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 冰稚邪的手段(1 / 1)

龙零 唐尸叁摆首 1397 字 2个月前

第四百四十九章 冰稚邪的手段

冰稚邪道:“根据绑架时绑匪留下的话,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炼金比赛决赛的第一名。这太奇怪了吧,这不是明摆着告诉我们拿到大赛第一名的人就是绑匪吗?”

玛哈路德点点头:“这的确很奇怪,可你总不能说我就是将来炼金大赛的第一名吧?没错,我是志在必得,而且很有自信。”

冰稚邪接着道:“我想过了,他们不绑走莱特,并让莱特看到远古虺骨蛇,有可能是故意要把线索留给我们。”

“故意留线索给你们?”玛哈路德笑了:“这是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这就是我的疑问。”冰稚邪道:“如果他们是故意留下线索,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且,绑匪让我们把矛头直接指向可能拿炼金比赛第一名的这个人,却又明白的告诉我们,他们的目的是第一名,这实在说不通。”

玛哈路德道:“这个问题你刚才说过了。”

冰稚邪接着道:“后来我想明白了,这两个问题,有个问题根本就不用去说通它,那就是绑匪为什么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他们的目的是比赛第一名。”

“什么意思?”

冰稚邪道:“把刚才两个问题结合在一想,就能想明白了。如果我的绑匪,在假定我的目的是为了炼金比赛第一名的情况下,我会怎么做?绑架公主,再加上最近一系列的炼金士失踪失窃案来看,政府的人很快会把目光锁定在参加炼金决赛的人当中,而拿到第一名的人最有可能就是绑匪,那么我一旦达到目的就危险了,这么傻的事情我不会做。”

玛哈路德听着。

冰稚邪道:“所以我干脆明明白白的告诉莱特,我的目的是炼金比赛的第一名。这样一来,莱特他反而弄不清楚我的目的是什么了。也就是说,这其实是一层烟雾,绑匪让我们把所有的目光都放在那个还没有出现的第一名身上,放在绑匪为什么要故意透露目的是炼金比赛第一名,这个有很大疑惑的问题上,目的是拖延时间,迷惑方向。既然是迷惑我们的烟雾,当然是越说不通越浪费我们的时间,也就越好,所以这个问题不需要说通。”

“而至于绑匪为什么又要放走莱特,留下线索。这一点沿着上面的问题一想就很简单了。即然第一名是不安全的,如果这个绑匪被识破了,那第一名不就安全了吗?”

玛哈路德想了想,道:“你这么说,好像说得通,但这些都只不过是你的推测。你自己都说了,这是基于假设的基础上得到的结果。”

“没错。”冰稚邪道:“所以我就要确定两件事情,弄清楚这个假设是不是真的。”

“什么事情?”

冰稚邪道:“第一,我要确定绑匪的目的是不是真的是第一名,确定了这个,就能确定我的假设是有可能的;第二,我要确定案件最后的受益人,这个人当然就是真正的绑匪。而就目前情况看,我想到的绑匪合理的目的就只有三种,第一,钱财;第二、政治阴谋;第三,炼金比赛的第一名。”

“第一点跟第二点我无法立刻验证,绑匪即没有索要钱财,又没有提出什么别的条件,那么我只有选择先验证第三条了。”冰稚邪道:“那么验证的方法也很简单,我假设绑匪的目的就是为了比赛第一名。”

玛哈路德道:“又假设?”

冰稚邪道:“如果绑匪的目的是第一名,那么这里面就还有一个关键的人物,那就是‘背黑锅’的这个人,如果他不揽下这个案子,成为绑架案的真凶,这个第一名始终就不安全。也就是说,这个案子必须得是合谋,不能一个人单独做案,即使是陷害他人也不行。”

玛哈路德点了点头。

冰稚邪道:“但要成为具备这样一个条件,也并不是所有炼金士都行,他必须得有足够的炼金实力,还得有资格参加决赛。这样一来范围就缩得很小了,参加决赛的总共只有几十个人,而全城的卫兵为了找到绑匪的线索,这两天已经对每个参加决赛的炼金士做过很详细的调查了。我从这些调查的资料发现,只有你和你的两个炼金士朋友同时得到了参加决赛的资格,别人都没有这个条件,所以很明显,你……”

玛哈路德打断冰稚邪的话道:“所以很明显,这还是你的假设。”

冰稚邪推了推头上的帽子道:“所以我来证实这个假设啊。”

“怎么证实?”

冰稚邪扬起嘴角笑了:“你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一点,我不是政府卫兵,我也不需要找证据求证。”

玛哈路德脸色一变,站了起来:“你什么意思?”

冰稚邪道:“还是简单,来杀你!”

“你……”玛哈路德顿时紧张起来。

冰稚邪道:“如果你是绑匪,你一定不会让我杀了你的。如果你不是……,那就抱歉了。公主被绑的事情,我只好再想别的办法了。”

“你就不怕错杀无辜吗?”

冰稚邪邪恶的笑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玛哈路德眼瞳一震,说不出话来。

冰稚邪慢慢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手中聚集起了冰元素:“对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不认识我,我想还是跟你说清楚一点比较好。我叫西莱斯特·冰稚邪,是一名普通的冰系魔导士。”说着,手中的光芒大盛,一掌向玛哈路德推去。

“慢着!”玛哈路德惊叫一声,再一看,从冰稚邪手中如树枝般长出来的冰棱有两根正准备刺向她的心脏,两根刺向她的喉咙,还有一些冰凌正要缠住她的四肢手脚,并且还有冰凌绕到了她身后。她浑身忍不住的颤抖着,声音瑟瑟的道:“没……没错,是我抓了公主殿下。”

冰稚邪手中的冰枝冰棱立刻碎裂,变成气体挥发:“很好,那我们就来谈一下,你怎么才肯平平安安的把爱莉丝公主放了。”

两个人再次坐回沙发上。

玛哈路德仍有些害怕,但她很快就恢复了镇定,说道:“我原本的目的就很简单,平安的得到炼金比赛的第一名,然后把公主殿下和其他人都放了。”

“可以。”冰稚邪道:“你可以继续拿你的第一名。”

玛哈路德问道:“你不告诉发我?”

冰稚邪道:“这个炼金比赛的第一名是谁的,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喜欢管别人的闲事,但我也不喜欢别人带着事情找上门来。”

玛哈路德道:“可我要安稳的拿到第一名,必须得把这件事情继续做下去。”

“那你继续好了,只要你事成之后,把爱莉丝公主平安的送回来。”

“当然,我不会伤害她的,我还不想被魔月帝国和哥鲁西亚通缉,被通缉的人是无法进入圣园学习的。”玛哈路德道。

冰稚邪起身道:“那好,看来我们谈妥了。”

玛哈路德见冰稚邪就要走,喊道:“等等,你就这么放心吗?你不怕我达到这个目的以后,又提出什么新的条件。”

冰稚邪回过头看着她道:“我今天已经恐吓过你一次了,我不想再恐吓你第二次。你也是魔法师,你应该能想象得到被魔导士追杀是什么滋味。”说完,拉开门,头也不回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