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三军鏖战(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703 字 2天前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三军鏖战5

空中,雷霍格来回穿梭几乎无人能阻,慕托索虽然极力阻拦却始终不是对手。远处,扎尔博格看着战况道:“红鹰军和新军还没有来汇合,看来情况不对,得想办法才行。阿波罗……”

阿波罗道:“想要我出手吗?为什么不把你身边的人全部派出去呢,有我在这里保护你,你还担心什么?”

“暗魔导弹!”置身黑暗之中,飘浮黑云之下,基蒙斯掌前迸射出数十颗西瓜大小的暗云弹。

暗魔导弹乱雨般落下,光域中的霍因海姆踩着空踏连续躲避,心意一动,空灵者.恶丹已化成光形刺球,在空中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同时飞向基蒙斯和暗翼恶龙。

暗脊恶龙,一种不详的龙族,黑色的身躯,却在任何光线下都看不见一点龙鳞的光泽。它的体型不自大,只有数十米,翼展开看上地不过百来米出头,却让人看着它的第一眼就有种被邪恶逐渐侵蚀的感觉。它是一种邪恶的龙,不止是它自己身上带着邪异的气氛,更会慢慢影响它守护宿主的心性。它的眼睛是白色的,没有瞳仁,所以它也没有正常的视力,但这并不表示它发现不了它的敌人,它这如白球的眼睛能感受到光线最细微的变化,这种情况即使在黑夜里,在它眼中也能将人看成一个白色光影。它的背脊上,散发着如灵魂般的烟雾,烟雾是暗蓝泛紫色的,透着诡异的魔力与邪恶。它的破坏能力或许并不很强,但破坏力并不等于实力,它是一只很有能力的龙。

“你的对手在那边!”基蒙斯掌前发动两个暗漩涡,将飞来的两个光球全部挡下吸收。

那消失在暗涡中的光球突然爆炸,又化成白光飞了出来,变回了空灵者.恶丹的模样。而暗脊恶龙那边被挡下的两个光球,也变成了空灵者.恶丹。

基蒙斯道:“光源分裂,只有真正的元素生命体才能办到的生命分裂能力。空灵者真是让人羡慕的守护!”

两个空灵者.恶丹,一方面对同是九阶的暗脊恶龙,一方面同时逼斗基蒙斯,妄图与主人联手强攻,先将对方重创。

黑暗随从.基蒙斯面对两面逼战,他的暗魔法虽强,但因为白天受伤不轻,此时的全力对战已影响到体内伤势。

霍因海姆看出了基蒙斯的问题,原本正连发强力魔法的他,再抢逼一步魔导魔法强力轰杀基蒙斯。而一旁,空灵者.恶丹同时配合,化光移动的身体瞬间断掉了基蒙斯的退路。

基蒙斯受到两面夹攻,只有全力抵挡,原本气血不足的他再重击之下,立刻再吐鲜血。

霍因海姆暗道一声:“好机会。”他五指抓星阵,光轮层层开启:“光域.瞬之华光!”光芒中,一个人形光影极快飞出,一记光掌就要击透基蒙斯的元素之躯。

就在这时,一个白衣人忽然出现在基蒙斯身前,他右手食中二指凝着白光,一指戳向了冲来的光影:“光凝之指。”指尖扩散一波光环,正好虚指在光影跟前,瞬间冲来的光影好像被凝住了。但是这凝窒只是瞬间片刻,轰然一声,白衣人哇的惨叫一声,吐血倒飞出去。

光凝之指有短暂凝住元素,消解魔法的能力,但显然苍影的能力,还不足以消解霍因海姆魔法的实力。

基蒙斯侥幸被属下所救,心中暗惊,赶紧化成元素状态,冲进天上的黑烟中,准备施法报复。

然而就在这时王都城方向突然冒起了求援的信号弹,一枚枚升空的魔法弹飞得很高,扩散开来时也绽得很大,使得隔得很远的距离都能看到。

霍因海姆心头一惊:“王都遭袭了?”他心中暗疑,王都这时候怎么会被袭击?而且还会发出信号弹?但他也知道扎尔博格手中掌握着帝国大量军队,万一扎尔博格在这里是诱敌,故意等王都军队出城作战,而另派军队王都,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看到王都方向飞起的信号弹,银煌军和南方军的军官都有些紧张了,而原本被压制得步步后退的劳尔军方面,突然奋起发起了反击。

德莫斯连续几招魔法摆脱劳尔,飞向霍因海姆:“将军!”

