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系统任务(1 / 1)

    飞出宿峰, 可以看到洞天内都是一副小雪之景。琅嬛的信使飞素燕们都窝在屋檐下取暖,天地间都变得静谧。

    瀑布下游的水池结了一层薄冰,几人飞出瀑布, 诗千改才看到外面的金陵也下了雪。白雪落在屋檐上, 犹如画卷。

    商铺的檐角下除了灯笼,还挂了一种白色的兰花, 几乎与雪融为一体, 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现在都挂上文昌兰了啊。”夜九阳做了个瞭望的姿势。

    明年就是十年一度的文昌大会,基本可以看作是天下门派或者散修交流的盛会。不止是大雅的门派,还有不少海外门派也会慕名前来。

    文昌兰便是文昌大会的“会花”, 其完全盛开时,花形如翻开的书。

    顾厄叶:“居然提前这么久便挂上了。”

    薛倾碧:“那是当然, 这可是盛典,很多中小门派都会提前十年开始准备呢。”

    诗千改:“……”

    提前十年,那不就是上一届结束就开始展望下一届?

    她听了几句, 也留意起来, 见到了不少文昌兰的贴画,颇有意趣。

    薛倾碧定的宴席在银杏楼, 门童掀开了门帘,融融的暖意和淡香扑面而来:“欢迎小仙君们光临!”

    几人落座, 先上各种茶水点心和冷盘。她们今天包了场子, 没有闲杂人等进入。

    “你们的戏内容,该不会是编排我吧?”诗千改比划, “比如以我为主角的滑稽戏。”

    薛倾碧:“怎么可能是这种没品味的戏!!这我提的主意!”

    看她炸毛气鼓鼓的样子,诗千改哈哈大笑起来。

    阙晗日轻咳了一声笑道:“碧影殿下确实用心准备了。”

    薛倾碧嘴硬:“我没有!我为什么要给她用心准备?我就是随便写了个框架, 剩下还是他们弄的。”

    吵吵闹闹之间, 只见戏台上有人搬上去了一个大箱子, 箱子背后有一张幕布,似乎遮挡着一个人。周围灯光暗下去,箱子背后的橘黄灯火亮了起来。

    ——原来不是人演的戏,而是皮影戏。

    诗千改饶有兴趣地一手托腮,她穿越以来还没有看过这种民间艺术形式。

    开头是一户人家在争吵,从摆件可以看得出家境富裕,诗千改觉得很眼熟。这富户家中争吵之后,有一个少女越众走出,将自己的长发割断。

    诗千改立即看出,这是柳玉钗!

    柳玉钗离开了柳氏,踏上了流浪之路,但接下来,她却没有遇到那个老尼姑。

    灯影戏描绘了她在市井中穿梭谋生的场景,这是诗千改在正文里所略写的部分。

    难道这是一出《千金》的同人戏?

    正这样想着,幕布上就出现了一个闹市里小混混找茬摊主的剧情。旁边有一个白衣书生看不过去,向前给摊主说话,却反而被小混混们围攻,抱头就跑,所以说是个正经的剧情,却莫名滑稽。

    柳玉钗路见不平,拔剑相助,救下了那个被困的白衣书生。

    一只绿色的鹦鹉扑棱棱飞到了书生肩上,张嘴似在讲话,还抬起爪子揪了一下书生鸟窝似的头发,这一幕可谓活灵活现、令人捧腹。

    ——是桃夏生!诗千改眼睛亮了,居然不只是《千金》,还有《桃源公案》,那么其他的人物在吗?

    桃夏生对柳玉钗做了个揖,柳玉钗摆摆手不在意。桃夏生喜爱云游,二人便结伴而行了,路上还解决了一个小案子。

    这灯影戏全程没有对话宾白,想要表现出破案过程还真得费点功夫。不过诗千改作为原作,立即辨识出这是她当初写的第一案,富商被自己的儿女后代谋杀的案子。

    柳玉钗和桃夏生解决案件,共同分到了那大笔的酬金,住进富商大宅。

    这一晚,代表月亮的皮影升起,显示出月上中天。

    然后,灯影幕布的另一端出现了另一个少女,她携带着几个手下,奔跑在草木山石之间,不时回头看看,显然是身后有追兵。

    少女脖颈和手臂间的装饰是淡雅的紫色,不是谢知玉还有谁?

