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兔子(到了顶楼,走出电梯)(1 / 1)

SCI谜案集(第六部) 耳雅 1907 字 2个月前

吃完了火锅,展昭和白玉堂准备回SCI了,不知道队员们吃完饭没有,可不可以开案情分析会了。

可赵爵似乎还意犹未尽,并不想放两人回去。

“哎呀,吃得好撑啊,是不是该运动运动?”赵爵问米娅。

米娅揉揉肚子点头。

展昭和白玉堂有些警惕地看着赵爵——你想干嘛?

“一起去游乐园吧?”赵爵提议。

展昭和白玉堂赶紧就想付了钱走人,就听身后,赵爵幽幽地说,“那个康复中心,还在哦。”

展昭和白玉堂停下了脚步,回头看赵爵。

“被改建成了试胆屋……”赵爵托着下巴引诱两人,“而且那个游乐园的老板……知道那个康复中心的事情。”

展昭和白玉堂一起回头——跟你们熟么?

赵爵摇摇头,表示不认识。

白玉堂疑惑地看着他——不认识人家送你们优惠券?

赵爵指了指白烨——他认识。

展昭和白玉堂都看白烨。

白烨点了点头,“以前碰巧救过他。”

“那能说上话的咯?”展昭和白玉堂都激动,“现在一起去一趟吧!”

赵爵和米娅一起举着手海带状欢呼—— 去游乐园玩喽!

“是去查案不是去玩!”展昭纠正。

一大一小继续舞动——海盗船!过山车!旋转木马!

……

展昭和白玉堂也没辙,摇着头带着三人去游乐园。

出了门,白烨在后边看赵爵——给他俩优惠券是想让他俩单独去玩,你去凑什么热闹,当电灯泡么?

赵爵瞄了白烨一眼——都说了是去办正经事,他俩没查完案子能有心情去游乐园玩?

展昭和白玉堂边走边回头,就见赵爵和白烨相互瞪眼中,还挺纳闷——是不是吵架了?

……

白玉堂刚发动车子,展昭就接到了洛天的电话。

洛天和秦欧刚才送老贾回了SCI,老贾就主动交代了点东西,这老头果然是主动“露馅”被抓的。

“老贾是原本那座病院的护工,出事的那天他溜出去约会了,回来才发现尸山血海的,就逃走了……跑到护林员的房子里,本来想求救,但发现护林员不在。这个时候来了个很奇怪的人,说让他报警。他报警的时候那个人一直在门口等着,警察来了才走的。所以老贾没逃掉……但警察拿他当了护林员,而且他发现原本的那个护林员老贾一直没出现,所以他就当了那么多年的老贾。”

展昭和白玉堂都听得莫名其妙,“他为什么不回家?”

“说是他没有家,吃住都是在医院里的。”洛天那边也问了同样的问题,“那个医院的所有医护,都是无业人员,并不是真正的护工,好些都是无家可归的流浪汉。”

“什么?!”展昭觉得不可思议。

白玉堂也皱眉,“那这医院究竟在看什么病?”

“因为没有专业知识,所以他们也不知道,每天的工作都是医生安排的,给病人放音乐啊,陪他们玩牌下棋啊什么的……”

“都是些什么病人?“

后座的赵爵似乎突然就感兴趣了,扒着前排的车座好奇问。

“呃……”洛天说,“据说都是脸上绑着绷带的病人,所以很多路过这一片区域的人,都误认为这是一个整容的医院。”

展昭和白玉堂可算明白那个都市传说是怎么被传歪的了,原来症结在这里。

“脸上都缠着绷带?”

赵爵自言自语地嘀咕,“身份抹除?是在训练什么人么?”

展昭也皱眉,觉得那医院非常不简单,值得好好追查一下。

白玉堂问洛天,“那个让他报警的人,是个什么人?”

洛天说问不出来,老贾说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

“看不清?”

众人都皱眉——听着过程好像一起待了挺久,为什么会看不清?

……

开车来到了游乐园,意外的……生意很好,明明刚开没多久。

这是个大型的游乐园,里头城堡花车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人也特别多。

展昭和白玉堂一下子走进园子,看到满地跑的小朋友,还有点不习惯。

两人跟刚才诡异的废墟比较了一下——这边好阳光好治愈!

米娅小孩子心性,进了游乐园就拽着白烨要坐这个要玩那个,白烨面无表情但很有耐心地去给她买票……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烨叔果然受欢迎。

两人都看赵爵。

结果赵爵跟米娅差不多,拽着两人说要去坐大转盘。

展昭和白玉堂都想踹他,刚吃完火锅转什么转啊?你不怕吐出来?!

“先去找那个烨叔的熟人。”展昭和白玉堂将赵爵和米娅两个都拽了回来,跟着白烨去找游乐园的老板。

“老板也在游乐园里么?”展昭和白玉堂都问白烨。

白烨点点头,示意前面的游乐园内旅馆,“常年住旅馆。”

展昭和白玉堂都好奇——这算个什么喜好?一直住在游乐园里,不会觉得吵闹么?

