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爱莉丝的时尚黑龙鳞甲(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403 字 2个月前

第四百五十一章 爱莉丝的时尚黑龙鳞甲

凯撒的下属不愧都是炼金士中的佼佼者,说是明天鳞甲才能做好,结果不到晚上七点就给送来了。

“哇。”爱莉丝看着他们送来的黑龙鳞甲:“我还以为只是一件防身的鳞甲呢,怎么有这么多东西?长筒靴子、护膝……”而且这些鳞甲并不仅仅只是裁剪好就送来了,每一件装备的边边角角都溶铸了特殊的金属,并在一些坚韧无比的龙鳞上刻上了肉眼难以辩别的魔法阵,阵心嵌上了魔法宝石。

这一套鳞甲非但一点都不显生冷,反而十分炫丽。

看到爱莉丝惊喜的表情,凯撒又发出了他那十分有特色的嗬嗬笑声:“你师傅出了一百多万的金币,我虽然没有动手亲自炼铸这套鳞甲,但必竟你们花钱是请我来炼铸,如果只是简单裁剪一下,一般的炼金士也能做到,公主你心里一定会说这一百多万金币花得不值得。”

“哪有。”爱莉丝不好意思的笑了,其实她心里确实这么想过。

凯撒道:“这些边边角角的东西,不光只是装饰好看,它还是有一定的做用,不过整体的力量还在依靠于龙鳞自身的力量。”

爱莉丝欣喜道:“不说了,我先拿进去试试。”她迫不急待的拿进旁边的小房间。

过了一会儿,爱莉丝穿着那一套黑龙鳞甲出来了。连身如风衣般的鳞甲,软底尖顶的龙鳞长筒皮靴,如同袜子般护着膝盖和部份大腿的护膝,那一片片黝黑油亮的黑龙软鳞在房间的魔法灯光下,反射出妖异而又神秘的奇特光芒。旁边几个高级侍卫看了,羡慕得要死。

“感觉怎么样,爱莉丝?”冰稚邪问。

爱莉丝满意的点头:“很凉爽很舒适,穿着好轻啊,不像我想的那么重。不过好像就是大了一点。”

凯撒笑道:“我是让他们按照公主十八岁的大概身材裁剪的,公主你还年少,如果刚刚好的话,过两年你就穿不了了。”

“原来是这样,你还想得挺周道的。”爱莉丝在搬来的镜子前又左右看了看。

送这套鳞甲来的炼金士道:“而且这块龙鳞皮它能隔寒保暖,几十上百层叠成一片的鳞片又能透气透热,不会在里面积汗。”

“太好了。”爱莉丝看着身上的这套鳞甲喜欢得不得了,必竟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人们上里可梦不可求的宝物,在她魔月帝国的皇宫都很难找出两套这么完整的龙鳞甲。

“哎对了,凯撒叔叔,这套鳞甲怎么还多两件啊。”爱莉丝说着跑回小房间,拿出两只护腕来:“这件黑龙鳞甲本来就是长袖筒的,再要护腕不是多余了么?”

“是这样的公主殿下。”送这套鳞甲来的炼金士解释道:“大人说公主殿下您喜欢漂亮,所以这套鳞甲的设计并不仅仅是这么简单。公主您看这件鳞甲手臂、腰部这里不是有很明显的分隔层吗?”

“是啊。”因这这套鳞甲是用溶铸的金属封了边的,爱莉丝很明显的能看到手臂、腰上有几道金属分隔层。

那人接着解释道:“其实这件鳞甲是可以拆卸开的,除了袖子一外,这件鳞甲的主体部份可以拆分为短甲、腰带和裙子。”说着他上前道:“公主,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弄开。”

“好啊好啊。”爱莉丝忙道。

那炼金士让爱莉丝伸出一只手臂道:“袖子的边角是有环扣的。”说着他握着爱莉丝的右臂的衣服上下堆了一下,只听喀嚓喀嚓几声轻响,爱莉丝右臂的袖子就被他轻易的卸下来了。

“哇!”爱莉丝看得神奇得不得了,马上又上他把自己左手的袖子也卸了下来,一件长袖筒的鳞甲马上就变成短袖了。

那炼金士道:“现在不就可以戴护腕了?”