    诗千改如有所觉,嘴角也带上了笑意。这一段剧情也是她正文中略写的,谢知玉初掌谢氏大宅,现实的仇人都一个个冒了出来,其中有一次从玉石市场回来就遇到了追兵。

    原文中,谢知玉大胆决策,闯入了城中声望最高、已经退出江湖的那个老相玉师家中,得到她的赏识,于是就此在城中立足。

    而这里,她路过了富商宅邸,柳玉钗、桃夏生夜半因为追兵的声音而惊醒,见状商讨了几句,紧急襄助。

    三人和谢知玉带的手下一起巧妙周旋,让追兵无功而返。次日,谢知玉奉上了珠宝首饰感谢,还邀请二人到了自己的宅邸中做客。

    于是,三人结为好友,一起打拼、一起求仙问道。

    诗千改渐渐看得入神了,三个角色所在的世界观虽然都有超凡元素,但细节相差很大,如何把握这个度需要下功夫。阙晗日说得的确不错,他们写这个本子很用心。

    而一次探寻密境、寻找宝玉的途中,三人救下了一只兔子。诗千改心里“啊”了一下,她还以为只有长期单个的主角,没想到短篇主角也有?

    兔子原地化形,成了个兔耳少年。他耷拉着耳朵,看起来有些消沉,应当是知晓替身真相后的林兔。

    秘境第二重关卡的时候,百里荼也出现了。是她最经典的造型,白发红袍。

    百里荼、林兔和另外三人一起共同度过了秘境,期间渐渐解开心结,待秘境结束,她们俩也告别了。

    ——看来短篇的主角们只是客串一下。

    柳玉钗、桃夏生、谢知玉结束秘境往家中去,却在海面上忽遇一片灵云。三人被风暴和灵云裹挟,行至一片大陆。

    这片大陆正值夏日,炎热而缺水,三人登陆之后,遇到许多奇形怪状的妖族。诗千改于是明白过来,这便是陆泽瑶所在的妖国大陆。

    好在三人都是修者,干旱对她们没有太大的影响。三人询问妖族,来到了皇宫,身穿皇帝冠冕的陆泽瑶亲自接见。

    四人一番商讨,诗千改猜测她们应该得出了结论:这是一块异世大陆,她们暂时无法离开。

    三人留下,陆泽瑶给她们晋封官职。同为修真者,四个人一同在此奋斗,又有奇遇。

    同样的,她们遇到了晋昭晋秋雨母女二人,在短暂的共事之后告别。

    按照顺序,还未出场的就是夜竹了。果不其然,再下一幕便到了一个房间里,少女悠悠转醒。

    少女三两下解决了一个渣男,也朝皇宫中走去,想要谋求个一官半职。

    至此,诗千改目前写的所有主人公都登场过了。

    她们聚在一起,经历险境,最终开启了时空之门。

    灵流涌动,这段彩色的皮影舞动曼妙,而在那漫天彩云之中,一个白色的剪影出现了。

    她没有细节,但轮廓可以看得出是一个执剑的少女修士。诗千改怔了一下,哪怕没有明说,她也看得出——这代表的是她自己。

    灯幕的底端出现了无数花花草草,万物生长,而那御剑的少女就仿佛此间神明。

    幕布左边,她背靠着一众形形色色的人物;

    幕布右边,她面对着繁花芳草,花朵中飘出一个一个的剪影,同样没有细节,只有男女老少的轮廓,她们和他们似乎在互相絮语欢笑——这所代表的,是她未来会写出的主人公们。

    所有剧情告一段落,处于连载期的夜竹和陆泽瑶走出,从幕布上端的云彩里扯下一行字: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本来我们结尾就是繁花消失,但是后来又觉得用这个最好。”夜九阳兴致勃勃地说。

