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四章 银色异化的魔兽(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801 字 2天前

山头上,洛、维恩两人穿着雨衣一同到来,连伊琳娜也背着她的红月天弓来了。

“伊琳娜你也来?你的手还没好啊。”比莫耶道。.

伊琳娜伸出另一只手笑了笑:“我还有这只手呀,弓技是我的主修,近身剑技我也会。而且在营地附近,应该遇不到敌人。”

比莫耶道:“不一定,敌人的探子也可能就在附近观察我们,猎杀我们落单的人。”

“你可别吓我。”伊琳娜担忧的看着周围。

“走,我想我应该能保护你和维恩。”比莫耶带头向山的一边走去。

维恩追着道:“喂喂你慢点,什么叫‘你和维恩’,我是那种需要照顾的人吗?再说你为什么不加上洛呢?”

洛呵呵一笑:“因为我比你强呀。”

“放屁,等我成了狂暴战士,打得你们像狗爬。喂,慢点你们两个,我和伊琳娜都跟不上了。”

山雨濛濛,一片雨打树叶的响声,山涧中多处有泥土滑坡的地方,经过低矮的小树丛,不时会惊出几只魔兽匆匆跑过。

“比莫耶,我们来这里看什么?”洛一步一步撑着魔缨枪爬上山问,左手还牵着伊琳娜。

比莫耶,又爬上了一座山头向四周张望道:“我想看看敌人如果要迂回进攻,会走哪条路包抄到我们后面。”

“附近不都有观察哨点吗?如果敌人包抄,应该会被发现的。”伊琳娜道。

比莫耶道:“观察哨死角太多,而且容易被人干掉,我们得做好更多的准备才行。走,再过去对面那座山看看。”

沿着山腰上的小路走着。不知不觉他们已经山与山之间走了一个多小时。

维恩抖了抖雨衣上的水,觉得无聊。又聊了起来:“喂,我们四个人好像都没守护了?不如在附近找一找有没有合适的魔兽可以做为守护。总在这里转来转去,很没意思啊。”

“拜托维恩,别总想着玩,我们现在是在做正事,你没看比莫耶观察得那么仔细吗?”洛道。

维恩撇起了嘴,满是不高兴。

比莫耶边走边说道:“对了,我昨天听说新的补给就要过来了,国内送来了一批魔兽,大部份都是免费的。分到我们军应该会有一两千只。到时候你们可以去看看。”

“真的吗?什么时候?”伊琳娜询问道。

比莫耶道:“物资是经过鲁尔大将军那边发过来的,我昨天听说的时候,补给已经在路上了,所以应该就在这一两天。”

“太好了,可惜我之前的……”伊琳娜虽然欣喜。却又有些神色黯然。

维恩道:“有什么好高兴的伊琳娜,大部份好的魔兽一般都会被长官们先挑走,剩下来的就算还有不错的,那一定都是要钱的,人多肉少,想得到好的守护,机率太小了。”

比莫耶点头道:“嗯,维恩说的有道理,一般帝国免费发往军队的魔兽都是比较常见和便易的。比如说雷角犀牛、普通品质的狮鹫等等,一般好一点的魔兽都要花点钱,而且优先给军官配用,因为军官的实力比较强,更能发挥战斗力。”

伊琳娜道:“也就是说,像我这样连中级骑士资格证还没拿到的佣兵。只能分到最后那些没人要的咯。”

“还没到你说的这种地步,但也差不多。”比莫耶说。

伊琳娜叹了一声:“要能免费得到一只狮鹫也不错,或者风骨狼。”

“狮鹫还有点希望,风骨狼你想都别想了。”维恩道:“风骨狼虽然比不上狮鹫那么强,可是超贵呀,在魔兽市场没有2万的金币买不下来,狮鹫的话,大几千就能买得到。”

伊琳娜说道:“哎,这一带不是盛产荒野狮鹫吗?我们为什么不抓一只呢?”

洛道:“我听营里人说荒野狮鹫野性难驯,没有经过驯养,不容易收伏。”

这时比莫耶忽然挥了一下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蹲了下来。

众人都跟着不说话,蹲在雨中侧耳倾听。

“咦,好像是打斗的声音!是敌人?”维恩疑问。

伊琳娜道:“在山的那边,过去看看吗?”他们所在山的南面靠山顶的地方,却能在大雨中听到山北侧的打斗兽吼声,显然战斗打得很激烈。

比莫耶道:“洛,你们先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嗯。”

比莫耶将冰雪法杖拿在手中,起身向山的另一面跑去。片刻之后,他又回来了。

维恩问道:“什么情况?”

“没事,只是魔兽打架,没有敌人,过去看看。”

四人来到山顶北面,只见山坡下一只庞然大物正在山林间怒吼,挥手拍爪。

“是杀戮狮面兽!”

伊琳娜奇怪道:“咦,它在干什么?发狂吗?”