“是啊。”爱莉丝把护腕戴在了前臂上,觉得很有新意:“那衣服呢?”

那炼金士道:“衣服也一样,不过腰带那一块要复杂一些。它是由多块鳞皮拼接而成,内侧由金属扣链连在一起。它现在是衣服,所以它的围度和衣服是一体的,改成腰带的话,要把它拉开一点,再把里面扣链的链扣压紧就可以了,大小可以自由控制。”

爱莉丝听完马上就试。从房间里出来时,她的那件连身衣甲,就变成了露着腰部和肚脐的围胸短甲,饰着宝石半搭在腰间的宽型环带和一条不过膝的黑鳞短裙,而且裙边还可以开叉。再加上她那双时堂的长筒靴,整套鳞甲的风格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完全变了一个样。

炼金士道:“公主,你现在这个样属于夏装,之前连在一起时可以当成春、秋装,如果在边角再裹上毛皮,就可以当成冬装来穿了。”

冰稚邪额上冒出了一滴汗,就一套鳞甲,还搞出这么多花样。

但爱莉丝却非常的喜欢:“噢上帝呀,这套衣服太棒了,我真的好喜欢。”她高兴的抱着那个炼金士,在他满是胡渣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那炼金士有点受宠若惊,吱声道:“这……这个制做方案其实是凯撒大人想好了的,我们只是执行制做罢了。”

“谢谢你凯撒叔叔。”爱莉丝也抱着肥胖胖的凯撒,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只要公主你高兴就好,如果是别人我可不会花心思弄出这么别出新裁的设计。”凯撒嗬嗬笑着。

不过也难怪,一套战斗用的鳞甲也能想得这么细致入微,爱莉丝能不高兴吗。

凯撒道:“公主,冰稚邪先生,听说你们已经决定明天走?”

冰稚邪点头:“嗯,是的,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

“明天下午走吧吧。”凯撒道:“公主离开是件大事,而且连累公主在我们市受惊,我们这儿的乡绅贵族都想表示歉意。我已经联络了他们,明天在中午公爵府办个宴会,借此向公主道歉,也算为公主设宴送行。”

“这……没必要吧?已经在贵庄园打扰很久了,是时候该离开了。”冰稚邪道。

凯撒道:“其实明天不止是给公主送行,也是给圣园的拉芙尔法师送行。他明天就要起身,与我国的使节和军队前一起往魔月帝国。”

冰稚邪嘀咕道:“拉芙尔法师……”

“是啊。”凯撒说道:“你还没见过他吧,昨天办完决赛颁奖的事后,他就一直在市政府和官员们商谈去魔月帝国边境和谈的事。”

“和谈有把握吗?”爱莉丝忙问,她对自己国家的事情还是很关心的。

凯撒道:“应该有很大的把握,据说各国的政要都很看好这次和谈。拉芙尔法师在离开圣园之前,已经以圣园的名义向与魔月帝国友好和一些中立的国家发出信函,要他们一起向圣比克亚施压,中止这场可能引发世界大战的危险战争。”

爱莉丝放下悬着的心,拍了拍胸口笑道:“那就好。师傅,我们就再多留半天吧,我要感谢这位拉芙尔法师,让我国的人民能够避免战争。”

冰稚邪想想,再多呆一天半天也没什么关系,而且他也非常想见见这位拉芙尔法师,被列为圣园十二贤者之一的人物。

不过凯撒却对冰稚邪说:“据说以前拉芙尔和尘·瓦席勒布在圣园的时候,是非常好的朋友,你涉嫌杀害瓦席勒布,他恐怕会对你有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