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0154(1 / 1)

第156章

翌日。

施青瑜从头疼中迷糊清醒,她眼睛还未睁开, 就感觉她身边有个温热的身体, 这触感……瞬间让她完全清醒了, 她连忙睁开眼,等到看到旁边睡着的是谁后,她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动作。

定定地瞧了好几眼, 然后抿嘴笑了笑, 然后以更舒服的姿势继续侧身躺着。

昨晚上明明脸上写着拒绝, 现在倒好, 竟然不问她就直接和她睡一块了。

口是心非这个成语原来在哪个男人身上都能适用啊。

欣喜过后, 施青瑜才慢慢让心绪恢复了点理智。如果师父只是为了和她躺在一张床上, 师父也没必要将她打晕。

这多瞧几眼, 施青瑜立刻凑了过去,然后用手去拨弄周怀瑾的头发, 因为她敏锐地察觉到周怀瑾一层黑色头发里面带了点白。

只是她才伸出手,就被抓住了。

“别动。”

施青瑜见他已经睁开眼睛, 忙笑着打招呼:“早。”

周怀瑾微微点头:“既然醒了,便起来。”

施青瑜微微缩手,乖巧地答应了, 根本一点都不问昨天的事。

周怀瑾对施青瑜的小心思心知肚明,果不其然,施青瑜明着准备下床,却在顷刻间就转了回去,其目的就是周怀瑾的头发。

别说周怀瑾了解施青瑜, 就是不了解,施青瑜这突然的动作在武力值相差大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作用。

只是这是按照之前的两人的实力可观来说。

但现在……施青瑜只这么一动,她立刻就发觉她的身体温热,熟悉之极的真气盘旋在她的筋脉各处,这本能地去抓周怀瑾,速度之快比寻常的她快了十几倍。

而周怀瑾,提前做好了准备,虽然躲了过去,可还是让施青瑜触摸到了。

周怀瑾的头发还是黑色的,只是夹杂了几十根白色而已。可是还是让施青瑜变了脸色,因为她筋脉里的真气,还有师父刚刚躲避的动作并不像是师父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实力。

所以,施青瑜不难想象,昨晚上发生了什么。

以施青瑜存留的知识告诉她,她体内的伤势是没有办法的,以前她也是这么认为的,可是如今……施青瑜暗自运转了下筋脉中的真气,她的丹田依旧未好,但是筋脉里的真气却是十足,以之前武功未失每天所用的微量真气来算,她筋脉里的真气可以让她用上几十年。

这么浑厚的真气,施青瑜就算没有达到过宗师境界,也能估算出至少是师父的全部。

“你……做了什么?”施青瑜很生气,她的阅历的确是对她的伤势没有什么办法,可是师父在她小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宗师修为,也难保他不会有找到什么诡秘的法子。

但是道理是相通的,就算找了法子,她这伤势付出的代价绝对不少,就师父那身体,才被她用全部修为救回来,这才三年,根子还没完全修复好就又还回来了,他难道不要命了吗?

这时候,她的眼神也是从所未有过的危险,这时候如果吕安在,就会知道此时的施青瑜是真正生了怒火。施青瑜的脾气很好,甚至在看到魔教的人杀害吕氏一家,她的心底也不会生气愤怒。

所以,往往施青瑜真的生气,吕安也难以安抚。

屋内的桌子椅子开始晃动。

周怀瑾微微皱眉,也是头一回见到施青瑜这样的情绪,这情绪让他有些吃惊,仿佛这怒火如同走火入魔没了理智一般。

他其实已经做好青瑜生气和担忧的心理准备,却没料到会是这模样。他喊了一句:“青瑜。”

施青瑜定定的看着他:“你做了什么?”