霍因海姆知道德莫斯为什么紧张,马上下令道:“快,全军回城支援!”他心里虽然疑或王都那么多守军,是不是真有敌袭,但他赌不起这一点,王都是最后的底牌,输掉了就结束了。

不止是霍因海姆这边,南边正取得绝对优势的杰特尔、狼牙他们也立刻撤军回守。北边的刑徒之门也看到了信号弹,缪斯道:“看来王都那边出问题了,我们撤。”虽然他们绝大多数人仍在受音律的干扰影响了行动,但意识方面已经命令身体开始撤退。

三个方面的军队都开始撤退,劳尔领着军队追了一阵,也停下了。

这时扎尔博格乘着兽骑走了过来:“这就是你说的准备?”

劳尔看了看身上的血迹,道:“是啊亲王,我猜到他们今天晚上肯定会来突袭,所以故意派了一队人马做准备。只要王都率军来攻击,我的人就会放出求援的信号弹,让来他们误以为王都受袭。而且我料到他们就算有疑惑,也会不得不回去支援,因为他们赌不起这一局。”

“哈哈。”扎尔博格笑了:“干得不错。”

劳尔道:“一次霍因海姆率军来进攻,我们也有所收获,至少可以确定王都大致的兵力有多少。算上他们会预留在王都的人,他们的兵力总数看来比我们之前计算的要多。”

“嗯,新军和红鹰军两边都被牵制住了,对他们的兵力还得重新估算。”扎尔博格道。

劳尔道:“边走边说吧,我们已经接到您了,还是先脱离他们的攻击范围再说。”

“好,走。”

……

王都那边,带兵赶回来的霍因海姆马上发现这果然是诱骗之计。

“可恶,居然上当了。”将领头捶胸顿足,愤慨不已。

霍因海姆道:“用不着生气,我们还是先进城,把作战的情况做个汇报吧。军官组织士兵休息,士兵带伤员去医院治疗。”

军队回城后,很快见到了从作战室出来迎接的霍尔斯等人。

“战况怎么样?”霍尔斯迫不急待的问。

霍因海姆摇头:“我们看到信号弹就立刻回来增援了。”

莫尼卡叹了一声:“我就知道是这样,这帮家伙,太狡猾了。”

石将.比索有些愤愤不平:“本来我的军队都把铁铠的部队给困住了,结果城防军的底斯曼突然带兵来增援,破了我的象群战术,我……咳咳……”

“比索将军你受伤了,还是少说点话去治疗休息吧。”杰特尔道。

比索道:“没事,我一会儿再去。”

霍因海姆边和众人走入作战室边道:“这次主动交战,扎尔博格手下人的实力比我预估的还要强,之前我已经知道他身边有许多高手,但仍超出了我的想象。”

慕托索道:“没错,尤其是那个雷之魔者,我和我的亲卫一起围战他一人,竟完全落在下风了,他展现的力量实在惊人,我的几名部下都惨死在他手上了。还有他那个全金属的魔兽泰坦,以我们的魔兽守护,恐怕没有一个是这只泰坦的对手。”

莫尼卡道:“你说的那只巨人泰坦,我们派去的探子也回来报告了。敌人有这样一只魔兽在,将来他们大举进攻,将成为我们守城的最大困难。”

作战室里,众人已经坐下,开始汇报起刚才作战时的情况,不一会儿刑徒之门的机械.缪斯、黄衣领头人以及萨菲姆也来了。

众人汇报了一会儿,霍因海姆最后总结道:“这次的战斗,虽没有取到预想的效果,但我们也不是一点收获也没有,至少知道了扎尔博格手下有一些什么人,可以提前做一些针对性的准备。”

缪斯道:“叛军的军队很强,我们和红鹰军交手死伤不少。照你们说,扎尔博格亲王那边还会有后续的增援部队到来,那你们是不是也可以召集一下外省的军力过来?不然他们真要是攻起来,王都城会很困难。”

缪斯曾经是外国的职业军人,所以对这方面更为关注。

霍尔斯道:“要召集其他军队,恐怕不是我们能做到的。”说着他看了一眼霍因海姆。

霍因海姆对这事更为了解,他接着说道:“是的,一来是我们这些人当中没有谁有这个权力调兵;二来其他的军队也不会听我的命令。能有权调动军队的除了扎尔博格就只有国王陛下,但现在国王失踪,所以除了尽快找回国王以外,我们只能暂时以自己的力量作战。”

“那就没有私人关系,能够请来的部队吗?”萨菲姆问,这也是南方军的总督将军们想问的。

……

(双节到了,祝大家玩得开心,哈哈哈哈哈。长假啊,一定很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