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墨盒)(1 / 1)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初挽自然一堆疑问:“怎么突然回来了?你不忙吗?”

陆守俨解释道:“最近确实在忙, 不过昨晚也差不多忙好了,我本来也想着,过两天就是你生日了,回来给你过二十岁生日, 过了生日我们去领结婚证。正好昨晚你给我打电话, 我挂电话后, 想了想——”

他说这话的时候, 看着她,神情平淡:“还是想回来,所以昨晚临时把事情交待出去,我自己连夜赶回来了, 到家的时候早上七点, 我看你睡得香,就没吵醒你,干脆打了点水, 买了点吃的,我放保温饭盒里了, 你洗漱下, 先吃点东西吧?”

初挽注意到了他刚才说话时那个微妙的停顿, 这里显然应该有一些话,被他略过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坐在床上,仰脸看着他:“敢情你是熬了一夜回来的?”

陆守俨轻描淡写地道:“也没什么,我半路在飞机上和车上都睡了, 反正又不是我开车, 现在也不觉得累。反倒是回到家——”

他低头看向她,她锁骨上挂着红痕, 那是他落下的。

他的视线沉沉落下,初挽便感觉,那视线落时都是火星子。

于是脚趾头都蜷缩起来了,微抿着唇道:“回到家怎么了?”

她低声嘟哝着抗议:“你说话不能说半截,谁还跟着你猜不成。”

陆守俨低声道:“反倒是回到家,我可是卖了力气。”

初挽多少有些羞愤,拉过被子一蒙:“我也没要你怎么着,是你自己。”

陆守俨看她这样,莞尔:“你想哪儿去了,我意思是,我一路回来了,结果你睡得真香,我在旁边等了半天,你就是不醒,就是不搭理我,我只好收拾了下家里,打了水,还给你买了饭,我容易吗?”

他那轻淡却又有些埋怨的语气,倒是把初挽惹笑了。

她抱着被子滚到了床边,哼唧了声:“谁让你不和我说声,你白天回来也好啊,大晚上的,你就不嫌折腾?”

其实也有些心疼,知道他一定是接了自己电话,感觉出自己情绪不佳,不放心。

他那么忙,昨晚却匆忙扔下一切连夜跑回来。

陆守俨:“起床吧,先洗澡,吃点东西,中午过去爸那儿。”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她微惊,他已经把她抱住,打横抱住。

初挽下意识攥紧他的胳膊:“干嘛?”

陆守俨:“抱你洗,你不是没劲儿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然而陆守俨不由分说,直接抱进去了。

初挽抗议,陆守俨哄她:“没事,洗手间不开灯。”

洗手间没窗户,暗间,不开灯,便朦朦胧胧的,初挽这才感觉好些。

等完事了,初挽趴在他怀里,温吞吞地咬他肩膀。

陆守俨倒了热水,又从保温饭盒里拿出早点,初挽便也穿好了衣服,起来吃。

早点有他从食堂买的,也有他从石原县带过来的烧饼包子,都已经在机关食堂热好了,现在吃还是松软的,香喷喷的。

初挽这么吃着的时候,就见陆守俨走到床边,坐下,收拾床头散乱的那些文件资料。

初挽边慢悠悠地吃着,边看他收拾。

陆守俨拿起那页带着照片的文件,文件上还散落了一根黑发,显然是她的。

他捏着那根头发,随口道:“这是哪个小孩干的坏事?”

初挽吃得腮帮子鼓鼓的,咽下去,喝了口牛奶,才道:“我哪知道。”

才吃过饭,喝了牛奶,她声音很润,有点理直气壮的意味。

陆守俨低头看着自己的照片,看了一会,突然道:“你觉得我现在和那个时候一样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初挽:“年龄摆这儿,能一样吗?”

