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温柔)(1 / 1)

偷吻 时星草 2351 字 6天前

朦胧的视野变得清晰,窥窗而来的光穿过浮动尘埃,停在他们身上。

睁开眼那一刹那,陆遇安这个人在阮萤这里逐渐具体化。

他肤色偏白,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眼瞳深邃,眉骨鼻骨优越,轮廓立体分明。

听见阮萤这话,陆遇安那双藏在镜片后的桃花眼有轻微波动,他垂睫看着阮萤,嗓音一如刚刚,“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陆遇安说话的时候离她很近,就在她左耳边上。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稳了稳心神,皱了下眉,“左边眼角有点不舒服,右边没什么感觉。”

阮萤左眼角受伤比较严重,手术缝合的位置相对较长。右边虽然也有,但因为距离短的缘故,她的不适没有那么明显。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闭眼。”陆遇安有耐心的重复,“我看看伤口恢复情况。”

闻声,阮萤眼睫颤了颤,照着陆遇安的话去做。

闭上眼,感知和之前蒙上纱布很像,却又不太一样。

那会她的眼睛,包括眼睛周围都被覆盖,她想睁眼也无可奈何。可这会眼睛上方没有遮挡物,她的感知比几分钟前更为明显。她能感受到陆遇安为她检查时,温热的呼吸拂过她薄薄的眼皮,落在她脸颊。

她也能更清楚的嗅到他身上微涩的青柏木香,干净纯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陆遇安眼尾低垂,仔细的给阮萤检查一番,“恢复的还不错,缝合位置目前看还有些明显,状态好的话半个月后痕迹会消失。”

他直起身,翻开阮萤的病历本查看,告诉她,“出院后忌口一段时间,注意眼部卫生,不要用眼过度。一个月后复查。”

话音坠地几秒,陆遇安撩起眼皮看着面前没有任何反应的人,微微顿了顿,“阮萤。”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对上陆遇安藏在镜片后的眼眸,阮萤努力回忆着他刚刚说出口的内容,“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陆遇安合上病历本,“吊完水你就可以出院。”他强调,“其他详细注意事项晚上护士会和你说。”

阮萤点头。在看到陆遇安准备离开时,她没忍住喊住他,“陆医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顶着他带来的压迫感,阮萤抿了抿唇问,“你有带镜子吗?”

阮萤手背扎了针在吊水,不是很方便起身去洗手间照镜子看伤口。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听到这话,站在阮萤病床正对面,和陆遇安一样穿着白大褂的几位医护人员没忍住笑了起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但此刻的她除了对陆遇安的声音感兴趣外,最关心的就是自己眼睛恢复情况。不在第一时间照照镜子看看,她不放心。

陆遇安倒不意外,他瞥了眼在笑的众人,回答她,“没有。”

“……好吧。”阮萤嘴角耷拉下来。

陆遇安顿了下,喊道:“薛景胜。”

正笑着的薛景胜猝不及防被点名,忙不迭站直看向陆遇安。

陆遇安吩咐:“护士站应该有镜子,去拿一面过来给阮小姐。”

薛景胜:“我这就去。”

说完,他转身出了病房。

镜子要到,阮萤暂时没有能留住陆遇安继续说话的理由。

看他们一行人离开病房,阮萤轻叹一口气。也不知道她在出院前,还有没有机会再听一听陆遇安的声音。

病房内安静下来,阮萤单手举着镜子查看伤口情况。

眼角还有一点点红肿,看上去特别不好看。

她正看着,旁边传来小女孩的声音:“姐姐。”

阮萤的眼睛还需要适应,房间内的窗帘还未完全拉开,室内光线依旧不明。借着稀薄的光线,她侧头看向旁边瘦瘦小小的小女孩,“琪琪,怎么了?”

琪琪“望”着阮萤这边,小声问:“你今天是不是就要走了?”

阮萤忽而想起之前听护士们提起的,和琪琪有关的事。

她是先天性眼睛有问题,因为没有及时治疗的原因,一岁多眼睛就彻底看不见了。

再后来,又因为种种原因,一直没系统性治疗恢复。直至一个多月前,她被去门诊看病的陆遇安碰见,才开始住院治疗。

思及此,阮萤轻嗯,“琪琪你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东西?”

