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8()(1 / 1)

新置的衣帽间在二楼, 比简玟家客厅都要大上两三个,里面放着崭新的衣柜、鞋柜和首饰柜,严纲早已把蒋先生在香港买的东西运送过来, 彼时简玟的行李箱也立在衣帽间里,她人未到, 东西先了她一步。

房间墙壁是裸粉的色系,吊灯也是偏女性化的后现代水晶制品,简玟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区别, 她的声线里弥漫着丝丝缕缕的试探:“这间房的风格和外面的布置不大一样呢。”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没其他女人用过,这间屋子本来陈设有些暗,不大适合你,改了新色调,还行吗?”

和蒋先生这样阅历成熟的男人交往最大的好处就是,即使她在绕弯子, 他也能精准地捕捉到她的想法。

简玟回过身来,眼里又惊又喜, 也就脱口而出:“你这么大改,万一我们掰了怎么办?”

蒋裔没进去,靠在门边目光淡淡地掠着她,简玟意识到自己说了扫兴的话, 凑到他面前昂起头道:“我开玩笑的, 你房间在哪?”

蒋裔回身带她上楼, 那只大肥橘就跟在他脚边,跟不会走路一样, 歪歪斜斜一个劲地往他身上倒,只要简玟稍微离蒋裔近一点, 大肥橘就炸开毛对她嘶吼,那叫声仿若老烟枪,然而只要蒋裔低头看它,它立马又转换成夹子音,“喵喵”直叫,真乃是猫中绿茶本茶。

简玟郁闷道:“它好像不太喜欢我。”

蒋裔停住脚步,大肥橘以为要被宠幸了,尾巴翘得老高,蒋裔凉凉地盯着它,随后声音颇沉地说:“自己先去玩。”

大肥橘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喵喵叫唤,一副不甘心的模样,随后高傲地踩着猫步离开,路过简玟身边的时候突然露出獠牙对她“哈”了声,把简玟吓了一跳,立马就躲到了蒋裔身边。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大肥橘感受到他身上压迫的气场,一路小跑没了影儿。

简玟诧异道:“它叫......三少爷?”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还真是少爷脾气。

“为什么是三少爷?不会还有二少爷和大少爷吧?”

蒋裔侧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莫名笑了下,然后告诉她:“不在了。”

简玟也不知道这个“不在了”是什么意思,是跑了还是挂了。

蒋裔的卧室在楼上,不是单独房间,而是三进的套间,卧室里的东西摆放整洁有序,很有纵深感,比他们酒店的总统套房要宽敞气派。

如果说总统套房是各种装修和品牌堆砌起的奢华感,而这间卧室的每一处细节都透着养尊处优的品味,让简玟打从心眼里觉得舒服,特别是那间浴室,居然有个可开合的圆形天窗,天窗正对着浴缸,能想象在星辰中浸泡的惬意,她只能说有钱人真会玩。

她故意问了句:“我的卧室在哪?”

蒋裔瞅着她,说道:“楼下有几间房,你可以选一选。”

简玟点点头然后迈着步子往房门口走,只是她走得有点慢,一边走还一边拿余光瞄着蒋裔:“我以为这里才是我的卧室。”

蒋裔露出略为意外的神色:“原来你想跟我睡啊?”

简玟脸腾得红了,刚扭过头,蒋裔伸手将她拽了回来,笑叹道:“鬼机灵。”

简玟顺势缠上他,她本想跳到他身上,一次没成功,试了第二次,快掉下来的时候蒋裔托住了她,她去吻他蠕动的喉结,她总是觉得他喉结上下滑动性感得要命,蒋裔微沉的语气里透出一丝宠溺:“好了伤疤忘了痛。”

上次跟他在隆晟,她夜里不睡觉瞎兴奋,不停在他身上乱动,惹得蒋裔下半夜把她提起来就毫不留情地帮她释放精力。

她未经人事,初尝滋味三次哪能受得了,他还没怎么样,她就哼哼唧唧地说再也不要跟他那个了,还说他以大欺小,说哭就哭的本领也不知道哪里学的,一副梨花带雨柔柔弱弱的模样折磨得他一个晚上邪火旺盛,而她,转个身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她的确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又主动来招惹他,蒋裔将她翻身按在墙上,掀了她的小短衣,吻着她后背的印记,简玟哆嗦了下,听见他声音带着侵略的气息:“上次不是说要和我保持距离?”

简玟嗓音发颤:“唔......床上说的话你也信......”

她婉转的声音可比三少爷嗲多了,蒋裔可以对三少爷的撒娇无动于衷,却忽视不了面前的年轻女人。

简玟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对蒋裔产生独一无二的情感,他是她生命中除了家人外,唯一包容她古怪心理障碍的人,就连她背后那道她自己都不愿意看见的丑陋胎记,他也如此爱怜。

在她觉得羞于让别人看到的缺陷,他总是轻易地就接受了,简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在他眼中有滤镜,总之他似乎很迷恋自己的胎记,每次看见后他的眼里都会覆上陌生而狂热的欲望,只稍上一眼人便被烫得无力招架。

他从背后要她,浓烈的情感融进灵魂深处。

持久而失控的战争,他是驰骋疆场的将领,亦或是情场上骁勇善战的完美情人。

隆晟那夜,对于简玟来说更多的是初次跨越禁区的新鲜和刺激,要说享受,她还不太懂得体会。

然而今天蒋裔让她彻彻底底体会到了成为他女人的乐趣和快感。

这场绵长激烈的战争一直蔓延到浴室,他把她抵在盥洗台边,她看着镜子中的他失神道:“你,你......对别的女人......这样过吗?”