周怀瑾发现屋子里的桌椅颤动得更厉害了,这是青瑜真气溢散的原因,屋内的玻璃杯突然蹦碎,周怀瑾微微闭眼,双手微张。

一切颤动都被压制下来。

施青瑜心里松了口气,师父能够压制她这番溢散暴动,那么身体没有付出让她恐惧的代价。可随后,她眼睛的还是红了。

因为周怀瑾此时的头发又白了一些,她不敢再妄动真气,只是迅速地跑过去将他抱住。

周怀瑾睁开眼,任由青瑜抱着,这孩子,竟然哭了。

青瑜从小就不哭,偏偏到了这现世,他惹哭了她两回。

他顺势将人抱紧了,轻声安抚说道:“我这不是没事,折损点功力而已,这方世界,武功也确实没什么用处,更何况我都退圈了,连假的武打戏都不会再有,哪像你,未来的路还长着呢?”

施青瑜止住眼泪,如果知道是这样,他只要把这事告诉她,她一定答应他放弃拍摄武打戏。

“不许……”周怀瑾突然没了声音。

因为就是此时他最没防备的时候,让施青瑜点了穴道。

施青瑜从他怀里起来,哪里还有哭过的痕迹。

周怀瑾心叹一声,青瑜成了影后,这会儿竟然连他都骗了过去了。

“我才不信你说的话。”经过此事,施青瑜只相信自己所查到的。

当下,她拿起周怀瑾的手开始把脉,当发现确实没有生命危险的时候,她才放心下来。只是随后用真气去探测他的身体的时候。

她脸色大变,一切如她所料……师父一身精血近乎于无,而且破碎虚空过后强盛的精神力也都萎缩了。

精血和精神力,其实就是一个人的精气神,武者比旁人身体更强壮,能活得更久,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是因为精血和精神力比常人高的多,而所谓的真气其实就是在不断改造一个人的身体之余,就是加强人的精血和精神力。

现在,精血和精神力没了,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比失去武功还要来得令人头疼。失去武功也只是武功而已,精气神怎么也能保留一些,还是超出寻常人一点,精神力和精血没了,在五感六识里可比常人都会差些。

施青瑜颤动的手暴露了她的心情,看得周怀瑾心里异常担忧,他想将人抱住好好安抚下,可是他动弹不得,更说不出话。

随后,施青瑜脸上终于有了丝安慰。

师父体内还有真气,虽然比她的少,但是有这些真气慢慢改造他的身体,或许他再也回不到先天境界,但是一生也是无忧。

可这安慰也只是安慰而已,在武者的世界,修为再也没法寸进,那比杀了他还要痛苦,因为他们追求的就是不断突破。

就像施青瑜,如果还在掩月派,她被告知修为再也突破不了先天,就是她心性好,也会难以接受。

如今……她是不是要庆幸是在现代?

如果还在掩月,失去前进的师父,只怕也活不了多久,江湖宗师,哪里会没有几个仇家和前仆后继只为扬名的对手呢?

施青瑜慢慢摸上周怀瑾的穴道,帮他解开了,随后沉默地转身就走。

她不知道说什么,也不想和他说话。

周怀瑾不得不伸手将人拉住。

“我累了要去休息。”施青瑜淡淡地说道,已经在示意他放手。

“救命之恩,就这么算了?我当年似乎没这么教过你?”

施青瑜瞅了他一眼,他此时是含笑说的,倒是聪明,真要和她解释并宽慰她,她反而不想理,反而他这么说,施青瑜心里犹豫了。

真的又要因此离开师父吗?

她是生气,但是师父有错吗?根本没错,他只是想救自己,舍不得自己,正常人都是该感动得泪流满面,以身相许了。

可是……施青瑜的眼睛再次红了,这一次,不是假装,是想到师父如今的模样,她就是想哭。

“你若不满我不听你的教诲,你逐我出门墙好了!”说完,她就用力挣脱起来,想迅速离开,不叫他看到自己哭。

“好。”

施青瑜立刻停止挣脱,怔怔地看着周怀瑾,似乎没料到他会说这话。

“就像你昨晚上说的,逐你出门墙。”随后带着施青瑜小时候熟悉之极的如沐春风地笑容继续说道:“邓平凯说你年龄到了,过来和我求婚的?”

施青瑜的心被他这前言后语刺激得很是不自在。

“没有。”她低下头说道。

口不对心!

