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1 / 1)

雪鹰悬停在朗姆脑袋上空, 迫不及待地顺着刚开启的拳头大小的缝隙往里窥探。

黑衣组织的老大究竟是谁?长什么样?它可真是太好奇了!

大门正对着一张豪华的办公桌,有个身材偏胖的老人正坐在办公桌后的欧式华丽复古椅子上看向大门,目光锐利。

他身穿黑色西装, 戴着白色围巾, 尖鼻子, 脑后头发偏长,右手拄着一根典雅华贵的绅士文明棍拐杖, 肩膀上站着一只展翅鸣叫的漆黑的乌鸦,气势惊人。

雪鹰在心里“哇”了一声。

虽然黑衣组织的头目胆子有点小,身材出乎意料的偏胖,但是确实很有老大的感觉。

门推开了, 朗姆的身体跨进门内。于此同时,雪鹰也飞了进去。

房间里突然响起急促的警报声。

“非常抱歉,我忘了关闭手机定位功能。”朗姆拿出手机关闭手机定位功能,警报声立即停止下来。

一个急冲飞出门外老远的雪鹰炸着毛,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黑衣组织老大的谨慎程度真是空前绝后, 居然直接在房间里安装大型信号探测器。若不是朗姆被之前的事情扰乱了心神,一时忘了关掉手机定位, 它就暴露了行踪,还打草惊蛇了。

这扇防盗门具有自动关门功能,雪鹰透过那扇不断合拢的大门,看到朗姆走到距离书桌五米左右的位置, 左腿单膝跪下, 垂首向那个老人行礼。

然后, 大门在它眼前彻底合上, 自动反锁, 把所有的画面和声音一并关在门内。

雪鹰捂着小心脏喘了几口气平复心跳, 内心有些遗憾——它没能侦察清楚那间房间的构造,不知道那个房间是否通向其他地方,譬如地下三层之类的。

它唯独确信一件事情。依那个老人的性格,这个房间至少隐藏着一条秘密逃生通道。

狡兔三窟是这类人的标签之一呢。

雪鹰看了看左边刚合上的防盗门,又看了看右边另一扇紧锁的防盗门,瘫倒在地。

它被困在两扇门中间了。

就算它冒险打开前面两扇防盗门,也闯不过格子房间迷宫,唯有等待奈绪他们过来救援,或等会儿跟着朗姆一起离开这里。

它飞到通道里的监控器上方站住,在这个绝对安全的监控盲区内向松田阵平发送短信。

短信内容的重点之一:朗姆来的地方不是黑衣组织的大本营,而是黑衣组织老大的老巢;重点之二:别墅里重重机关的大致情况;重点之三:它被关在门外,门的隔音效果太好,它根本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不清楚两人在门内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重点之四:那个房间是否仍通向其他地方,它一概不知。

松田阵平收到短信后,挺直懒散地靠在椅背上的腰板,飞快地把雪鹰的短信一字不漏地重新在手机里编辑后发到自己的手机里。

雪鹰侦察到的情报通过松田阵平这个中转站传达给了奈绪。

奈绪时刻关注着松田阵平的手机,他的手机一响,奈绪立刻点开了短信。

短信里的讯息太过惊人,奈绪一时间竟有些不敢置信。

她原本以为,能跟着易容的老大爷找到黑衣组织的大本营就是最好的结果了,没想到意外之喜一桩接着一桩,老大爷的假面下是朗姆,而他前往的地方竟然是黑衣组织头领的住所!

雪鹰又立了大功!

她家雪鹰超棒!

