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第 98 章(1 / 1)

    含着泪的蓝眸望向他, 清澈透亮如被海水冲刷过,莹莹润润眼角还沾着泪珠,额头红彤彤微微肿起, 让他心软得不敢再说惹她生气的胡话。

    “我们回家吧, ”中原中也将地上的青椒和购物袋全都压在一只手上, 另一只手去牵着她, “回去给你上药。”

    她怀里抱着鸡蛋和面包,闷闷跟着他往回走, 好不容易止住了眼泪,又开始打嗝。

    一下一下停不下来,她可怜地吸了吸鼻子,感觉无比丢人。

    居然会因为这种小事哭出来,她明明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中原中也暗暗留意着她的动向,只觉得利佳磨磨蹭蹭跟在他身后,要不是他牵着人,她可能要蹲下哭够止住嗝才肯继续走。

    “还是很痛吗?”他停下脚步, 语气放缓放低, “还是打嗝难受?”

    利佳低着头缓缓摇了摇, 每打嗝一下身体跟着抖一下, 看着人都难受起来。

    她没办法说话也不愿意抬头比划嘴型, 只安安静静低着头, 中原中也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又偷偷躲着开始哭。

    利佳连哭都是安静没有声音, 躲在角落里任由自己长出蘑菇。

    中原中也松开握住她的手, 她也给不出一丝反应, 埋头停住脚步。

    “不走吗?”他调整了下左手负着的重量, 道:“不走我就自己走了。”

    她扁了扁嘴, 小声打着嗝难受得厉害也没抬头去看中原中也。

    面前久久没有传来脚步声, 不同于猫咪的时候,中原中也他们变成人的时候,走路是有声音的,而且皮鞋落地的声音还很清晰。

    所以中原中也站在她面前一动不动,她是知道的。

    她只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中原中也,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回去可能会被问及伤口和为什么哭。

    难道要她说自己生气把自己撞痛了,气得没忍住哭出来吗?

    这也太小家子气了,她明明是想在中原中也他们面前,表现出成熟稳重的姐姐样子。

    利佳在猫咪们变成人之前,一直以来都是充当着温柔包容猫咪的姐姐角色,还从来没有因为他们被气得失去理智,做出不像自己的事。

    可自从中原中也他们能变成人,一切都开始慢慢改变,她好像从保护者的角色变成了被保护者的角色,连心态都开始变得幼稚起来。

    她跟中原中也本来可以不用生气闹别扭,也不用撞得自己一头包,只要像平时一样坦然接受他的好意,随他说什么气人的话都能包容下来。

    小猫咪做什么错事,她都能平静跟他讲道理。

    为什么小猫咪变成人,她反而不能保持住以前的心态?是因为她被他们宠坏了吗?

    利佳不敢继续深想这个问题,但她想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再回去。

    至少不要让家里另外三个“中原中也”担心自己。

    中原中也站在她面前没动,利佳没忍住抬头看向他,“你不走吗?”

    “要走啊,”他坦然点头,自顾说道:“可不是还有个最大的行李没带上吗?”

    利佳愣了愣,忍不住蹙起眉心,闷闷动唇:“什么行李……?”

    是准备赶着连她手上的鸡蛋和面包也一起带回去吗?

    她吞了口气,双手递出去:“给你。”

    中原中也摇了摇头,勾起唇道:“我的行李可不止这么点东西。”

    蓝眸迷惑不解眨了眨,只见中原中也直接弯下腰抱起她的腿,让她坐在他的肩膀臂弯处,吓得利佳慌忙挣扎着踢腿。

    哪有人这么胡闹的?提着扛着这么多东西还要将她抱起来!

    “听说江户时期的人是坐人力马车出门的……”他慢悠悠说道:“利佳,你想试试吗?”

    她愣了愣,不敢置信地睁大眼。

    右脚后退一步狠狠蹬地,中原中也高声喊道:“令和最强的人力马车出发!”

    比坐敞篷跑车开上八十的时速还要刺激,只有大腿被扶着抱住的感觉,整个上半身都晃晃悠悠落不着实处,她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忘记了打嗝。

    米花百货距离二丁目七八分钟路程,被中原中也一跑连一分钟都不到就回到家,正好撞上久久不见他们回来,准备出门找人的“中也哥哥”。

    “就算赶着回来也不用这么夸张吧?”“中也哥哥”诧异地开玩笑道。

    中原中也弯腰放下利佳,看着她脚碰到地才松手,没想到她会脸色发白,眼角缀着泪,腿软得站都站不住。

    “中也哥哥”托住她的手肘,给她借力:“没事吧?”

