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第 95 章(1 / 1)

    但是如今的形势, 爱学习又能如何,众老师心里又似泼了盆冷水一样冷静下来。他们如今老师这份工作,就真的是一份工作而已。

    外面的谈论还在继续。

    不知谁提了一句, “陆同学, 要不然你就让公社推荐你上高中吧,反正也就两年功夫。”

    陆秦:那怎么行,他还得工作赚钱呢。他又不一定非要现在拿到证。

    他为难, “谢谢你的建议了,不过我还得生存生活呢。”

    众人又脑补了他刨地讨生活的模样。

    陆秦点题到此为止, “你们不嫌弃我打扰你们学习就好了, 真的很感谢几位同学, 不说了, 我得忙去了,几位同学咱们过两天见。”

    至于为何过几天见面, 他们随之脑补。

    厂里最近在争取‘省级’名称, 做大做强,具体而言, 那就是做成三河省的最大特色, 往后一提到三河省, 首先想到的就是莱福食品饼干。就好似提到某市,下意识想到的就是它所产的凤凰牌自行车。

    任厂长的野心不可谓不大,毕竟县上面还有市, 除了饼干, 还有各种特色食品。

    自打食品厂代表大会回来后,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周军轻扣他桌面, “陆秦, 任厂长他们找你。”

    路上, 陆秦慢悠悠跟在他后面,“科长,厂长有没有说是什么事?好让我有点心里准备啊。”

    周军让他安心,“放心,你待会坐在下面听就是了。”

    起码不要浪费他的小聪明。

    陆秦打了个哈欠,又要工作,又要趴窗,他感觉最近的睡眠有些不足。

    办公室里,两个副厂长和厂长,以及新任的厂长秘书都到了,还有其余的厂办干事也都在。

    进了门,陆秦下意识看向赵科长。呦,今天的赵科长身上的衣服是新做的,升职后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

    赵科长朝他传递了个安心的眼神。

    陆秦:那他就放心了。

    任厂长的秘书还没上岗,因此周军暂替这份工作,他在任厂长身边工作多年,合作起来不存在任何障碍。

    陆秦作为一个级别不够的外来人员,走到任厂长身边,“厂长?”

    任厂长焦头烂额,一听这声音,抬起头来,“来了啊,先坐。”

    “行。”

    陆秦左看右看,便搬了张凳子坐在赵厂长身边。

    赵厂长对于他先给任厂长打招呼一事,也没介意,他倾身提醒他, “知道你小子聪明,待会要是有想法就说。”

    陆秦表示一头雾水,但还是应了下来。他目光晃了一圈,忽然感觉有点熟悉,之前他孙婶推荐他去负责人贩子宣传活动时,也是像今天这般的流程。

    啧,时间过得真快,他想起来他好些天没去看他孙婶了。

    很快,任厂长让周军把东西拿出来。

    陆秦鼻子轻嗅了嗅,只见他们周科长抱着个箩筐进来,随后把东西一一摆放在桌上。

    任厂长发话了,“你们先尝尝或者看一看,这是我最近从几个县市购置回来的,都是我们三河省最近比较出名的特产,有饼干,还有山里的干货,有罐头、糖果、还有饮料,还有牛奶。”

    他下意识就把牛奶放在最后说,毕竟牛奶就算成为特色,生产、保质技术也跟不上。他纯粹是顺带买的,但光是顺带,这两瓶奶就花了他不少票和钱。

    一听到牛奶,陆秦先不管任厂长什么意思,他下意识就坐直了身体,牛奶啊,他穿过来也就见过奶糖 ,可真的是稀罕物。现在谁家能有一瓶麦乳精,那都是要出去炫耀的。

    交通不发达,行动自由受限出门要介绍信,二者导致的结果就是生产线不跨省不跨市,甚至不跨县,直接自产自销。

    任厂长这番话,总归是有他的目的,果不其然,他道:“我们要学习他人的长处,发现自己的短处,也要想想怎么样才能从众多食品中脱颖而出。”

    “行,那我们尝尝。”