周怀瑾也不急,他说道:“我同意了。”

施青瑜连忙抬头。

周怀瑾继续说道:“秦哲的事是我的安排,那时候我就找到了法子让你活得更久,我需要付出的代价,就不愿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我也不是你小时候所见到的那位清风朗月,公正无私的周云卿了!”

他有了私欲,心也染了世俗。

施青瑜听到这里,她不能不承认,她就是生气,在此时听到师父对她说这样的话,她的心也忍不住满是欢喜。

“以前我认你是徒弟,我对你多有宽仁,更顾及你的想法,怕你后悔,如今,你不再是我弟子,我不会再给顾及你,你既认定我,那么就别后悔。”

施青瑜一怔,因为师父说话说到后来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样子。

“别再和其他人传绯闻。”

施青瑜的嘴角立刻勾起了笑容。

还真以为他之前听到她和陈清源以及秦哲的绯闻无动于衷了,分明是醋了很久了。这时候的施青瑜完全忘记了,她自己还是应该在生气中的。

只能说,周怀瑾开始放弃他的无私和道德正义的时候,还维持着无私的道德正义的施青瑜就注定被周怀瑾吃的死死的,这个发现,施青瑜等到孩子出生了才恍然大悟起来。

而此时,她是浑然忘记了,思维一直跟着周怀瑾的话语走,甚至被拖到民政局后,她填了表格盖了章后,她还是满怀欢喜的。

周怀瑾和施青瑜牵手民政局一行,路透照被网友发上网络,刹那间就引起了轰动。

“周怀瑾和施青瑜结婚了?今天是不是愚人节?”

“楼上,还有四天是愚人节。”

“早就知道他们两个最后会走到一起,现在拿证了有什么奇怪的。”

“两人明明分手了,这突然拿证,耍我们玩?”

“行了,别叽叽歪歪了,这年头,哪有前男友和前女友会公开分手后,还不断维护对方的。就这点,这一对注定要复合,复合只是时间罢了。”

“我将两人的恋情史看了十遍,终于发现了真相。”

“楼上,卖什么关子?”

“施青瑜成了影后,才和周怀瑾结婚,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什么?之前两人闹分手是因为施青瑜自觉配不上周怀瑾?现在配的上了,施青瑜就向周怀瑾求婚了?”

“还是说,施青瑜这次拿影后,是周怀瑾暗箱操作?就为了将施青瑜娶回去?”

“这么一说,虽然黑了施青瑜和周怀瑾,可还是觉得一脸萌!”

“惊现真相帝!”

一排排+1,让大伙看得热闹之极,有陆续出了各种施青瑜和周怀瑾突然结婚的版本,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但不管是什么,施青瑜和周怀瑾结婚的事轰动了一个月,两人什么都没做,双方经纪人也最多是控制不好的言论,两人的消息依旧日日挂着热搜。

如果一开始还有其他异样的言论,随着两人曝光的日常路透,撒了一大堆狗粮后,让不满的粉丝也终于认了命,后来,大家也都只剩下祝福了。

而周怀瑾和施青瑜,结婚过后,却更像谈恋爱似的,随着时间慢慢变长,两人也不再满足与拥抱亲吻,到最后的水到渠成。

直到施青瑜和周怀瑾年老后见到吕安和慕青陵破碎虚空来到这里后,两人也都没有红过一次脸,而那时候,任由掩月派大师兄为这对师徒伦理如何纠结,两人反而起了童心,日日在慕青陵面前撒狗粮,让这位大师兄日日收到三观的洗礼,更让大师兄惊恐的是,他因为一时不查,竟然让吕安那小妖女给睡了,这小妖女将他睡了后却又拍拍屁股去了别的世界,这让慕青陵如何忍!

于是,施青瑜和吕安姐不过相处了一个月,她和吕安姐又再次分别,吕安姐要回她自己的故乡,施青瑜也在那时候才知道,这个世界依然不是吕安姐的故乡。

但是她不能履行陪吕安姐回家的诺言了,她已经老了,说好了要和师父生死同穴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还没完来着,只是感情就此结束了,女主还有部戏要和男主拍,后续还有圆房、孩子的事情要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