    利佳软趴趴往地上滑,别说借力连自己回到家都没反应过来。

    “利佳?利佳?”“中也哥哥”叫了她好几声都回不过神,抬头问道:“她怎么了?”

    中原中也无奈坦白道:“她撞到头了,刚刚痛得哭出来了。”

    止不住掉眼泪,哭着哭着还开始打嗝。

    他仔细看了看利佳的脸,感觉她的脸没有刚才那么红,打嗝也止住了,凑过去问道:“利佳,额头还痛吗?”

    “是撞到额头了吗?”“中也哥哥”连忙掀起她的额发,少女光洁的额头中间微微鼓起一个包,泛着些许红色,“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伸手准备给鼓起来的包揉揉,发现她额发和额头的包都湿乎乎的,“出了这么多汗吗?要不要先回去换身衣服?”

    额头的肿包被按了下,痛得利佳回过神,她刚要撑起发软的腿站稳就听到中原中也直白地开口:“是我舔的,她刚刚痛得一直哭,我想着舔舔她可能会好点。”

    没想到舔舔她也还是哭,只能跑回来带她上药。

    “舔舔还是痛吗?”“中也哥哥”避开她的伤口,怜惜摸摸她的头发,“痛痛飞走,我们这就回去上药。”

    她脸颊瞬间涨得通红,想解释偏偏发不出什么声音。

    心脏还在胸口怦怦乱跳对刚刚的“人力马车”心有余悸,腿软得勉强抓住“中也哥哥”的手才能站稳,她张了张嘴,以口型辩解:“我不是因为痛哭的。”

    “中也哥哥”扶着她,好声好气哄道:“好好、不是不是,我们去客厅上药。”

    她憋着口气在心里却什么都说不出话。

    中原中也扛着大堆东西回来,扔在玄关想着回头再去整理,“中也”听到了楼下的声音出来,惊讶问道:“这是怎么了?”

    放着这么多东西扔在玄关不管,“中也哥哥”还在说着什么上药的话。

    “利佳撞到头了,这些东西我回头再收拾。”中原中也随口应了句,跟着他们进去客厅将医药箱翻出来。

    “撞到头了?”“中也”吓了一跳,急急忙忙跟上去,问道:“撞得严重吗?”

    他看着“中也哥哥”用湿手巾将利佳的额头擦过几遍,不由问道:“不是要上药吗?”

    利佳头上的鼓包又没有破损,即便清洁伤口也应该是用酒精棉而不是湿手巾才对。

    “中也哥哥”换了条湿手巾顺便给利佳擦了擦脸,道:“问那小子去,给人舔一脸口水。”

    他总不能在口水上面擦药,虽然口水也具有一定的消毒作用,但家里又不是没有专门消毒的酒精,口水只是应急之下的方案。

    “她哭得停不下来,”中原中也尴尬道:“我想着舔舔就不哭了。”

    猫咪的时候不也是这样,安慰地舔舔利佳就不哭了。

    “中也”顿时紧张起来,利佳之前几次受伤住院都没有痛到掉下眼泪,这次只是撞到头却哭得停不下来,肯定是痛得忍不住了,“是不是有什么看不见的伤?要不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中也先生”还没进门,只听他们越说越严重,皱眉问道:“利佳是撞到哪了?”

    利佳不是走路会发呆跑神的人,平时会撞到桌角、柜子之类的视线盲点地方并不奇怪,可在外面撞到头肿出一个鼓包……

    他只能想到是走路发呆撞到了电线杆。

    “是撞到我了,”中原中也指了指肩膀锁骨附近的位置,“大概是这里。”

    她埋着头冲过来,他能忍不住不躲已经很好了,当时双手都放满了东西也没手去压着她,结果一脑门磕在他身上,转头就开始掉眼泪。

    “中也先生”沉吟着弯腰去看她的伤口,手指在鼓包边缘处按了按,问道:“这样会痛吗?”

    利佳被他一按,眼泪差点忍不住又飙出来,紧紧抿住唇点头。

    “中也先生”又换了个稍远的位置,低声问道:“这里呢?”

