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章 魔能炸药来四发(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428 字 2天前

伤员们开始陆续上路,包括一直在这里,早就想离开的埃达也跟着上路了。沙克罕执意不肯离开,大家也没办法。‘沙蛟’他们昨天半夜就离去了,这么多高手在场,想强行夺下古墓是不可能了。但他们是真的走了?还是佯装离开,在附近伺机而动却不知道。

爱莉丝站在挖出来的悬崖上看着西边方向,到这个时候仍没看到师父过来,情绪不免低落担心。

“爱莉丝,你在这儿啊。”若拉出现在身后说道。

爱莉丝心情正不好,回头看了她一眼,板着脸道:“别叫我爱莉丝,我同意你这么称呼我了吗?”

若拉碰了个钉子,有些畏缩了。

爱莉丝不耐烦道:“什么事,说啊。傻站着干嘛?”

“你……”若拉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冲自己发脾气,脸上都气红了,但还是用和缓的声音说道:“下面的墓门全部挖出来了,大家找你商量怎么开启墓门。”

爱莉丝直接从高崖上跳下去了,若拉没办法,只能绕原路走坡道下去。

墓前大家正商量着怎么打开墓门,见爱莉丝来到,忙询问方法。

爱莉丝说:“我不记得了,石门上这么多石钮,我哪知道怎么开。而且我想琥珀王妃之墓和这座墓,开门的石钮密码不可能是一样的吧。”

“那该怎么办?”泰森烦恼道。

有人说:“要不直接暴力破开?”

“能行吗?”

“不知道。试试吧。”

泰森为这次探墓是做了些准备的,包括带来了威力极大的魔能**。这东西用得好的话,破坏力比魔岩炮都厉害。当然价格也是很昂贵,很难得到。

几个人在墓门前放置好**,其他人都退得远远的,只听见轰然巨响,整个地面都跟着一震,周围山石簌簌落下,躲了这么远。大伙儿仍被气浪冲击到,不少人摔了个大跟头。

这一炸。触发了陵墓前不少机关,各种火焰暗器乱发,地面上还伸出了许多尖刺。不过发过之后,也因刚才那一震大多都损坏了。

随着烟尘散去。大伙儿小心的围上前一瞧,不由惊乍了舌头。这石制墓门上倒是出现了一些破损,但这点破损相对高大的门来说,完全没什么作用。

土司熊挠着肚皮道:“乖乖的,这么硬。刚才**的威力比起一般的魔导魔法霸气威力毫不逊色,这石门到底是什么做的?”

狼牙道:“不管是什么做的,想把墓门炸穿得费一些时间。”

土司熊说:“不是费时间,我们带的这种程度的**根本就不够,想炸开不可能。”

“那就没办法了。还好这门没被炸损太严重。机关应该还能用。”

众人苦想方法,可是开启墓门的密码不是凭空苦想就能想出来了,只能想别的方法了。

沙克罕、泰森对塞萨尼尔和狼牙两人身份全然不了解。但是看在昨天出手相助的份上,也不好说出让他们离开的话。

土司熊说道:“穿黑羽衣叫塞萨尼尔的青年我不清楚,但是那个狼人模样的,我倒是听说过一些。他原来是圣比克亚的一员战将,,后来在圣比克亚内乱的时候他失踪了。没想到会在这里出现。昨天晚上我和他聊了几句,从他军人的行为举止。可以确定他的身体。”因为铁铠的关系,土司熊对圣比克亚的情况多少有点了解,。

“哦~!”

他们心知这两个人都是冲着古墓来的,实力又这么强,除了默认他们留下以外,也别无办法。

一个即是好消息,又是坏消息的消息这个时候传来了。好消息是手下的人找到了进入古墓的方法,坏消息是这是一个盗洞。

“盗洞!?”