    说话的是赵厂长。

    他过去拿了靠近他这边的干货,干货是山上采摘晒干的香菇,一股浓郁的味道扑面而来,如果加上老母鸡炖,肯定是很香。他不由自主地咽了眼口水。

    其余人陆陆续续上前,仅拿了一样东西。都没人去碰那个新鲜东西,更别说有些人活到现在都没喝过。

    陆秦视线就一直没从牛奶上移开,他慢慢排队上前,牛奶太贵了,就两瓶。

    周军也想拿牛奶,他跟他科普,“滢河牛奶是一九四九年底在我们三河省西部的山里发展起来的,味道挺纯的,当时全国奶牛不过十一万头,滢河牛奶厂便占了五千头,所以在我们省还算出名,不过他们的生产速度和保质技术跟不上,即使出名,喝的人也少,而且做成奶粉保质期会更长,也销售去了像沪市这样的大城市。”

    单是这样,任厂长便不会把滢河牛奶放在心里。

    陆秦确定自己不知道这个牛奶,不过也有可能在后面哪年改了名字也说不定。

    现在的牛奶加工后一般还保持着原味,许多人都不习惯这个味道。

    陆秦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细品之后,很浓很纯粹的奶香味,似浓缩奶,真的就是回忆里的味道了。

    见他没有不适的状况,喝完一口又喝了一口,周军原本想拧开喝,又停下来动作。

    “挺好喝的啊。”陆秦举起瓶子,没看着保质期,有些怀疑,“这能保存到明天吧?”

    “保存小半个月还是没问题的。”

    既然如此,陆秦便一口饼干一口奶,吃起来格外地香,他低垂着头,睫毛轻颤,脑中已经有了别的想法。

    喝了四五口左右,他就没舍得再喝了。

    两年轻人对着牛奶嘀嘀咕咕的。

    那边任厂长已经问,“好了,各位等下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了。”

    先说话的是个年轻人,“厂长,这家已经和我们达成合作的罐头,根据我最近的调研显示,近来的生产额和销售额一直往上走,我们莱阳县供销社里就有,虽然买的人相对较少,但工人同志并不吝啬,上来的产品半个月就能卖完,相对而言竞争力比较大。我记得陆同志给他们家罐头做过介绍。”

    陆秦靠着桌子,表示赞同他的说法。他还是先认真听一听再说。

    “我想声明一下我的意见,我觉得乡下干货是没什么竞争力的,首先里乡下人口占绝大多数,干货他们自己就能弄到,吃点现成的野菜更好,干货价格又贵,还不如买肉吃,而对于城里人而言,干货一般是用来炖肉一用,平常半个月都不见炖一次肉,那买一点干货能囤到过年,那自然长时间下来,卖也卖不出去多少。”

    “我不同意你的意见,代表三河省的特色产品,也不一定要以量取胜,以质取胜就不行吗?你闻闻这香菇的味道,隔个半米都能闻到,说明品质好……”

    “我说说我的意见……”

    厂办的干事平时一声不吭,如今就完全吵起来了。

    成了别家产品的夸赞大师或者批评大师。

    前后总之没一个夸牛奶的,都一笔带过。毕竟这玩意儿不仅罕见而且贵啊。

    陆秦先一声不吭地听他们谈,心里默默点头,其实说得都挺有道理的。

    任厂长不用提醒,周军就把他们的说法一一记下来。

    任厂长一针见血,“你们现在已经积累总结了别家食品的优点缺点现状,以及竞争走势,那你们觉得我们莱福食品厂的饼干优势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成为三河省的代表特色?”

    众人思考着。这就好比优等生里选最优等生。

    其实他们莱福食品厂的名声已经比以往扩得更远了,就好比他们县城里,送礼送他们厂里的饼干,那都会让人高瞧一眼。

    但寻求发展过程中,谁都想能更进一步。

    大家都在肚子里酝酿话语,陆秦就是这会儿插话的,“厂长,能不能换个角度考虑问题,选择合作共赢呢?”

    不一定要一家独大的。

    任厂长似乎摸到了一点边,“你继续说。”

    “当前我们国家的大小厂子发展都很困难,需要相互扶持,单是一家可能做不出很大的成果,即使能做出成果,可能也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刚才我们几位干事就提到了几样产品的优势,我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长短互补,两家结合起来总归力量和竞争力更大,本来这几家产品相互间都不是替代品,具体做法呢,比如说,我手里这瓶牛奶,我刚才听周科长说它在沪市有奶粉,沪市可是个大城市,那说明人间有市场有名声啊,我们缺的就是这个,品牌名声不响亮;但是我们有技术有产品啊,完全可以提供合作,到时候两家一起,合作成为三河省特色产品,合作的时候,再给两家想个响当当的口号……”

    这种新奇的说法,他们倒是第一回听,特色代表产品,要不就是单单一样,要不就是单单好几样,按照陆秦的说法,那就是要捆绑销售。

    还真是很稀奇的做法。但挺有道理的。

    陆秦:牛奶配饼干是真的好吃。

    咳,他口都说渴了。

    任厂长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问他一句,“滢河牛奶,味道怎么样?”