陆守俨掀起眼来,看向她,眼神明显不悦。

初挽笑道:“那个时候看着就是个生瓜蛋子,比现在差远了。”

陆守俨薄唇抿着,眸光沉沉,显然等着她继续说。

初挽便觉心里酥酥软软的,又有些想笑。

他想听自己说什么?

夸他吗?

她便故意低头喝牛奶,装傻。

陆守俨看了她片刻,知道她故意不说,倔不过她,终于低头继续收拾了。

初挽边喝着牛奶边瞄他,他指骨修长,很利索地将那些文件拾起,分门别类整理,很快就收拾妥当了。

初挽看着这情景,心里便美滋滋的,从头到脚地舒坦着。

虽然外面下着雨,是她最不喜欢的潮冷天气,但是一大早起来,屋子里却是暖烘烘的,自己吃着热乎乎的早餐,喝着牛奶,有一个男人正利索地将那些散乱的文件收拾好,把一切都归于有条不紊。

她甚至觉得牛奶都比平时好喝了,甜丝丝的,奶香十足!

整座机关大院,明明长大了结婚了却还要被逼着喝牛奶的,只有她了。

别家都是需要营养的小宝宝才会喝。

初挽喝光了最后一口牛奶,珍惜地舔了舔唇,回味着牛奶的滋味,心里却想起昨晚她看到的那个中山装,那个打电话的人,以及他唇边的笑。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不再羡慕别人,她心底的所有渴望都已经被甜蜜充塞着,填得满满的。

陆守俨没抬眼,不过显然知道她在看,便随口道:“是谁把我的东西都弄乱了?”

初挽有些含糊地道:“是你自己弄乱的,本来昨晚还是整齐的,你一来就乱了。”

陆守俨:“那是谁把我的东西都翻出来看了一遍,还放在床头不舍得收回去?”

初挽:“没有不舍得,就是看着看着困了,是你让我拿存折的,我就是看看你有多钱。”

陆守俨将那些文件在床头戳了戳,戳齐整了,之后利索地别在皮夹子中:“小财迷。”

初挽喝了口水,软软地笑道:“原来你攒了这么多钱!”

陆守俨:“也不是刻意攒的,主要是花不着。”

部队里会发饭票粮票,伙食费虽然要交费但是很少,天天在部队里除了基本的日用品消耗,基本没花销,加上后来立功也有奖励,以及一些事的补贴等。

他们结婚时候,钱大部分是陆老爷子出的,他自己花了一些,但不多。

初挽便笑:“你辛辛苦苦奋斗十几年,存了这些钱,最后都要便宜我了!”

陆守俨:“不然呢,给谁花?”

他这一说,初挽却想起许多事,上辈子的事也想起来了。

甜蜜便瞬间掺了一些酸涩,她打量着他。

他显然察觉了,疑惑地看她一眼。

初挽便很认真地宣布道:“你的钱,只能给我花,都是我的,不能给别人。”

陆守俨看着她那样子,也不知道怎么了,仿佛突然来气了,一副伸出胳膊要把好东西都给护住的架势。

他便笑:“也没人跟你抢。”

初挽看着他,坚持:“你的钱是我的,你的人也是我的,都是我的!”

陆守俨挑眉,好笑。

初挽却认真起来,她扑过去,拱到了他怀里:“你快说,你的钱,你的人,都是我的!这辈子上辈子下辈子都是我的!”

陆守俨将她抱了一个满怀,低头看着她:“这是怎么了?”

初挽却趴在他肩膀上,闷闷地说:“那你说,到底是不是?”

陆守俨眼神便认真起来:“是,当然是,我的都是你的。”

初挽这才满足,搂着他的腰:“这还差不多,你从头到脚都是我的,只能对我好!”