    她吸了吸鼻子,闷闷地摇头。

    “明天这里可能会肿得更厉害,我们去医院好吗?”现在伤口还不显,要是处理不当或是放着不管,明天估计会更严重。

    他们以前没养过小姑娘,利佳也不像他们一样皮糙肉厚,小伤口舔舔或是不管随它自然长好。

    这样的伤口落在“中原中也”身上,他们都不会在意,有伤药就随便涂点,没有伤药连管都懒得管,反正一晚上自己能恢复。

    但是利佳不同,她刚刚都因为这样的伤口痛哭了,他们担心她晚上会痛得睡不着偷偷躲在被窝里哭。

    她含着眼泪,双手放在腿上握紧,用力摇了摇头。

    “中也”心里着急担忧,但他不可能逼着利佳去医院,只能努力克制冷静下来,道:“上药之前先冰敷会不会好一点?”

    “是需要先冰敷一下,”“中也哥哥”握着药,垂眸看着背后的使用说明:“这个药是要用力揉才能有效散瘀,你们谁愿意来?”

    一时间客厅里没有人说话,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没敢出声给利佳上药。

    “中也先生”只是压了压肿包的边缘,她就忍不住涌上眼泪,要是他们用力揉,她会不会直接痛得哭出来,就像“中也君”刚刚说的哭得停不下来。

    “我上去弄冰袋,很快下来。”不管去不去医院,先给鼓包冰敷起来是不会出错的。

    “利佳是怕又要住院吗?”“中也哥哥”低声问道:“放心吧,这种伤口只要去医院简单处理下就好。”

    医院有比家里更齐全的药,处理手法也更规范,不用担心留下后患。

    实在担心甚至可以拍片看看头有没有撞坏,总比他们在家里自己按着以往的经验给利佳随意处理要好。

    利佳抿着唇,闷声不吭去拿他手里的药。

    “中也哥哥”哭笑不得躲开她的手,“你还想自己给自己上药?就这么不想去医院?”

    她不怕医生护士也不怕打针吃药,到底是为什么这么抗拒去医院?之前明明去过好多次了。

    “中也先生”若有所思看了眼中原中也,得到少年莫名的回望。

    他收回视线,轻柔地顺了顺柔软的黑发,安抚问道:“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想去医院吗?”

    利佳揉捏着裙子的布料,别扭着不想说话。

    “如果理由足够正当,我可以不带你去医院。”

    “中也哥哥”忍不住开口:“喂、你……”

    别乱给利佳说这种话,做不到可是要让小姑娘失望的。

    他们不可能真的因为什么理由,无视她的健康不带她去医院。

    利佳因为他的话抬起头,蓝眸盈盈无声看着他,像是在要一份保证。

    “中也先生”沉声保证道:“是真的,只要你的理由足够正当,能说服我们。”

    她抿紧唇,幅度极小地动了动。

    “什么?”他们都没看清她的唇语。

    利佳咬了咬下唇,快速重复了一遍。

    “可以慢一点吗?”中原中也蹲在她面前,几乎凑过去都看不清她在说什么,“你的嘴巴动得太快了。”

    “……不要……说……”

    中原中也微微睁大眼睛,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利佳的声音。

    “你们……不要、说……”她努力张口说道。

    他努力压住喜悦,再次问道:“什么?你可以说大声一点的。”

    “你们不要到处跟别人说,我撞到头痛哭了!”少女的声音终于冲破喉咙,到达他们耳中。

    中原中也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哈?”

    “太过分了,”她忍不住抽噎一下,抬手擦着眼泪,躲开他们的视线:“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明明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哭了,还是因为这种小伤哭得停不下来,偏偏中原中也回来直接就说她因为撞到头,痛得一直在哭,停都停不下来。

    她是想调整好心情,等不哭了再回来的。

    结果中原中也抱着她直接跑回来,连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她。

    想想他们还要带她去医院,跟医生和护士小姐说她撞肿了脑袋,痛得厉害一直在哭,她就觉得好丢人。

    为了这种小伤哭个不停跟小孩子似的。

    “中也哥哥”回过神,干咳了声:“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

    “会!”她抬高声音反驳,哭腔止都止不住,听起来可怜又委屈,“你们一定会说的,只要医生问起来。”

    就像“中也君”回来一样,只要其他的“中原中也”问起来,他就会巴拉巴拉全部都说出来。

    “中也君就是你们的小时候,他说四次了。”她重重抽噎了声,袖子用力擦过眼角将眼睛都揉得发红。

    “中也先生”抓住她的手,道:“别用手揉眼睛。”

    中原中也不知道她这么在意这件事,他真的是以为利佳痛得厉害才哭起来的,哭得眼泪都停不下来。

    “对不起,”他小声道歉,没有反驳他其实只说了两三遍,就算再不识趣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跟利佳争辩这个,“我不会再跟别人说了。”

