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善的第一战(这是中毒)(1 / 1)

闻善见姜不复脸上露出一言难尽的无奈神情,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师兄,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吧?刚刚看你站在那里,我还真怕你纵身跳下去。”闻善点了点崖边,心情放松。

姜不复轻笑道:“闻师妹说笑了。”

他只是有些自责落寞,倒也不至于想不开。

即便怕让师尊失望的情绪、怕自己久久无法突破的担忧依然在,此刻他的感觉确实好多了。

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为何原先总是不自觉去在意闻师妹,或许正是因为他早感觉到她跟别人是不一样的。

那些口口声声倾慕他的人,只是看到了他的外在,看到了他的修为,看到了他作为太清门首席弟子的身份。

闻师妹却透过那些表象看到了他的真实。

“嗯,我也知道师兄才不是那么脆弱的人。”闻善道,“师兄你看着,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你五年内必突破!”

姜不复虽然岁数不大,但结成金丹的时间久,困在金丹巅峰完全看不到进境预兆的时间也很久,他早做好了还会困十年二十年的打算,而这样的时间还是幸运的,有多少人即便金丹前进境神速,此后却一生困在金丹期始终不得寸进?

因此,听到闻善的话,轻松许多的姜不复道:“闻师妹为何如此笃定?”

闻善心道,因为五年内辰婴就能换皮了啊,到时候我“勾结魔域”“因爱生恨”害你,你不就能在绝境中突破了吗?

她开始胡诌:“师兄你这就不懂了吧?这是名为最后期限的莫测威力。我不说还好,我一定下这五年,随着时间的临近,你将爆发出无穷的潜力,什么瓶颈都是小意思!”

姜不复见闻善言之凿凿,虽从不曾听过这等理论,但跟他目前最在意的突破相关,他不禁追问道:“闻师妹,你是从何处听说这事?”

闻善心想,现代社会,大家都知道啊!不快到死线绝不开始干活,死线之前效率奇高。

只不过在这个修仙世界却肯定不会有这种说法。修仙需要漫长的时间,靠的是个人的修行和感悟,最忌讳的就是人为规定修炼的进度,也就绝不会发展出最后期限的说法。

闻善羞涩一笑:“我自己总结的。之前我爹要我一天练五十页字,我通常都会拖到晚上,本来需要一天才能写完的,半晚上就能搞定。”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他是个有事立即去做的人,实在理解不了闻师妹为何拖延。事情就在那里,拖着并不会消失,不如早做早安心。

只是,即便听到闻师妹这理由,知道了她说的五年期限并不可靠,他那种茫然确实消散了不少。他也有会深陷瓶颈一辈子的忧惧,然而闻师妹口中定论般的“五年”如同清风拂散一切阴霾,他竟隐隐觉得希望就在不远的前方。

“闻师妹,我与你做个约定。”姜不复忽然想试试闻善说的方法,看着她浅笑道,“五年内我必进境元婴。否则……”

他顿住,闻善连忙接话:“否则师兄你要当众送我一株芍药!”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送芍药有示爱的意思,让他当众给她送芍药是多么为难的事啊,用在赌约中很合适。而且,她这话明显是包藏私心,很符合她的人设……今日份的示爱成就达成!

姜不复敛了笑,神情恢复了以往的淡然,点头应道:“好,便如此约定。”

闻善一直在认真观察姜不复,见他听到她那么说表情都变了,就把心中最后的那一点担忧也放下了。

姜不复好歹是个男主,意志力绝对不容小觑。她既想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又不愿自己对他的开解会让他对她生出超过同门情谊的好感。

目前看来偏差不大。她再提起暧昧话题,他明显不快,可见她今后依然可以继续走“爱而不得,因爱生恨”这条路。

“那师兄我去准备一会儿的比试啦!”闻善摆摆手离开,走出几步后又突然回头对姜不复笑道,“师兄,生活的乐趣是自己给自己的,高兴些,谁知道明天是不是就死了呢?”

闻善的话听起来既乐观又悲观,姜不复怔怔看着她远去,想到她父亲早逝,或许正因此她才有了这样的感悟。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擅自离开了这么久,他是该回去了,去做他身为太清门首席弟子该做的事。

闻善到的时候,褚尚升境的事已暂且告一段落,虽然不管哪宗的弟子都在兴奋地讨论此事,话语中有着明显的向往,但场地已经收拾好,只等着其余弟子们抽签比试。

参与三宗比试的弟子最低要是筑基境界,筑基一组,金丹一组,目前这一代的弟子除了刚进阶的褚尚,并没有元婴期的。

号牌是随机发的,闻善领到了一张甲一一零的号牌,让她觉得非常亲切。

辰婴的号牌是甲四五,而看到闻善后凑过来的林语号牌是甲一二,王层是甲六,闻善的信息来源工具人朱顺畴则是甲九九。也就是说,太清门弟子都是甲字号,而玄玉宗是乙字号,隐仙宗是丙字号。

三宗总共有三百五十多名弟子参与比试,采取一场淘汰制,也就是说有将近一百八十场,今日都要比完。因此同一时间有十场比试在进行,每场比试都有前辈在盯着,只是小伤不会管,若将有性命之忧,会立即阻止。

第一场抽签出来结果,太清门一位前辈唱号公布,闻善听到没有自己松了口气,虽然她早做好了输的准备,还是难免紧张。

辰婴倒是排在了第一批,对手是隐仙宗弟子,因为闻善百般叮嘱,他上台后规规矩矩,轻松赢了对手后下台。

第一批陆续都结束,第二批也很快出来,不巧的是,朱顺畴的对手竟然是王层师兄。王层人很沉默,比斗的路数却是大开大合,朱顺畴早知自己不是王层的对手,也没挣扎太久,很快败下阵来。

