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 乱七八糟的局面冰稚邪VS鲁绮卡(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433 字 2天前

主大陆的七月并非霜活跃的季节,而霜之悦便是为了调动这份活跃。这领域也不知曾经是谁的领域,由谁拓展开发,与其他某些领域对某一系列魔法不断拓展加强不同,这一领域的五层力量都在往增强冰元素活跃度发展。

冰稚邪这几年,到月末的最后一天,他会将这一月的领域开启,加深对它的了解。

霜之悦领域的五层力量,他还不能完全掌握,但前四层,对冻气增强,对寒冰光环的增强,对寒冰灵气的增强,对冰法袍的增强。至于第五层,他还没试探出能激发第五层力量感应的魔法,或许是单独的一种力量,又或者是某种他还没掌握的冰魔法。

但凭前四层,能让其主人很好的在七月的盛夏完成冰魔法。冰稚邪避开阿修罗的攻击,同时将对应的四种魔法力量释放出来,随着黄昏日暮,气温降低,被压抑的冰元素纷纷苏醒,感应到魔力的召唤。

“哈,终于忍不住开启领域了!”鲁绮卡哂笑:“领域不会缩小我们之间的差距,相反,它会更明显的反映出实力的差别。”同一时间,他也解开领域咒印,魔法文字烙印在额头,飞絮般的光丝结成域阵,完整的领域之力在他身上华丽绽放,挥洒大地:“领域:地王之陵!”

地面扬起巨大尘土,沙尘遮蔽高空,眼前昏黄一切。随后一座巨大虚幻的陵台浮现在不真实的空气中,如同水中倒影,云中幻境。

陵台如山之高,上有两块高耸的石碑,任何人看到这两块巨门一样的陵碑,都会感受一种压迫感。可这虚幻的碑石上光秃秃的,没有一个文字,仿佛在等着后续的书写,将需要记录的故事写上,并埋葬其中。

鲁绮卡领域开启的速度并不比冰稚邪慢,且抢先发难,直接启用了‘地王之陵’最后的力量:“星移咒念~!”

这是‘地王之陵’完整领域第七层,最高强的力量,随着领域主人鲁绮卡的意识变动,双碑上左则石碑开始出现古老的魔法文字。

冰稚邪看在眼里,心中好奇,上面文字的内容他不得而知,但见鲁绮卡一直盯着他的眼神,想必和自己有关。

整整一面左侧碑纹上书写下满满发光的魔法文字,冰稚邪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异状,魔法随意识而动:“冰风极意·风雪长叹~!”

混合了暗元素、星蚀剑的特殊物质化力量,吹出难以化解之风。接着寒冰之恋接连攻出,并辅以其它各系魔法。

在百恋蜘蛛印的状态下,寒冰之恋魔法极大的增强,但身体仍然受到无法空踏飞行的制约,不能灵巧的应变,使他变得非常被动。

而同样的,鲁绮卡在自己的领域内,所擅长的魔法能力都得到了巨幅提升,特别是他诡谲高速的高速移动,带起的残象在白天都难辩真伪,更何况现在已近黄昏,速度仿佛更快了。

冰稚邪不好飞行,便落在月光龙背上移动,魔法你来我往,彼此不落下风。

空尘打·地落空~!

阿修罗·追月连击……

冰魔法·极晶雪束……

寒冰装甲……

炽火融冰……

寒冰之恋·恋魔神~!

剧毒新星·蚀心毒爆……

赤焰风暴……

雷·亟龙……

魔焰·大恶火~!寒冰之恋·百链·天网~!

秘法,宛约之风·吞魔灭火……空尘打·风雷破禁~!

