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第三十五章(1 / 1)

第三十四章

苏青青拿了镇邪符后就离开了。

因为身份经得起推敲, 又有符师和仙宗弟子作为兄长这两块招牌,哪怕苏青青拒绝了千符阁的邀请,千符阁也不会多深究。

苏青青到家的时候, 院子里贴着一张传音符。

传音符到手,耳边就传来钟斐熟悉的声音:“我没事, 已服用破邪丹,保护好自己。”

苏青青听这声音虽然不比寻常中气十足, 却也有力,她完全可以放下心。

开启阵法,身上辟邪符存活不多了, 她又花了一段时间炼制,以前一次灵气消耗只能得二十来张,如今练气三层的自己, 灵识更大, 灵力更充足, 在她极其娴熟的技巧下,至少得画上一百来张才能把她的灵气消耗殆尽。

入了夜。

一声惊天巨响, 随后轰雷大作, 这让苏青青吓了一大跳。

苏青青放下符笔, 然后看了下窗边。

天又要下雨了吗?

不对, 这雷声似乎和下雨天的雷声不一样, 苏青青在此世经过几场大雨, 那时的雷声不像此时给她一种心悸压抑的感觉。

她走到窗边,打开了窗户,外头还有月色, 哪里有下雨的样子。

因为得到沈姓修士的提醒, 苏青青心里一直存着事, 此时怪异的雷声让她有些疑神疑鬼。

终是她这等修为完全不配参与进去,她所能做的,就是在屋子里等。

苏青青看了看桌上一堆辟邪符,近百张的辟邪符预示她在辟邪符的手艺已经到了满级,画了这么多,她只有在刚刚雷声响起时才失败。

这时候,外头突然起了大风,苏青青远远的看到远处天际黑云滚滚,如同龙卷风一样,将各处的邪气全部卷了进去。

有邪气从四面八方汇集,有些从苏青青的院子路过,苏青青就看到贴在窗口的辟邪符就突然化成了飞灰,院外树下挂着的辟邪符也无风自燃。

苏青青在院子里的辟邪符,就在顷刻间,全部化为了灰烬。

由此可见,此次邪气的可怕。

苏青青外头的布帛掩饰也跟着烧焦了起来,发出了难闻的味道。

无数人都龟缩在角落里,再也不敢观望外头可怕的情形,也有大胆的开门观望局势,不一会儿,辟邪符消散,一点邪气侵入了他的身上,他的亲人发出阵阵尖叫。

苏青青已经听到附近有人的惨叫声,她默默重新回到屋子里,将窗户还封紧了,随后只能用辟邪符均匀的洒在屋里头,看到屋里头的辟邪符安好无恙后,证明她屋里没有任何邪气。

这一晚上过得格外的慢,到了夜半子时,苏青青突然听到外头有人落地的声音,她心神一紧,一只手捏住了冰锥符,一只手捏住了镇邪符。

然后偷眼从门缝中看去,院子里有阵法,若是人他会晕头转向一段时间,若是……邪祟……只要感知到苏青青的血肉,那只是迷幻的困人阵法对其没有作用。

当看到有人在迷烟阵打转后,苏青青松了口气,是人就行。

随后苦笑一声,是人不是更可怕?若是邪祟,她手上有镇邪符,屋里也到处都是辟邪符,说不得邪祟就跑了。

可若是人,她一个练气三层,什么攻击法术都没有,只能靠符箓保命。

苏青青默默地将镇邪符收进储物袋,一只手捏住了敛气符,木缠符捏了十张后还觉得不保险,干脆又拿出了十张。

木缠符是苏青青学的第二道攻击俸禄,虽然不如辟邪符熟练,如今也已经登堂入室,手上还存有六十多张,还有十来张冰锥符,冰锥符的成功率才三成,在别的符师上看来,这已经算是真正的符师了。

但苏

青青并不认为,所以成功率不高,她很少用现实材料制作,身上拥有这些,还是她自觉没有安全感,储物袋要备用一些攻击符箓才浪费不少材料做成。

另一只手捏了三张冰锥符,二十几道符箓一起甩出去,怎么着也能把敌人给伤害。

外头的人还在阵法里转悠,苏青青目光紧盯着阵法出入口,已经做好第一时间战斗准备。

然而,苏青青等了一个多时辰,都没有看到人从阵法中走出来,也没有感觉到阵盘有被攻击的痕迹。

苏青青微微迟疑,不管是坏人还是小偷小摸的小贼,若是发现被阵法困住,他们发现凭着自己走不出阵法,都会尝试着暴力解禁,然而此时进屋的小贼已经一个时辰了都没动静。

她想了想,还是准备再等等看。

她怕是计。

她在屋子里屏气凝神,外头真是半分动静都没有,若不是苏青青清晰感知到有人进了她的院子,她还会以为自己院子完全没有外人。

若是大白天,或者外头没有出现恐怖的异象,苏青青肯定要叫雷氏夫妇过来看看了。如今这个境地,外头到处都是邪气,把人叫出来可不是害了人家。

不知不觉中过了两个时辰,外头邪风和雷声还是在震动。

苏青青也没有等到敌人从阵法出来。

这时候,外头突然亮堂起来,隔着门,苏青青也感受到了蔚蓝色的光。

随后,她感受到周围的灵气好似被一股大力牵引着离去。

苏青青双灵根的资质此时吸引灵气,发现用了数十个呼吸才能抓到一丝,要知道,在这之前,因为双灵根的优秀,那些灵力在她功法运转的瞬间就会争先恐后地进入她的筋脉丹田。

灵气被抽走了,普通的修士怎么可能有这样本事?