    诗千改心中满溢熨贴,点头:“的确。”

    皮影戏结束了,用时大约有一个半时辰。诗千改却仿佛还回不过神来,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那后面的角色也都填满色彩。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过十八岁生日,前世十八岁不久她就收到了父母的噩耗。诗千改觉得,这次才是她最好的十八岁。

    “皮影箱后面的人是谁?”诗千改侧头问。

    夜九阳闻言便笑了:“你觉得这些给你庆祝的人里面,还差谁?”

    诗千改心中浮现出一个人选,下一刻便看到一只手掀开灯影箱后的黑布,一个红衣少年笑微微地走出来:“翡姐姐。”

    “原来你还会演皮影戏。”诗千改道,略微惊讶地睁大眼睛。秦方浓之前就会雕印章和竹刻摆件,现在又多了一门皮影的手艺,可以说是手工达人了。

    秦方浓眨眨眼睛:“略会一点罢了。”

    他其实是专门为了诗千改而学的。夜九阳、贺雪等人早就有了排一出戏的念头,几个月前就告诉了他。

    而他则敲定了皮影的形式,手工制作灯影箱和所有的皮影。

    诗千改听众人说这些工具也是秦方浓做的送给她的礼物,更觉惊讶,立刻上前去看。

    这皮影和灯影箱都异常精致,箱子上还描绘着金漆、镶嵌着螺钿,总而言之,一看就十分用心。

    “这也是略会一点,那恐怕就没几个灯影师傅能说是手艺人了。”诗千改拍了拍秦方浓的肩,“不要妄自菲薄。”

    她带笑的看向秦方浓,心中却突然闪过一道光——嗯?她好像知道为什么自己看令欢时追的那个和尚眼熟了。

    ——他鼻子和嘴唇的部分长得有一点点像秦方浓。

    但她好像没听说过幽篁山庄和司徒家有什么关系……

    二者相似的部分其实很少,贸然提问好像也不妥当。难道好看的男人总是有点相似?

    诗千改若有所思,将这个想法记在了心里。

    *

    那日生辰宴会,诗千改难得地喝醉了。

    她虽说酒量中等,但毕竟修为最高,寻常的酒很难喝醉。这次是换上了灵酒,她才喝迷糊了。

    顾厄叶是最神秘的一个,据说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酒量到底多少,他克制力很强,喝到微醺就坚决不再接受别人的劝酒;

    薛倾碧则很容易中激将法,到最后喝起来是万分豪迈,还吵嚷着硬要抓着其他人划拳摇骰子,跟夜九阳两个人仿佛两只大型二哈;

    阙晗日起初不显山不漏水的,谁知道喝醉了显露本性,变得有社交牛逼症,能对着诗千改的小说吹一万字彩虹屁不打磕巴。

    最让诗千改没想到的是,这群人里面酒量最不好的居然是秦方浓。他长了一副很能喝的样子,喝起来也半点都不上脸,谁知道是最先倒下的。

    秦方浓也不撒酒疯,喝醉之后就安安静静地看着诗千改。

    他一双眼睛本就天生含情,饮酒后更显得幽深,把诗千改都看得好奇了,这人才说了声:“翡姐姐,你看着我。”

    诗千改就看着他。

    但对视了一会儿,他眼尾和耳朵却都泛起了一点点醉后的红,整个人突然闭上眼睛趴在了桌子上。

    诗千改:“……”

    哪有人喝醉了是这个样子的!

    她啼笑皆非,上前戳了戳秦方浓的脸——还挺软的。后者没有反应,显然是真喝醉了。

    他趴在那里也安安静静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颤动。

    诗千改有点犯愁,询问秦圆道应该怎么办,秦圆道回答得很随意:【放那儿别管就行了。他从小就不能沾酒,十岁时偷喝我的灵酒,醉了一个月。】

    诗千改:“?”