奈绪不敢耽搁,马不停蹄去找目暮十三。

松田阵平刚才和她通了电话,让她尽快行动,因为——“那个家伙这么谨慎,他的贼窝应该不止一个。如果我们不快点行动起来,雪鹰未必能继续跟踪到他。他或许很快就会从房间的其他通道离开

,秘密转移位置。”

松田阵平的话很有道理,奈绪深表赞同。

在公安审讯室外,一个公安警察帮奈绪敲门传话后,奈绪很快见到了目暮十三。

不待目暮十三开口,奈绪再一次语不惊人死不休:“目暮警部,我知道朗姆以及黑衣组织头目现在的位置!阵平在那附近监视他们。”

一场秘密会议再次紧急召开。

目暮十三及公安部长官从参与下午行动的警察之中再次挑选出最出色的15名进行紧急集合,分别搭上三架警用直升机,以最快的速度赶往黑衣组织头目的老巢。

这一次,他们的装备更加齐全。

这次执行任务的警察们被分成四个小队,每小队4人。

奈绪被任命为第一小队队长,她带领的第一小队额外配备了警绳、防毒面具、霰-弹-枪以及一大包子弹。其他三个小队则会在她们进入别墅后,搭乘直升飞机绕着山体巡逻,若朗姆和黑衣组织头目真的从其他密道脱逃到山道上,他们的任务就是逮捕住那两人。

不足半个小时,两架警用直升机就降落在那栋荒废的别墅边上。

另外一架直升机则直接降落山脚,由一个警察将一套装备交给等待着他们的松田阵平——他的任务是守住这条盘山路唯一的路口。

四个小队按照事先分配好的任务行动起来。

奈绪带领着第一小队的3个公安警察将朗姆的车暴力销毁,然后破门而入,进入别墅玄关。

和其他警察不同,奈绪手里不仅持有一把霰-弹-枪,还拿着一把一体式高强度八角锤。

她的目光落在雪鹰所说的地下室入口处。

既然不知道开门的机关,那么,她只好用自己的办法进入地下室了。

“你们都让开些。”奈绪指挥队友们离得远一些,走到楼梯下面。

别墅的地板用大块的大理石铺贴而成,采用长宽80cm的正方形尺寸。

奈绪按照雪鹰所说的,找到做了完美伪装的机关门的那三块大理石。

她蹲下-身子,高高举起大锤头,重重地砸在机关门旁边。

飞石迸裂,地上多出一个不小的洞,洞口直接贯穿到地下一楼,可以透过洞口看到右下方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洞口内侧露出钢板的边缘——在那三块大理石下,是一面比它略小一圈的钢板。

奈绪一只手抓住钢板边缘,像是普通人打开带马口铁拉环的罐头盖子一般,将整块钢板一寸寸地从地上强行撕开。

耳畔钢铁扭曲变形的令人牙酸的声音、大理石断裂的声响不绝于耳,亲眼目睹这一幕的三个队友被自家队长的非人操作吓到了。

这块钢板至少有一厘米厚度耶!光是钢板的重量,就至少有300斤。更何况,这块钢板上还覆盖着三块大理石。此外,机关门的一侧不知使用了什么转动装置,牢牢和地面连接在一起,想将它们分离开来殊为不易。

话说回来,队长好像只用了一只手?这是人类能做到的事情吗?她真的是人类吗?

奈绪把整扇机关门从地上撕下来扔到一边,戴上防毒面具,一马当先走进地下室:“带好防毒面具,我们走!”

三个警察遵从了她的话。

展现在四人面前的,是地下室的第二道关卡——远比新人训练营更长的走廊,以及分布得更密集的可以远距离遥控的固定枪-管。

奈绪点了两个人的名字:“两人一组,轮流射击,将所有枪-管都击毁!漏网之鱼由我负责毁掉,你们只管往前推进。第一组开始射击!”