    “中也”提着冰袋站在他身后,沉着脸用力锤了下他的脑袋,将他打得抱头痛呼。

    “中也先生”接过冰袋用手帕包起来靠近利佳的额头,道:“我答应你现在可以不去医院,但要是晚上还痛得厉害,我们还是要去一趟。”

    等晚上的时候,利佳应该能止住眼泪了。着他,像是在要一份保证。

    “中也先生”沉声保证道:“是真的,只要你的理由足够正当,能说服我们。”

    她抿紧唇,幅度极小地动了动。

    “什么?”他们都没看清她的唇语。

    利佳咬了咬下唇,快速重复了一遍。

    “可以慢一点吗?”中原中也蹲在她面前,几乎凑过去都看不清她在说什么,“你的嘴巴动得太快了。”

    “……不要……说……”

    中原中也微微睁大眼睛,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利佳的声音。

    “你们……不要、说……”她努力张口说道。

    他努力压住喜悦,再次问道:“什么?你可以说大声一点的。”

    “你们不要到处跟别人说,我撞到头痛哭了!”少女的声音终于冲破喉咙,到达他们耳中。

    中原中也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哈?”

    “太过分了,”她忍不住抽噎一下,抬手擦着眼泪,躲开他们的视线:“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明明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哭了,还是因为这种小伤哭得停不下来,偏偏中原中也回来直接就说她因为撞到头,痛得一直在哭,停都停不下来。

    她是想调整好心情,等不哭了再回来的。

    结果中原中也抱着她直接跑回来,连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她。

    想想他们还要带她去医院,跟医生和护士小姐说她撞肿了脑袋,痛得厉害一直在哭,她就觉得好丢人。

    为了这种小伤哭个不停跟小孩子似的。

    “中也哥哥”回过神,干咳了声:“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

    “会!”她抬高声音反驳,哭腔止都止不住,听起来可怜又委屈,“你们一定会说的,只要医生问起来。”

    就像“中也君”回来一样,只要其他的“中原中也”问起来,他就会巴拉巴拉全部都说出来。

    “中也君就是你们的小时候,他说四次了。”她重重抽噎了声,袖子用力擦过眼角将眼睛都揉得发红。

    “中也先生”抓住她的手,道:“别用手揉眼睛。”

    中原中也不知道她这么在意这件事,他真的是以为利佳痛得厉害才哭起来的,哭得眼泪都停不下来。

    “对不起,”他小声道歉,没有反驳他其实只说了两三遍,就算再不识趣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跟利佳争辩这个,“我不会再跟别人说了。”

    “中也”提着冰袋站在他身后,沉着脸用力锤了下他的脑袋,将他打得抱头痛呼。

    “中也先生”接过冰袋用手帕包起来靠近利佳的额头,道:“我答应你现在可以不去医院,但要是晚上还痛得厉害,我们还是要去一趟。”

    等晚上的时候,利佳应该能止住眼泪了。着他,像是在要一份保证。

    “中也先生”沉声保证道:“是真的,只要你的理由足够正当,能说服我们。”

    她抿紧唇,幅度极小地动了动。

    “什么?”他们都没看清她的唇语。

    利佳咬了咬下唇,快速重复了一遍。

    “可以慢一点吗?”中原中也蹲在她面前,几乎凑过去都看不清她在说什么,“你的嘴巴动得太快了。”

    “……不要……说……”

    中原中也微微睁大眼睛,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利佳的声音。

    “你们……不要、说……”她努力张口说道。

    他努力压住喜悦,再次问道:“什么?你可以说大声一点的。”

    “你们不要到处跟别人说,我撞到头痛哭了!”少女的声音终于冲破喉咙,到达他们耳中。

    中原中也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哈?”