    原来秦方浓还有这种设定,好像……有点反差。

    人家姐姐说放在那别管,诗千改就不管了,观察确认了一会儿他不会有事,然后便回到酒席上。

    那之后诗千改自己也醉了,几人之中唯二还算清醒的顾厄叶和贺雪负责善后,把醉鬼们带到楼上的包厢睡觉。

    第二天诗千改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秦方浓醉得快,走得也快,人已经不见踪影,诗千改大乐,心说他是不是觉得社死跑路了?

    其他人也陆续苏醒,歪歪扭扭地御剑回到琅嬛。

    ……

    那天回到琅嬛之后,诗千改还收到了简升白一众大佬的生日礼物。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穿越来的那天是去年的十月三十日,随着这个日期平稳度过,她已经在此方世界正式待了一年。

    而接下来一直到十一月下旬,诗千改都在送礼。

    ——也是赶巧,夜九阳、贺雪、秦方浓的生辰全都中在这一个多月里,秦方浓更是巧,刚好比她小一个月。

    诗千改课余时间都在绞尽脑汁想送什么,觉得自己看透了真相:难怪修士二十岁之后都不怎么过生日,这送惊喜礼物的传统实在是很耗费脑细胞。

    一个月里,《妖女》的人气和流光画屏的销量都在节节攀升,若不是到了年尾、有些工坊已经开始放假,画屏的销量还要更高。

    祝奇志那边忙疯了,密室综艺便只得推到明年。

    诗千改觉得自己修为关窍松动,似乎要冲击元婴后期了。

    她上次晋升元婴中期是在八月二十六,现在十一月下旬就又有了晋升预感,不可谓不神速。

    不过,这也与她还处在人气的飞速增长期有关。现在她作为“新生代顶流”,读者人数每天都在呈几何倍增长。

    “元婴后期冲击化神时会有问心关,徒儿,你得提前开始做好心理准备。”

    简升白说完这句,语气有些感慨,“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要冲击问心关了。”

    所谓的“问心关”,是天道对修士的叩问。大奸大恶之人无法通过问心关,懦弱恐慌之辈也难成化神。

    天道会将修士丢进一个玄奥的境界中,里面的事物都是修士内心的具象化。在内感官上可能会度过百年,在外的正常时间流速也不等,但一般不会超过一年。

    诗千改自己也了解过相关知识。上次简升白还说,有龙平君所赠的内府秘境发钗,她冲击关卡会比其他人容易一点。

    简升白显然也想到了这件事,叮嘱告诫她说:“即便有大能所赠的内府,你也不可懈怠。这么多年来,仗着自己有所依靠而放松警惕、结果陨落在问心关里的修士也不是没有。如果你愿意的话,还可以提前锻炼。”

    “我明白。”诗千改问道,“师父,提前锻炼是什么意思?”

    简升白:“问心关会具象化出你心中的恐惧——没错,就和你在《掌门》里写的差不多。我们琅嬛里有一处密地名为问心湖,虽然没有天道那么厉害,但也可以模拟出你心中畏惧的事物。”

    他继续解释,原来问心湖其实是医道靛夫子的真身——靛夫子是一只灵物——进入问心湖,靛夫子可以全程把关,还可以令其他人观战。

    “如果你习惯了问心湖,到时候面对真正的问心关就会好一点。”简升白说,“若你需要,我即刻可以给你打申请。”

    诗千改却迟疑了。

    内心恐怖的具象化?她内心的具象化,很有可能出现现代的事物。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所以她诚实道:“我不太想。”

    简升白也不勉强,笑道:“我当年也没用,主要是……咳,不好意思让靛夫子看到我心里都在想什么。”

    堪称是公开处刑。

    简升白走后,许久不见的系统突然跳了出来:

    【您即将晋升元婴后期。】

    【当前名气值:您已经扎根东南部,勉强可以说“妇孺皆知”;在其他地区有一定的名气,但并不显著。】

    诗千改定睛一看,它还为自己展示出了一张人气地图。

    东南部的光点已经十分密集,在一些偏远的城市乡村也有光亮。

    而琅嬛势力范围之外的地方,则基本上与灵犀玉网的发展保持一致,只在主城市有集中光点。西南最多,东北最少。

    诗千改点了点头,这也与她自己的预估差不多。

    在西南,之前《聆阁日报》和岑枝打擂台铺开了基础人气,后又有四喜宗《掌门》电影,最近还有岑枝帮忙宣扬了一下;西北则有秦州,诗家当时许诺了秦州世家的支持。

    唯独东北,目前她还没有相熟的人在那里。

    系统等她看完,再度浮现出几行字。

    【支线任务一:成功度过问心关。】

    【任务奖励:未知。】

    【任务惩罚:境界跌落,躯体病弱度 10%。】

    系统很久不发任务了,而且这次还是一个有惩罚的任务,诗千改扬了下眉。

    境界跌落好理解,刚刚简升白也是这么说的。不过,躯体病弱度增加?这个惩罚在最初她境界低的时候每个任务都有,但后来就消失了。

    据她这么久的观察来看,显然,系统是无法作用于外部世界的,但是却可以作用于她自身。

    【支线任务二:在“文昌大会”中大放异彩。】

    【该次任务无惩罚、无奖励。温馨提示:文昌大会十年一度,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文昌大会只要筑基以上即可参与,每一届都会涌现无数天才。

    文昌大会的确是个扬名的好地方,只是,如何才算大放异彩?她入道这一年以来,几乎只和同窗或者高她很多的大能前辈有过接触,高届的学生也只接触过顾厄叶与令欢时。

    诗千改屈指抵了抵下巴,并不慌张,反而还有点期待。

    ……

    十一月二十。

    《盛世》不愧为诗千改目前最长的一部小说,七月下旬开始连载,四个多月,每天三四千字,到现在总共四十万字,地图似乎才刚刚展开一半。

    南方银狮王求助赈灾的奏折实为试探,若陆泽瑶依言给出,则证明其软弱畏惧;若不给食粮银钱,银狮王则可顺势揭竿而起,攻上皇城。

    似乎不管怎样都是错,但陆泽瑶却硬是接下了这一招。

    一个月之后,她率领自己的部下,亲自来到了南方赈灾——反正妖族也没那么多“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的讲究。此举生生震慑住了银狮王。

    北方的皇城与青鸾一族已经被陆泽瑶掌控,最凶险的旱灾已经度过,秋汛也有了准备。她清楚,自己必须先稳住南边,才能留给北方继续发展的时间。

    “水泥”在赈灾过程中大放异彩,被称为“神土”。陆泽瑶身处敌方大本营,却天天表现得和在自家后花园似的,身边的谋士团和南方的众妖族世家周旋,愣是营造出了有底气的假象。

    再加上陆泽瑶这大半年来的辛苦经营,她们有不少产量低、但足够暂时唬人的“神物”,陆泽瑶座下的铁骑营还歼灭了一支刺杀队。

    银狮王于是不敢轻举妄动,安安分分地供着陆泽瑶,一直到水灾结束,还亲自送她出城。只有陆泽瑶自己知道,她是在走悬丝,一步踏错就会遭受反噬。好在虽然危险,但最终还是成功迷惑了银狮王。

    回到皇城,她不敢怠慢,立刻又跟陀螺似的转了起来。

    有了先前的布置,水灾也有惊无险地渡过了。皇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冬去春来,最寒冷时只小规模地发生了疫病。陆泽瑶再次利用自己先进的知识控制住了事态,被妖族民众奉为他们神话中的“祛病神女”。

