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四章 翻译解读(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408 字 2天前

习习湿风有如在海边一样,湖畔、沙漠、树荫,在湖水中戏耍的人。在鹰城有三处称得上湖泊的水域,这是整片鹰地绿洲的灵魂所在,仅管这三处湖泊面积都不大。

因为苍夜巨龙的袭击, 城内外的湖泊水域都受到了破坏,现在得到了一定的恢复,城内外的湖水边再次响起了欢声笑语。

填没湖水的黄沙没有完全清理,湖面如星罗棋布呈一片片或大或小的湛蓝,蜜女王浸在水中,纤手托着酒杯靠在沙岸边一杯一杯清饮,爱莉丝穿着泳衣和女王的鹰妖族侍女一同潜入了清澈见底的湖水中, 如同两条在水里灵动的鱼儿。

大麻斑倒挂在树上,用远窥镜窥视海边靓丽的美景,独目镜中,谁的凸,谁的翘,谁的白皙,谁的粉嫩,看得他面红耳赤,也不知道是不是倒挂久了脑袋充血。

沙克罕与丹温和平静的聊着天,看着平平常常,反而有时叫人羡慕这种平淡的相处。裘亚看在眼里,五味杂陈,最终化成一口浊气长吐,和黑旗帮的伙伴们赌骰子喝酒去了。

若拉、伊娃成了鹰妖族小伙子们大受欢迎的人物,一伙光着膀子,露出精健胸膛的男青年们在她们面前卖弄着自己的本事和绝活。她们已然成了青年男子追求示爱的对象,或许不再冒险, 留在这里定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成年后, 生出一副傲人身材的琴穿着高叉礼服和王宫戏技团的人, 表演着各种有趣好看的魔法烟花,还上演了一场魔法斗兽,精彩程度让人纷纷叫好。而疾风藏在人群里悄悄为妹妹施法相助,非要让琴压过对方一头。

八条腿一米高的象牛,并不是这里的特产生物,它们是从南方贩卖过来,成了诗之法玛斯诸多沙漠城市里,用于服务客人的宠物。它们萌壮萌壮的体型,可以背驮满满当当的食物和酒水在人群湖泊中缓慢穿梭,想要吃的喝的客人们们仅管上前自取,而象牛们一点也不怯生,还能和游客做些简单的游戏。

墨狐守在湖边残墙下,眼睛一直盯着墙根下的耗子洞,刚才一窝蓝毛耗子四散分逃,它一只也没抓到,显得很不服气。它的主人西利欧则泡在水里和本地的陌生人相谈甚欢。

加兰在湖边发呆,他的两把配剑都毁了,身边现在放着一把新剑,他看着剑愣愣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休弥亚倒是和一群小孩子玩得很开心, 还戴上了其中一个小男孩送上的兽骨冠, 穿上了半身兽皮衣和小皮裙。

黄沙滩上,有人在扩音魔法阵的讲台上高声喊起来:“来,让我们为危机过去干杯1

众人欢呼,拿起身边任何可以喝的饮品高举起来。这里所说的危机可能并不止苍夜带来的灾害,还有宗教势力的侵入。

冰稚邪穿衣裤,身上扎着绷带躺在气垫上,漂在湖水中,脸上带着的骨面具只露出两只眼和呼吸孔,身体裸露在外的皮肤上,满身尽是结痂的疤。治疗他的医生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活过来的,只能称他生命力强大,身体肌肉皮层烧蚀成那样,还能活下来。他现在的样子,若摘下面具就像一具烧焦的活鬼,别人见到了都不敢靠近。

绿洲吸引了许多沙漠里的野兽到来,它们在最边缘的水源处喝水,紧张又好奇的张望着热闹的人群。有些魔兽早已习惯这里的欢闹,甚至想过来蹭点吃的,不过都被湖边的管理人员赶走。

狂欢中,一只银色的酒杯飘飘忽忽落在了冰稚邪的肚皮上,他侧头看了一眼游过来的人,拿起酒杯道:“我不爱喝酒。”

“不是酒,是葡萄果汁。”蜜在水中轻轻游来,端起杯中酒道:“来,干一杯。”

冰稚邪举杯示意,仰头喝荆

蜜道:“你不问为什么我要敬你酒?”

