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八十章 纷乱之地(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217 字 2天前

冰稚邪不悦道:“我不管你们谁干的,我只问绑的人你们怎么处理?”

乞丐见红爵不说,便主动道:“卖给撒班塔商人啊!他们什么生意都做。”他老实交待之前干过的几次,都是红爵负责联系的买家,他来物色目标,找帮手抓人。昨天卖衣服的大商铺的店员就是他朋友,干过很多次这样的黑活。这样的铺子他知道的还有两家,而他寻找的目标都是容易得手的外地年轻青年,男的女的都行。

冰稚邪问:“只卖给游商吗?”

“是。”

冰稚邪又问:“你应该认识和你一样干这种活的人吧?能不能打听到,谁会绑走我要找的人?”

“这个……”乞丐为难的样子。

“有问题吗?”

乞丐说:“我知道有,但我不知道是谁,我可以帮忙打听。”

“现在就去。”冰稚邪拿出了几枚魔晶币扔给他道:“发动你的朋友,你认识的人,找到叫伊娃的女人,找到后我有重谢。”他将伊娃的样貌年龄口述了一遍,可惜没有相片和画像。

乞丐看到魔晶币,眼睛都发光了,像看到财富之神一样忙不迭的将钱币收起来,兴冲冲地说:“我一定发动所有认识的人找。”他瞧了瞧魔晶石的品质,乐呵呵道:“这得值好几千金币吧,我发财了~!”

红爵见冰稚邪愿意给钱,露出满口烂齿金牙笑道:“朋友,我不知道谁会绑走你的朋友,但我知道点别的消息。只不过嘛……”他搓了搓几个手指头。

疾风不快道:“红爵你还是死性不改啊,都快跟那些撒班塔商人一样了,什么钱都敢赚!”

红爵嘿嘿笑道:“不管怎么说,情报也是货物啊,买东西要给钱不是很正常的吗?”

冰稚邪想到爱莉丝被他讹走的几十万,笑了:“行啊,什么消息你说,多少钱我给。”

红爵看了一眼疾风,说道:“看在疾风的面子上,收你……收你1万金币,不过份吧。”

疾风气笑了:“你怎么不去抢?”

红爵还有理了:“你朋友连个乞丐都给了几千金币,我这消息可比漫无目的找人重要多少了。”

“好。”冰稚邪当即答应了,并放了一张金券在桌上,把将要走的乞丐都看呆了,心想乖乖,这小子真有钱,自己绑个票才分几十金币,他找个人竟然花这么多钱。

红爵刚要拿桌上的券,被冰稚邪制止道:“先说消息。”

红爵说:“撒班塔商人是做生意的,做生意有买就会有卖。奴隶做为一种货物,买到了手里,当然也要转手卖出去。”

疾风问:“你的消息灵通我知道,你有话就直说吧,别故弄玄虚。”

红爵笑着道:“我想说,那些撒班塔商人不单在这里买老婆,还在这里卖老婆。”

疾风马上明白了:“你说这里有个奴隶市场?”

红爵说:“撒班塔商人的口风很严的,我也是某回跟一位撒班塔商人喝酒的时候,他说漏了嘴,他一定要我保密,因为这事知道的人非常非常少。”

“他到底说了什么?”

红爵讳莫如深的说道:“我听他话里的意思,石茶隼城是整个沙漠周边各国的奴隶贩卖中心,而这里面牵扯到的人却远不止沙漠周边各国。”

疾风来了兴致:“你能说得更具体点吗?”

红爵说:“我知道的不多,但那名商人告诉我,他的商队曾经在这里卖出过一对非常非常漂亮的女性双胞胎,后来他有一次旅途到魔月底比斯莱时,在魔月王储的私人宴会上看到了已经成年的那对女孩。那是一场很特别派对宴会,而那对漂亮女孩,她们以一种很特别的方式出现在派对中。你懂的。”

“魔月的王储!?”

红爵点头:“我猜就是前几年死掉的那个魔月王储,如果那个撒班塔商人没跟我吹牛的话。”

疾风怀疑道:“魔月帝国的王储会干这种事?以他的身份和条件可能吗?”

“我听说魔月禁奴。”红爵意味深长的笑着,手里摸起了桌上金券。

冰稚邪道:“你还没说交易奴隶的地点呢。”

红爵收起钱道:“我不知道,那商人没告诉我。不过我知道这个交易每年在这里开两次市,一次是每年十月的第三个星期五,另一次是在五月的谢蛇节,开市时间都是在凌晨。”

疾风算了算时间:“今天是19号,谢蛇节不就是明天!”

“确切的说是今晚十二点。”

疾风道:“地址你不知道,时间你倒很清楚。”

红爵说:“必竟我在这里很多年了,总会有些风言风语刮进我耳朵里。其实你用不着问我,白夫人那里你不是去过吗?她一定知道这里的内幕。”

疾风想到那个女人就打了个哆嗦:“我是不想找她问消息,代价我不一定付得起。”

红爵抽起雪茄,从柜台上翻到里边,坐在了高高的圆椅上吐着烟圈说:“这我就帮不上你们了。”

冰稚邪手中魔纹波动,紫色的星蚀架在了红爵的脖子上。

“好剑。”红爵破嗓子叱道:“你干什么?”

“把钱交出来。”

“什么钱?”红爵来气道:“你还想白买我的消息吗?疾风,这就是你的朋友?”

疾风正想说点什么。冰稚邪却道:“不是这个钱,是五十万。”

红爵愣了一下:“那是你朋友买箭矢配方付的钱,怎么了?”

冰稚邪冷笑道:“你当我傻吗?那破箭矢的制作工艺值五十万金币?你这里卖出去的也不止一份吧!”

红爵理直气壮道:“这我不管,货物卖出概不退还。”他眼珠一转,还是有点害怕,对疾风道:“疾风兄弟,我俩也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你就看他这么对我?”

“这个嘛……”疾风道:“红爵,我劝你一句,你要骗了他钱最好还给他。”

“为什么,凭什么?”红爵没想疾风不肯帮他,可到手的钱他实在不想还回去。

冰稚邪动了动手里的剑:“看来你并不知道西莱斯特·冰稚邪这个名字!”

红爵脑后像过电一样,脖梗子一下僵住了,豆大的汗珠从眉毛上滑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