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第 61 章(1 / 1)

一场追逐战在茂密的丛林之中上演, 两道重叠的身影在树冠之上快速地跃动,红色蛇群如同蔓延火焰一般追逐着他们的脚步,却始终保持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

伊莱趴在艾萨克的肩膀上向后看, 在努力争取后他终于把自己的肚子从艾萨克的肩膀上解救了下来。从被不怎么温柔地被扛在肩上变成被不怎么情愿地单手抱在怀里,实在是飞一般的进步。

忽然, 躁动的蛇群中出现了一个比暴躁的同伴们更加暴躁的存在,它从游动蛇群中弹射而起, 粗壮身躯简直像是一棵拔地而起的小树。伊莱的身体比脑子更快地举起法杖,一个半固态的水球铺头盖脸地砸向它、与它一起坠入了密密麻麻的族群之中。

伊莱抿了抿唇,目之所及之处每一片绿叶底下似乎都存在着红色的身影, 他有些头皮发麻:这里怕不是南部丘陵绝大部分的火蛇了吧?

艾萨克半点也没有停顿地跃起,在准确地落到目的地之后他闭了闭眼睛,静待突然模糊的视野再次清晰。

精灵的血液中流淌着逐风的魔力, 被禁止调用魔力之后他能从风获得的助力有限。如果不是他在过去无休止的流亡生活之中锻炼出了相对强健的体魄, 恐怕他一开始就不能在有限的、来自于风的助力下跳跃到另一颗树上。

他吐出一口气, 飞快地瞥了一眼半点也不见外地搂住他的脖子的伊莱。他之所以能够坚持到这里,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他在树枝之间不停跳跃的时候伊莱默不作声地挡下了所有袭来的攻击。

充盈的魔力能够使魔法师释放出强大的魔法, 但魔法师作为魔力与元素魔法的媒介, 这个过程事实上会对他们的身体造成一定的负担。绝大部分魔法师体内的魔力并不能支撑他们持续施放魔法到对这个事实产生实感, 但伊莱显然不属于此列。

艾萨克腿部发力, 轻盈起跳, 但这一回他显然没有之前那么专注。

这个小少爷的身体素质好像比他想象中的要好更多。

啧, 真麻烦。他微微敛着眼睛想。

伊莱的状态其实并不像艾萨克想象的那样好,除开喉咙里升起的铁锈味之外,频繁使用魔法让他感到一丝从灵魂深处缓缓升起的疲惫感。他之所以保持安静, 一个原因是为了不干扰艾萨克, 另一个原因就是他现在根本没有多少力气说话。

啧, 真麻烦。伊莱也这样想,再拖下去他连反杀艾萨克的能力都快没有了。

他倒是没有怀疑艾萨克故意拖延时间,半精灵的脖子上已经浸出了细密的汗珠,这个慌乱的逃亡过程中他们彼此都不算太容易。伊莱需要提防火蛇的攻击,没空回头望向前方的道路,只能问道:“还有多久到湖边?”

艾萨克呼出的灼热气流被风吹到了伊莱的后脖颈,白金光芒从远处繁茂的树冠中透出,低沉的声音在伊莱的耳畔响起:“很快。”

在伊莱使出最后一个魔法之后,他们终于冲出了在枝叶掩映下投出绿色阴影的丛林,伊莱扭着头望过来,终于达成目标的喜悦还没来得及出现在脸上就在刺眼的光线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光滑如同镜面的湖平等地映出天上的云层和被风吹得摇摇晃晃的修长嫩草,平坦草地与静谧树林与他刚来到这里时一模一样。

不,不一样。

湖的对岸没有瑞兹。

伊莱瞪大了眼睛——我那么大一条龙呢?那么大、比半个塔楼还高的龙呢?!

他从艾萨克身上挣扎下来、难以置信地要往前走两步,后颈传来的拉力却突然阻止了他的脚步。伊莱转过头来,入目的却只有艾萨克分明的下颌线。这只半精灵注视着平静到一丝涟漪也没有的湖面,蛇群逼近的声音越来越近,他却定定地立在这里

、没有半分想要逃跑的意思。

伊莱一怔,也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

真奇怪,明明有风,湖面却连半点涟漪也没有。

艾萨克突然拽起了伊莱的手,体型差异让后者被他拉得踉跄了一下,伊莱还没反应过来艾萨克就扯着他的手臂把他捞了起来。

艾萨克大步迈向湖面,炎热的气息已经炙烤到了后背,他走得越来越快、甚至最后跑了起来。

艾萨克想干什么?伊莱看看已经游动到森林边缘的火蛇,又看看对岸密林中穿梭的红色身影,最终眼里只剩下了越靠越近的美丽湖泊。

伊莱的眼神逐渐惊恐。

这种惊恐不是因为从四面八方投来的火球生出的。

“我——”

不会水!

