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我看见你了)(1 / 1)

偷吻 时星草 1929 字 2个月前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从走廊去十二号病房需要穿过护士站,它在护士站左侧后方的位置。

阮萤眼睛看不见,手里握着陆遇安递给她的盲人杖。

“陆医生。”盲人杖撑地,阮萤往前迈了一步,“我直走就可以吗?”

陆遇安低眸,灯光在他眼睑覆下一小片扇形阴影。他看了眼阮萤面对的方向,门内有影影绰绰的光亮倾泻,“先往前走几步。”

阮萤刨根究底,“几步是三步还是四步,或者更多?”

听到这话,陆遇安挑了下眉,“三步。”

“哦。”阮萤嘴里数着往前迈了三步,然后停下侧头等待下一步指令。

“抬脚。”陆遇安看她脱离地面悬空的那只脚,身形慵懒地站在一侧,单手插兜,“迈过门槛。”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走入安全门内,穿过一小段室内走廊,他们往护士站靠近。

阮萤不知道护士站有没有人在,她正想问,先听到于惜玉惊讶的声音,“陆……陆医生?”她瞪大眼睛看着一同出现的两人,“你怎么回来了?是有什么急事吗?还是交流会结束了?”

听到她丢出的几个问题,陆遇安朝她颔首,回答她最后的问题,“结束了。”

于惜玉点点头,忽然注意到旁边的阮萤,她目光在两人身上打转,“阮小姐,你和陆医生……”

她话还没说完,阮萤便道:“我们在走廊遇到的。”

闻声,于惜玉懊悔拍了下脑袋,“哎呀都怪我,我都忘了你还在外面。”

阮萤这个电话打的时间有点长,于惜玉忙着忙着,就忘了她还没回房这事。

她连忙起身走到阮萤身侧,扶着她的手,“那我现在带你回房间休息吧。”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陆遇安还站在原地没走,阮萤侧身,半张脸对着他,唇色红润,“陆医生。”女人音色萦萦,犹如清冷明月,“谢谢你送我回来。”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陆遇安嗯了声,和听到动静醒来的同事打了声招呼,又问了问把阮萤送回病房,回到护士站的于惜玉几个问题,才走进大办公室。

他这么晚来医院,是想亲自确认出差前做过手术的病人情况。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雨后的玻璃窗被洗涤过,变得明亮。朝阳初升,越过玻璃窗落在电脑桌面,电脑被“唤醒”。

陆遇安一早抵达办公室,他神色倦怠,抬手捏了捏眉心。

“没休息好?”一侧的毕凯旋看他这样,笑道,“昨晚几点回去的?”

他早上刚到医院就听护士们说了,陆遇安昨晚回北城后直接来了医院,很晚才走。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毕凯旋无语:“……你就不能休息一天?”

陆遇安冷漠,“暂时不能。”

毕凯旋嘁他一声,正想问为什么不能。

一侧跟着陆遇安实习的医生插嘴,“陆医生答应了琪琪等她吃完他给的糖就回来看她。”

这个约定,毕凯旋代替陆遇安给琪琪做检查时也听说过。

不过他有些疑惑,“你给了她几颗糖?”

正常来说,陆遇安给的糖应该是到明天的,他不是个会在计算问题上出错的人。

陆遇安:“七颗。”

“今天不是才第六天?”

陆遇安:“嗯。”

毕凯旋懵了几秒,反应过来,“她有两天吃多了?”

实习医忍俊不禁,“对,护士说她放糖的罐子空了。可能是哪天打针吃药的时候多吃了。”

毕凯旋:“……”

他叹了口气,揶揄道:“我总算知道为什么大大小小的女病人都喜欢你了。我要是女的,我也喜欢你。”

陆遇安一噎,没理会他的调侃。

毕凯旋自顾自嘀咕几句,拍了下他肩膀,“帮我个事。”

陆遇安:“说。”

毕凯旋:“……”

阮萤后半夜睡得很沉很舒服。她刚睡醒,谭雪儿就到了。

她住院这几天,谭雪儿每天早上都会过来给她送早餐。

吃过早餐,两人聊了会工作。

聊完,谭雪儿准备回电视台上班,不经意间,她注意到阮萤床头柜子上放了个精美的小物件。

她凑近时,闻到清新淡雅的香味,有点像桂花,又有点儿像她上回和阮萤去出差见过的合欢花味。

“萤萤姐,这个是什么?”谭雪儿前天来医院都还没有。

阮萤:“哪个?”