    他当时真就只带了两瓶回来,太贵了,而且他当时就没放心里。

    陆秦一愣,“还行,”就是量太少了。

    后面半句话他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会变多。

    他把口袋里的半瓶奶拿出来,就一点儿不吝啬,仿佛拿自己东西给别人,“厂长,你尝尝?”

    任厂长拒绝,心中已经有大概思路了,多年工作经验,脑子一点就通。食品厂的饼干优势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成为三河省的代表特色?”

    众人思考着。这就好比优等生里选最优等生。

    其实他们莱福食品厂的名声已经比以往扩得更远了,就好比他们县城里,送礼送他们厂里的饼干,那都会让人高瞧一眼。

    但寻求发展过程中,谁都想能更进一步。

    大家都在肚子里酝酿话语,陆秦就是这会儿插话的,“厂长,能不能换个角度考虑问题,选择合作共赢呢?”

    不一定要一家独大的。

    任厂长似乎摸到了一点边,“你继续说。”

    “当前我们国家的大小厂子发展都很困难,需要相互扶持,单是一家可能做不出很大的成果,即使能做出成果,可能也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刚才我们几位干事就提到了几样产品的优势,我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长短互补,两家结合起来总归力量和竞争力更大,本来这几家产品相互间都不是替代品,具体做法呢,比如说,我手里这瓶牛奶,我刚才听周科长说它在沪市有奶粉,沪市可是个大城市,那说明人间有市场有名声啊,我们缺的就是这个,品牌名声不响亮;但是我们有技术有产品啊,完全可以提供合作,到时候两家一起,合作成为三河省特色产品,合作的时候,再给两家想个响当当的口号……”

    这种新奇的说法,他们倒是第一回听,特色代表产品,要不就是单单一样,要不就是单单好几样,按照陆秦的说法,那就是要捆绑销售。

    还真是很稀奇的做法。但挺有道理的。

    陆秦:牛奶配饼干是真的好吃。

    咳,他口都说渴了。

    任厂长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问他一句,“滢河牛奶,味道怎么样?”

    他当时真就只带了两瓶回来,太贵了,而且他当时就没放心里。

    陆秦一愣,“还行,”就是量太少了。

    后面半句话他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会变多。

    他把口袋里的半瓶奶拿出来,就一点儿不吝啬,仿佛拿自己东西给别人,“厂长,你尝尝?”

    任厂长拒绝,心中已经有大概思路了,多年工作经验,脑子一点就通。食品厂的饼干优势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成为三河省的代表特色?”

    众人思考着。这就好比优等生里选最优等生。

    其实他们莱福食品厂的名声已经比以往扩得更远了,就好比他们县城里,送礼送他们厂里的饼干,那都会让人高瞧一眼。

    但寻求发展过程中,谁都想能更进一步。

    大家都在肚子里酝酿话语,陆秦就是这会儿插话的,“厂长,能不能换个角度考虑问题,选择合作共赢呢?”

    不一定要一家独大的。

    任厂长似乎摸到了一点边,“你继续说。”

    “当前我们国家的大小厂子发展都很困难,需要相互扶持,单是一家可能做不出很大的成果,即使能做出成果,可能也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刚才我们几位干事就提到了几样产品的优势,我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长短互补,两家结合起来总归力量和竞争力更大,本来这几家产品相互间都不是替代品,具体做法呢,比如说,我手里这瓶牛奶,我刚才听周科长说它在沪市有奶粉,沪市可是个大城市,那说明人间有市场有名声啊,我们缺的就是这个,品牌名声不响亮;但是我们有技术有产品啊,完全可以提供合作,到时候两家一起,合作成为三河省特色产品,合作的时候,再给两家想个响当当的口号……”

    这种新奇的说法,他们倒是第一回听,特色代表产品,要不就是单单一样,要不就是单单好几样,按照陆秦的说法,那就是要捆绑销售。

    还真是很稀奇的做法。但挺有道理的。

    陆秦:牛奶配饼干是真的好吃。

    咳,他口都说渴了。

    任厂长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问他一句,“滢河牛奶,味道怎么样?”

