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 借刀杀人(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861 字 2天前

第八百四十六章 借刀杀人

“别杀我,别杀我,我是……”

“啊,我的眼睛!可恶,我砍死你!”

“这是什么?是谁的守护?踩着我的脚了。”

“不要杀,不要乱杀,是自己人。”

“先飞出去再说。哎呀,我撞到什么了?”

一片的混乱,一片的喧闹,所有人都看不清对方,即使近在眼前,也什么都看不到。失去了方向的士兵们只能在黑暗中乱飞乱撞,只有少部份人跑出了直径七公里的黑暗。

黑暗中,慕托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动,不要动,都冷静下来。”

“所有圣比克亚的士兵听着,跟着我的声音出来,我是你们的长官维德米拉。”远处传来了维德米拉的声音。

查尔斯也很快逃出了黑暗,见维德米拉在南面方向指挥调度,便立飞到了北面方向,同样喊道:“魔月的士兵军官听着,我是查尔斯,所有人都跟着我的方向出来。不要慌乱,不要伤害你们身边的人,他们可能是你的战友。听到了吗?魔月的士兵,我是查尔斯,都向我声音的方向靠扰,记信不要动武,你身边的人可能是你的战友。”

两方的军官引导,混乱的黑暗中很快安静下来,双方人马不再胡冲乱撞,有序的寻着自己找官的声音前行。

过了十几分钟后,双方人马大致都已经脱离黑暗,额上满布汗珠的维德米拉轻舒一口气,解除魔法,浮在战场中心上空的永晦无暗飞回了他的手中。

此时战场上的情况又变成了两军遥望相峙。互相已经看不清对方的样子了,七、八公里的距离仅仅只能看清对方缓缓列队的人马。

高空上,维德米拉重新将帽兜戴好,冲着远处的魔月将领大声道:“查尔斯还有慕托、裘达将军,这一场战役我看没必要再继续下去了。”

即使透过声音魔法,在旷野上传递了这么远的距离,声音也变得很小,不过查尔斯等人还是听清了:“黑暗男巫.维德米拉,你今天的魔法让查尔斯感到意外了。”

“哈哈。”维德米拉笑道:“我也没想到魔月有名的光之魔导会出现在东线战场,或许我们有机会能上演一场光暗对决。还有龙魂战将.裘达,魔月军中所说的龙魂霸气,果然比传言中的更厉害。今天的会面就到此为止吧,离开吧!”话语落,恶魔蝠鲼调头离开,圣比克亚众将士纷纷向南退去。

魔月方面也没有再追,查尔斯道:“慕托将军、裘达将军,我们也回黑城吧。”

“嗯。”

不再多话,整合队伍,三将同时向黑城而去。

战役散去后,圣比克亚方面,维德米拉、格雷法、艾伦三人带着军队刚向南走不久,就看到一只数千人的部队正向这边走来。

“嗯?”维德米拉看军队来的方向,显然是己方军队。

艾伦飞上半空道:“是我的部队。”

“哦?”

艾伦道:“我担心这次出击会中了魔月的陷阱,所以出兵之前留了一部份人在外围接应。之前的情况,维德米拉将军不使用魔法,他们也会过来救援。”

“原来是这样,小艾伦,你很谨慎嘛。”

“……维德米拉将军!”艾伦说道:“这样的伏击战,维德米拉将军不是也很谨慎吗?”

维德米拉道:“当然,我不会让自己的部队陷入死地。”

远处,艾伦的部队已经过来汇合。

“哇噢!原来是我们英武漂亮的多姿将军,许久不见,你的大胸部又丰满了。”维德米拉衷心的赞美,却换来多姿双手骨节爆响的声音。

多姿取***上的抖篷拍了拍,虽然心里强忍着这种无聊的问候,但脸上却依然平静,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

艾伦知道多姿平时看上去很沉着,但惹怒了她,后果还是很严重的,忙岔开话道:“格雷法将军受到了。维德米拉将军,我看还是先到你的营去暂做停留吧。”

“嗯,可以。”

“多姿。”艾伦道:“部队就交给你带回去了,我到艾达克去去就回。”

“是。”多姿简短的应了一声,便带着部队离开了。

艾达克,一座沿山而建的镇落,镇落的部份建筑建立在荒废的岩石山体上,另一部份建筑及大部份临时营地则建在山下,这里便是维德米拉的军营所在地。

回到营地后,格雷法被送去战地医院进行治疗,维德米拉解散黑甲军后,来到山上建筑的军官议会所,问艾伦道:“我说小艾伦将军……”

“请你不要用这样的称呼,维德米拉!”艾伦打断他的话,有些不悦了。

“哦?你生气了吗?我以为亲密的称呼能增进我们之间的关系,不是吗?”

