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九十章 扎尔博格与梅琳(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714 字 2天前

.第八百九十章扎尔博格与梅琳

吃完稍显漫长的晚餐,冰稚邪和琳达从半雨餐厅出来琳达,你先吧,今天王都发生了不少事,我需要去了解一下。”

“影呢?”

“他已经先了,现在在家里泡澡呢。”冰稚邪叹了一声我现在整个人都泡在水里,这种感觉真不自在。”

琳达掩嘴偷乐那好吧,我先了,记得早点,现在的时候也不早了。”

“嗯。”目送着琳达离去,冰稚邪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了。

另一边,在潘妮尔的搀扶下,忍着伤痛,一路躲避人群和巡卫的梅琳来到了王爵官邸的侧门外。

“人?”守在侧门的侍卫见黑暗的阴影中有人影晃动,喝叱了一声。

梅琳从阴影中露出面来,旁边搀着的潘妮尔说道是我。”

侍卫认出了梅琳啊,是双鱼座首和潘妮尔。”

这个侍卫是扎尔博格专门安置在侧门看守的组织成员,目的是为了方便全城的组织成员来这里联系。

侍卫说道现在城里全城都贴了你的……”

“不用说废话,让我们进去吧。”潘妮尔扶着梅琳从侧门走入。

屋内,扎尔博格正和几名军政官员讨论着前线战事的事,这时一个下人进来了王爵大人。”

“事?”

下人走到他身旁,把梅琳来了的事悄悄地告诉了他。

扎尔博格说道先让她在我的房书等着,一会儿我就去见她。”

“了。”

和几位军政官员又谈论了一会儿,送走他们之后,扎尔博格来到了书房梅琳座首,你来了?”

说活的不是梅琳,是潘妮儿我们来你会意外吗?现在整个王都城都在抓捕我,我们除了到你这里来,还有地方可以去吗?”不跳字。

“所以你们是想藏身在我这里咯。”扎尔博格看着潘妮尔,又看向了梅琳。他梅琳和这个叫潘妮尔一直都形影不离,不管是组织开会,还是其他场合。但他并不这是为,只组织里很多人都有着的隐密,所以他也见怪不怪了。

潘妮尔道我们会变成这样,和你多少也有点关系,在这里暂时住几天应该没问题吧。”

扎尔博格道都是组织成员,你用不着这么说。不过想暂时留住在我这里,恐怕不行。”

“嗯?”梅琳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梅琳座首请先别生气,我拒绝也是为了你们着想。”扎尔博格说道这里虽然是我的住宅,但同是也是我办公的官邸,每天来我这里进出的官员很多,而座首现在正在被通缉,万一被人看到了会很不好的?”

面无表情的潘妮尔道王爵大人,这就是你拒绝的理由吗?实在太可笑了吧。以王爵官邸这么大的面积,藏一两个人还藏不住吗?而且就算被人看见了,以你现在在政局上的势力,谁又敢当着你的面缉捕我们呢?你嘴里说我们都是组织成员,这就是你对待同伴应该有的态度吗?还是说,因为我是天之王的人,而不是双子和海神王的人,你就另外对待呢?”

扎尔博格道潘妮尔,你的话说得太严重了,请听我把话说完。虽然我们在从属上不同,但我身为组织的三十六头目之一,不会因为这一点而做出有反组织原则的事。我拒绝你们暂住在这里,并不是对你们的困境置之不理,而是想把你们送出城暂时逃避一段,这段我会设法把这件事情的影响消除,到时座首你再不迟。”

梅琳哼了一声,潘妮尔却也没。

扎尔博格又道如果座首非要住在我这里,我也不能不同意,只是万一你我之间的关系和身份泄漏,可能会影响到计划不说,甚至还会威胁到组织的安全。”

潘妮尔问道你打算时候送我们出城?”

这时,门外传来了下人的声音王爵大人,巡回执政治安所的霍尔斯大人来拜访了。”

“我了。”扎尔博格看着梅琳笑道哈你看座首,你刚来找麻烦的人就来了。我先出去,等下我们再谈。”

乱的呼吸,燥热的气息,一男一女两个赤luo的人在松软的大床上翻来滚去。他们肆意缠绵,热情拥吻,仿佛是两团忍耐已久的yu火在激情的碰撞。

一声低吟的轻呼,一声娇嫩的声音,两个人汗流夹背的在床上喘息着,互相看着对方。

男的一只手垫着的头,另一只手仍在她的身躯上爱抚,喘着劳累的呼吸问道第……第几次了?”

