了,就立即开口阻止了她:“就放哪儿吧,待会儿让何柱儿来收拾。”

    话音落后,康熙就带着两个儿子先一步下了马车,在梁九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皇上的一个大白眼。

    体会不到康熙别扭小情绪的晴嫣也跟在后面抱着怀里的小四娃快步走了下去。

    第一次来到皇庄上的胤小禛,趴在额娘肩膀上扭着头往四周看,看到这里绿荫繁茂、花木丛生的样子,和家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哎!

    众人目的明确地准备先将赛恩乎送到养牛的草场上,原本走在路上时倒还不觉得,但当真的将哞哞给送进木栅栏里后。

    胤礽看到歪着牛脑袋看着自己的哞哞,心中却有些不舍了,将小手从栅栏空隙中伸进去轻轻摸着哞哞身上的毛,不想走了。

    “哞哞哞~”赛恩乎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胤礽的小手。

    见到这一幕,胤禔也将瓜皮小帽拿下来,抬起手挠了挠自己浑圆的脑袋瓜。

    晴嫣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安慰小太子,毕竟他是将哞哞当成自己的朋友和小弟弟的。

    此时身为牛主人的塔娜反而看得十分开:“小殿下,赛恩乎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这种开阔的牧场才是它应该待的地方,它如今也确实是长大需要配|种了,宫里的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了,这里对它更好,你无需太过难受。”

    “嗯嗯,孤知道。”胤礽心中都明白这些道理,但离别总归是令人不舍的。

    他将手从栅栏空隙中收回来,就大声冲着赛恩乎喊道:“哞哞你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漂亮福晋啊,孤以后会常来看望你的!”正皇帝就是个做事万般较真、没有安全感的性子,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十分勤勉,光是一天奏折上的朱批都能写一万字,是个名副其实的“肝帝”!

    要不后人也不会说雍正在位十三年,最后是活活累死在皇位上的。

    想到历史上这孩子的结局,以及康熙说这句评语比那“喜怒不定”好太多了,晴嫣忙抬起手轻轻揉揉儿子好摸的小脑袋,笑着对康熙说道:“小四如今还太小,性子还没定下来,以后还得靠皇上多多教导才是。”

    康熙听到这话则觉得十分受用,一时之间慈父心爆棚,有些想要大谈一下他教导小太子的育儿心得给晴嫣听。

    然而才刚刚张开口,外面就传来了梁九功的声音。

    “主子,到地方了。”

    兴致上头了却被人给生生打断了,康熙此刻倒是也生出来了与小四刚刚同样的小郁闷。

    看到晴嫣也开始弯腰准备将棋子给罐子里收了,就立即开口阻止了她:“就放哪儿吧,待会儿让何柱儿来收拾。”

    话音落后,康熙就带着两个儿子先一步下了马车,在梁九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皇上的一个大白眼。

    体会不到康熙别扭小情绪的晴嫣也跟在后面抱着怀里的小四娃快步走了下去。

    第一次来到皇庄上的胤小禛,趴在额娘肩膀上扭着头往四周看,看到这里绿荫繁茂、花木丛生的样子,和家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哎!

    众人目的明确地准备先将赛恩乎送到养牛的草场上,原本走在路上时倒还不觉得,但当真的将哞哞给送进木栅栏里后。

    胤礽看到歪着牛脑袋看着自己的哞哞,心中却有些不舍了,将小手从栅栏空隙中伸进去轻轻摸着哞哞身上的毛,不想走了。

    “哞哞哞~”赛恩乎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胤礽的小手。

    见到这一幕,胤禔也将瓜皮小帽拿下来,抬起手挠了挠自己浑圆的脑袋瓜。

    晴嫣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安慰小太子,毕竟他是将哞哞当成自己的朋友和小弟弟的。

    此时身为牛主人的塔娜反而看得十分开:“小殿下,赛恩乎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这种开阔的牧场才是它应该待的地方,它如今也确实是长大需要配|种了,宫里的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了,这里对它更好,你无需太过难受。”

    “嗯嗯,孤知道。”胤礽心中都明白这些道理,但离别总归是令人不舍的。

    他将手从栅栏空隙中收回来,就大声冲着赛恩乎喊道:“哞哞你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漂亮福晋啊,孤以后会常来看望你的!”正皇帝就是个做事万般较真、没有安全感的性子,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十分勤勉,光是一天奏折上的朱批都能写一万字,是个名副其实的“肝帝”!

