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番外 丹青(1 / 2)

推荐免费看电影APP(纯公益,非盈利,永久免费,无广告)

年关休朝无事,沈玹难得有空在府中陪伴萧长宁。

正巧碰上下了一夜的雪,院中雪景颇好,萧长宁兴致一来,便研墨挥毫做起画来。

沈玹一开始见她画得入神,本不忍打扰,但时间久了就有些受冷落,走到她身后站定,弯腰撑在书案上俯身看她。沈玹将她整个人圈在自己怀中,吻了吻她的脸颊道:“长宁。”

萧长宁‘嗯’了一声,脸颊蹭了蹭他英挺的鼻尖,笔触不停,寥寥数笔勾画出屋檐残雪,问道:“想说什么?”

沈玹拥住她,嗓音沉沉:“和我说会儿话。”

萧长宁故意道:“是‘画’还是‘话’啊?”

沈玹笑了声:“话。你所绘丹青我只知极好,却不知好在何处,正如我所练招式,你也不知好在何处。”

“你是说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萧长宁被沈玹有一搭没一搭的亲吻闹得画不下去,索性搁了笔,回身与他相拥道,“话说起来,我年少之时想象中的夫君并非你这种类型。”

沈玹长眉一挑:“哦?”

“我想象中的驸马该是温柔谦逊的,也爱笑。”萧长宁想起了沈玹的短处,眯着眼狡黠一笑,“最好,做饭要好吃。”

沈玹盯了她片刻,作势朝外唤道:“让吴有福进来。”

萧长宁疑惑道:“好端端的,你叫他来作甚?”

“温柔谦逊,爱笑,做饭好吃,”沈玹一一细数,勾着嘴角道,“依长公主殿下对驸马的要求,东厂吴役长可以一试。”

萧长宁没想到自己的那些要求竟然可以套用在吴役长身上,并且出乎意料地条条契合……她想象了一番若是吴役长成为自己的驸马的情景,不禁打了个寒战,揉着满身的疙瘩道:“还是不了,本宫对现在的驸马很满意。”

她及时服软,沈玹却并不满意,只起身关了门窗,书房顿时陷入一片静谧幽暗之中。

萧长宁警惕地缩了缩,小声问:“你要做什么?”

“无甚,陪长公主画画。”话虽如此,他的举动却是一点也不像是正经画画的样子。

炙热的唇吻上她的脖颈,手也不老实地解开厚重的冬衣,在她还未察觉到寒意之前,沈玹已欺身将她压在书案上。

萧长宁的唇瓣被他□□得嫣红,不禁羞恼地推他,低声道:“你在这做这些事,是亵渎先贤!”

“本督不管什么先贤,本督只想亵渎……长公主殿下你。”他眸色深沉地说着荤话,令萧长宁面红耳赤,身体已先于意识有了反应。

看片APP(你懂得)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