陆守俨好笑,抬起手轻抚着她的背脊,像是在安抚一只猫。

初挽便舒坦了,闷在他肩窝里,有些贪婪地吸着他的气息。

她喜欢这样,特别喜欢。

陆守俨便这么抱着她,道:“挽挽,我说正经的,我们各自有各自的领域,我也无意插手你的事情,你之前说,我的钱是我们日常花用的,但其实我并不在意这些,我们既然是夫妻,那就该夫妻一体,我不想和你分得这么清楚。你拿去随便用,随便你做什么都可以,万一赔了的话,也没什么,只是一些钱而已,又不是要了命。”

初挽从他肩窝里抬起头来,不过因为闷了半晌的缘故,她脸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脸颊还被印上了衣领上的纹路,这越发显得那肌肤细腻清润。

陆守俨安静地看着她,黑眸深邃温柔。

初挽便觉自己的心被温柔包裹住,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没有一丝寒凉入侵的缝隙。

心里太暖,她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便低声嘟哝道:“这还差不多。”

陆守俨抬起手,长指帮她理顺头发,掖在耳边:“你剪了短发后,这头发动不动就乱。”

初挽被他这样顺着,便觉得自己在他掌心里变成了一只猫,可以蜷着尾巴偷懒的猫。

她趴在他肩头:“我就喜欢这样。”

陆守俨看她这样,其实心里也很喜欢,便低头浅浅吻她。

从昨晚接到她的电话,纠结挣扎,之后毅然回来,一路上都在不断地想,睡着时梦里也在想。

想了一夜的渴盼已经把他的胸口涨满。

就这么抱在怀里吻,喜欢得要命,喜欢到连她每一根头发丝都觉得那么动人。

许久后,他终于舍得放开她:“我们收拾下,等会出门,去看看爸。”

初挽:“嗯,我这里有个水墩子,说要给他,最近都忘了,正好今天送过去。”

于是初挽换衣服,陆守俨也将被子收起来。

这么收拾着的时候,陆守俨突然想起之前,淡声道:“说起来,攒了这么多年钱,就等着给某个坏小孩花,结果还不被领情,给都给不出去。”

初挽听他这话,想起之前,心里暖暖的,又有些想笑。

不得不说,见过大风大浪的男人就是不一样,他对于她发了多大的财并没有兴趣的样子,也没有多问,只是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初挽:“你都不仔细问问具体怎么回事吗?”

陆守俨:“至于房子的事,正好我研究过这方面的政策。”

陆守俨:“再看广东,广东是国内改革的先头兵,广东在几年前就开始对农民土地进行征收,征地后建设商品房对外出售,这个模式广东已经发展了几年,以后也许会在全国推广。”

陆守俨颔首,没再多问,反而说起柴烧窑:“我能理解你的意思,这是传承,是柴烧窑的传承,也是初家的传承,你必须做下去。”

说着这话,人已经径自出去了。

陆守俨终于开口:“我当然最疼——”

初挽:“你那边不是挺忙的?”

初挽略收拾了收拾,陆守俨回来了。

她正要张口,却看到,陆守俨脸上竟然有了可疑的红?

所以他其实是不好意思,以至于只能落荒而逃?

陆守俨:“你手头有这些钱,这些事都可以慢慢来,实在不行的话,缺钱了,我手头没有,我们也可以想办法贷款,只要你看好,办法多得是。”

初挽茫然,点头。

***********

她瞄了他一眼,他脸上有些疏淡,没什么表情的样子。

房子,一套房子,属于他们两个的房子,是他们将来永久的家。

找关系找路子这种事,就算是陆守俨,低头求人的事,总归要赔个笑脸,并不是那么好干的。

初挽的心漏跳一拍。

陆守俨:“行,那我这两天打听打听,等把这事办妥了,我再回石原县吧。”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温醇好听,而“房子”这两个字的时候,更是引起人无限遐想。

陆守俨:“先歇几天吧。”

他说到一半,后面的话却说不出口了,就这么隔着极近的距离看着她。

阿姨进来后,看着初挽家这摆设,自然是连连咂舌,好一番叹息,之后才对亲戚道:“看到没,人家老玩意儿多,人家懂这个!”

