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1 / 1)

在训练营的生活充实又有趣。

早七点到八点进行体能训练, 练枪两小时后学飞机驾驶,十二点到一点是吃饭休息时间,下午学习柔术格斗术, 晚上可以自行决定是休息还是继续练习射击。

如果不是因为玩家夸张的背景设定,可能只有军队才支撑得起他们每天的子弹消耗。

射击训练场, 一气势凶悍的中年人开门后大步来到白山身边,弯腰恭敬道:“少爷, 您让我们抓的人已经带到了。”

“......抓...的人吗?”白山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你们不会弄伤他了吧?”

赤井务武顿时紧张起来。

中年人摇摇头,“只是打了一针麻醉, 已经清醒了。”

被关押在审讯室内的赤井秀一看着自己被拷住的双手沉默不语。

他昨天才刚解除嫌疑从警局出来,就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在与对方周旋了很长时间才安全回到自己租住的旅店房间。

之后......之后就被人打了麻醉, 再睁眼就被拷在这了。

输了的感觉让他有些反胃,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当时把针织帽摘了, 没了本体,从身体到心理上, 哪哪都不舒服。

白山清辉......白山公司.......

怪不得当时母亲看到邮件内容后, 会露出一种凝重到堪称凝固的表情, 还多次警告他不要轻易招惹白山公司。

对方不动手, 不是因为拿他没办法, 而是因为杀他就跟捏死蚂蚁一样轻松。

正思索着, 审讯室大门打开,一个中年人率先进来,恭敬站在门旁。

紧接着进来的人是赤井秀一曾经调查过的白山清辉。

抬起眼, 他看向紧随在白山身后头戴侦探帽的男人。

与对方极其相似的眼睛猛然睁大, 赤井秀一不可置信自己找了三年的人会这么轻易的出现在面前。

炙热的注视让赤井务武脚步一顿, 不自在的拉了拉帽檐。

他想象中和儿子、妻子的见面是在自己恢复记忆后,而不是在这个看着就不友好的审讯室里。

整整一天的心理准备,还是在见到对方的第一眼就土崩瓦解。

“你好,赤井秀一。”相比赤井务武,又莽又直接的白山完全不需要做任何心理准备。

他坐到审讯室的椅子上,没心没肺笑道:“我觉得你可以先冷静一下,毕竟你爸爸现在失忆了,受不起刺激。”

失忆?

“......我见识过易容术的厉害,你怎么能证明这就是我父亲。”在短暂的惊愕后,赤井秀一已经迅速调整好情绪,重新变得冷静冷漠。

他不相信白山的话,也不相信这个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是自己的父亲。

“那你又为什么不相信我?”白山疑惑。

其实对方暗地里对白山公司的调查他都知道,但他有一点想不通,“你为什么会觉得伤害你父亲的是我们白山公司呢?”

赤井秀一沉默下来,冷峻锐利的双眸审视打量着对面的赤井务武。

许是因为失忆的原因,赤井务武的气质和赤井秀一脑海中的形象有些差别。

他父亲失踪前曾给母亲发了封邮件,说自己惹到一群不得了的人,还提到他跟踪的人经常出入白山集团董事长的私人庄园。

刚到日本那年他才15岁,白山集团董事长完全是他接触不到的人。

但某次偷看了母亲的调查资料,他看到白山董事长有个儿子曾在日本念过书,不过当时对方已经到美国了。

三年后,在他打算去美国留学接近白山清辉、调查白山公司时,白山清辉居然又回了日本。

猝不及防的赤井秀一只能趁着那段极短的暑假私下里去调查跟踪白山清辉。

但对方那几个朋友实在敏锐且看得紧,他跟踪时还撞见过一个金毛、一个卷毛教训不怀好意接近白山清辉的人。

不就是个幼驯染嘛,有必要看得那么紧?

赤井秀一完全找不到私下接触白山清辉的机会,最后去美国的时间到了最后期限,他只能暂时放弃这条线。

松田盯着紧闭的射击训练场大门,垮起个小猫批脸。

“咱们当时就应该跟着一起去!谁知道那个叫赤井秀一的家伙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清辉就是个笨蛋,你们怎么能放心让他一个人去见那个危险的家伙啊!”

“绝对三句话就会被拐跑,绝对的!”松田垂下脑袋,烦躁的抓了把头发,“连他高中那些死缠烂打的人都是我解决的呢!”