比莫耶说:“我刚刚下去看了,它好像是惹到一个犰狳窝了,正被一群犰狳围攻。”

洛想了想,道:“我记得杀戮狮面兽好像是七阶魔兽,圣比克亚那边产得比较多,伏尔坎也有吗?”

“好像有,但数量不多。”比莫耶道:“但这只可能并不是这里原产的,也许是战斗中,主人死后,失散到这里的。”

维恩嘿嘿笑道:“不管是哪里来的,总之是七阶魔兽,即然没有主人,那就是我们的了。”他开心的便向山下跑去。

“哎维恩,你不要命了,那可是七……”伊琳娜的喊声还没完,只听砰然一声,杀戮狮面兽竟然摔倒在树林中,痛苦的大叫。

维恩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看着:“怎么了?难道蚁多咬死象,杀戮狮面兽不是犰狳群的对手?”

杀戮狮面兽似乎很是痛苦,呲牙裂嘴的怒叫,一会儿又爬了起来,身上却已挂咬了不少的犰狳,很快它棕色的皮毛上便出现了不少的血红斑点。

四个人再次向下跑过去,靠近了一看,只见杀戮狮面兽周围围了数百上千只的犰狳,岩犰狳、铁犰狳都有,地上更是肉泥斑斑,不知被杀戮狮面兽拍死了多少。

伊琳娜奇怪道:“我记得犰狳是以吃蚂蚁、蛇蛋及作物粮食一类为生的,怎么会攻击杀戮狮面兽呢?而且它好像是昼伏夜出,晚上才出来活动,白天都躲在山洞里。”

洛道:“也许是杀戮狮面兽觅食,倾扰了它们。”

比莫耶摇了摇头:“不对,即使遇到了天敌,它们也不会出现这样围攻的情况,它们更多的是选择逃和伪装,更何况现在面对是这样巨大的魔兽,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说着他空步一踩,便要更靠近一点观察。果然,一番观察之后,他在成千的犰狳之中发现了一只与众不同的犰狳。

眼前的犰狳大至分为三种,铠犰狳,也叫披甲犰狳、岩犰狳和铁犰狳,而这三种犰狳中又有细分,例如九绊犰狳之类的。所谓铠犰狳是犰狳中最为普遍的物种,它们全身都有硬壳般的铠甲。岩犰狳身上则有长期覆盖在它们身上的泥岩硬壳;而铁犰狳这一种,它的硬壳有一种特别的磁性,能够吸附土壤中的细小的铁砂铁泥,在它铠甲逐渐形成一个铁锈外壳,起到更好的保护。

其实不管是铠犰狳还是铁犰狳、岩犰狳都是同一类,只是它们学会了不同的生存能力。然而在这众多犰狳之中,有一只却显得异常醒目。普遍的犰狳都只有三、五十厘米长,大一点的约有一米,而这一只却有两三米长,而且它全身都银光发亮,闪动着金属般的光泽,不但身披金属硬甲,硬甲上更是长着许多金属硬刺,每一根刺都又粗又尖,像立锥一样。

这只异样的犰狳一看就是所有犰狳的领导者,而且它对杀戮狮面兽的攻击最猛,咬得狮面兽腿上血肉模糊。而杀戮狮面兽却对它无可奈何,巨大的手掌拍死了无数的犰狳,唯独不敢去拍这只银色大狳犰。

“哇,好漂亮的大犰狳。”伊琳娜他们也跟了过来,瞧见银色犰狳在濛濛雨中散发着淡淡银光,异常显眼。

维恩道:“没见过这种犰狳,是犰狳王吗?”

洛道:“我也不知道。”

“比莫耶?”

比莫耶也摇头表示不知道,只说:“这只犰狳看上去和别的有些像,但又有很大的不一样。犰狳又叫铠鼠,你看别的都有鼠的那种怯懦的特点,唯独这一只显得非常凶猛有气势,感觉上充满了攻击性,恐怕它才是导致这些犰狳攻击杀戮狮面兽的原因。”

说话间,杀戮狮面兽又再次摔倒,这时银色的异化犰狳竟爬到狮面兽身上去撕咬对方的身体。

众人见这只犰狳踩在泥水里一踩就是一个深坑,全身都是银色金属,张嘴间连牙齿和舌头都是银色的,咬在杀戮狮面兽身上,一咬就是一个血盆大坑。

杀戮狮面兽怒痛不已,手掌去抓身上的银犰狳,但一抓,银犰狳身上的尖刺全身立起来了,顿时扎得狮面兽掌中满是血红。

银色犰狳的动作并不慢,它在狮面兽的肚子上咬开一个豁口后,便用利爪把这个伤口撕大,然后竟然钻到了狮面兽的肚子里。狮面兽更是痛苦不堪,满地打滚,发狂怒嚎。

比莫耶赶紧带着众人躲远一点,免得被误伤,但众人已经看出这只杀戮狮面兽很快就要死在银犰狳手里。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