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 原来是你!(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478 字 3天前

黑巾摘落,一个白发黑眼的男子露出了他的面容!

“……你……你是……”铁铠怔住了,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人。眼前这个人虽然比起他印象中的模样有些变化,但毋庸置疑正是一年零八个月前死在他眼前的西莱斯特.冰稚邪!

土司熊见他们都呆住了,诧异:“怎么了?”

爱莉丝颤抖着唇:“师……师父?”

有疑问,那是因为不敢相信,曾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再次出现。

“爱莉丝。”

淡淡地,一声轻唤,似乎包含了多种难以表达的情绪。爱莉丝相信眼前的人不会是别人,就是自己心心念念无法忘怀的师父。

“你是谁?你……你到底是谁?”铁铠好像见到了鬼一样,或许这比见到鬼更难以相信,当年冰帝就死在他剑下,他决望不了西莱斯特.冰稚邪被所有人刺透身躯,最后惨死的模样。

“好久不见了。”黑眼的瞳仁看向铁铠,眼神中的平静却又是遥想当年的旧事:“你真的忘了我吗?”

铁铠退开了两步,仍是不敢相信的震惊。土司熊却已明白了眼前的人是谁:“你就是帝之佣兵团的冰帝,西莱斯特.冰稚邪!”

“西莱斯特.冰稚邪……好熟悉的名字啊。”白发男子似有些怀念道:“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这么称呼过我了。”

爱莉丝扑了过去,抱着他道:“师父。你真的是师父!我还以为这一生再也见不到你了……”泪从眼中流下,紧紧抱着的身躯,这真实存在的身体,她再也不愿放开。

“你变成熟了,爱莉丝。”冰稚邪轻轻揽着她的背,任凭她在自己肩上哭泣、流泪。

铁铠手里紧握着螺纹金剑,这种突来的事情让他无法理解。当年冰稚邪的死是千真万确的,绝不会有错,但眼前的人更是真。他质疑道:“你怎么还活着?你不是死了吗?”

“是,我是死了。”冰稚邪很平淡的道:“但我不甘心就这样死。所以又从天国回来了。”

“你……”

这时山下又有动静传来。是那些绑匪见战斗平息,上来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冰稚邪说:“为免麻烦,我们还是先离开这吧。”说着抓住爱莉丝,以极快的身影带上土司熊和铁铠两人一闪。四人身影已凭空消失。

三千米外的田野间。四个身影忽然出现在空中。冰稚邪带着他们几步瞬移之后落在禾田间的小路上。

被人挟持的感觉很不好,仅管这并不是挟持,铁铠拍了拍衣服上被冰稚邪抓过的地方。疑惑的看着他:“你为什么要带上我?我自己能离开那里。”

“你误会了。”冰稚邪说:“我是不希望你们和那些人发生冲突。他们是受我的嘱托,才绑架你们,我不愿看到你们互相残杀。”

铁铠道:“那你想怎么样,想要报仇吗?想动手的话,现在就可以来。”他将螺纹金剑指现冰稚邪,只等对方出招。

“动手?你不是我的对手。”冰稚邪的眼中依旧平静,没起一丝波澜,更没有因当年的事影响到他的情绪。

铁铠嗤笑:“是啊,我不是你的对手。当年的你多么厉害呀,我们那么多高手才艰难的把你打败。或者都不用你亲自动手,把你的巨龙召唤出来,这里将会变成下一个多伦特尔!”

爱莉丝虽然很感激铁铠能帮自己一起逃出来,但听他这么说师父,也不免生气。

冰稚邪眼中一黯,沉默了良久,情绪显得有些低落,半晌才说道:“你走吧。”

铁铠一怔,问道:“你说什么?”

“你走吧,我不想跟你动手。”冰稚邪说。

铁铠有点不相信这是对方说的话,他本以为这次再见到冰稚邪,冰稚邪一定不会放过他,所以已经做好了死决的准备,却没想对方竟让他这样离开。他盯着冰稚邪道:“你什么意思?”

冰稚邪没说话。

铁铠道:“你真的让我走?你别忘了,当初杀你的人,我也是其中一个。”

“我没忘。那是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的事情。”冰稚邪说。

“可是你还是让我走?”

“这样不好吗?”冰稚邪反问。

铁铠瞧着冰稚邪,慢慢地一步步退开,转身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回头见冰稚邪果然没追上来,这才带着万般疑惑走了。

土司熊摸了摸肚子,看了爱莉丝一眼,对冰稚邪说道:“那我也走了。”

土司熊也走了,去找他的手下了。禾田中只剩下冰稚邪和爱莉丝在烈日下站着。

爱莉丝抹掉眼角的泪道:“师父,你不想报仇?”

冰稚邪瞧着她,微微笑了:“报仇,不是活人为死人做的事吗?我现在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报仇?”

爱莉丝也笑了,她忽然又紧紧地抱了上去,这回不是哭泣,而是开心。

风车镇上,爱莉丝租了一间旅店房间,又忙上忙下买了好多吃的放在房间里,她跪坐在椅子上,抱着椅子的靠背静静地看着,看着师父。

“嗯?”翻看书籍的手,停下了翻动的页张,冰稚邪望向爱莉丝,问:“怎么了?”

爱莉丝笑道:“好怀念啊,师父你看书的样子。”

其实冰稚邪现在并没有心情看书,他只是借着翻书的动做,平覆心中的悸动,那种久别重逢的心慌。

“师父。”爱莉丝的笑颜中又流下了泪:“我真的以为你死了,所有人都这么说,所有的报纸都这么写着。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还想……还想……”

冰稚邪欣慰的一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像你这样的人为的担心,我已经很开心了。别再哭了,我还活着。”

爱莉丝拉着他的手道:“师父,我有好多话想跟你说。好多好多话。”

“说吧,我听着。”

“我……”爱莉丝话到嘴边,却不知道该从哪儿说起。

冰稚邪明白她的心情,说道:“或许你该洗个澡了,我都闻到汗味了。”

爱莉丝抓着衣口闻了闻:“呃,是啊,我已经被关在那里两天了,身上都臭了。师父,你等我,我马上就洗澡。”

看着爱莉丝拿着衣服跑进浴室,冰稚邪觉得她的话语很好笑,摇了摇头,却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浴室里,爱莉丝一边洗澡,一边想呆会儿该和师父说什么,匆匆洗完澡,穿上打底的衣服,跑出浴室一瞧,却发现师父已不在屋内。

“师父,师父……”喊了两声,没有回应,爱莉丝心里慌了,担心师父会不会就这样不声不响的走了,她慌忙找遍每个房间,又跑到廊道上大喊起来:“师父!师父……”

“爱莉丝。”廊道的尽头,冰稚邪从楼下上来。

爱莉丝光着脚跑过去道:“师父,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冰稚邪道:“你怎么这么快就洗完了,我只是到前台打听附近哪里有餐厅。”

爱莉丝这才放了心,拉着师父兴高采烈的回了房。

冰稚邪也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最后从异空间中拿出了一件与萨塞尼尔身上几乎一样的黑色羽袍穿在身上。这一瞬间,他的头发立刻变黑了,身上的皮肤也变得暗了些,连眼睛也从正常的黑,变成染了烟墨一样漆黑。

爱莉线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师父,原来你……你是那个人!”

冰稚邪笑道:“没错是我,从你进入沙坝洲的第一天,我们就已经见过了。”

……

(新章节新篇章,第十卷:古墓疑云!将开启的冒险旅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