    要不后人也不会说雍正在位十三年,最后是活活累死在皇位上的。

    想到历史上这孩子的结局,以及康熙说这句评语比那“喜怒不定”好太多了,晴嫣忙抬起手轻轻揉揉儿子好摸的小脑袋,笑着对康熙说道:“小四如今还太小,性子还没定下来,以后还得靠皇上多多教导才是。”

    康熙听到这话则觉得十分受用,一时之间慈父心爆棚,有些想要大谈一下他教导小太子的育儿心得给晴嫣听。

    然而才刚刚张开口,外面就传来了梁九功的声音。

    “主子,到地方了。”

    兴致上头了却被人给生生打断了,康熙此刻倒是也生出来了与小四刚刚同样的小郁闷。

    看到晴嫣也开始弯腰准备将棋子给罐子里收了,就立即开口阻止了她:“就放哪儿吧,待会儿让何柱儿来收拾。”

    话音落后,康熙就带着两个儿子先一步下了马车,在梁九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皇上的一个大白眼。

    体会不到康熙别扭小情绪的晴嫣也跟在后面抱着怀里的小四娃快步走了下去。

    第一次来到皇庄上的胤小禛,趴在额娘肩膀上扭着头往四周看,看到这里绿荫繁茂、花木丛生的样子,和家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哎!

    众人目的明确地准备先将赛恩乎送到养牛的草场上,原本走在路上时倒还不觉得,但当真的将哞哞给送进木栅栏里后。

    胤礽看到歪着牛脑袋看着自己的哞哞,心中却有些不舍了,将小手从栅栏空隙中伸进去轻轻摸着哞哞身上的毛,不想走了。

    “哞哞哞~”赛恩乎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胤礽的小手。

    见到这一幕,胤禔也将瓜皮小帽拿下来,抬起手挠了挠自己浑圆的脑袋瓜。

    晴嫣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安慰小太子,毕竟他是将哞哞当成自己的朋友和小弟弟的。

    此时身为牛主人的塔娜反而看得十分开:“小殿下,赛恩乎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这种开阔的牧场才是它应该待的地方,它如今也确实是长大需要配|种了,宫里的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了,这里对它更好,你无需太过难受。”

    “嗯嗯,孤知道。”胤礽心中都明白这些道理,但离别总归是令人不舍的。

    他将手从栅栏空隙中收回来,就大声冲着赛恩乎喊道:“哞哞你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漂亮福晋啊,孤以后会常来看望你的!”正皇帝就是个做事万般较真、没有安全感的性子,凡事都是亲力亲为,十分勤勉,光是一天奏折上的朱批都能写一万字,是个名副其实的“肝帝”!

    要不后人也不会说雍正在位十三年,最后是活活累死在皇位上的。

    想到历史上这孩子的结局,以及康熙说这句评语比那“喜怒不定”好太多了,晴嫣忙抬起手轻轻揉揉儿子好摸的小脑袋,笑着对康熙说道:“小四如今还太小,性子还没定下来,以后还得靠皇上多多教导才是。”

    康熙听到这话则觉得十分受用,一时之间慈父心爆棚,有些想要大谈一下他教导小太子的育儿心得给晴嫣听。

    然而才刚刚张开口,外面就传来了梁九功的声音。

    “主子,到地方了。”

    兴致上头了却被人给生生打断了,康熙此刻倒是也生出来了与小四刚刚同样的小郁闷。

    看到晴嫣也开始弯腰准备将棋子给罐子里收了,就立即开口阻止了她:“就放哪儿吧,待会儿让何柱儿来收拾。”

    话音落后,康熙就带着两个儿子先一步下了马车,在梁九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莫名其妙地收到了来自皇上的一个大白眼。

    体会不到康熙别扭小情绪的晴嫣也跟在后面抱着怀里的小四娃快步走了下去。

    第一次来到皇庄上的胤小禛,趴在额娘肩膀上扭着头往四周看,看到这里绿荫繁茂、花木丛生的样子,和家里一点儿都不一样哎!

    众人目的明确地准备先将赛恩乎送到养牛的草场上,原本走在路上时倒还不觉得,但当真的将哞哞给送进木栅栏里后。

    胤礽看到歪着牛脑袋看着自己的哞哞,心中却有些不舍了,将小手从栅栏空隙中伸进去轻轻摸着哞哞身上的毛,不想走了。

    “哞哞哞~”赛恩乎也伸出舌头舔了舔胤礽的小手。

    见到这一幕,胤禔也将瓜皮小帽拿下来,抬起手挠了挠自己浑圆的脑袋瓜。

    晴嫣也有些不知道该咋安慰小太子,毕竟他是将哞哞当成自己的朋友和小弟弟的。

    此时身为牛主人的塔娜反而看得十分开:“小殿下,赛恩乎生于草原、长于草原,这种开阔的牧场才是它应该待的地方,它如今也确实是长大需要配|种了,宫里的环境已经不适合它了,这里对它更好,你无需太过难受。”

    “嗯嗯,孤知道。”胤礽心中都明白这些道理,但离别总归是令人不舍的。

    他将手从栅栏空隙中收回来,就大声冲着赛恩乎喊道:“哞哞你一定要找个对你好的漂亮福晋啊,孤以后会常来看望你的!”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