    “太过分了,”她忍不住抽噎一下,抬手擦着眼泪,躲开他们的视线:“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明明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哭了,还是因为这种小伤哭得停不下来,偏偏中原中也回来直接就说她因为撞到头,痛得一直在哭,停都停不下来。

    她是想调整好心情,等不哭了再回来的。

    结果中原中也抱着她直接跑回来,连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她。

    想想他们还要带她去医院,跟医生和护士小姐说她撞肿了脑袋,痛得厉害一直在哭,她就觉得好丢人。

    为了这种小伤哭个不停跟小孩子似的。

    “中也哥哥”回过神,干咳了声:“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

    “会!”她抬高声音反驳,哭腔止都止不住,听起来可怜又委屈,“你们一定会说的,只要医生问起来。”

    就像“中也君”回来一样,只要其他的“中原中也”问起来,他就会巴拉巴拉全部都说出来。

    “中也君就是你们的小时候,他说四次了。”她重重抽噎了声,袖子用力擦过眼角将眼睛都揉得发红。

    “中也先生”抓住她的手,道:“别用手揉眼睛。”

    中原中也不知道她这么在意这件事,他真的是以为利佳痛得厉害才哭起来的,哭得眼泪都停不下来。

    “对不起,”他小声道歉,没有反驳他其实只说了两三遍,就算再不识趣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跟利佳争辩这个,“我不会再跟别人说了。”

    “中也”提着冰袋站在他身后,沉着脸用力锤了下他的脑袋,将他打得抱头痛呼。

    “中也先生”接过冰袋用手帕包起来靠近利佳的额头,道:“我答应你现在可以不去医院,但要是晚上还痛得厉害,我们还是要去一趟。”

    等晚上的时候,利佳应该能止住眼泪了。着他,像是在要一份保证。

    “中也先生”沉声保证道:“是真的,只要你的理由足够正当,能说服我们。”

    她抿紧唇,幅度极小地动了动。

    “什么?”他们都没看清她的唇语。

    利佳咬了咬下唇,快速重复了一遍。

    “可以慢一点吗?”中原中也蹲在她面前,几乎凑过去都看不清她在说什么,“你的嘴巴动得太快了。”

    “……不要……说……”

    中原中也微微睁大眼睛,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利佳的声音。

    “你们……不要、说……”她努力张口说道。

    他努力压住喜悦,再次问道:“什么?你可以说大声一点的。”

    “你们不要到处跟别人说,我撞到头痛哭了!”少女的声音终于冲破喉咙,到达他们耳中。

    中原中也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哈?”

    “太过分了,”她忍不住抽噎一下,抬手擦着眼泪,躲开他们的视线:“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明明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哭了,还是因为这种小伤哭得停不下来,偏偏中原中也回来直接就说她因为撞到头,痛得一直在哭,停都停不下来。

    她是想调整好心情,等不哭了再回来的。

    结果中原中也抱着她直接跑回来,连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她。

    想想他们还要带她去医院,跟医生和护士小姐说她撞肿了脑袋,痛得厉害一直在哭,她就觉得好丢人。

    为了这种小伤哭个不停跟小孩子似的。

    “中也哥哥”回过神,干咳了声:“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

    “会!”她抬高声音反驳,哭腔止都止不住,听起来可怜又委屈,“你们一定会说的,只要医生问起来。”

    就像“中也君”回来一样,只要其他的“中原中也”问起来,他就会巴拉巴拉全部都说出来。

    “中也君就是你们的小时候,他说四次了。”她重重抽噎了声,袖子用力擦过眼角将眼睛都揉得发红。

    “中也先生”抓住她的手,道:“别用手揉眼睛。”

    中原中也不知道她这么在意这件事,他真的是以为利佳痛得厉害才哭起来的,哭得眼泪都停不下来。

    “对不起,”他小声道歉,没有反驳他其实只说了两三遍,就算再不识趣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跟利佳争辩这个,“我不会再跟别人说了。”

    “中也”提着冰袋站在他身后,沉着脸用力锤了下他的脑袋,将他打得抱头痛呼。

    “中也先生”接过冰袋用手帕包起来靠近利佳的额头,道:“我答应你现在可以不去医院,但要是晚上还痛得厉害,我们还是要去一趟。”

    等晚上的时候,利佳应该能止住眼泪了。着他,像是在要一份保证。

    “中也先生”沉声保证道:“是真的,只要你的理由足够正当,能说服我们。”

    她抿紧唇,幅度极小地动了动。

    “什么?”他们都没看清她的唇语。

    利佳咬了咬下唇,快速重复了一遍。

    “可以慢一点吗?”中原中也蹲在她面前,几乎凑过去都看不清她在说什么,“你的嘴巴动得太快了。”

    “……不要……说……”

    中原中也微微睁大眼睛,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利佳的声音。

    “你们……不要、说……”她努力张口说道。

    他努力压住喜悦,再次问道:“什么?你可以说大声一点的。”

    “你们不要到处跟别人说,我撞到头痛哭了!”少女的声音终于冲破喉咙,到达他们耳中。

    中原中也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哈?”