    他当时真就只带了两瓶回来,太贵了,而且他当时就没放心里。

    陆秦一愣,“还行,”就是量太少了。

    后面半句话他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会变多。

    他把口袋里的半瓶奶拿出来,就一点儿不吝啬,仿佛拿自己东西给别人,“厂长,你尝尝?”

    任厂长拒绝,心中已经有大概思路了,多年工作经验,脑子一点就通。食品厂的饼干优势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成为三河省的代表特色?”

    众人思考着。这就好比优等生里选最优等生。

    其实他们莱福食品厂的名声已经比以往扩得更远了,就好比他们县城里,送礼送他们厂里的饼干,那都会让人高瞧一眼。

    但寻求发展过程中,谁都想能更进一步。

    大家都在肚子里酝酿话语,陆秦就是这会儿插话的,“厂长,能不能换个角度考虑问题,选择合作共赢呢?”

    不一定要一家独大的。

    任厂长似乎摸到了一点边,“你继续说。”

    “当前我们国家的大小厂子发展都很困难,需要相互扶持,单是一家可能做不出很大的成果,即使能做出成果,可能也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刚才我们几位干事就提到了几样产品的优势,我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长短互补,两家结合起来总归力量和竞争力更大,本来这几家产品相互间都不是替代品,具体做法呢,比如说,我手里这瓶牛奶,我刚才听周科长说它在沪市有奶粉,沪市可是个大城市,那说明人间有市场有名声啊,我们缺的就是这个,品牌名声不响亮;但是我们有技术有产品啊,完全可以提供合作,到时候两家一起,合作成为三河省特色产品,合作的时候,再给两家想个响当当的口号……”

    这种新奇的说法,他们倒是第一回听,特色代表产品,要不就是单单一样,要不就是单单好几样,按照陆秦的说法,那就是要捆绑销售。

    还真是很稀奇的做法。但挺有道理的。

    陆秦:牛奶配饼干是真的好吃。

    咳,他口都说渴了。

    任厂长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问他一句,“滢河牛奶,味道怎么样?”

    他当时真就只带了两瓶回来,太贵了,而且他当时就没放心里。

    陆秦一愣,“还行,”就是量太少了。

    后面半句话他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会变多。

    他把口袋里的半瓶奶拿出来,就一点儿不吝啬,仿佛拿自己东西给别人,“厂长,你尝尝?”

    任厂长拒绝,心中已经有大概思路了,多年工作经验,脑子一点就通。食品厂的饼干优势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成为三河省的代表特色?”

    众人思考着。这就好比优等生里选最优等生。

    其实他们莱福食品厂的名声已经比以往扩得更远了,就好比他们县城里,送礼送他们厂里的饼干,那都会让人高瞧一眼。

    但寻求发展过程中,谁都想能更进一步。

    大家都在肚子里酝酿话语,陆秦就是这会儿插话的,“厂长,能不能换个角度考虑问题,选择合作共赢呢?”

    不一定要一家独大的。

    任厂长似乎摸到了一点边,“你继续说。”

    “当前我们国家的大小厂子发展都很困难,需要相互扶持,单是一家可能做不出很大的成果,即使能做出成果,可能也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刚才我们几位干事就提到了几样产品的优势,我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长短互补,两家结合起来总归力量和竞争力更大,本来这几家产品相互间都不是替代品,具体做法呢,比如说,我手里这瓶牛奶,我刚才听周科长说它在沪市有奶粉,沪市可是个大城市,那说明人间有市场有名声啊,我们缺的就是这个,品牌名声不响亮;但是我们有技术有产品啊,完全可以提供合作,到时候两家一起,合作成为三河省特色产品,合作的时候,再给两家想个响当当的口号……”

    这种新奇的说法,他们倒是第一回听,特色代表产品,要不就是单单一样,要不就是单单好几样,按照陆秦的说法,那就是要捆绑销售。

    还真是很稀奇的做法。但挺有道理的。

    陆秦:牛奶配饼干是真的好吃。

    咳,他口都说渴了。

    任厂长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问他一句,“滢河牛奶,味道怎么样?”

    他当时真就只带了两瓶回来,太贵了,而且他当时就没放心里。

    陆秦一愣,“还行,”就是量太少了。

    后面半句话他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会变多。

    他把口袋里的半瓶奶拿出来,就一点儿不吝啬,仿佛拿自己东西给别人,“厂长,你尝尝?”