后半句话淹没在了从每一个缝隙涌来的冰冷液体之中,嘴巴和鼻腔都被堵住了,赖以生存的空气在肺中被不断压榨,不慎呛入的水花如同燎原的火星一般从喉咙一直烧到泡囊气管。

伊莱头一次觉得自己离死亡这么近,窒息的、浓稠的、冰冷的。

明亮晃荡的湖面越来越远,他们在不停下坠。伊莱望见了水底浓厚的雾,巨兽森白的骨骼屹立其中,突出的脊骨与尖锐骨刺交错,就像一座镂空的山脉。

这么大的骨骼,伊莱有些迟钝地想,这片湖泊放得下吗?

但很快他就再也没办法思考了,视野逐渐被黑暗侵袭,伊莱的睫毛颤了颤,最终无力地搭在了眼睑之上。

艾萨克垂眸看了一眼伊莱苍白的小脸,手臂难以抑制地往外一松,就在伊莱即将脱离他的掌控范围之中时,他又咬紧了后槽牙,把伊莱环得更紧了一点。

他眯着眼睛锁定骨骼中间某个闪烁着光芒的光圈,也不知道对面是什么地方,他没有魔力,还是把这个魔力很充盈的小少爷带着吧。

浓雾包裹了他们。

突然、一道艾萨克听不见的机械音打破了虚空中的寂静。

[叮咚,检测到宿主处于危机之中,启动紧急预案。]

短暂的停顿。

[危机判定与现实情况不符,紧急预案启动失——滋——]

刺耳的电流声滋滋响起,淡蓝色的系统面板在没有主人操控的状态下自动打开,它崩坏一般交错闪烁,最后重叠扭曲,在淡蓝光点如被风吹散似的消逝之后,他们的周围出现了一个闪烁着白色柔光的光团。

伊莱手指上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荆棘指环和监察者之杖一起绽出了紫色的发散状光芒。

[当前世界序列号000,启用监察者·凛冬最高权限,驳回系统决策,修改危机判定条例。]

与以往每一种系统播报声都不同的机械音响起,每多吐出一个字,这道声音中的机械感就减弱一份,直到最后变为彻头彻尾的、属于人类男性的、清冽又带有特殊韵律的声音。

如果此时伊莱没有失去意识就会觉得这道声音十分耳熟,他上辈子的亲友则会惊讶地一拍大腿——因为这简直就是他上辈子音色的冷淡版本。

[再次进行危机检测。]

光团慢慢靠近伊莱苍白的面庞,轻轻地从他的鼻尖拂过,一张透明薄膜瞬间将他的口鼻与湖水隔开。

[叮咚,]冰冷的机械音再次响起,[检测到宿主处于危险之中,启动紧急预案。]

[宿主伊莱·柯蒂斯·弗朗西斯现持有通用抽卡次数*52,系统自动为宿主抽取卡片。]

五十二枚硬币被均匀地撒向两个并列的许愿池,一道白光闪过,整整齐齐的绿色卡片列在了池子上方。

清冽的声音说:“更正。”

五十二张普通卡闪了闪,它们如同由铅笔涂抹而成的画作,无形的橡皮在

画作之上不停擦拭,直到它们好像从未出现过。

[宿主伊莱·柯蒂斯·弗朗西斯现持有通用抽卡次数*52,系统自动为宿主抽取卡片。]

“更正。”

……

[宿主伊莱·柯蒂斯·弗朗西斯现持有通用抽卡次数*52,系统自动为宿主抽取卡片。]

“更正。”

……

在许多次的擦拭重启之后,一张亮闪闪的紫色卡片终于出现在绿色卡片中间。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珍贵物品卡——]

播报还没由完成,就被打断了:“重构。”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珍贵功能卡·随机传送。]

[判定宿主失去意识,系统自动使用卡片。]

白色光团突然绽放出极盛的光芒来。

带着伊莱往某个方向坚定而去的艾萨克手臂一顿,他抬起右腿、像鱼一样轻盈地转了个方向,他背对深色浓雾,望着气泡上升、破碎,最终融入晦暗的晃荡水波之中。

浓雾慢慢遮挡了他的视线。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他们如同夜空中点燃的彗星一样坠入似乎无边无际的湖底。

白光一闪而过,银白窄长的鱼群优雅穿游,青灰色的螃蟹被水草缠住了脚,拥有飘逸尾巴的奇怪青虾一尾巴拍断了缠绕的水槽。

湖底平静一如往初,误入这片湖泊的两个人与浓雾巨兽骨骼一起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像他们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被夜色笼罩的森林,一个阴冷的水塘中传来了一点不同寻常的动静,正在饮水的蓬松魔兽警觉地竖起两只耳朵,它呲开嘴,泛着青绿光芒的獠牙在黑夜中闪着寒光。

突然,一只手破开水面,利刃瞬间削下了魔兽的头颅。一道修长的身躯缓慢又惊悚地从水塘中爬起,他伸出五指把湿透的黑色长发悉数撩到脑后,望向四周的暗绿色的眼睛闪动着某种冰冷又阴郁的光泽。

半精灵把挂在臂弯上的小孩扛到肩上,抬步跨上了岸。

水波晃荡,魔兽的尸体晃晃荡荡,腥臭血液后知后觉地洇进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