“喂喂,怎么就变成你解决的了。”也解决了一半变/态的降谷不满嘟囔一句,又说,“不过你上半句话我还是很赞同的。”

在他们印象里,白山就像只可爱漂亮的长毛布偶猫,每天的日常就是撒娇卖萌,偶尔rua的狠了会闹会儿脾气,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把自己哄好。

可气的是,这只小猫听见什么就是什么,别人拿点好吃的一晃悠,他就能跟着人跑。

像赤井秀一那样一看就有八百个心眼的人,白山一个人过去不得被吃得骨头都不剩!

“好了小阵平,小清辉虽然笨,但也没你想的那么笨。”萩原叹了口气,“他背后可是白山公司。”

这段时间,他们也算把整个训练营转了个遍。

除了他们这几个毛头小子,其他人手上都沾过不少血甚至人命,遇到他们时再怎么收敛,再怎么和善,也无法隐藏身上浓浓的血腥味。

能在世界立足的企业都不可能是绝对干净的,只有黑白通吃才能左右逢源。

尤其还是像白山集团这样的武器制造商,其内部牵扯的关系网就更是复杂庞大。

背靠如此强大的公司,白山不吃别人就已经很好了,怎么可能会有人敢吃他。

“放心吧。”伊达航开口道:“之后咱们问问他不就好了。”

“没错,清辉的性格大家都清楚,只要我们问了,他就肯定会说的。”诸伏也觉得与其自己在这担心,不如之后直接找清辉说个清楚。

白山并未等来赤井秀一的回答。

对方看起来已经默认白山公司是凶手,而赤井务武则是易容假扮的。

但为什么呢?攻击赤井务武的分明是琴酒他们,赤井务武调查的也应该是琴酒他们的杀手组织。

白山托腮思索着,肯定有什么细节他给忽略了。

就比如......

琴酒教他绝世武功的时候。

很长一段时间,琴酒都会出入白山董事长的私人庄园,如果赤井务武那时候跟踪了琴酒,很容易就能误会琴酒是白山公司的人。

白山眉头微微皱起,以琴酒的敏锐应该能察觉到自己身后跟着个人。

但对方放任赤井务武跟踪了好几天,是想让对方产生案子和白山集团有关系的怀疑吧?

好过分,这和背刺了自己的亲弟弟有什么区别?

亏他还叫了这么长时间的哥哥,还不如刷伏特加的好感度呢。

负责把赤井秀一抓过来的中年人恭敬问道:“少爷,这个人您要怎么处置?”

“你们一般是怎么处置的?”

诺曼不假思索,“绑上重物沉海喂鱼。”

赤井务武瞬间绷紧了身体,但因为相信白山不会这么做,他并未出声说什么。

赤井秀一在听

到沉海喂鱼时也没太大的反应,他早就想好会有这么一天,只不过恰好是今天罢了。

“......唉,算了,先把他放开吧。”白山站起身,摆手让那中年人把赤井从审讯椅上松开,“我知道我就算解释再多,你也不会相信。”

赤井秀一活动着手腕,“如果刚才那些就是你解释的,那我确实没有相信的必要。”

“好吧好吧~但我还是要解释一遍的,务武叔叔跟踪的那个人是教我格斗术的老师,算是我爸爸合作伙伴的手下,你能理解吧,大公司总是需要很多合作伙伴的。”

白山一看赤井秀一的表情就知道对方根本不相信,而且为什么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啊!

“放心,我才不会把你沉海呢。”他揉了揉太阳穴,思考片刻后一拍手。

“嘛~这样吧,咱们先握手交个朋友,你是我朋友以后,就不会这么警惕了吧。”

赤井秀一看着那只伸到面前的手,眼神冷漠。

什么叫先握手交一下朋友,要不是他知道对方的身份,或许还真的会被那张纯良无害的笑脸骗过去。

不过以他现在的处境,不管对方是善意还是不善,他都应该握上那只手。

“那么,你现在就能相信我了吧。”白山很快松开他的手,来到赤井务武身边。

“你可以带着务武叔叔的血去做DNA检测,去任何一家你觉得可以信任的医院,等到结果出来了,你可以再和我联系。”

赤井秀一微微皱起眉,直到亲眼看着血从赤井务武手臂中输出,拿到那小管血液,他才有种‘难道对方真的没骗自己’的疑惑。

他上前检查过,的确是真人的皮肤,血也的的确确没有造假的可能。

和白山交换了手机号,赤井秀一独自驾驶游艇离开,他要立刻去做DNA检测,但美国的医院......真的可信吗?

白山公司就像是扎根在美国的庞然大物,如果想在检测结果上动手脚,简直就是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