    “太过分了,”她忍不住抽噎一下,抬手擦着眼泪,躲开他们的视线:“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明明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哭了,还是因为这种小伤哭得停不下来,偏偏中原中也回来直接就说她因为撞到头,痛得一直在哭,停都停不下来。

    她是想调整好心情,等不哭了再回来的。

    结果中原中也抱着她直接跑回来,连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她。

    想想他们还要带她去医院,跟医生和护士小姐说她撞肿了脑袋,痛得厉害一直在哭,她就觉得好丢人。

    为了这种小伤哭个不停跟小孩子似的。

    “中也哥哥”回过神,干咳了声:“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

    “会!”她抬高声音反驳,哭腔止都止不住,听起来可怜又委屈,“你们一定会说的,只要医生问起来。”

    就像“中也君”回来一样,只要其他的“中原中也”问起来,他就会巴拉巴拉全部都说出来。

    “中也君就是你们的小时候,他说四次了。”她重重抽噎了声,袖子用力擦过眼角将眼睛都揉得发红。

    “中也先生”抓住她的手,道:“别用手揉眼睛。”

    中原中也不知道她这么在意这件事,他真的是以为利佳痛得厉害才哭起来的,哭得眼泪都停不下来。

    “对不起,”他小声道歉,没有反驳他其实只说了两三遍,就算再不识趣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跟利佳争辩这个,“我不会再跟别人说了。”

    “中也”提着冰袋站在他身后,沉着脸用力锤了下他的脑袋,将他打得抱头痛呼。

    “中也先生”接过冰袋用手帕包起来靠近利佳的额头,道:“我答应你现在可以不去医院,但要是晚上还痛得厉害,我们还是要去一趟。”

    等晚上的时候,利佳应该能止住眼泪了。着他,像是在要一份保证。

    “中也先生”沉声保证道:“是真的,只要你的理由足够正当,能说服我们。”

    她抿紧唇,幅度极小地动了动。

    “什么?”他们都没看清她的唇语。

    利佳咬了咬下唇,快速重复了一遍。

    “可以慢一点吗?”中原中也蹲在她面前,几乎凑过去都看不清她在说什么,“你的嘴巴动得太快了。”

    “……不要……说……”

    中原中也微微睁大眼睛,他刚刚好像听到了利佳的声音。

    “你们……不要、说……”她努力张口说道。

    他努力压住喜悦,再次问道:“什么?你可以说大声一点的。”

    “你们不要到处跟别人说,我撞到头痛哭了!”少女的声音终于冲破喉咙,到达他们耳中。

    中原中也呆住,一时没反应过来:“哈?”

    “太过分了,”她忍不住抽噎一下,抬手擦着眼泪,躲开他们的视线:“真的是太过分了!”

    她明明不想让他们知道她哭了,还是因为这种小伤哭得停不下来,偏偏中原中也回来直接就说她因为撞到头,痛得一直在哭,停都停不下来。

    她是想调整好心情,等不哭了再回来的。

    结果中原中也抱着她直接跑回来,连点缓冲的时间都没给她。

    想想他们还要带她去医院,跟医生和护士小姐说她撞肿了脑袋,痛得厉害一直在哭,她就觉得好丢人。

    为了这种小伤哭个不停跟小孩子似的。

    “中也哥哥”回过神,干咳了声:“放心吧,我们不会说的。”

    “会!”她抬高声音反驳,哭腔止都止不住,听起来可怜又委屈,“你们一定会说的,只要医生问起来。”

    就像“中也君”回来一样,只要其他的“中原中也”问起来,他就会巴拉巴拉全部都说出来。

    “中也君就是你们的小时候,他说四次了。”她重重抽噎了声,袖子用力擦过眼角将眼睛都揉得发红。

    “中也先生”抓住她的手,道:“别用手揉眼睛。”

    中原中也不知道她这么在意这件事,他真的是以为利佳痛得厉害才哭起来的,哭得眼泪都停不下来。

    “对不起,”他小声道歉,没有反驳他其实只说了两三遍,就算再不识趣也知道这时候不应该跟利佳争辩这个,“我不会再跟别人说了。”

    “中也”提着冰袋站在他身后,沉着脸用力锤了下他的脑袋,将他打得抱头痛呼。

    “中也先生”接过冰袋用手帕包起来靠近利佳的额头,道:“我答应你现在可以不去医院,但要是晚上还痛得厉害,我们还是要去一趟。”

    等晚上的时候,利佳应该能止住眼泪了。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