在闻善出于同门情谊关心他时,朱顺畴反而显得很轻松:“这也是天意。好在输给王层师兄可比输给别的宗门好。”

闻善见他自己看得开,便也没有再多说。

哪里是什么不舒服,是见孙嫦的剑已伤了闻善,目的达成,自然便逃了。

玄玉宗剑招特色是在虚实之间转换,普通筑基弟子玩不出更多花样,因此只要在对方出招时那一瞬判断清楚是实还是虚,就能应对。

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她才修炼了几天啊,这不能怪她。

有人为闻善捏把汗,只有闻善自己在高兴。

她自从被那个假未婚夫郑铭碰瓷后就不太愿意出门惹麻烦了,因此也没见过这位孙师姐,但对于对方的出现,她是有预料的。

她体内好像有一个黑洞,在吸着她的灵力。

她觉得自己可真厉害,竟然已经避开这么多招了!

赢了这场比试,她心中带着喜悦悄然看向姜不复,却发现他竟蹙眉快步走过来,在她惊讶的目光中跳上比试台。

她当然不会做什么小动作,她要靠着真才实学打败闻善,让姜师兄对她刮目相看。

闻善判断是虚招,但她经验不足无法判断这虚招后头接的会是什么,便只能选择后退,暂避锋芒。

“孙师姐,好巧啊!”闻善打了个招呼。

他看到她的伤口处并没有愈合的迹象,还隐隐泛着黑,与此同时,她的灵力乱成一团,在互相消耗。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失,闻善逐渐感觉气力不济,她的灵力流失得非常快,在又一次被孙嫦的剑伤到手臂后,她意识到不对劲的同时,人也踉跄着半跪在地。

孙嫦忽然想起了什么,蓦地看向台下,同时扬声道:“姜师兄,是郑铭!在得知我的对手是闻师妹后,他曾来我身边,一定是他对闻师妹怀恨在心,因此借我的手下毒害她!”

她看着闻善便想起上来前郑铭师弟还找过她,请她帮忙找方师叔求情,别把他赶出玄玉宗。她虽然在方师叔跟前说得上话,却也不愿意为郑铭求情,直接拒绝了。

孙嫦微笑道:“闻师妹,看来我们有些缘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姜不复将闻善交给裁判师叔,带着一身冷冽气息便追了出去。

而此时,闻善在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边上盯着的前辈“师叔……”后便倒了下去。

姜不复蓦地看向意识到不对已变得无措的孙嫦,冷声道:“孙师妹,你给闻师妹下了什么毒?”

修真界有毒的东西千千万,他刚才查探时便尝试解毒,竟对那毒束手无策,只能抓到郑铭问清楚究竟下的是什么毒。

原本站在郑铭身边的一位弟子忙道:“孙师姐,郑师兄刚才就说不舒服先回去休息了!”

闻善整个人都是紧绷的,深吸了口气,等孙嫦提剑袭来时,她已冷静下来,巧妙地抬剑,挡住了这一剑。

也不等闻善高兴,孙嫦便退后,又换了一招袭来。

等第六批叫到闻善的号牌时,她忽然意识到,师尊座下六个弟子,全都赢了!只有她,要给师尊丢人了。

他们几乎要以为大师兄打算亲手杀了那个郑铭!

孙嫦此刻脑子动得很快,她绝对不能被姜师兄误会,会是谁呢?她肯定没有给闻善下毒,是闻善自己毒自己来陷害她吗?不,不对,众目睽睽,而且闻善没有必要那么做!

孙嫦下意识反驳道:“我没有!姜师兄你信我,我怎么会给闻师妹下毒呢!”

众人只觉得似有一道风刮过,姜不复便不见了身影,离得近的几个太清门弟子面面相觑,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大师兄露出这样冷厉的神情。

他若真是闻善的未婚夫也就罢了,偏偏是个假的,还被人戳穿了,真是咎由自取。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孙嫦见状停下攻势,拱手道:“承让了,闻师妹。”

但闻善到底是个才开始修炼没几天的门外汉,实战经验更是不足,在不慎看漏一招后,被孙嫦的剑尖划破了面颊,惊得她连忙后退,而孙嫦却并没有趁势追击,而是非常有风度地退后等着闻善修整。

在旁观者看来,便是闻善一直在躲,而孙嫦气势如虹,完全压制住了闻善。

闻善上台,却见对面走上来的恰好是个熟人,竟是在美人岭蛇窟并肩作战过的玄玉宗孙师姐。

修仙世界轻轻划破点脸皮根本不算什么,要不了两天就会好,完全不会留疤,因此孙嫦并不觉得如何,闻善本人也不在意,调整好气息后便主动出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那便请孙师妹指教了。”孙嫦摆出起手式。她往台下扫了一眼,看到姜不复正在注视着她们这边,心便砰砰直跳。

姜不复在裁判师叔之前赶到了闻善身边,将她扶起,一手搭上她的命门,同时观察她的脸色。

闻善人没有力气,脑子却还能动,她说不出话,只能在心里想,肯定不可能是孙师姐,人家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当众给她下毒呢?

林语是在第四批,很快潇洒地赢了。赵翩翩在第五批,赢得有些艰险。

闻善在观察力是绝对是顶尖的,她曾靠着卓绝的观察能力避开过三次车祸,五次高空坠物,有了林语的提点加她自己的感悟,在孙嫦袭来的同时她就确定这招是实招,径直提剑压了上去。

这都要感谢林语师姐,她曾亲自陪她演练过遇到玄玉宗或隐仙宗弟子该如何应对。低等级弟子学的剑招都差不多,每个宗门又有自己宗门的特色,参加过好几次三宗比试的林语自然摸得清清楚楚,将经验传授给了闻善。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