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六十四章 我到底是谁 上(1 / 1)

“夫君,你回来了?”

奥德丽抱着林大壮高兴的迎了出来,夫君就是厉害,连君王都要请他帮忙,一去便马到成功,原本颤抖的世界很快恢复平静。

林渊勉强笑了笑,侧身指着身后说道:

“我向你介绍个人。”

阿罗萨大步上前,看着虽然不如往昔那般青春靓丽,却增添了一份美艳动人的奥德丽眼睛一亮,咧嘴笑呵呵的说:

“丽丽,数十年不见,可想死我了。”

奥德丽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惊恐之意渐渐浮起,看着长相一模一样的二人,脸色苍白的问: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林渊深深叹了口气,把事情的缘由说了出来。

君王说得对,真正受到伤害的是奥德丽,作为女人,她天生便是个弱者。

说完,林渊微微抬头看向天际,实在没有那个胆量看向奥德丽苍白的面孔。

什么是造化弄人,今天可算是明白了。

“你、你们……”

抱着孩子,奥德丽身体颤抖的厉害,突然放声大吼:

“滚,你们都滚,我不想见到你们!”

“丽丽,其实”

“哐!”

阿罗萨还想上前解释两句,林渊直接一个大脚把他抽飞,然后自己默默的离开这个自己在幽冥最温馨的家。

林渊漫无目的走,等他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半棵树村,看着烧焦的老树和空无一人的村庄,他笑了。

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操蛋,有的时候,根本无法用对错衡量,最终的结果便是所有人都受到伤害。

盘腿坐在大树下,身体倚靠大树,林渊深深叹了口气,这一坐便是两天,一动不动。

大光明王国国家科学院,所罗门看着天际眉头高皱,怎么有种冷森森的感觉,掐指细算好像并没有不对的地方,但就是觉得不对头。

真神厄惊恐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在这元宇宙的边缘,只是偶尔震颤一下的恒古深渊,动了!

无矩空间的所有一切都在崩溃,混杂的时空被撕裂化成虚无,变为真正的无。“混蛋,是谁惊醒了恒古深渊?!”

真神厄拼尽全力想要挣脱锁链,符文涌动,锁链被拉到了极限,魔星的规则之纱现形震动,真神厄又被拉了回去。

“王八蛋的元神,只剩下些许意识还不放过我,赶快安抚恒古深渊,否则一切都将化为虚无!”

被强行按回原位的真神厄的神识大吼,如同海浪般席卷宇宙,祂是真的害怕了,只有到了他这个地步才明白,恒古深渊是如何恐怖的存在!

规则之纱汇聚成一个模糊的大脸,静静的看着不断崩裂的无矩空间,最后慢慢消失。

前后不见首尾的恒古深渊翻了个身,宇宙之墙、空间屏蔽纷纷碎裂,一片繁花似锦的世界暴露出来。

仙界震动屏障碎裂,帝君掐指细算,却如所罗门一般,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是这阴冷的感觉做不得假。

“来人,前往破裂处探查。”

“喏!”

不多时,两位身穿银甲的仙家回返,向坐于神木之下的帝君禀报:

“帝君,亿万年未曾醒过的恒古深渊突然翻身,不小心碾碎了无矩空间,蹭毁了玄离洞天的空间屏障,驻守附近的乾罗仙君已着手修复屏障。”

帝君看着远方,声音飘忽不定:

“恒古深渊可还有其他动作?”

“没有,翻身之后,恒古深渊再次陷入沉睡。”

“……去吧。”

“喏!”

银甲仙家离去,帝君思索良久,缓缓闭上眼睛:

“棋子早已布下,时机未到,这次的翻转却是为何?”

“喝点水,感情的事情最难办,有的时候想破了头,也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心情如若死水的林渊,心头荡起微波,这声音好熟悉。

略做思考,这不就是自己的声音吗?

扭动两天没动有些酸麻的脖颈,林渊看向眼前,一只大手拿着一瓶苏打水,顺着胳膊往上看,一张笑脸静静的看着自己。

阿罗萨?

不对,这绝对不是阿罗萨!

虽然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林渊已经对阿罗萨摸得门清,脸上的表情即油滑又不正经,而眼前这位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存在,却十分儒雅。

虽然身体依然那么宽,但气质和不经意间的动作,就是让人感到十分儒雅,让人心中顿生好感。

拧开盖子把苏打水放到林渊手中,儒雅男子盘腿坐在林渊身侧,声音柔和的说:

“看到您这个样子,我有点难过。”

名山苏打水,好久未曾见到了,林渊仰头喝了一口,嗯,还是那么杀嘴。

“你是谁?”

“谭致远。”

“为啥你长得和我一模一样,难不成现在流行大饼脸?”

林渊指指自己的脸盘子,有人唠嗑,他抑郁的心情好了些许。

“您是我,所以我长得象您。”

谭致远微笑着说,林渊嘴角一扯:

“我是你?”

“对,您是我,但,我不是您。”

谭致远摇头,林渊满头雾水有些茫然地说:

“能不能爽快点,别兜圈子说话?”

谭致远苦笑,伸手从衣服口袋取出一瓶苏打水,一边喝一边说:

“搞岔劈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被他们搞岔劈了。”

不知怎的,看着眼前这位长的和自己一模一样,但气质完全是两码事的谭致远,林渊原本抑郁的心情在迅速好转。

拿起苏打水喝了一大口,真是杀嗓子。

“其实,所有人的目标都是我,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布局亿万年引来的不是我而是您。”

说到这里谭致远牙花子一阵发痛:

“我都无语了,这些家伙算来算去,却根本没有发现自己算错了。”

“他们也是真够大胆,算我便已超出他们的能力,还不小心算上您,您是他们能算的吗?”

林渊眨巴眨巴眼,听谭致远的话,貌似自己相当了不得啊!

“老谭,能不能告诉我,我他娘的到底是谁?”

谭致远扭头看看林渊,苦笑着摇头:

“不能说,真的不能说。”

“……奶奶个熊,规则限制?”

林渊满脸的抑郁,所罗门也是不能说,但凡知道点事情的,他娘的都是一个毛病!

7017k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shuquge.com。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wap.shu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