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 1)

对面,剑尘目光带着冰冷色彩的盯着钟鼎,冷声道:“钟鼎,你似乎忘了一件事情,你来我和平域做事,是你有求于我,来寻求我的庇护,而不是我请你来的。虽然这些年里你一直兢兢业业,为和平域作出了一定的奉献,可这些都是你的分内之事,是你因该做的。”

“如果你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或者是拿这些事来找我要报酬,那我要你何用?”

“更何况此时此刻,你竟然还妄想让我将你培养成主宰。哼,钟鼎,你未免太得意忘形了,连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说道后面,剑尘的语气越来越严厉。

钟鼎脸色苍白,内心发颤,连忙开口:“主宰大人息怒,是小人错了,是小人错了,小人言辞不当,心中实则没有任何一点非分之想,希望主宰大人原谅小人一次,给小人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

剑尘神色没有丝毫变化,目光依旧冰冷,道:“钟鼎,如果你不想在和平域呆下去了,你随时都可以离去,我绝不阻拦你。可你如果还想继续留在这里,那就必须摆正你的位置。”

“今日之事,就此揭过,不过下不为例,你下去吧。”剑尘挥了挥手,钟鼎则是神态恭敬的行礼之后,小心翼翼的退了下去。

钟鼎刚刚离去,白帝家族的白月夜小心翼翼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她神色紧张,低着头,蹑手蹑脚,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然后神态恭敬的对剑尘行礼:“晚辈白月夜,拜见主宰大人!”

一看见白月夜,剑尘脸上便不由自主的露出一抹笑容,目光也变得温和了起来。当初他刚来到木灵界时,与他接触最多的便是白月夜,这丫头不仅心地善良,而且当初在绝命谷时,更是对自己嘘寒问暖,很博得剑尘的好感。

在他成为主宰之后,也是对白月夜有过一番栽培,因此如今的白月夜,其实力与当年比起来,早已发生了翻天地覆的变化。

“月夜啊,不是早就说过了吗,以后见到我不必这么拘谨,还有直接叫我名字即可。”剑尘微笑的说道。

“晚辈,晚辈怎敢如此......”白月夜心中恐慌,直呼主宰其名,在她这种小人物看来,实在是不敢想象的一件事。

剑尘也不与白月夜纠结这个,而是手一挥,立即有一道始祖印记飘到白月夜面前,直接赠送白月夜一道始祖印记。

“主宰大人,这...这是?”望着漂浮在眼前的始祖印记,白月夜瞳孔收缩,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始祖印记,送你的。”

接下来,剑尘又叫来了白雨柔,楚天行二人,一人送了他们一道始祖印记。

夏剑铭自然也不例外,同样从剑尘这里得到了一道。

他现在身上还有一百多道始祖印记,这些始祖印记对他作用已经不是很大,自然要用来培养下身边的人。

顷刻间,在和平神宫这边,就多出了数名拥有始祖印记的木灵族人。

当然,虽然他们拥有了始祖印记,但还称不上是天王级强者。要想成为天王,必须是无极始境九重天境界,在加上始祖印记方可。

两者间缺一不可。

可有了始祖印记之后,他们无论是战斗力,还是恢复能力都提升了许多,已经拥有越阶作战的能力。

转眼间,时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在这半个月时间了,前来和平域拜访的始境强者有许多,不仅有和平域九大帝城的知名强者,就连太天界和碧央界境内都有人来。

这些人实力不等,有高有低,但数量最多的依旧是那些处于无极境八重天或是九重天的存在,他们明里暗里的向剑尘示好,态度诚恳的表达忠心,只希望自己能够争取到一个培养成主宰的机会。

尽管许多人都认为这太荒谬了,主宰又岂是说培养就能培养的出来的。

但这一道关卡已经堵住了他们无数年,只要是有那么一定点希望,他们都不希望错过。

一成主宰,飞黄腾达,身份地位都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在这样巨大的诱惑面前,很少有人忍受得住。

但毫无例外,这些人全都被剑尘给无情的拒绝了,在等碧落主宰的答复。

终于,在又过去了数日之后,碧落主宰来到了和平神宫,将自己精心筛选出来的七个名额递交给剑尘。

“我对木灵界中的所有无极境九重天都进行过梳理,这七个人是我认为最可靠,最可信的。当然,凡是没有绝对,毕竟人心都会变的,他们将来会变成什么样,我也无法像你保证。”碧落主宰满脸严肃的说道。

剑尘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自然明白,旋即他拿起名额看了一遍,便递交给夏剑铭,道:“夏剑铭,让他们七人火速来我和平神宫。”

“是,主人!”夏剑铭拿着名单火速退了下去。

见剑尘如此果断,碧落主宰心中很不放心:“你这样实在太冒险了,这简直就是一场豪赌,一旦耗费大量资源将他们培育到主宰,结果他们却不受你掌控,那你可得不偿失。”

“我明白你的担忧,但要想打开那扇石门,我别无选择。而且,你们木灵族既是灵仙一族,我这样做,也等于是在帮灵仙一族。”剑尘说道,以他和风尊者以及沈剑的关系,他并不介意帮灵仙一族培养几名混元境。

“你这么急着进入那扇石门,是为了你腿上的伤势吗?”碧落主宰目光一扫剑尘那始终盘着的双腿,轻轻低语。

“不错!”剑尘也不否认。

“我会全力助你。”丢下这句话,碧落主宰转身离去。

不久之后,和平神宫内便多出了七名无极境九重天强者。

这七人来自木灵界各个地方,有高高在上的天王级强者,有斗天主宰和碧落主宰的麾下,还有一些是割据一地的顶尖势力老祖。

此刻,他们全部一脸恭敬的站在剑尘面前,神色间有激动,也有怀疑之色。

显然,他们被邀请而来,心中已经意识到了一些事。

“主宰大人,您真的有办法让我们踏入主宰之境吗?”说话的是一名天王级强者——无乱天王!

这七名九重天中,有两名天王,分别为无乱天王,朽木天王!

剑尘盘膝坐在主宰宝座上,以一种俯视的姿态望着下面的七人,话语平淡:“我敢将你们叫过来,那自然就有把握。不过,我却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你们七人一旦成为了主宰,那么在我离开木灵界之前,你们都得听我的。”

“离开木灵界?主宰大人,这...这老朽实在是听不懂啊?”朽木天王开口,满脸的惊诧之色。

另外六名无极境九重天强者,同样一脸疑惑。

“木灵界只是一个小地方,在木灵界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天地,所以我迟早会离开这里。你们也不要问太多,有些事你们迟早会知晓的,现在我只想知道,对于我的条件,你们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剑尘说道。

闻言,七名无极境九重天强者面面相视。

木灵界只是一个小地方?

外面还有更广阔的的天地?

听到这些言语,的确让他们心中非常震惊。

但最终他们还是抵不住成为主宰的诱惑,经过短暂的权衡之后,便纷纷作出了决定。

“老朽答应了,只要能成为主宰,今后在木灵界中,老朽任凭和平主宰差遣......”

“在下也答应了......”

“若成主宰,老夫任凭差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