简玟不想从水中出来,她撩起白嫩的腿,对他嗔道:“不要,我不下去,我看见丁阿姨会不好意思的。”

她话说不完整,他抬眼看着镜子中她蔼蔼水雾的眼,情意渐浓。

他捞了热毛巾披在她肩上,说道:“没那么不识趣,早该走了。”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瞧着她跟干了什么亏心事一样,他嘴角渐弯,刚才闹腾的时候可是一点都没想到楼下还有两个外人在。

简玟将手臂从被子里拿出来抓住他:“我要和你一起去。”

蒋裔的目光从她勾人的曲线上扫过,眼里有笑:“这里隔音效果不错。”

在天窗又一次打开的时候,简玟看见了星星突然反应过来现在已经晚上了,她回过神猛地坐起来说道:“哎呀,谢老和凌博彬还在下面。”

简玟轻微喘息着:“我就是......就是......想躺在那里看星星。”

人一陷进柔软的大床,舒服地翻来覆去几次,便没有了动静。

再出来时,他已披上浴袍,径直走向她,给了她一个富有层次的深情一吻,她能感觉到分开几天他也是想她的,他不会直接表达,但是他会让她感受到,简玟突然有点感动,这种情绪来自灵魂深处,没来由的,复杂到她自己也捉摸不定,也许是生理混合着情感的反应,眼里竟泛上了泪花。

蒋裔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吓人。”

蒋裔听着她念叨傻话,好笑地看向她,明明该做的都做了,但蒋裔看着她的时候,她还是会不自在地用浴巾将自己该遮的地方遮住,扭捏得可爱。

刚来到这好奇心战胜了劳累,这会是真困了,

于是简玟就躺在那里一会将天窗打开,一会闭合,觉着有趣。

他将被子给她拉上,对她说:“出了点事要出去趟,你先睡,我一会回来。”

这句话仿佛在说她刚才的动静有点大,可明明是因为他的原因,简玟的脸又烫了起来,解释道:“我心虚,和隔音没关。”

而这位简小姐第一天过来就让蒋先生破例,为她打破了坚持多年的规矩,丁文竹难免感到不可思议。

蒋裔拿她没办法,下楼去替她将饭菜端上来。

简玟昨夜几乎没睡多久,她总是会在出行的前一晚睡不着觉,只要第二天要远行,她必定失眠。

简玟这才松了口气,蒋裔嘱咐她一句:“别泡久了,下来吃饭。”

身边人都知道蒋先生的生活向来严谨,他有一些在常人看来对自己十分苛刻的规矩,不在卧室饮食就是他生活中不容更改的习惯,哪怕他再不舒服也会坚持下楼来用餐。

简玟困顿地撑起身子,蒋裔见她醒了,走来坐在床边,俯身问:“吵醒你了?”

简玟本想晚上就把行李收拾好,但泡完澡后便不想再去折腾行李把自己弄脏,吃完饭后就很自觉地爬上床了。

她刚才说要去参观参观,然后就一去不返了,还把蒋先生也拐走了,那两人被扔在茶室会不会觉得奇怪?

蒋裔已经冲完澡换了家居服,清爽干净,就是看着她时眼里还有未退去的温度。

蒋裔默了一瞬,她又问:“我不能去吗?”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蒋裔见她吃完就睡,本想开口让她歇会消消食,想想还是由着她去了,他刚起身准备去隔壁忙会,听见柔弱的声音从被窝里传来:“别走嘛......”

疾风骤雨,他用行动填满了她的占有欲。

他为她放好了水,将她抱了进去,告诉她哪个触控按钮是操控天窗的,哪个可以看节目。

她咬着唇几乎用要哭出来的声音,娇滴滴地说:“以后......只能对我这样......”

浴缸是带SPA水疗功能的,可以缓解她身体的酸软,她边捣鼓着天窗边嘀咕道:“我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这样我就可以天天泡这个浴缸看星星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刺耳的铃声打破了宁静的深夜,是蒋裔那老式手机发出的声音,简玟恍恍惚惚地眯着眼,看见蒋裔已经起身了,他蹙着眉一边听电话,一边往里间走去,等他再次走出来时已经穿戴整齐。

简玟几乎瘫软在盥洗台上,他猛然离开她走入淋浴间疏解,她明明都没有力气了,还是好奇地伸头看,他毫不客气地带上淋浴间的门。

丁文竹不住在这里,备好晚餐刚准备离开,见蒋先生下楼,问简小姐怎么没下来吃饭,蒋裔告诉她,累了,他端上去就行。

他复又停下脚步,笑了下,走回床边,灭了灯陪着她。

简玟眨了眨眼睛,想把困意眨掉:“你要出去吗?”

蒋裔愣了下,拇指覆上她的眼角,弯下腰声音轻柔:“哭什么?”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