她一个多活了十几年的人,自己都没想过贷款,没想到他观念这么先进。

初挽一口气没上来。

只能说,哪怕是完全陌生的领域,他依然保持着对关键要领的敏锐度和思维缜密性。

她意识到他要说什么。

初挽:“不用,这个我自己来就行,能做就做,不能做再说,也犯不着走什么关系。”

初挽:“啊?你研究了什么?”

陆守俨一听,便明白她的意思,略沉吟了下,道:“这样也行,我一时半刻就这样了,我看我们单位也没条件分配更好的住房,如果你想改善,也可以。”

初挽一听,担心:“怎么了?是你们县出什么事了?”

她喜欢他摆出的这个态度,真的喜欢。

初挽偎依着他,便将自己最近发了财的事说了。

初挽听着,叹:“要是自己的事也就算了,你看你,挂职两年,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亲生的父母官了。”

陆守俨:“当然是买,你想买就买,买好的。”

陆守俨看她这样,笑道:“现在的问题是,挽挽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房子,你说一下,我找人打听下,尽快下手。”

初挽:“嗯。”

陆守俨却已经走到了门口,手搭在门把手上,他抿着唇,低声道:“你把桌上也收拾收拾,等我回来,我们就出发。”

哪怕他只领着一份死工资,永远不会发大财,但是他对钱财就是看得淡。

初挽立即道:“我赞同!”

陆守俨:“挽挽,这些你既然操心了,那肯定错不了,我就听你的就是了,需要我做什么,我配合。”

她说的时候,特意留意着他的反应。

初挽道:“阿姨,我记得这事,不会忘,快请进来做吧。”

初挽听着这话,便笑了。

最后,陆守俨终于道:“博古斋的那一批瓷器,可以回头问问陈主任,这样也好插手,至于柴烧窑,我帮你问问情况。”

不过转念一想,也能理解了,现在农村估计已经有贷款了。

初挽听着,想想也是,比如陆建时,他也是正经陆家子嗣,陆家在他身上投入的可不少,结果呢,最后还不是一样没出息。

这些想法便凭空给这套还没落定的房子增加了许多温暖和期待。

阿姨笑道:“小初,我这一早上就瞅着,想着你没出门吧,就怕一不小心你出门了,把这事给忘了!这不,我老姐妹家孩子来了,这是小卢,你帮着掌掌眼吧。”

“我想看看四合院,自己单独买一套,这样我们自己可以住,以后我放点什么东西也方便。”

说这话,倒不是别的,主要还是心疼他。

这是一个不以物喜的男人,一个坦坦荡荡把信任摆在她面前的男人。

初挽听着这话,胸口便有些发热,她低声道:“对,所以哪怕烧钱,我也要做,我不能让它倒下去。”

陆守俨回转过身,低首看着她。

陆守俨:“说你呢,别装傻。”

陆守俨别过眼睛去,哑声道:“没什么。”

初挽越发纳闷:“你想说什么……”

他略顿了顿,道:“其实也有一些事,需要找找北京这边的关系,我就借着这个功夫,正好在家里多陪陪你,也过去看看爸,顺便把自己家的事办了。”

陆守俨:“最近上面发布了一个购房职工调整住房后原住房的处理意见,这个意见提到,按照补贴售房政策购房职工,可以申请按照标准价或者成本价来购买现在的住房,并且给了结清差价的计算方式,只要补足了差价,就可以办理产权登记手续。”

初挽完全没听懂:“嗯?”

她仰脸看着他:“所以?”

最后,她道:“总之,我想拿出来一万,和你的钱一起买个房子,改善我们的住房条件,这样我做什么也方便,你觉得呢?”

陆守俨却陡然起身,道:“我去把垃圾倒了。”

初挽想了想,道:“位置好一些,格局好的,周围治安好的,还要生活便利。”

他说得都太对了!

陆守俨神情不动:“最疼你吗?”