奈绪一声令下,被点名的两个警察端起霰-弹-枪,一左一右,对准走廊天花板上的固定枪-管发射,火力凶猛。

子弹出膛后散成蜂窝状的众多弹丸,威力巨大,将一根根枪-管射毁。

奈绪在他们身后,用玻璃弹珠把他们漏掉的枪-管一一摧毁——这一次,她只准备了几颗钢制弹丸,其余的都用玻璃弹珠替代。

第一轮射击结束后,奈绪和另一个警察紧接着开始射击,其他两个警察填充弹药。

四人和目标保持着霰-弹-枪能发挥最有效作用的距离,将这条走廊上的机关尽数击毁。

从始至终,这些枪-管不曾发射出一枚子弹——四个警察在它们的射击范围之外。

奈绪嘴角微扬。

上次攻击新人训练营后,警方曾对那次行动进行复盘,发现还有这种更简单的方法通过机关走廊,曾对此捶胸顿足了一回。

此次一用,效果果然立竿见影。

四人带的霰-弹-枪子弹足够多,不多时,他们就进入了第二层地下室。

果然如雪鹰所说的,他们的面前是九间看似相同的3米*3米的正方形格子房间。

“这里由我解决,你们都不许轻举妄动,听我命令行动。”奈绪发出指令。

地下室面积有限,这些格子房间不可能无穷无尽。这个迷宫,说不定只有长宽数量相同的总计81个房间。

奈绪依然使用她笨拙但卓有成效的办法破解了这个迷宫。

她取出警绳,将其一端紧紧地交叉缠绕在八角锤上并打了个死结,将绳尾缠绕在左手一圈。

简易的流星锤做好了。

她选择了最中间的那个格子房间,右手一掷,将八角锤扔到房间正中间。

八角锤在地上砸出一个小坑,除此之外,无事发生。

奈绪把绳子收回,重新拿到八角锤,多用了点力气,将其掷向对面的大门门锁处。

门被八角锤撞开了,依然无事发生。

奈绪再次收回八角锤,试探着走进格子房间。

地面很结实,没有突然裂开,头顶的天花板没有突然压下来,墙壁两侧也没有突然射出箭……

至于毒气……他们戴了防毒面具,那东西对他们不管用,有没有都无所谓。

奈绪用脚跺了跺地板,又等了两秒,让其他三个人一起进入这间格子房间。

奈绪身先士卒,用这个法子带着队友们安全地走过一间间格子房间。

遇到地面不结实、下面中空、底部插满尖刀以及削尖的竹子的房间,她带着队友们从旁边房间绕过;

遇到天花板掉落的房间,奈绪挥舞着八角锤将天花板砸碎,清扫出一条安全的道路;

遇到装有暗箭机关的房间,奈绪凭矫健身手一一躲过两侧射出的箭矢,已经发射完箭却无法自动补充箭的机关约等于作废,原本危机重重的房间变成了安全房间;

有些房间的房门在打开后,会从上方往下倾倒强腐蚀性液体。奈绪在那一刹那用力扯动警绳将八角锤收回,那些液体最终全溅落在地上,没能对他们造成一丝伤害……

至于那些充满毒气的房间,对准备充分的他们没有任何危险性。

奈绪的目标极坚定——她要直线贯穿这些房间,抵达对面的最后一个房间,打破墙壁,穿透这个迷宫。

若最后一个房间外不是雪鹰见到的中空的走廊,而是无法穿透的厚实墙壁,她就退回格子房间的中心,转向90度,重新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总归来说,那两个人所处的房间一定在这三个方向的尽头之一。

奈绪动作极快,探索每个房间所用的时间一般不足一分钟,快的话二十秒就能穿过一间房间。

用了不到十五分钟,奈绪就进入到雪鹰所说的走廊里——通过破墙的方式。

格子房间

并非她想象中的正方形布局,她纵向穿越了不止9个房间。值得庆幸的是,无需她折返,终点就在正前方的尽头。

在她左手边,是一扇眼熟的格子房间的大门;右手边,是一扇需要输入12位数字的全钢密码锁防盗门。

奈绪粲然一笑。

只要穿过这两扇防盗门,她就能迎回雪鹰;再穿过一扇门,她就可以追捕那两个犯罪分子,将他们绳之以法。

“我们走!”奈绪小手一挥,走向防盗门。

跟着她从破损的墙壁洞口走出的三个警察崇拜地看着她的背影,快步跟上,应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