谭雪儿:“你床头放的小瓷罐,有点儿像香盒,味道很好闻。”

阮萤侧头,“是昨晚于护士送过来的,安神助眠的香薰。”

“效果好吗?”谭雪儿知道阮萤睡眠一直不好。

“特别好。”阮萤昨晚打完电话回到病房时,房内的轻鼾没有减弱。她原本以为自己会和前几天晚上一样,辗转到三四点才能睡着。

没过多久,阮萤听到由远至近的脚步声。她耳朵微动,听见护士喊,“陆医生。”

陆遇安侧头,交代护士把窗帘拉上,把病房内灯光熄灭,只留一指缝的空隙让光进入。

很没什么特色的两个字。从陆遇安嘴里喊出的那一刻,阮萤突然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好听,很特别。

他念这两个字时,抑扬顿挫,声线缱绻,迷人的让她情绪变得高昂。

陆遇安看着面前的小女孩,神色温柔,夸道:“琪琪真听话。”

忽然间,她感受到一只温热的掌心半遮在她眼睛上方。

阮萤呼吸稍滞,轻声说,“好。”

琪琪开心地笑了起来。

小女孩咯咯笑了起来,奶声奶气道:“希望陆哥哥今天就能来,我有点想他了。”

缓了几秒,她才再次睁开——

她也希望陆遇安今天能来病房。

陆遇安:“待会走,哥哥还要工作,忙完就来看你。”

护士蹲在她身侧,摸着她脑袋哄着,“今天的话姐姐也不确定,但姐姐可以跟你保证,陆医生明天一定会来看你。”

紧跟着,是小女孩激昂的声音,“陆哥哥!”

她想再听一听他的声音。

陆遇安勾唇,宠溺地摸了摸她脑袋,询问她这几天的感受。

后面这一句的语调听起来,还有些委屈。

陆遇安了然,给琪琪拆下纱布重新检查一番。

小女孩叫琪琪。

“阮萤。”

一侧护士笑着附和,“对,我们琪琪这几天超级乖,姐姐给你作证。”

琪琪连忙把手递给他。

阮萤心跳一滞,提着呼吸,眼睫轻颤,照着陆遇安的提示去做。

检查完,琪琪问:“陆哥哥,你是不是要走了呀。”

谭雪儿意外,“对你效果都这么好?”

阮萤听两人对话听的入迷,耳朵麻了半边。

琪琪耷拉着的嘴角上扬,满心欢喜:“谢谢陆哥哥。”

阮萤嗯声,她也很惊讶。

护士笑了笑,“当然是真的,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嗯嗯。”

“有。”琪琪仰起脑袋,“陆哥哥,我这几天都有乖乖打针吃药。”

“放轻松。”察觉到她的紧张,陆遇安低语,声线比几分钟前更温柔,“慢慢的,试着动一动眼瞳。”

阮萤要拆纱布,眼睛对光的适应需要循序渐进。

明亮的阳光隔绝在外,室内变得昏暗,他们的呼吸声变得明显。似缕缕强势进入的亮光,和空中飘浮的尘埃纠缠。

“……”

恍惚间,她觉得陆遇安在朝自己走近。

阮萤半躺,在陆遇安俯身为自己拆纱布时,她闻到了微涩的雨后青柏味道。

阮萤征神间隙,听到陆遇安说,“毕医生临时有点事请假了,今天我替你检查。”

一大一小交流着,跟在陆遇安后边的实习医生把琪琪说的问题全部记下,朝陆遇安点了点头。

阮萤:“有这个打算,我等出院的时候问问她。”

她身体变得僵硬,触觉变得灵敏。纱布一层层被解开,最后一层缠绕在眼睛的纱布褪下时,她眼皮上方有温热的呼吸声擦过。

谭雪儿应着,和阮萤又聊了会,看时间差不多,叮嘱了阮萤几句,起身离开。

“能看到吗?”陆遇安弯腰凝视她,神情专注,“看我的眼睛。”

阮萤再次坠入他清沉悦耳的玉石之声,大脑被他牵引,眼睫上抬,视线逐渐变得清晰。

折返回床上躺下后,她就听到隔壁小女孩雀跃的声音,“陆哥哥真的回来啦?那他今天会来看我吗?”

阮萤眼睫微动。

陆遇安:“好。”他看着琪琪,“伸手。”

“真的?”

陆遇安从口袋里掏出两颗硬糖放入她掌心,“一天一颗,吃完哥哥就来了。”

“是我。”陆遇安的声音比昨夜更温柔,“琪琪这几天有没有乖乖听话?”

阮萤缓慢地眨了下眼,胸口的山脉叠嶂层峦起伏着。她目光越过他眼瞳前的透明镜片,循着他的眼睛往下,落在他自带唇色的嘴唇,“……我看见你了,陆医生。”

人走后,阮萤伸手摸了摸床头的小瓷罐。罐身冰冰凉凉的,靠近时能嗅到里头飘出的丝丝缕缕香味。

吃过早餐缓了缓,阮萤下床拿着盲人杖去病房里的阳台透了透气。

谭雪儿:“那可以问问于护士这个东西在哪买的。”

“看得见吗?”她听到陆遇安重复问。

那一瞬,她撞上一双明亮深邃的眼瞳。

听着两人对话,阮萤耳畔回想着昨晚那道让她心跳有所起伏的声音,莫名的和小女孩有一样的想法——

阮萤感觉没有错,陆遇安走到她床侧,然后念出她的名字。

没想到在于惜玉把香薰送过来后不久,她就沉沉地睡着了。甚至一夜无梦。

眼睛上方的手跟着挪开,阮萤睁开眼眸,又不适地闭上。

琪琪不舍,“……那陆哥哥你要记得,我想听你给我讲故事。”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