最后她道:“为了不太惹眼,接下来我也不敢卖什么了,手头这二十五万需要充分利用,不能太浪费,博古斋那一批瓷器我想要,必须要。柴烧窑如果真盘下来,后续工资以及烧窑费用都是支出,回本却没那么简单,但是这件事对我很重要,哪怕一时赔钱,我也得干。”

陆守俨:“也没什么大事,县里厂子投资的事,还有卫生系统的,不过需要帮着找找路子。”

正这么吃着饭,就听到外面敲门声,陆守俨打开门一看,是楼下阿姨,身边还跟着一个年轻的,在那里陪着笑脸。

她其实大概知道他接下来的话是什么。

她诧异地看着他,没错,一向情绪四平八稳的他,竟然脸红耳赤。

陆守俨将那些东西都分门别类放好了,一时两个人说着话,初挽便说起自己的打算。

陆守俨:“当然还有一些其它政策细节,从这些政策综合分析,再按照目前国内城市住房条件来看,未来房地产会放开政策限制,将来房价应该会大涨,现在的人,住着四合院大杂院,都想着上楼,觉得楼房好,但是再过一些年,城市里满眼都是楼房,等大家上楼后,这种四合院资源便会紧缺起来。”

——虽然心里其实很想逗逗他。

初挽屏住呼吸,抬头看着他,等着他的话。

陆守俨:“我带了点石原县的特产,我们收拾收拾,给爸还有哥嫂他们分分。”

果然,陆守俨讲了下他们石原县现在农村贷款情况:“总之,只要看好将来的路,条条大路通罗马,钱不是问题。”

心里却想,敢说疼别人,立即和他翻脸。

这样的男人,哪怕他穿着最土的旧中山装,他也散发着人品贵重的气息,这就是一个人的人格分量。

她压着心里的期盼,看着他。

她抱着被子,突然想到了什么,竟然忍不住笑了。

但是显然他很排斥这个字眼,或者说是排斥在她面前提起来。

一个把伟人思想研究到极致,又擅长政策研读分析的人,就是不一样。

初挽坐在床边,抱着被子,倒是呆了好久。

视线交缠间,屋子里的温度仿佛上升了。

她动了动唇:“怎么了?”

陆守俨:“你想买,那就买,我也觉得买个房子挺好,现在用我做什么吗?”

初挽诧异:“你话还没说完呢…”

陆守俨却是轻描淡写地道:“也不是什么大事,这世上,做什么都没容易的,在石原县做父母官是,回到北京机关其实也是。虽说我比别人会投胎,也算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比一般人高,但那只是一个敲门砖,最后扑腾成什么样,还是靠自己。”

初挽见此,也就不提了。

初挽点头:“你说得是。”

好像是一个禁忌,提了后,他就立即反应很大,躲开了。

于是她便详细和他说起来,那一批博古斋瓷器的机会,景德镇的柴烧窑,以及自己买房子的想法。

初挽便一脸讨好地凑过去,从后面抱住他:“我就知道你最疼我,原来你一直攒钱是想给我花!你从小就对我好,是不是?”

初挽笑得眼睛发亮:“难道不是吗?你不疼我,那你疼谁?”

双方寒暄了一番,阿姨亲戚姓卢,初挽便叫小卢,这小卢忙将手里的墨盒摆上来,请初挽过目。

初挽便感觉,他虽然并不懂瓷器,也不懂烧窑,但问的问题竟然都能恰好问到最关键。

陆守俨神情认真起来,仔细地问了许多问题,比如柴烧窑和煤烧窑的区别,景德镇的情况,高仿瓷的情况。

她知道他在石原县干得辛苦,现在又跑来北京这里找关系找门路的。

初挽听着意外,毕竟贷款这种观念得是几年后了,他竟然张口就是这个。

陆守俨却抿着唇,不说话。

之前看完电影她逗他时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

陆守俨见此,也起身把人给让进来。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