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繁花16(心有繁花16彭慧看着)(1 / 1)

没你就不行 林木儿 1932 字 6天前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彭慧看着那远去的背影, 心里发沉。

拎着饭盒,她是走回去的。回去的时候老林已经走了,只母亲在家里。

彭姥姥接了饭盒, 这一拎,怪沉的,“没给呀?我还当你看着她吃了才回来呢。”

彭慧将外套脱了,换了鞋往里面去:“可别说了!那孩子……难缠的紧。”

彭姥姥不以为意:“长大了嘛!她爸她妈都是聪明人,那孩子又不是笨蛋。我早说你了,别老这么着。”

彭慧起身:“您现在说这个干什么?”

“真的也罢,假的也罢, 总得迷了人的眼的。”彭姥姥就道,“别总耍嘴, 多干几件叫人记好的事……这不待见,跟你咋办事是两回事。你婆婆不待见你, 整天说你……你的日子不也过了二十年了。孩子不能总是孩子,迟早就觉出来的。你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少说一些, 多做一些……别叫人指摘你。”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回屋去躺着了, 一想起那丫头冰凉的指尖划过她的耳鬓, 她就觉得心都揪成一团了。许是自己老了,竟是有点怕那丫头了。

这么想着, 她蹭的一下坐起来:怕?小妖而已, 能怕了你?

她起身往出走,又换鞋穿大衣, “妈,我出去一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给公婆买了, 给疏寒和桐桐也买了,然后直接拎到婆婆家, 保姆开的门,“我妈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鲁高工就是在接电话呢,电话是桐桐打来的。

就听孙女小嘴叭叭叭的在那里学彭慧,“……去看个中医,又是说我爸陪着方苒吃饭,没时间陪我去看大夫,又说彭唯宽缠着我爸买车……这话我六七岁的时候说说就算了,十六七岁的时候说说,我心里也怪难受的!您说我都二十了……给我烦的,就没给她好脸!”

“做的好!”鲁高工就道,“压根就不用客气!她要不凑上去,你别搭理她,你爸心里有数。她要是凑上去,你就往脸上狠打。”

桐桐就笑了,看!其实真挺简单的。孩子缺的是告状的勇气!

这边挂了桐桐的电话,那边能给彭慧好脸?彭慧殷勤的拿了给买的衣裳,“您看,这个牌子的衣裳可好!样子也好,穿着也显气质……”

“退了吧!跟我们一块开会的,也未必家家有个能挣钱的儿子,穿的那么高调干什么?”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又拿了给疏寒买的,“妈,您跟我爸不讲究,可疏寒年轻的小伙子很该讲究起来,这是要谈对象的……”

“疏寒缺的是衣服吗?”鲁高工就说,“疏寒缺的是车,是房!看你花钱这大手大脚的样子,心里是没成算呢?还是压根看疏寒不顺眼,只当没这码事了。”

彭慧忙道:“怎么能没成算呢?我正跟他爸商量呢……”

“那必是他爸不肯给亲儿子买房?”说着,就掏出手机,“这样,我给有渠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意思。有了后妈这就有了后爹了?”

彭慧赶紧道:“妈,您这么说,我可就无地自容了。”

“那给我孙子买的房子来,我自会给你道歉,全当我说错了。”

彭慧就说:“妈,家里的钱被他爸给投资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鲁高工心说,我当然知道是真的!可想起桐桐说彭慧炫耀给她女儿买车的事,她的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会子只冷哼一声,“行了!都退了吧。我跟两个孩子不爱这假惺惺的一套。我儿子挣的钱,我们是花不上。是呢!能养你妈,养不了我这个亲妈。房子你妈住得,我住不得。能养你闺女,真心实意的,却也换不了你真心实意。还说什么呀!你一月挣两千,你女儿开着车。他一月挣多少,你们心里有数,他儿子有车还是他闺女有车?彭慧呀,这事摆出去,能说服谁?一长好嘴,一年有用,两年有用,可要是二十年了,还有用?是你太蠢呢?还是把人家都想的太蠢了?”

说着就指着外面,“走你的!看见你就来气。”

彭慧自己都愣住了,二十来了,婆媳撕破脸一般的吵架还是头一次。真就被这么给推搡出来了。

她看这紧闭的房门,看这一地的地上,真恨不能都给撇了。

但是对方说的对,自己一个月两千,挣的这个什么也干不了!自己一直是职工的编制,拿的就是办公室的办公人员的工资,随着大溜涨工资。

回去的路上,她想了再想,问题还是出在那丫头身上了。要不要婆婆不会好好的提车子!还提给唯宽买车子的事。

那丫头长心眼了,这是要往她怀里扒拉呀!

可家里留着的家用,真的不足十万了。这钱买什么车呀?