她从门缝中看到虚空中浮现出如同水光镜一样的淡蓝色结界,苏青青远远看到邪气触碰到这蓝色结界后都化成一股飞烟消散。

苏青青见状,她明白有修士开始和天际那邪气聚集所在动手了,就是不知道是筑基期前辈们布置的阵法围攻,还是金丹大修士出了手。

苏青青一直苟在家里,她还没忘记她院子阵法里还有一个人。

天边微微亮的时候,天际的那黑云似乎弱小了一半,但再也没有邪气朝它涌去。

许是动静少了,总有散修修士克制不住探出了头。苏青青的灵识也小心翼翼探测出去,因为她听到了有人从她屋顶上飞走,再透出门缝,有一些练气期的流光也从屋里飞出来。

最后,隔壁邻居也有了动静。

苏青青这才将门打开。

今日早上的天雾蒙蒙的,完全看不远。

配上苏青青院子里的迷烟阵,苏青青哪怕知道阵法的出路,也有些晕头转向。

她终于看到阵法中人了,是一个晕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男子,男子浑身是血,面上也有些许邪气,最重要的!他穿的是清虚仙宗的弟子服!

清虚仙宗的人,那就是友人。

苏青青心中松了一口气,那应该不是坏人。

不过,这清虚仙宗的弟子是误打误撞过来的,还是他是被钟斐推荐过来?

不管是哪一种,苏青青决定不能见死不救。

她用了很大的力将人扛进了修炼室,因为房间小,苏青青也不好将人送到自己睡觉的房间里,另外的洗漱房间更不适合。

这将人扛了进来,她身上的辟邪符灰了一半。

苏青青连忙给自己重新换了三张,又喂了两粒回春丹,发现没有任何动静,她干脆又喂了三粒,还是不醒,苏青青喂了五颗进去,还输入一些灵力到他体内。若非她自己回春丹不缺,这就是喂掉了三十颗灵石。

只能说他

运气好,若是在别的散修家里,可不会这么奢侈。

回春丹终于起了作用,此人身子动了动,他缓缓睁开眼,视线也慢慢清晰,入眼的就是一张秀气的面容,她在轻轻地喊他:“你醒了么?”

他挣扎着起来,苏青青说道:“你先疗伤,我给你去倒些灵水处理一下伤口。”

他顿时不动了,苏青青很快端了盆出来,还拿了块帕子递给他。

他似乎恢复了一下,就拱了拱手:“可是苏姑娘?”

苏青青一听,连忙抓住他的手臂,这人知道她是苏青青,那就代表他是钟斐介绍过来的。

“你是谁?”

他面色苍白,艰难说:“姑娘,有人让我给你画颗星星,你就明白了。”

说着,他强撑用血在地上画了画。

苏青青见状,就知道这确实是钟师兄介绍过来的,而且是友人,否则不会告诉他画星星,而是别的带话。

这个符号对她和钟斐都有特殊意义,是不会拿来开玩笑的,于是苏青青没等他画完,就说道:“钟师兄让你过来做什么?”

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又有点逃避苏青青的目光,惹得苏青青不由紧张:“是钟斐出了事?”

“不是,不是。”

苏青青听他反驳,她就没什么可担忧的。

“既然不是,那你也不想说就不用说,钟师兄既然叫你过来,那你先留着恢复伤势。”

随后想到问:“你身上有邪气,需要破邪丹,我这儿是没有的。要不要我给你师门传个信来接你。”

此人脸色顿时有些僵硬,他挣扎着爬起来:“不用了,谢谢苏道友,我姓王,讳宗明。”

苏青青吃惊了:“王管事?”

王宗明摇摇头:“我已经不是王管事了,我伤好些就走!”

苏青青心中疑惑之极,她目光闪了闪,他是抗拒苏青青替他去叫仙宗弟子的,而且重伤了不回东白楼,而是根据钟斐的提醒跑来她这里。

苏青青心里琢磨着,这王管事不知是犯了事还是得罪了不可得罪的人,然后仙宗的筑基前辈把他差事卸了。

她见他这又是中邪又是伤的不轻,还似乎躲着其他同门,苏青青觉得犯事的可能性极大。

钟斐是一个有分寸的人,而且他之前还很厌恶这王管事,苏青青也对王管事贪财和随意杀害凡人的事也没有好印象,是什么原因,钟斐会想救他这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