她轻声道,“姐姐请你吃好不好?”

琪琪闷闷地摇头,“不用。”

阮萤一愣,有些意外。她忽然想到琪琪和陆遇安的对话,“那姐姐请你吃糖?”

琪琪还是摇头。

阮萤诧异,正疑惑她拒绝自己的原因,过来查看药水情况的护士朝她摇了摇头。

少顷,给琪琪换完药水的护士走到阮萤旁边,掏出手机打了一行字给她看。上面写字——之前有几位和琪琪住过一间病房的阿姨姐姐也说出院后给她买东西来看她,但一个也没来过。

刚开始,琪琪总是期盼着她们到来。

可时间久了,她也明白,她们不会再来。有可能是忘了自己随意说出口的话,也可能是忙。

但无论是什么情况,这对一个充满期待的小女孩来说,都是致命打击。

阮萤盯着那行字,明白的朝护士点了点头。

护士无奈一笑,转头问:“琪琪要不要上厕所?”

琪琪:“要。”

带着琪琪上完厕所,护士才离开。

阮萤看着琪琪安安静静躺回病床,走了会神,然后拿过手机给好友司念发了两条消息。

得到肯定答复后,她放心了。

蓦地,琪琪再次喊她,“姐姐,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呀?”

阮萤轻笑,温柔注视着她,“当然可以,你想问姐姐什么问题?”

琪琪从床上坐起,正对着她这边,有点儿不好意思说,“陆哥哥是不是长得超级超级帅?”

她用了两个超级。

阮萤完全没想到她会问这个,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悲凉。

她应该比昨晚听到陆遇安声音后的自己,更渴望看见他。

“是。”想到陆遇安那张堪比男明星的脸,阮萤告诉她,“你陆哥哥长得超级超级超级帅。”

闻声,琪琪忍俊不禁,“之前护士姐姐她们也跟我说过陆哥哥好帅,她们还和我说只要我乖乖治疗,就有机会看见陆哥哥。”说到这,她有些难过,耷拉着眼角,嘴角抿成一条直线,“可是我都在这里住好久好久了。”

琪琪还不到六岁,却已经明白了很多道理。

她忖度片刻,轻声道:“琪琪,你很喜欢你陆哥哥是不是?”

琪琪:“有的。”

刷完牙,他正要叮嘱她睡觉,琪琪忽然拉着他的袖子,“陆哥哥。”

陆遇安脚步一顿,神色微诧。

很突然的,陆遇安想到于惜玉对她的形容——温柔。

陆遇安当即蹙眉,“不舒服?”

陆遇安换下手术服回住院部办公室。

琪琪嗯声,“对呀。他是我最喜欢的医生哥哥。”

阮萤并不意外,“那你陆哥哥有没有跟你说过,你只要乖乖治疗,眼睛就会好?”

“嗯嗯。”琪琪开心地和他分享,她从枕头下掏出阮萤留给她的小本子,“姐姐说这个本子上有她的号码,她让我想她了,就找护士姐姐帮忙给她打电话。”

看他这样,白天不在医院的于惜玉以为他忘了阮小姐是谁,提醒道:“就是昨晚你看见的阮小姐,毕医生病人。”

“啊——”琪琪瘪嘴,“可是姐姐说这个蛋糕不会很甜,多吃一点点也没关系的。”

“还没有。”陆遇安言简意赅,“有事?”

忙忙碌碌一天,最后一台手术做完,已经是晚上八点。

她正要去办出院手续,司念到了。

偶尔说出口的话,也常常让阮萤觉得她是个小大人。就譬如现在。

想着,于惜玉补充道:“阮小姐温温柔柔的,跟陆医生你和琪琪相处时特别像。”

女生字迹娟秀淡雅。

他随口问:“琪琪很喜欢她?”

陆遇安拨通,没听到对面的回应。他眉头微蹙,嗓音微沉,“我是——”

隔壁病床已经住进了新的病人,这会正戴着耳机在休憩。

司念是阮萤的高中同学,大学虽不在一个学校,但关系依旧很好。

陆遇安插上蜡烛,让琪琪许了个愿吹灭,才给她切了一小块。

糖有陆遇安每天送,阮萤再送就有些重复。

陆遇安诧然,“她让你给她打电话?”