各种诡异生克的魔法招式此起彼伏,两人战至极端,双目各自迸射出魔法光辉。

鲁绮卡此时的皮肤上萤萤散发着魔咒之光,这些魔法刺青只有在他全力以赴时才会显现出来,那是身体内魔力被调配到极限时,通过这些咒印再提升上限。

而冰稚邪眼中的光却来自于帝龙扎菲诺生命的涌动,即带来了帝龙敏锐的视觉能力,也是魔力超出自身肉体极限,向外释放喷涌的一种体现。

由于彼此的魔法互攻,受伤的月光龙吃不消,冰稚邪被迫从龙背上脱离,双手抬起浑浑魔力:“寒冰之恋·邪·暗恋魔神~!”两道由黑到白的渐变色冰柱,是暗与冰融合得不完整的表征。战至极端,他已经不能很好的控制这些魔法细节了,但威力是足够的。

“空尘打·阿修罗·地狱苦!”

狂放的铁拳,打出地狱般惨烈的拳威,暗冰与铁拳的再次碰撞,扬起的冰屑在月光下反射出暗淡的光泽。

冰屑散动飘飞,冰稚邪透过空隙却不见了对方身影,惊觉时头顶一只手掌压来,他的浮空术来不及跟上反应飞离,被一掌盖顶,魔咒盖于顶,一股冰冷沉重的魔力从脑心直灌而下。

“啊~!”冰稚邪痛叫一声向下落去,鲁绮卡引动魔咒,冰稚邪身体各处各个器官顿时像灌铅一样沉重无比,四肢关节变得无比僵硬无法弯曲。

接着阿修罗再临,百十拳空尘打打来,鲁绮卡凌空面下,超强绝招再度上手:“空尘打·三色耀光。”

双掌合一,一柱光束喷射贯体,随后再合力:“耀光追打~!”一柱更长更持续的光柱冲击下去,接着第三式:“最后闪耀~!”三色光比第二式更强更持续的光柱激喷。

冰稚邪砰的一声砸在地面,附近的巨脉狱瘤虫迅速扑来,张开流炎大嘴咬了下去。

鲁绮卡凌空飘动,望着下方,自语道:“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是吗~?”

地下传来的冷沉之声,让鲁绮卡大感惊异,自己小声的一句自语,他居然听到了!?

一阵冰爆,巨脉狱瘤虫前半端被冻成了冰砣,冰稚邪瞬移出现在天空,黑色羽袍散开黑色飞羽,形成穿心之击,连成长长一串向鲁绮卡刺去。

“怎么会?你竟然没事?”鲁绮卡释放出大量魔法球抵挡,但黑羽太多,他也只能暂时避退。

冰稚邪当然不是没事,但没有鲁绮卡以为的那么严重,龙王神力的守护附着在他的寒冰装甲下,虽不能完全免除八阶大魔导巨大的魔法威力,也能伤害危险大幅降低,这也是他不畏鲁绮卡的底气之一。

他之所以现在穿上羽衣,是因为追随信仰能增强冰系力量,穿上羽衣,追随信仰的力量会受到压制。

现在他乘羽而动,身法灵活了许多,宛如一道黑色的飞鸟,自由快速的穿梭在魔法球之间:“冰霜极夜……斩~!”

锋芒如黑色闪电,冰刃由黑而紫,由紫而青,由青而白,多重力量一刀斩过。

“啊~!”鲁绮卡被黑羽遮蔽了视线,当感觉到寒意来临时,已阻止不了极夜临身,这极快的一招便要给他留下致命一击。

然而……被冰霜极夜斩完整斩过身体的鲁绮卡,不但全然没事,反而在临身一刻出手反击,猛一记魔法冲击打中了冰稚邪的腰,接着魔法连打,直将他打出三百多米外才停下手。

冰稚邪吐了一口血弯腰浮在空中,关节的僵硬没有完全消失,身体仍然沉重,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鲁绮卡:“怎么回事?”

鲁绮卡得意的哈哈笑道:“你以为我躲不开你那一刀?呵呵,我的反应速度在你想象之外。另外,告诉你也没关系,你的魔法、招式或者任何力量都伤不了我,因为我的领域在保护我!”

冰稚邪一怔,看向那虚幻中的陵墓长碑,左侧长碑上的文字正不断散发魔光,而右侧长碑上也书写出几段神秘的魔法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