女的摇了摇头,胸膛不住的起伏。

男的说道你真像一只发*母狗啊,差点要了我的命。这回你满足了吧。”

“帕诺塔,你不怕你我们的事吗?”不跳字。女的喘息着问。

格兰切尔.帕诺塔道事实上我早就想跟她离婚了,她整天就像个泼妇一样,我受够了。”

女的娇靥的笑道你离婚了,我是不是可以直接到你家去找你呀?”

“当然可以,只要你不害怕。”格兰切尔向她的嘴唇上又吻了上去。

女的与他拥吻了一会儿,说道时候不早了,我该了。”

帕诺塔问道今天你这么晚,他不会怀疑吗?”不跳字。

“他才没有理我呢。”女的爬了起来,开始穿起内衣下次我们还在这里见面。”

“下次是时候?”帕诺塔很快的穿好了衣服裤子。

女的笑了笑到时候再说吧,我会派人通知你的。”

“你先出去,一会儿我再走。”

“嗯,下次再见。”女的搂着他的脖子又吻了一下,这才离开。

辛得摩尔,王爵官邸。

从书房里出来的扎尔博格再次来到了会客厅霍尔斯大人,到我这里来了?”他在沙发上坐下后,才示意霍尔斯坐下谈。

霍尔斯说道我是为了昨夜凌晨铜山监狱被袭击一事,来向首相王爵大人询问一下。”

扎尔博格架着腿赖散的靠躺在沙发上这件事我也听说了,?霍尔斯大人怀疑这件事跟我有关?”

“啊,不是。”霍尔斯忙否认道只是最近有谣言说王爵大人一直在针对切曼将军,所以我来例行询问一下。”

“例行询问?”扎尔博格笑道既然是谣言,你又何必要询问呢?还是说你把谣言当成真的了?”

“没……”霍尔斯一时不该回答好。

扎尔博格哈哈笑了霍尔斯大人不用紧张,你例行公事我能理解。这一段以来,确实有不少人出言中伤我,这不值得奇怪,我是亲王又是帝国的首相,难免会有政敌想方设法的要损坏我的名誉。切曼将军入狱,很多人认为这是我在暗中陷害,所以把铜山监狱被袭击的事也联想到我身上。事实上切曼是因为被怀疑与军备失窃的案子有关,才被司法部暂时收监。现在案子澄清了,与他无关,他已经从监狱里被放出来了,就在几个小时前他还专门来拜房了我。霍尔斯大人,你在王都担任巡回执政治安一职也有很长一段了,这件事情是恶意中伤还是确有其事,你难道看不清楚吗?”不跳字。

霍尔斯给吓坏了王……王爵大人,你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例……例行的询问而已。”

“哎,我说了你例行询问我能理解,但是有些事情还是想清楚了再下判断才好,不然真要闹出误会来,对你对我都不好。”

“是是是,是我太鲁莽了。”霍尔斯擦着额上的汗,忙起身道王爵大人,打扰您了,我还得继续追查案子的事情,这就先离开了。”

“霍尔斯大人走得这么急,不再坐一会儿吗?”不跳字。扎尔博格问。

霍尔斯忙摆手道不了不了,我这就要走,不打扰您办公了,再见。”

看到霍尔斯离开,扎尔博格轻哼了一声愚蠢的人永远学不会正确的判断。”

回到书房,梅琳正在自行用魔法治伤,潘妮尔呵呵笑着道王爵大人好厉害呀,明明是他来向你询问案情的事,却被你几句话给吓走了。”她虽然在笑,但笑的表情有点怪异,眼睛里感觉不到一丝笑意。

扎尔博格说我也是为了座首的安全,难道真要我向他说出实话才行?”

潘妮尔说道继续之前的话题,王爵大人打算时候把我们送出城?”

“当然是越快越安全,就今天晚上吧。”扎尔博格说。

“今天晚上?可是座首身上还有伤呢。”

扎尔博格说道那就在我这里治疗一阵,等凌晨五点我再送你们出去。我在郊外有一个隐秘的住所,你们可以到了那里再做进一步的治疗。不过我想以双鱼宫的能力,还不至于要我帮到这一步。”

“那好,就今天晚上走。”

……

(今天晚上可能只能更新一章了,另一章补上。)

第八百九十章扎尔博格与梅琳

第八百九十章扎尔博格与梅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