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零四十七章 色厉内荏(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275 字 3天前

突然一个声音从上方通道传来:“如果死的不止两个队长呢?”

“谁!?”

陌生的声音让影法凶尊和所有人起了警觉。

这具尸体从通道中抛了出来落在石厅地面上,无名骨的人见状都吃了一大惊。

“斑~!”影法凶尊抬头,看到一位黑衣黑发的男人站在上面的通道口,后面还跟了个女孩。

“伊琳娜~!”洛和其他团员们惊呼起来。

影法凶尊二话不说,一道光束打去。

阳炎单手接下。

“你是谁?”影法凶尊问道。

阳炎从睡莲梯上跳了下来:“东大陆炎阳城主,佩内洛普·阳炎~!”

无名骨的众人本来还十分愤怒,听到这话顿时一惊。

影法凶尊沉声道:“原来是‘帝’的团长。”

“是我。”阳炎斜眼瞧着半空中的凶尊。

“城主来这里做什么?”影法凶尊问。

“交换人质。”阳炎说。

影法凶尊问:“你用什么来交换。”

“他。”这个他指的是地上的尸体。

影法凶尊道:“他死了。”

“是。”

“谁杀的。”

“我。”

“你杀了斑,然后用他的尸体交换被抓的人质。”

“是这个意思。”

影法凶尊大笑:“城主大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真的天下无敌?用一个死人来换这么多活人,你哪来的自信?”

“他的价值难道不值吗?”阳炎道:“黑凶榜上的赏额,换不了这几十人的命?”

影法凶尊沉默了。过了一会儿道:“阳炎城主,你的行为惹恼了我,杀了无名骨的核心头领,还想借此从我们手上换到好处?别以为你杀了斑,就能挑战无名骨的底线,无名四天王里,斑的实力只排在最末。就算‘帝之佣兵团’全部的人到齐,无名骨也敢一战。”

阳炎说:“你的狠话说完了?那我的价格就再涨一点,现在你们不单要放过所有人质,还要从这里离开。”

“你是在找死!”

“你可以试试,死的是谁。”

空气中突然莫名的安静,事情仿佛到了一个不可调和的阶段,也许下一秒大战就要一触即发,所有人都摒息,等到事态进一步的发展。

影法凶尊注视着阳炎,他无法看清阳炎表情下的心态,一如阳炎看不出他的表情心思。但地上的尸体是真实存在的,他没有发觉斑和阳炎战斗时的动静。这表明战斗的过程并不长,也没有很激烈,斑身上的伤口也不多,这显示了对方的实力要远凌驾在斑之上。

这时他发现阳炎古井不波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淡的笑容,他不快的问道:“你笑什么。”

“没什么。”阳炎淡淡说了一句,又接了一句:“我看不见你的表情,但我能看见你的心思。”

石像是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的,但影法凶尊内心却是一怔。他自己是个聪明人,马上明白是犹豫暴露了自己的心绪。一个人真的像他口头上那么强硬的话,那就不会在这种状况表现得犹豫,如果真的有自信打赢这一战,那也没必要放口头上的狠话了。在场真正强硬的人是阳炎。

想明白这些,影法凶尊更不快:“哼,我确实没有绝对把握败你,但无名骨并不是任人欺辱的!影法凶尊的称呼不是白来的,你败不了我!”

阳炎道:“我说了,你可以试一试。能不能败你对我来说,无所谓。”

影法凶尊问:“哪怕你我之间的战斗,会让这些人波及至死?”

“他们,我不认识。他们的生死,我没那么在乎。”

影法凶尊眼中亮动的光芒有些波动:“那你为什么要交换他们?”

阳炎道:“救人需要理由吗?”

“那杀人总要理由吧?”

阳炎瞥了一眼凶狼王的尸体:“这个人的赏金就是理由。而且……我看他不爽。”

影法凶尊正待再发怒,脑中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是通灵法师·玛拉用心灵魔法向他说话:“凶尊,属下几个月前听到了一个消息,佩内洛普·阳炎与东大陆城际联盟共同主席凯瑟琳订婚了。他现在背后的势力并不仅仅只是一座炎阳城,跟他敌对不能剪除灭口后患无穷,介时半个东大陆都将与我们为敌。”

影法凶尊静静听完这些话,刚起的怒火又沉静了一些:“我无名骨不是任人欺辱的团队!”

“这句话你是第二次说了,你是在向我还价?不能任人欺辱,那就是可以有条件的欺辱。说这样的话可不是个好习惯,它暴露了你的心虚。”阳炎说。

其他无名骨成员听了都很不舒服,看向了影法凶尊。

影法凶尊再次良久没说话。

“沉默,是因为我说穿了你的心思吗?”阳炎对他道。

影法凶尊的表情看不出来,语气却是很不快:“阳炎,你也是一任城主,非要逼我跟你一战,我也不惧!”

“这个‘逼’字用得很好。”阳炎道:“那我换一个说法……嗯,这个说法我不说,我展现点诚意让你来说,你可以挽回点颜面和部下的信心,你来说吧。”

“你……”影法凶尊气得要发狂。

阳炎说:“不说吗?那我帮你说了。凶狼王·斑是无名骨佣兵团的一员,就算死了也是佣兵团的一份子,这是你们团队的体现,也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成员。所以无论如何你们也要带回他的尸体将他好好安葬,固然不能放过敌人,要为凶狼王报仇,但报仇只能排在第二位,而团队一体才是最重要的。”说完他自己鼓起掌来:“多么感人肺腑的话,我是不是说出了你心里想说的?你不必客气,这样类似的话我说过很多次,有时候是真心的,有时候吧……也不那么真。”

影法凶尊再一次良久良久说不出话,因为这确实是他找台阶下想说的话,他虽然不一定要走服软的那条路,但也是一个可供选择的方向。现在被对方以这种方式这种口吻说出来,等于是拆了他的梯子让他难堪。

阳炎神色一敛,冷言道:“我对无名骨了解不多,但凶狼王的事变听说过不少,所以我杀了他。现在请你交出被绑的人,带走他的尸体是我能展现出来的最大善意。”

“哈哈哈哈哈……”影法凶尊不快道:“哦,满手鲜血的人也装起了道德圣人啊,还教训起我们无名骨来了……”

“别打嘴炮。”阳炎打断他道:“要动手就来。不来,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