盗洞是手下人在陵墓顶部背面发现的,在魔能**炸过之后,他们发现陵墓后方有个地方不断的往外冒黑烟,过去查看之下发现了这个盗洞。

爱莉丝告诉大家说这黑烟有剧毒,一沾到就会毒发,众人不敢靠近。但远远看着这盗洞正好能容纳一人进出,里面黝黑深暗看不清楚,但隔得近的人隐约能听到里面有东西破裂的声音,那是陶缸碎开的声音,这正与爱莉丝说所相符,可以完全肯定墓主人的身份就是绿藻王妃了。

黑烟不段的往外冒,不但久久不散,反而越来越浓。爱莉丝知道浸泡恶力咒尸的毒液挥发极快,盗洞口又只有这么大,黑烟一时散不尽,只有慢慢等了。不过大家惊奇,谁有能力在这么坚硬的陵墓上开出一个盗洞?

过了中午,黑烟才渐渐淡了,到了下午才彻底消失。土司熊拿着特制的探灯缩成一束,往盗洞里头一照,顿时看到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的黑色尸兵在底下人头涌动,被光芒照到后发出怪声,仰着头拼命往上跳,即凶恶又可怕,看让教人头皮发麻。

胆小一点的,看到此景吓得脸都白了,躲到一旁,爱莉丝也是小脸煞白,这么骇人的情况哪个敢下去,下去就是死呀!

有药剂经验的土司熊发现盗洞是用某种特殊药物腐蚀出来的,洞口边缘的滴陷痕迹证明了这一点。至于是什么药物他没办法判断,能判断出来现在也没用了,已经有进入古墓的洞口了。

一名沙盗大骂道:“他妈的,为什么墓里面会这么恐怖?还怎么取里面的宝贝呀!”

另一人说:“你说当初挖开这个盗洞的人是怎么进去的?他们有本事在里面来去自如吗?”

“进去个屁,估计刚挖出洞口就被毒气给薰死了,你没看底下全都是活尸吗?”

这盗洞几乎是在打陵墓顶上,距离地面很高,里面的恶力尸怪跳不出来,几个会魔法的大着胆子在洞口往里头打火球,铺火墙。这一蒸腾,又有一些毒气呛出来,反倒把两名会魔法的沙盗给毒死了,而里面的火墙也没烧起来。

裘亚说:“没有别的办法,就用魔能**炸吧。夏勒先生,你还有多少魔能**。”

泰森说:“我一共带了七个,用了一个还剩六个。”

一捆魔能**拿在手中,塞萨尼尔启动了晶体管上面的魔晶石,魔晶石的魔力注入到晶体管中,管壁上隐藏的魔法符文亮了起来。他把魔能**往洞里头一扔,很快的飞开。过了一会儿,砰的巨响,带着吹响啤酒瓶口一样‘嗡’的声音,一股强劲魔能气流从盗洞口倒冲而出,带出一堆尸骸*,冲起来时像个尸体柱子一样。

众人被震得脚底下晃了两晃,看到满天降下来的碎肉,大叫‘哇靠’。一伙儿带头的等过了一阵,才过去看,只见盗洞下仍是人头攒动,尸兵密布。塞萨尼尔叫大家走开,又启动一捆,掷了进去。

接着又是炸响,又是尸柱冲天,过去一看,里头仍是尸群无数,数都数不清。众人暗自流汗,这里面的怪物得有多少啊。

爱莉丝观这座陵墓的地面规模要比琥珀王妃的陵墓要大上不少,或许在格洛纳斯眼中绿藻王妃的身份地位要更重要一些,里头布置的守卫估计也会比较多。

泰森气愤不过,又让塞萨尼尔掷了两捆,直到第四下时,爆起的碎尸才明显少了很多。

阿布兹探头往洞里看了看,这时洞下面已经看不到还能活动的身影了。其余几人跟着往洞里观察了一下,嘴里骂道:“操他妈的,这是要死啊。”

“连墓都还没进,就玩得这么爽。操!”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