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抓住她指尖)(1 / 1)

“老公”, “我爱你”,这两句不断交织。

她不知道蒋盛和睡得怎么样,反正领证的这一晚, 她又失眠了。

早上五点二十,迷迷糊糊从梦里醒来, 她一直在想领证的事, 满脑子都是,以至于梦里都是跟老板领证。

还梦到被小姜撞破,她正打算收买小姜。

婚后的第一天,洛琪睡不着,于是起床。

收拾好还不到六点钟,昨晚没准备吃的, 她下楼去买早点。

刚出楼栋,洛琪落下的脚步一顿, 蒋盛和的车停在路边。大清早,还有点晨雾,不到六点,他居然出现在她家楼下。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蒋盛和靠在椅背里闭目养神, 其实不困。

恍惚中听到洛琪喊他, 他倏地睁眼, 五点五十六分, 她不应该起这么早。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刚到。”

蒋盛和说:“婚后第一天, 过来看看你。”

‘谢谢’两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又觉得过于生分, 洛琪说:“我请你吃早饭。”

蒋盛和问她:“还想不想要别的仪式感?”

说到仪式感,洛琪就想到昨天领证时,他抱她下台阶。

今天他想要的仪式感,应该也是拥抱吧。

蒋盛和没抱她,牵起她的手,与她紧紧扣住,往早餐店去。

他早就想牵着她走长一点的一段路。

他有力的手包裹着她的,至少有两百多米才到早餐店,这比拥抱还让她不知所措,洛琪不知道聊点什么好。

“蒋总,明天金融峰会您几点过去?”

“...八点钟。”

蒋盛和侧脸看她,温和跟她商量,迁就着她:“其他时间随你喊,以后我牵着你的时候,就别再喊我蒋总,好不好?”

洛琪:“......”

这是她自创的减压法。

但还是点头答应他。

对视时,他眼里就再也看不下别的。

洛琪招架不住,随手指指前边,“马上到了,就在那。”

到了早餐店门口,蒋盛和放手,洛琪暗暗吁气,他走在前边拿餐盘给她盛早餐。

洛琪跟在他身后,早上雾气大,路旁树叶上的水珠落到了他后背西装上,洛琪拿手指轻轻擦去。

蒋盛和转脸想问她吃什么,从侧边玻璃上看到了她在擦什么东西,他没转身,反手将她手指攥住。

猝不及防,洛琪心头突突直跳。

蒋盛和没说话,很快松开,问她想吃什么给她取早餐。

那一下乱了的心跳,持续很久都没平静。

一直到公司,洛琪强行让自己进入工作状态。

她去接手锐普的任命下来,比她预想的时间提前了至少半个月,可能是蒋盛和催办,流程一天就走完了。

十一后,她便离开总裁办。

居秘书也差不多时间听说这事,约她中午一起吃饭。

两人选了一个角落位置,没人经过。

居秘书想不通:“你怎么去锐普?应该不是蒋总让你去的吧?”

助攻的事自然不能提,她委婉道:“其实我能看出来,蒋总对你不一样。你拒绝了蒋总,所以才离开总裁办?”

洛琪含糊其辞:“是我自己的决定,跟蒋总没关系。”

居秘书了解蒋盛和的为人,即使被拒,毕竟曾经那么喜欢过,也不会故意刁难洛琪。

“锐普没前途。”她叹气:“当时你明明有机会去远维医疗,蒋董都给你争取来了,你又放弃。你知不知道你在锐普努力十年都抵不上在远维医疗三年。”

木已成舟,再多马后炮没有用,居秘书跟她说了说路锐,“他这个人,你得出其不意,他详细履历我一会发你邮箱。”

“你呢,单身这么久,就打算一直这么单下去?”

她话题跳跃太快。

洛琪说:“...搞事业重要。”

和居秘书边吃边聊,这顿饭吃得有点久。

四十二楼前台,快递小哥等了十几分钟,还没等到洛琪。

小姜没想到今天还有花送过来,今天不劝了,给快递小哥倒杯水,让他慢慢等。

蒋盛和从食堂回来,看到门口的人,“还是给洛特助的?”

小姜不由吸气:“对。”

“洛特助人呢?”

“还在吃饭。”

蒋盛和看看花,伸手:“我签收。”

小姜:“......”

这可是情敌送来的花呀。

快递小哥:“实在不好意思,客户要求特殊,得本人签收。”

“我跟她谁签都一样。”蒋盛和拿出手机给洛琪打语音电话,开了扬声器:“有人给你送花,在这等你半天,我替你签收?”

洛琪:“...那麻烦蒋总了。”

她又跟快递小哥说了几句。

快递小哥听出是洛琪的声音,同意让蒋盛和代签。

蒋盛和签了字,语音电话还没挂:“还在食堂?”