“他很怕安静,最好是那种通宵吵闹的环境才住的安稳。”白烨说着,带众人一起去了旅馆。

别说,旅馆建的还挺豪华了,而且很有创意地建造成了春夏秋冬不同风格的,最近入冬了,所以老板住在冬季的这一边。

白烨到前台说了一下找老板。

前台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立刻就热情地带着众人上楼了。

展昭发现电梯里起码装了四个监控摄像头,一个角落一个,就看了看白玉堂——这个属于正常现象么?

白玉堂也哭笑不得——你才发现么?整个游乐场里监控全覆盖不说,还有好多负责安保的工作人员,起码是普通游乐园的两倍。

因为小朋友多所以注重安保么?

展昭觉得能这么负责倒是也挺好,就是……电梯里有必要装四个监控么?是怕万一有哪个坏了么?

到了顶楼,走出电梯。

众人一路往前走,发现走廊里灯火通明,以及……到处都是监控,真是监控的海洋!

展昭和赵爵都摇头——这位看来严重缺乏安全感。

白烨他们走到门口,还没敲门,门就开了,里头一个矮矮胖胖的小老头扑了出来,“啊!小烨子又来看我啦?!”

展昭和白玉堂都微微一愣——小烨子?

赵爵也瞄了那老头一眼。

白烨抬手按住过度热情想上来拥抱一个的老头,给众人介绍,“图老板。”

展昭和白玉堂都瞧他——秃老板?

两人下意识看他脑门——的确是很稀疏。

“唉……”图老板摆手啊摆手,“叫什么老板啊!”边自我介绍,“我叫图梓。”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兔子?

“嘿嘿,我的确有个外号叫兔子。”边说,边招呼众人进屋坐。

走进房间,是那种套房的款式,也不算特别豪华,就有一种温馨小家的感觉,关键是……比想象中要小。

一般宾馆顶楼都是总统套房之类的豪华大套间,像这样的状态,倒是出乎众人意料。

图老板亲切地招呼众人坐下,给倒茶,边看白玉堂,大概也发现了跟白烨长得很像,但是他也拿不准是白烨的儿子呢?还是弟弟……

“想跟你打听件事情。”白烨开口说。

图梓点点头,示意想问什么尽管问。

展昭和白玉堂还没开口,一边端着茶的赵爵突然说,“想问问那个把你吓成这样的人。”

“啪”的一声,图梓手里的茶杯都掉了,摔在了地上。

展昭和白烨都皱眉看了赵爵一眼——这位不知道怎么又闹上别扭了,摆明了是故意吓唬人才这么问。

图老板都没顾得上去捡杯子,颤颤巍巍地拿手机,边问众人,“什……什么意思?那……那人又出现了?”

边说,他边打电话给秘书,让赶紧订机票,他要出国,越远越好,最快飞澳洲几点?赶紧准备!

展昭瞄了赵爵一眼——你看你!

赵爵放下茶杯,抬头上下打量对面那只胖兔子。

白烨看着他,让他别闹别给孩子们添乱。

赵爵斜了他一眼——谁添乱了?!不就是问个话么,让他说话还不简单……

赵爵刚想继续问,眼睛就被米娅伸手给蒙住了。

赵爵掰开手回头看。

米娅不知道什么时候把怀里抱着的熊换成了沙发上的一只大兔子。

赵爵见米娅噘着嘴看他,就也不说话了,脸色倒是比刚才稍稍好了点。

米娅把兔子又换回了熊,坐在一旁盯着赵爵。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刚才是不是有那么一瞬间,黑暗系赵爵出来了?我有没有看错。

展昭对他摇摇头——没有,不过黑暗系跑出来之前被米娅给阻止了,刚才那个不过是个闹脾气的问题儿童。

白玉堂有些好奇——为什么闹脾气?

展昭指了指自己的嘴,表示——看我的口型,“吃醋”!

展昭刚对白玉堂做完口型,就被赵爵伸手过来推了一把脑袋。

展昭摸了摸后脑勺,回头瞅着赵爵——你再捣乱试试?再捣乱我就告诉他逃到澳洲也不安全,让烨叔留下保护他几天最棒了!

赵爵眼神渐渐危险……

白玉堂适时地伸手打断眼神较劲的两人——你俩别闹了,问完咱赶紧走行么?下午还要开会!

展昭拦住准备收拾行李的图老板,“别紧张,我们只是调查案子,想跟你打听些事情。”

“打听什么……”图老板似乎心有余悸,不怎么信任地看着展昭和白玉堂。

“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么?”展昭从文件夹里,拿出来了绷带女的照片给图老板看。

就见图梓盯着看了一眼,突然“呃”一声,一口气没上来,双眼一翻昏了过去。

展昭一惊,白玉堂和白烨赶紧上前救人。

白烨和白玉堂都无语地回头看两人——你俩不是心理专家么?不知道什么是循序渐进么?!

展昭自己都吓了一跳,一旁赵爵吐槽,“还说我吓他……你才是好不好,人都直接吓死了。”

展昭看着手里的照片看,有那么吓人么?

“这不是个目击者么?”展昭小声问赵爵,“为什么会吓成这样?”

“所以啊……要不然不是目击者。”赵爵拿过照片也仔细看了起来,“要不然……目击者也很吓人?”

两人对视了一眼,一起研究照片——搞不懂……难道之前的推理有哪里不对?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