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九章 盗信后(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182 字 2天前

扎尔博格的仆人走后,冰稚邪回到屋内:“我得去一趟首相官邸,你没事的话替我注意一下万眼石方面的事情。”

“我……我要去找找那两个死胖子,一两天没他们的消息了,我担心他们会有什么事。抱歉darling。”琳达歉意道。

“好吧,我让影和林克去注意这相关方面的事情,走了。”

琳达在他嘴上吻了一下:“拜。”

送走了冰稚邪,琳达把屋子里的垃圾收拾完了,也跟着离开了别墅。

……

豪森带着信往缀星区赶,穿过传送阵,刚从阵中出来,忽然被一个人撞了一下。

“干什么?”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抱歉。”罗伊德连连道歉,转身混入了穿涌的人群中。

豪森又走了一会儿,忽然心中一动,一摸口袋:“啊,不好,信被偷了!”他赶紧往回跑,但哪里还找得到撞他的人。

罗伊德带着信回到了安德鲁他们一起。

诺顿忙问道:“怎么样了?”

罗伊德道:“我本来想跟他跟到底的,但看他拿到这封信以后很匆忙,就把这封信偷过来了。”

“这是什么信?”

罗伊德说道:“是霍因海姆写给他的信,信里面要面约刑徒之门的人在上午十点到南城狮子河交易万眼石,详细的你们自己看吧。”

安德鲁拿过信看了一遍,交给了身边的诺顿。

诺顿看完后道:“他们要是交易的话,我们再想夺取万眼石就难了。”

“嗯,没错。”安德鲁道:“罗伊德你干得好,我们绝对不能让他们交易。”

“该怎么办?”普林斯问。

罗伊德道:“我倒是有个主意,我们可以冒充刑徒之门的人跟他们交易。”

“怎么冒充?”诺顿道:“昨天我们跟霍因海姆交过手了,他认得我们。”

罗伊德道:“而且也不用我们直接出现,我们可以花钱雇一些人代替我们交易。而且这个交易是假的,目的只是为了把霍因海姆和万眼石给引出来,我们甚至可以写封信给他们改变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普林斯看了诺顿一眼,疑惑道:“这样能行吗?”

“我看可以。”安德鲁看了下时间:“现在8点43了,时间不多,我们赶快行动吧。”

另一边,丢失了信的豪森来到了萨菲姆家下的地下暗殿,将信件的事前后告诉了帝魁。

萨菲姆讶异道:“你居然把信给丢了!”

豪森道:“这件事是属下大意,请帝魁降罪。”

波多卡西杰道:“现在不是谈论你该什么付责任的时候,既然万眼石还在霍因海姆手里,偷信的人一定就是昨天抢万眼石的那伙人,他们拿到这封信肯定会有行动。”

豪森道:“会不会这封信本身就是个陷阱?治安所玩这种事情玩得太多了。”

萨菲姆道:“我看不像,信中说了明确说了霍尔斯会出现在交易现场,这正说明他想交易的诚意。而且霍尔斯会在现场也可以理解,霍因海姆现在是一个人,他也要确保自己的安全,所以我们现在得赶快派人去把这件事通知他们。”

……

与此同时,冰稚邪来到了首相官邸,还没进入官邸的主宅,远远看见扎尔博格从主宅后出来,进入了后面的一栋较小的建筑里。

这时管家甘纳出来了:“西莱斯特先生您来了,里面请。”

跟着管家到了一间小客厅,管家让他稍等一会儿。

过了十几分钟,扎尔博格来了,看到冰稚邪呵呵笑了:“西莱斯特……请容许我直呼你的名字吧。”

冰稚邪起身道:“不知道亲王大人叫我来有什么事?”

扎尔博格挥了挥手,示意坐下道:“事情嘛,倒没什么事,只是想问问你,对王都现在的情况有什么看法。”

“亲王是想问我的意见?”

“你来王都也有一段时间了,对王都的局势应该有一些了解吧?”

冰稚邪道:“亲王现在权势倾天,王都的情势和将来的变化,不用我说,王都里有点脑袋的平民都能察觉。我能在最后这几天搭上亲王您的末班船,应该说是我的幸运吧。”

“哈哈。”扎尔博格短促的笑了一声:“好听的话虽然听起来让人舒服,但有时候真正的心里话更让人觉得有用。”

“我说的是事实。”冰稚邪低头想了想,又说道:“亲王您大局在握,但是还是要小心国王最后的反扑。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到了生死关头的时候,他们所能爆发出来的力量,往往比你想象的要强。目前亲王步步紧逼,国王节节败退,他是不会不想办法以求自保的,而且可能会付出以往所不会付出的代价来保护自己。”

扎尔博格道:“你说的有道理,还有吗?”

冰稚邪说道:“亲王现在要提防的一是国王可能会筹备的力量,二是暗武侯炎龙。对了,亲王有没有暗武侯的消息?”

“没有,昨天下午有人见过他,但这之后就没消息了。”扎尔博格说。

冰稚邪说道:“帝国必竟还是有很多人反对首相亲王您,要平覆可能存在的危险,一是要有合适的政治手腕,二是要有强大的武力为后盾。亲王久居首相一职,手段自然不用说,但不知道亲王的武力准备得怎么样?我听特洛萨等官员说起,亲王所掌握的军力超过了帝国的三分之一。”

扎尔博格看着冰稚邪,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笑容,眼中却没有半点笑意:“你怎么会想到问这个?”

冰稚邪道:“亲王请别误会,是您问我意见,我才向您提问的,难道亲王认为我在打听什么?”

扎尔博格哈哈笑道:“这也没有什么好打听的,我所掌握的力量,很多人都知道。”

“是啊。”冰稚邪也笑了笑,心想扎尔博格警觉得很,想直接从他口里套问出他背后的实力恐怕太难。

扎尔博格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看着冰稚邪:“你应该听说我背后有一股势力在支持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