    这期间,来自人族的医者也为其所震惊。

    之后又是大量的种田、建设与斗争剧情,还开了部分人界大陆的地图。目前的剧情已经进展到了第三年,陆泽瑶几乎统一了北方,且各族都对她心服口服。

    皇城成为所有逃荒者眼中的丰收之城,已经有无数人来此投奔,但陆泽瑶却还总是有人不够用的烦恼。

    【陆皇绝对是兢兢业业的明君,啊啊啊我愿意穿过去变成她手下谋士。】

    【如果是我穿越过去,大概不到一个月就莫名其妙死了……】

    【“盛世”已可看到雏形了!都是大家努力的成果啊。】

    《妖女》的进度则慢很多,毕竟是七天一集,到现在也才放映了六集,第一个小世界都还没结束。

    年末的时候众人最忙,但放假的人却也闲下来了。他们无事可做,就搞了个“最有福读者榜”,翡不琢作为新兴文修,竟然也高居前列。

    吃瓜看戏间,另一项有万众瞩目的活动也来了——三大门派的年末考核题目。

    琅嬛的年末考核在十二月中旬的小寒节气,之后就放冬假了,一直到一月末雨水节气恢复上课。而考核的大文题会提前一个月放出,对于普通人来说,匠道之类的题目是不感兴趣的,但大文题却可以津津乐道。

    沈瑜就是围观的一员,而且今年因为自己喜欢的文修也要写,更格外关注。

    文题一出,他就在灵犀玉网刷出来了——

    【请以“落雪时,她被他捡回了门派”为开头句,写一篇文章。文体不限,简白为佳。注:引号中“他”、“她”不限,可随意更换,亦皆可为“它”。】只有陆泽瑶自己知道,她是在走悬丝,一步踏错就会遭受反噬。好在虽然危险,但最终还是成功迷惑了银狮王。

    回到皇城,她不敢怠慢,立刻又跟陀螺似的转了起来。

    有了先前的布置,水灾也有惊无险地渡过了。皇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冬去春来,最寒冷时只小规模地发生了疫病。陆泽瑶再次利用自己先进的知识控制住了事态,被妖族民众奉为他们神话中的“祛病神女”。

    这期间,来自人族的医者也为其所震惊。

    之后又是大量的种田、建设与斗争剧情,还开了部分人界大陆的地图。目前的剧情已经进展到了第三年,陆泽瑶几乎统一了北方,且各族都对她心服口服。

    皇城成为所有逃荒者眼中的丰收之城,已经有无数人来此投奔,但陆泽瑶却还总是有人不够用的烦恼。

    【陆皇绝对是兢兢业业的明君,啊啊啊我愿意穿过去变成她手下谋士。】

    【如果是我穿越过去,大概不到一个月就莫名其妙死了……】

    【“盛世”已可看到雏形了!都是大家努力的成果啊。】

    《妖女》的进度则慢很多,毕竟是七天一集,到现在也才放映了六集,第一个小世界都还没结束。

    年末的时候众人最忙,但放假的人却也闲下来了。他们无事可做,就搞了个“最有福读者榜”,翡不琢作为新兴文修,竟然也高居前列。

    吃瓜看戏间,另一项有万众瞩目的活动也来了——三大门派的年末考核题目。

    琅嬛的年末考核在十二月中旬的小寒节气,之后就放冬假了,一直到一月末雨水节气恢复上课。而考核的大文题会提前一个月放出,对于普通人来说,匠道之类的题目是不感兴趣的,但大文题却可以津津乐道。

    沈瑜就是围观的一员,而且今年因为自己喜欢的文修也要写,更格外关注。

    文题一出,他就在灵犀玉网刷出来了——

    【请以“落雪时,她被他捡回了门派”为开头句,写一篇文章。文体不限,简白为佳。注:引号中“他”、“她”不限,可随意更换,亦皆可为“它”。】只有陆泽瑶自己知道,她是在走悬丝,一步踏错就会遭受反噬。好在虽然危险,但最终还是成功迷惑了银狮王。

    回到皇城,她不敢怠慢,立刻又跟陀螺似的转了起来。

    有了先前的布置,水灾也有惊无险地渡过了。皇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冬去春来,最寒冷时只小规模地发生了疫病。陆泽瑶再次利用自己先进的知识控制住了事态,被妖族民众奉为他们神话中的“祛病神女”。