“……我们的关系,只是同事而已。”

“就算是同事,也需要增进感情嘛,哈哈哈哈哈……”维德米拉挥手道:“好了,不说这个了。刚才发生的事我有疑惑想问你,我是因为部属发现了魔月的军队动向,才会有所行动,具体发生什么事我并不清楚。但看到你的勋肩,难道格尼斯被调职了吗?”

“是的。”艾伦看了一眼自己的勋肩道:“今天早上收到元帅的调令,格尼斯将军被调回了大本营,由我来接管第八军的领导。”

“哦。”

艾伦又道:“格尼斯将军离开后,我军士兵发现对面魔月军的动作,担心这是他们针对格尼斯将军的离开出兵。所以马上联系了格雷法将军,并暗中随行查探,结果果然他们是为报复格尼斯将军而出兵。”

“嗯……”维德米拉想了一想,说道:“奇怪。照你这么说,格尼斯将军的调令是临时的,魔月方面又是怎么知道这一情报的?”

“这我也不知道。”艾伦道:“或许是他们的侦察员无意中发现格尼斯将军离开。”

“是这样吗?”维德米拉道:“不过与你所敌对的这个裘达确实胆大,竟然敢只带一两千兵力奔袭到黑石旷野作战。虽然黑城已被魔月拿下,但黑石旷野南部地区却离我军范围更近,格尼斯将军遭袭的位置几乎是在格雷法与我军之间的空档。奥尔.裘达,居然做出这么冒险的军事行动,难怪几个月前他敢单军直入,夺下龙卫城,真是漂亮的一仗。嗯,我开始喜欢这个可爱的裘达了。”

“……”艾伦对他的语言逻辑实在无法适丛,嘴上说道:“裘达这个人确实很有能力,自从格尼斯将军与他交战以来,屡屡败在他手下。昨天一役,更是让我军损失不小,因此这才让元帅他……”

“哼,原来是这样。”维德米拉语气轻蔑道:“格尼斯嘛,他也只有这样有能耐。不过,你们也早就希望他走了吧?”

“维德米拉将军,别开玩笑了。”

“哈哈。”

艾伦坐在一旁,心中暗道:“这一次,原本计划借魔月裘达的手除掉格尼斯,再趁机除掉裘达立功,但可惜后一个目的没有达到。不过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以裘达的智慧,也不会这么轻易就死。嗯!只要主要目的达成就可以了,格尼斯已死,我的威胁也就解除了。”

维德米拉瞧着艾伦:“艾伦将军,你在想什么?”

“啊?没有,我在总结这一战的经过。”

“哦。”维德米拉道:“那我们走吧。”

“去哪?”艾伦疑问。

维德米拉指了指室内前来报告的人:“格雷法将军的伤势已经检查过了,我们当然是去看望一下。”

“嗯,走吧。”

战地医院。

“格雷法将军,你觉得怎么样?”艾伦慰问道。

维德米拉摇头:“啧啧啧啧,我说小艾伦,为什么你要把同事之间的关系搞得这么陌生。明明是来关心他的,为什么总要把‘将军’这两个字总挂在嘴边。我说亲,好好养伤吧,我还有你的部下,都很担心你呀。”

“……”格雷法见他捂着心口,一副痛心的样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我没事。”

艾伦问旁边的医生:“他的伤很严重吗?”

医生道:“将军左胸骨碎裂,内脏也有受伤,不过并没什么大碍,好好疗养十天左右就能痊愈。”

“十天!”艾伦道:“好厉害的龙魂战将,以格雷法的体魄,加上紫星战装的保护,居然还能把他伤成这样,龙魂霸气的力量果然强大。”

格雷法羡叹道:“我以前就听说过‘魔月龙魂’的称号,一直没有机会见识,今天一战我输得无话可说。”

“嗯~!”维德米拉沉吟了一会儿,道:“龙魂战将.慕托,以前在魔月西境国界驻守,是菲利蒲.鲁尔麾下的老部将,因为圣、魔(圣比克亚与魔月)争战,他跟随鲁尔被调来这里。他有一个哥哥名叫慕纳,称号‘盾将’,也是一名祟尚战魂的战将。根据情报,这两兄弟仅仅只有弟弟慕托拥有龙魂霸气的力量,但他怎么获得这种异于普通人的霸气,却没有资料。”

艾伦道:“但今天看到的,证明了这种力量的恐怖,竟连紫星战装所改变的紫曜力量,也无法抗衡。不过除了龙魂慕托以外,夜光圣盗.查尔斯会出现在东线战场也让我很意外。”

维德米拉道:“我想查尔斯会被鲁尔派到东线,与我们这里的增兵有关。”

“你是说牛首兽将.库博和人马将.埃菲尔。”

“嗯。”维德米拉道:“以魔月对战况的关注,我们这边的增兵一定被鲁尔发现了,为了维持兵力上对等,夜光圣盗会出现在这里就不奇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