她回去就给林有渠打电话,将事情说了,“妈的意思是要给俩孩子买车……上次我就是跟桐桐提了一嘴……你看这个事!其实,疏寒在外地,也不用车。桐桐还在上学,也用不上车。况且,家里不足十万了……要不,咱找谁借点,谁的事都不如孩子的事要紧吧。”我就不信,你真借钱去买车去。这属于不合理消费,也不是现在马上就得用的必须品。

桐桐又问起他家里的情况,“来电话了吗?”

桐桐只跟四爷说谁是谁,就没再关注了。

可今年年底,却没有等来林有渠的奖金。

林有渠看了他一眼,“你不是建议给两个孩子买车吗?没借钱,用奖金买了。钱已经付了,车下一周能到。”

瞧!站在那里的英挺的青年,不是四爷又是谁?

说着,嫌弃的皱眉,然后‘嘁’了一声,“总说我爱上我爷爷奶奶家,我为什么爱去?跟你说吧,我就烦您这琐碎劲儿!无知妇女就说的是您这样的!得亏我爸是怎么忍了你二十年的!”

彭慧:“……”脸上笑容差点维持不住。

“我就说吧,一个孩子开一个窍!”彭慧可高兴的说,“你看唯宽,就知道傻学,拿了个博士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没对象?你再看看方苒,这丫头更愁人,嚷着继承衣钵……就好像物理就你们爷俩钻研似得。结果人家桐桐开了别的窍了,早早的找了个对象……”

肯定是不方便说,以他的性格,不是合理的消费,必然不肯答应的。

果然,调理之后就是不一样了吗?人的长相重要,形体也很重要,气质搭上好的形体,便是长相只是普通,给人的感觉也格外不同。

晚上回去,方苒在家呢,正在客厅跟她爸说话。她就端了梨汤过去,笑道:“现在比赛完了,也腾出时间了,多跟你姐处处。在一个学校呢,一个学期愣是想不起打个电话。知道的说你忙,不知道的还当你怎么着了呢?”

“是您心思多!没心思的人从来不多想。”方苒接了汤,就道:“我姐人家好好的,也不一块生活,您干您的事就完了,老烦人家干嘛?”

就说呢,瘦了,好看了,感情是恋爱了呀。

“今年奖金推迟发了?”

人跟人不一样,这样比,是活不畅快的。

四爷和桐桐就走的慢了一下,抬头去看。对这样的人,两人自来都欣赏的很。就站下看看,结果在这么多照片里看到了两张照片。一个是彭唯宽,她是法学博士,说出版了一本书,获得了什么什么奖。一个是林方苒,国际物理竞赛铜牌获得者。

校园里三三俩俩,有是同学朋友结伴,有些是情侣手牵手,各走各的。

彭慧没说女儿,只转身坐到老林的另一边去了,“老林,你不知道吧,桐桐谈恋爱了。”

挺拔高挑的男女青年,尤其是那一抹随风飘起的红色围巾,叫画面鲜亮极了。

是这个道理。

她抬起手才要拍下来回去给老林看,可想了想还是收了手,转了个方向拍其他的去了。

然后电话挂了。

林有渠没看她,只‘嗯’了一声。

方苒皱眉,问说,“妈,你无聊不?说这个干什么?大学里那么多谈恋爱的,怎么了呢?我们组那个学长,得金牌那个,一学期换了三女朋友,人家耽搁什么了?”

镜头里,这一对情侣当真是出色。

走!

跑过去挎他的胳膊,“去吃什么?”

桐桐挂了车行的电话,吭哧一声给笑出来了:觉出来了吗?这才刚开始。欺骗是不能长久的,男人的报复心她试试就知道了。等你月月从他手里要钱的时候,那再细细体会。

就听那边说:“好的!我知道了。”

彭慧心说,这是忙着呢,身边有人不方便说呢?还是他应承了?

四爷正跟桐桐说专业的事,“……也不是完全没有长处。飞行器说到底还是机器,只要是机器,就需要机械……”

放下电话,给自己选了一顶红色的帽子扣在脑袋上,然后转身走了。周末了,出去放松。四爷就在楼下,两人打算出去吃饭。

“有一家水席做的不错,去吃?”

学生会的学生在换挂在学校道路两旁的大幅照片。新换上的是校园明星,都是在各种竞赛种得奖的,还有在学校里就发表了什么论文的,有什么发明创造的。

能不来电话吗?“平常的人,平常的日子……”除了关心儿子的吃穿住行,再就是关心考研的事,没见人,也说不上来其他。

是的!就是桐桐。

四爷抬手将桐桐的帽檐拉低些,一转过弯,风吹在人脸上跟刀割似得。

这孩子,真成书呆子了。

正要摁下快门呢,发现不对!这是桐桐吧?

彭慧正站在路口指挥学生换照片呢,手里拿着相机,得把这些拍下来。学生会的活动归学生处领导,她是来拍照的。关键是,两个女儿的照片都会挂出来,她想拍下来留念。结果远远的看见一对情侣走了过来。

彭慧:“……”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