    这期间,来自人族的医者也为其所震惊。

    之后又是大量的种田、建设与斗争剧情,还开了部分人界大陆的地图。目前的剧情已经进展到了第三年,陆泽瑶几乎统一了北方,且各族都对她心服口服。

    皇城成为所有逃荒者眼中的丰收之城,已经有无数人来此投奔,但陆泽瑶却还总是有人不够用的烦恼。

    【陆皇绝对是兢兢业业的明君,啊啊啊我愿意穿过去变成她手下谋士。】

    【如果是我穿越过去,大概不到一个月就莫名其妙死了……】

    【“盛世”已可看到雏形了!都是大家努力的成果啊。】

    《妖女》的进度则慢很多,毕竟是七天一集,到现在也才放映了六集,第一个小世界都还没结束。

    年末的时候众人最忙,但放假的人却也闲下来了。他们无事可做,就搞了个“最有福读者榜”,翡不琢作为新兴文修,竟然也高居前列。

    吃瓜看戏间,另一项有万众瞩目的活动也来了——三大门派的年末考核题目。

    琅嬛的年末考核在十二月中旬的小寒节气,之后就放冬假了,一直到一月末雨水节气恢复上课。而考核的大文题会提前一个月放出,对于普通人来说,匠道之类的题目是不感兴趣的,但大文题却可以津津乐道。

    沈瑜就是围观的一员,而且今年因为自己喜欢的文修也要写,更格外关注。

    文题一出,他就在灵犀玉网刷出来了——

    【请以“落雪时,她被他捡回了门派”为开头句,写一篇文章。文体不限,简白为佳。注:引号中“他”、“她”不限,可随意更换,亦皆可为“它”。】只有陆泽瑶自己知道,她是在走悬丝,一步踏错就会遭受反噬。好在虽然危险,但最终还是成功迷惑了银狮王。

    回到皇城,她不敢怠慢,立刻又跟陀螺似的转了起来。

    有了先前的布置,水灾也有惊无险地渡过了。皇城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大丰收。

    冬去春来,最寒冷时只小规模地发生了疫病。陆泽瑶再次利用自己先进的知识控制住了事态,被妖族民众奉为他们神话中的“祛病神女”。

    这期间,来自人族的医者也为其所震惊。

    之后又是大量的种田、建设与斗争剧情,还开了部分人界大陆的地图。目前的剧情已经进展到了第三年,陆泽瑶几乎统一了北方,且各族都对她心服口服。

    皇城成为所有逃荒者眼中的丰收之城,已经有无数人来此投奔,但陆泽瑶却还总是有人不够用的烦恼。

    【陆皇绝对是兢兢业业的明君,啊啊啊我愿意穿过去变成她手下谋士。】

    【如果是我穿越过去,大概不到一个月就莫名其妙死了……】

    【“盛世”已可看到雏形了!都是大家努力的成果啊。】

    《妖女》的进度则慢很多,毕竟是七天一集,到现在也才放映了六集,第一个小世界都还没结束。

    年末的时候众人最忙,但放假的人却也闲下来了。他们无事可做,就搞了个“最有福读者榜”,翡不琢作为新兴文修,竟然也高居前列。

    吃瓜看戏间,另一项有万众瞩目的活动也来了——三大门派的年末考核题目。

    琅嬛的年末考核在十二月中旬的小寒节气,之后就放冬假了,一直到一月末雨水节气恢复上课。而考核的大文题会提前一个月放出,对于普通人来说,匠道之类的题目是不感兴趣的,但大文题却可以津津乐道。

    沈瑜就是围观的一员,而且今年因为自己喜欢的文修也要写,更格外关注。

    文题一出,他就在灵犀玉网刷出来了——

    【请以“落雪时,她被他捡回了门派”为开头句,写一篇文章。文体不限,简白为佳。注:引号中“他”、“她”不限,可随意更换,亦皆可为“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