洛琪已经匆匆出来,“在等电梯,马上到。”

“嗯。”

蒋盛和切断语音,一手拿着花,另一手在打字。

小姜看老板的架势,没有要走的意思。他还以为老板签收后就把花留在前台,让洛姐自己取。

他摸了摸额头,老板打算亲自把花送给洛姐?

这是要修罗场呀。

总裁办其他人陆续从食堂回来,洛琪跟其中两人乘坐同一部电梯上楼。

下了电梯却看到老板站在前台处,手里还有花。

“蒋总,谢谢您帮我签收。”

洛琪没想到今天他接着送花,应该是庆祝婚后第一天。

蒋盛和没应声,当着其他人的面把花给她,“上班期间收到花,影不影响工作?”

洛琪:“蒋总您放心,不会影响。”

蒋盛和又看了她一眼,转身回去。

小姜感觉老板最后那眼特别复杂,忘不掉放不下,全是隐忍。

洛琪打开卡片,上面的数字是9.26。

小姜心梗,难不成明天还要送?

这样下去老板得被虐成什么样。

洛琪抱着花回办公室,把卡片收到钱包里。

【谢谢。】她发给蒋盛和。

蒋盛和担心她有心理负担:【明天就不送了。今天这束花是恭喜你升职。但接下来的工作并不好干,如果遇到不舒心的事,别压在心里,回到家跟我说。】

他又发了一条:【一切顺利。】

洛琪截图保存,想了几分钟,回他:【也祝蒋总跟下一任助理共事愉快。】

现在是午休时间,他们就多聊了几句跟工作无关的。

蒋盛和问她晚上有没有安排,想去她那待一会儿。

“系领带,”洛琪说:“要不要我帮忙整理?”

车停好,蒋盛和没下去,等她打电话。

她想到去年十一假期去海城出差,他让她帮忙拿西装,她拿在手里很久,她还真以为是他忘了。

蒋盛和抄起西装,另一手拎过洛琪的电脑包。

“蒋总,需不需要我帮忙?”

秦墨岭尽自己能尽的力,“等十一假期后让简杭约洛琪去家里吃饭,她跟洛琪处得不错。”他们结婚时洛琪是简杭的伴娘,两人又是大学校友,还约了不忙时回母校转转。

洛琪在纠结,要不要帮他系领带。

洛雨的魂还没回鞘,今天事又多,忙得头发晕,这会还没下班,忘了要去堂姐家吃饭。

洛琪从包里拿出入场证挂脖子上,刚挂上去,还没来得及整理蓝色带子,小姜打电话给她,找她对接几项工作。

秦墨岭同情他:“你要实在不想回家看到蒋伯伯,去我家。”

“我自己来。”上班时间,她分得清身份。

秦墨岭了解他,沉默就是不反对,如果不合适他会直接拒绝。

洛琪若有似无点了点头。

又道:“第二天要去苏城。”

九点钟前,汽车抵达会场的停车场。

“你要没空也没什么。”

洛琪:“......”

即使秦墨岭提了意见,他仍旧无动于衷,“冰箱有你们公司饮料,自己拿。”

秦墨岭:“......”

蒋盛和能藏得住事情,答应了洛琪不让其他人知道他们领证,他就会遵守承诺,没在秦墨岭跟前有丝毫炫耀,他说:“洛琪下个月就去锐普,以后没机会再带她去陈老师家。等有空,我自己去看望陈老师。”

【我的假期也泡汤,接到通知要加班(爆哭)(心碎)】

他起身打算回公司,临走前又问道:“姑妈中秋节回国吗?”

搁在以往,洛雨早就下班,今天至今没收到她的消息。

蒋盛和:【今晚你不需要加班。】

今天他把白色衬衫的纽扣系到了最上面那颗,手里拿着一条领带,正准备打领带,问她:“早饭吃了没?”

“他参加又怎么了?”

听说洛琪要调走,去了锐普医疗,还是洛琪主动申请过去,蒋盛和感情上受挫,不知道有没有心思接受专访。

秦墨岭了然,他这是愿意接受专访。

他如果直接拆了再让她重新系,洛琪会窘迫,但他没有,始终顾及着她的感受,尽量让一切顺其自然。

一段话里,她把‘你’和‘您’分得清清楚楚,公私分明。

“专访会尽量控制在一个半小时以内,如果你有时间我就跟人回话。”秦墨岭把纸质提纲放他桌上。

证件的带子压在她头发上,蒋盛和将她长发小心翼翼抄出来,避免自己的指尖碰到她的脖子。

他清冷的气息自上围拢过来。

他不止是老板,还是她老公。

转脸就看到她没弄好的证件带,他往她那边挪坐了一点,双手绕到她后勃颈,给她整理入场证的带子。

到了电梯里,蒋盛和问她:“早饭吃了什么?”