“我再等你告诉我。”冰稚邪看着她。

蜜也看着他,忽然笑了。

“你笑什么?”

蜜说:“我在笑只是简单的跟你说句话,就引起周围那么从人观注。”

“你是女王陛下,一举一动自然受人关注。”

蜜示意说:“有些人并非因为我才看向这边,看来在意你的女性有很多。”

冰稚邪没有移动视线,将酒杯还了过去,认真的问道:“陛下你有什么事?”

蜜和他慢慢交谈起来。

正说着,冰稚邪的脚踝突然被人捉住,连人一起被拖进了湖水中。一番挣扎后,爱莉丝和他两人先后冒出水面。

爱莉丝一脸笑嘻嘻,环视一圈:“哎,蜜女王陛下呢?”

冰稚邪爬上水囊躺下道:“我的伤还没好呢,感染发烧怎么办?”

“我照顾你呗。”爱莉丝吐了吐舌头,发现安瑟蜜女王游到了一边,内疚道:“师父,我是不是打扰你们聊天了?”

“你很聪明,答对了。”

爱莉丝一脸委屈:“那我走。”说着又钻入水中游走了。

她一走,安瑟蜜又游了过来,看着爱莉丝自几十米外露出水面,对冰稚邪道:“她是故意过来的,她在吃醋。”

“才不是,她一向好奇,想知道我们聊什么而已。”冰稚邪替其辩解道。

“她怎么不好奇别人说什么呢?”

冰稚邪无法接答。

蜜微笑着岔开话题道:“我还有另一件事想问问你”

傍晚,冰稚邪去医院换了一次药,回到酒店后准备前后飞空艇,爱莉丝从后面跟了上来:“师父师父,我们是要走了吗?”她见师父带上了放在酒店的行李出门。

“还没有,不过在这里呆的时候够久了。”冰稚邪说。

爱莉丝跟着走了一阵,终于忍不住问道:“师父,白天的时候你跟蜜女王说什么呀?说了好半天,说得那么起劲”

冰稚邪说:“两件事,她想借用我的羽袍,然后向我打听西利欧的情况。”

“就这些?”

“不然呢?”

爱莉丝笑了,又奇道:“她为什么向你打听西利欧的事啊,你和西利欧先生不是才认识吗?”

“我想是因为西利欧身份背景的原因。”

爱莉丝拍手道:“师父,女王看上那位西利欧先生了?”

“倒也未必。也许只是想利用他的背景,给鹰地绿洲找个可靠的保障吧。虽然新月派暂时放弃对绿洲扩张,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

两人来到飞空艇,艇上只有蕾丝留艇看守。冰稚邪来到自己的房间,放下行李后,将自己准备的东西统统都拿出来,其中就包括从末月皇后墓带出来的28卷魔法经卷,以及自己记录的一些魔法笔记,这里面也包括了沙神殿时,达伦配所教授的空间魔法精要。

爱莉丝揉了揉耳朵,靠在门边道:“师父,你要把这些东西都整理出来?”

“嗯,反正这些天没事,有末月皇后帮助,可以把这些皮卷上的内容都翻译出来,再把这些笔记归类整理,装订成书,方便以后学习研究。”冰稚邪抬头道:“阿曼达的魔法瓶是不是在你那儿?把它拿来。”

“啊对,前些天我把它放到我房间里了。你等一下。”爱莉丝跑回自己飞空艇上的房间,将瓶子抱了过来。

冰稚邪将台灯摆好点亮,又将阿曼达从瓶中唤醒,有了她和末月,今晚就能将皮卷上的内容全部解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