陆遇安盯着那个蛋糕看了几秒,才将目光挪至隔壁病床。

陆遇安:“想要哥哥做什么?”

琪琪眨了眨眼,讷讷道:“我想跟姐姐说一声她送的蛋糕很好吃,可以吗?”

夜色朦胧,树影婆娑。

于惜玉往侧边病房,“琪琪在等你。”

他走进病房,一眼看到琪琪床头柜子上搁置的蛋糕。蛋糕是城堡造型,色彩很丰富,给人一种童话世界的感觉。

“不是。”阮萤说,“前两天和她聊天的时候她说她喜欢吃甜食。”

他外出交流的时间有点久,事情堆积不少。

浴室的氤氲雾气散开,房间内浮起淡淡花香。

路过护士站时,他被值夜晚的于惜玉喊住,“陆医生。”

上午查完房,陆遇安就进了手术室。

“嗯嗯。”她兴奋道:“姐姐我知道啦,我会听话的。”

“不是。”怕他担心,于惜玉边和他并肩往琪琪所在的病房走边说,“今天阮小姐出院的时候给琪琪送了个小蛋糕,琪琪说想和你一起吃,所以一直在等你。”

“那就对了。”阮萤安慰她,“你的陆哥哥肯定不会骗你对不对?他说琪琪的眼睛会好,就一定会好的。琪琪要相信你陆哥哥。”

陆遇安眼前浮现一张明艳大气的脸,“我知道。”

陆遇安心口一涩,温声道:“好,但蛋糕一天只能吃一块,不能多吃。”

“太晚了。”陆遇安耐心和她解释,“今天吃一块,其他的哥哥给你放冰箱,明天再吃。”

熟悉的清冷声音传到她耳边,让她顿在原地。阮萤按捺住自己那颗一听到这道声音就活跃的心脏,轻眨了下眼,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屏幕上的号码。

两人在护士站碰面,司念还没来得及询问阮萤情况,阮萤便朝她伸手,“蛋糕给我。”

于惜玉:“你准备下班了?”

“……应该是。”于惜玉对琪琪还算了解,她很少收除了陆遇安之外病友或医生护士给的礼物。她会收阮萤的,除了喜欢她,确实也不太会有别的理由。

手机铃声响起时,阮萤刚洗完澡。

吃完蛋糕,陆遇安亲自带她去洗手间刷牙。

两人折返回病房,把蛋糕送给琪琪,阮萤给她留了自己的号码,又和她做了个下周会来看她的约定才离开。

陆遇安接过本子翻开,看到横条纹内页上留下的名字和号码。

说完,她又忐忑地问:“好不好?”

吊完水,阮萤早上抽血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她术后各方面反应都还不错,是可以出院的身体状态。

看她难过的模样,阮萤很是于心不忍。

“我想吃蛋糕。”琪琪底气不太足地说,“这是姐姐送给我的,我想和你一起吃。”

阮萤瞟了眼来电显示,陌生号码。

毕业后,阮萤进电台做主播,司念工作一段时间后,辞职开了间咖啡馆。

听着陆遇安略显严肃的语调,琪琪只能点头。

听到“温温柔柔”这几个字,陆遇安挑了下眉。

阮萤舒心一笑,“琪琪真乖。”

陆遇安:“是我。”

“陆遇安。”阮萤开口,嗓音低回轻柔,语气笃定,“陆医生,对吧。”

“阮小姐。”

阮萤点头。

琪琪愣了愣,好像懂了。

司念觑她一眼,把手里拎着的蛋糕递给她,“给病房小女孩的?”

陆遇安偏头。

……

阮萤给琪琪送的蛋糕,虽不是生日蛋糕,却也细心准备了蜡烛。

他走至床侧,“怎么这么晚还不睡觉?”

司念跟着她往病房走,“她今天生日?”

“陆哥哥。”琪琪耳朵敏感,稍加感应便知道是谁来了。

她拿起接通,贴近耳朵。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