又问他:“什么时候带洛琪去简杭家吃饭?”

看来洛琪拒绝他,把他刺激得不轻。

蒋盛和昨晚没回去,就睡在了公司。

蒋盛和比她来得早,他办公室的门敞开,灯亮着。

蒋盛和早该猜到跟简杭有关,其他人使唤不动秦墨岭亲自跑一趟,秦墨岭也没那份闲情逸致。

洛琪强装镇定:“你说,我在听。”

他把采访提纲拿过去,折了一道压在键盘下。

【雨宝,大概几点能到?快到时我再炒菜。】

“那你中秋去哪过?”

傍晚,秦墨岭不请自来。

洛琪将那几张纸放包里,再次看蒋盛和,他正慢条斯理系着领带。如果她不主动,他肯定不会提要求勉强她为他做什么。

洛琪把所有资料装在电脑包里一并带上,拎着电脑去找老板。

洛琪:【也不算安排,我堂妹今晚去我那吃饭。我可以线上加班。】线上陪他加班。

她在心里不断暗示自己。

这个炫耀过于含蓄低调,秦墨岭没领悟到。

“蒋总。”洛琪只叩了一下门。

“我不认识。简杭初中时的同桌。”

一觉睡到次日六点钟,连睡了十一个钟头,人终于缓过来。

蒋盛和:【早点睡。工作上如果有问题我帮你处理了。】

“需要。”他道:“那以后再需要系领带,我直接找你了?”

蒋盛和扫一眼采访提纲,从头到尾没有涉及私人感情问题,专业的采访他不排斥。

洛琪一一告诉他,蒋盛和听过一遍就都记住。

“这个记者跟你关系不错?”

“吃过了。”

洛琪早起洗漱,匆匆吃过早饭去公司。

“对了。”秦墨岭突然想起来:“明天的金融峰会,裴时霄也参加。”

现在想来,应该不是。

反而对他心生同情,追不到人,只能去洛琪的老家寻心里安慰。

秦墨岭无语离开,蒋盛和打开那张专访提纲,每个问题都认真看了看。时间滑过六点半,他接着加班,今晚洛雨要去洛琪那里,他不方便再去打扰。

司机在楼下等他们,两人收拾妥当去坐电梯。

洛琪把菜放冰箱,自己简单吃点水果应付晚饭,不到七点钟她就洗过澡,往床上一趟,筋疲力尽。

蒋盛和没给她,“没有外人时,重的都我来提。”

蒋盛和单手把衬衫领子立起来,“把稿子和采访提纲放你包里。”

秦墨岭:“......”

他的观点向来犀利,其他人写的稿子不合他心意。

几句话一耽搁,蒋盛和已经系好。

【姐,今天去不了,我还没下班(爆哭)】

他把证件带子捋顺压到她西装衣领下,又将证件翻过来,正面朝外。

蒋盛和以前自己招待客人是为了洛琪,洛琪已经下班,而且马上调走,他没空再给谁煮咖啡。

“不回,蒋司寻带她度假去了。”

她关了灯,发给蒋盛和:【跟你说一声,明天金融峰会,要早起,我打算休息了。如果工作上有什么交代,您发邮件给我,我明天一早处理好。】

“好的。”洛琪走到他桌前,他今天要上台发言,稿子是他自己准备的,只列了想讲的要点,比采访提纲还简单。

“你不是不愿跟他打照面。”

洛琪顺道去生鲜超市买了菜,耽误半小时才到家。

只是想让她多拿一会儿。

自从生日那晚她就没睡个好觉,神经持续处于被动亢奋状态,实在受不了。

蒋盛和看看秦墨岭,不置可否。

“喂?洛姐,听得见吗?”

蒋盛和说:“不用,那晚我回家。”

【谢谢。】

秦墨岭是专程过来找他,明天金融峰会开幕,有个财经记者想在会后专访蒋盛和,托他帮忙问问蒋盛和的意思,如果同意,顺便把专访提纲给他。

蒋盛和微微抬起下颌,已经将领带一端绕过去,一时没反应过来她要帮什么忙:“什么?”

一年来在圈子里积攒的好口碑离崩塌不远。

贺栩生气了,今天没露面,但不妨碍让秘书给她安排工作,要把她往死里整的节奏。

坐半天,没人给他倒水也没人给他煮咖啡。

“怎么着我也是客人,就让我干坐?”

洛琪呼吸一顿,忘了说话。

“不是不愿意。不打照面我是为他着想,怕刺激着他。”

去年他跟蒋盛和在蒋月如那里吃了晚饭,今年他跟简杭结了婚,不比去年单身时想去哪去哪。

原版未篡改内容请移至 醋。溜'儿,文\学#官!网。如已在,请,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