    任厂长拒绝,心中已经有大概思路了,多年工作经验,脑子一点就通。食品厂的饼干优势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成为三河省的代表特色?”

    众人思考着。这就好比优等生里选最优等生。

    其实他们莱福食品厂的名声已经比以往扩得更远了,就好比他们县城里,送礼送他们厂里的饼干,那都会让人高瞧一眼。

    但寻求发展过程中,谁都想能更进一步。

    大家都在肚子里酝酿话语,陆秦就是这会儿插话的,“厂长,能不能换个角度考虑问题,选择合作共赢呢?”

    不一定要一家独大的。

    任厂长似乎摸到了一点边,“你继续说。”

    “当前我们国家的大小厂子发展都很困难,需要相互扶持,单是一家可能做不出很大的成果,即使能做出成果,可能也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刚才我们几位干事就提到了几样产品的优势,我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长短互补,两家结合起来总归力量和竞争力更大,本来这几家产品相互间都不是替代品,具体做法呢,比如说,我手里这瓶牛奶,我刚才听周科长说它在沪市有奶粉,沪市可是个大城市,那说明人间有市场有名声啊,我们缺的就是这个,品牌名声不响亮;但是我们有技术有产品啊,完全可以提供合作,到时候两家一起,合作成为三河省特色产品,合作的时候,再给两家想个响当当的口号……”

    这种新奇的说法,他们倒是第一回听,特色代表产品,要不就是单单一样,要不就是单单好几样,按照陆秦的说法,那就是要捆绑销售。

    还真是很稀奇的做法。但挺有道理的。

    陆秦:牛奶配饼干是真的好吃。

    咳,他口都说渴了。

    任厂长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问他一句,“滢河牛奶,味道怎么样?”

    他当时真就只带了两瓶回来,太贵了,而且他当时就没放心里。

    陆秦一愣,“还行,”就是量太少了。

    后面半句话他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会变多。

    他把口袋里的半瓶奶拿出来,就一点儿不吝啬,仿佛拿自己东西给别人,“厂长,你尝尝?”

    任厂长拒绝,心中已经有大概思路了,多年工作经验,脑子一点就通。食品厂的饼干优势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成为三河省的代表特色?”

    众人思考着。这就好比优等生里选最优等生。

    其实他们莱福食品厂的名声已经比以往扩得更远了,就好比他们县城里,送礼送他们厂里的饼干,那都会让人高瞧一眼。

    但寻求发展过程中,谁都想能更进一步。

    大家都在肚子里酝酿话语,陆秦就是这会儿插话的,“厂长,能不能换个角度考虑问题,选择合作共赢呢?”

    不一定要一家独大的。

    任厂长似乎摸到了一点边,“你继续说。”

    “当前我们国家的大小厂子发展都很困难,需要相互扶持,单是一家可能做不出很大的成果,即使能做出成果,可能也要花费很长时间很大精力,刚才我们几位干事就提到了几样产品的优势,我是在想,我们可不可以长短互补,两家结合起来总归力量和竞争力更大,本来这几家产品相互间都不是替代品,具体做法呢,比如说,我手里这瓶牛奶,我刚才听周科长说它在沪市有奶粉,沪市可是个大城市,那说明人间有市场有名声啊,我们缺的就是这个,品牌名声不响亮;但是我们有技术有产品啊,完全可以提供合作,到时候两家一起,合作成为三河省特色产品,合作的时候,再给两家想个响当当的口号……”

    这种新奇的说法,他们倒是第一回听,特色代表产品,要不就是单单一样,要不就是单单好几样,按照陆秦的说法,那就是要捆绑销售。

    还真是很稀奇的做法。但挺有道理的。

    陆秦:牛奶配饼干是真的好吃。

    咳,他口都说渴了。

    任厂长似乎若有所思,忽然问他一句,“滢河牛奶,味道怎么样?”

    他当时真就只带了两瓶回来,太贵了,而且他当时就没放心里。

    陆秦一愣,“还行,”就是量太少了。

    后面半句话他没说。主要是说了也不会变多。

    他把口袋里的半瓶奶拿出来,就一点儿不吝啬,仿佛拿自己东西给别人,“厂长,你尝尝?”

    任厂长拒绝,心中已经有大概思路了,多年工作经验,脑子一点就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