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被叛逃的他(1 / 1)

太宰治的眸色瞬间沉了下来, 深潭一样的眼睛落在了来人的身上。

“港口黑手党的死亡机器竟然亲自到来,还真是大手笔。”他不着痕迹地挡在了中岛敦的身前。

神月佑一垂下眼,瞳孔一动, 就聚焦在了白发少年的身上。

只见他穿着剪裁合适的衬衣和长裤, 浅色的头发被打理得整整齐齐,琥珀色的眼睛里是警惕和戒备交杂的模样。比起三年前不够自信的模样,确实变化很大。

察觉到对方将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 中岛敦如临大敌。

神月佑一将手放进了兜里,要从里面取出什么东西。

“你就是那个,短短三年间, 杀死无数人,甚至将一条街都变成无人之地的杀手?”国木田独步显然对神月佑一有所耳闻。

武装侦探社会经手许多案件, 尽管横滨的黑夜由港口黑手党来掌控,但是在第二天的下午, 他们去探查那条街道时,依然为当时的场景所震撼。那里没有留下一具尸体, 只有建筑物和地面上飞溅的血液证明了发生了怎样的惨剧。

神月佑一岿然不动。

“是吗?”青年表情冷淡,“我不记得了。”

系统代理做的事, 和他这个玩家有什么关系?

然而, 这句话在武装侦探社的人听来, 分明就是杀的人太多, 以至于连自己屠杀过整个街道都不曾有记忆。

除了太宰治,其他人或多或少露出了厌恶的神色。

面对这些人的敌意, 神月佑一表现出无所谓的模样,甚至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机, 对着在场的人拍了张照片。中岛敦位于照片的中心聚焦部位。

“你还要磨蹭多久?”站在巷子深处的芥川龙之介露出不耐烦的模样, “人虎交给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首领同样给予了我命令。你无权干涉。”神月佑一道。他伸出手, 一把造型奇特的枪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正是他对外宣称的异能力,“随心所欲的神枪手”。

“既然如此,那就各凭本事。”芥川龙之介的衣摆重新扬起黑兽。

“糟糕了啊……”太宰治看着面前的场景,勾起了嘴角,然而眼底却毫无笑意。

战斗已经不可避免。

神月佑一的第一枪,精准地击中了束缚在樋口一叶手腕上的手铐,芥川龙之介的罗生门紧跟着攻击而来,在国木田独步阻挡的间隙,女人趁机推开旁边的中岛敦得以脱身。

中岛敦不甘示弱,化作咆哮着的白色猛虎,向站在墙壁上的神月佑一高高地跃去,锋利的虎爪折射出冷锐的光。

太宰治躲开黑兽击中在墙壁上而碎裂的砖石,身上不可避免地沾染了灰尘。

“就让你看看,我在这三年里,究竟有了怎样的实力!”芥川龙之介不计后果地疯狂攻击,即使是能够压制所有异能力的太宰治,此刻也只能暂避锋芒。

显然,在见到了自己曾经的前辈、如今港口黑手党的叛徒之后,芥川龙之介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连原本看不顺眼的中岛敦都要排在靠后的位置。

太宰治抬起手背,轻轻抹去脸上擦伤流下的血,面上一派冷淡的沉静。

“就只有这种程度吗?”他曾是最了解芥川龙之介的人,此刻也知道怎样的措辞能够让对方更加疯狂。

芥川龙之介的仇恨几乎全被太宰治以一己之力稳稳地拉在身上。

异能力一旦接触到太宰治的皮肤,就会被沉默,“人间失格”的能力就是这样霸道,所有的异能力都会被它无效化。但是每当此刻,芥川龙之介就会强硬地重新发动“罗生门”,向着太宰治疯狂攻击。

神月佑一的子弹击中了白虎,这头异能力所化的野兽发出一声痛嚎,却更凶狠地

扑了上来。

青年不慌不忙地闪身躲避,处在半空中之时,仍然不忘清空弹匣。

子弹接二连三地落在中岛敦的身上,将那皮毛打得皮开肉绽,却在下一瞬间又恢复成原本毫发无伤的模样。

神月佑一躲避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于是被白虎衔住了衣摆,布料撕裂的声音刺耳地响起。

青年落在地面上,并没有因为衣物的损伤露出负面情绪,反而半勾起唇角:“白虎,实力不错。”

下一刻,他调转枪口,射出三发子弹,准确地截停了国木田独步倾泻而来的火力。

兜里的手机微微震动,神月佑一拿出来,看清楚了对方回复的内容。

青年微微眯起眼睛,终于开始认真起来。

他的另一只手里,又凭空多出另一把枪,明显与方才的那把枪配对。

特殊的异能力子弹射击而出,瞄准了白虎的双眼。

神月佑一的子弹附着有必中的效果,只有击中了东西,才会停下。所以,方才中岛敦全部都是硬抗了下来。只是此刻,命中的地方即使能够复生,也依然会带来极度的痛苦。

视力的缺失让白虎痛苦地倒在了地面上,锋利的虎爪落在地面上,即使是水泥的材质也依然以此为中心迅速开裂。

“敦!”国木田独步面色大变。

子弹落在他面前的地面上,强行地令他停止了步伐。神月佑一微微抬起枪口,警告的意味分外明显。

他从兜里掏出了另外的一把网枪,随着扳机扣下,特殊材质的防暴网顿时将白虎笼罩其中。

神月佑一落在地面上,走上前慢慢收紧了网口。

双眼的疼痛让中岛敦变回了人类的模样,捂着脸蜷缩起来,于是神月佑一没有费太大的力气,便将这个价值70亿的白虎收入囊中。

他抬起头,似是不经意地与另一边仍然在缠斗之中的太宰治对视了一眼。

眼看神月佑一就要将中岛敦带走,国木田独步急忙冲上去想要阻止,但是对方随之而来的一发子弹擦着他的头皮略过。

“下一次,就是你的心脏。”神月佑一的语气笃定,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男人脚步慢了下来,但是不肯停住步伐。

“还是说,”神月佑一将枪口抵住了防暴网中白发少年的额头,“你想让他死?”

国木田独步站住不动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神月佑一带着失去反抗能力的中岛敦,上了一辆车,离开了这里。

————————

当天傍晚,神月佑一叛逃的消息传遍了整个港口黑手党。

有人在海边发现了干部A的尸体,而尸体上的子弹弹痕,明显属于“死亡机器”的子弹带来的伤害效果。市面上贩卖的任何型号枪支的子弹,都无法造成这样的痕迹。

神月佑一杀死了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Ace。事件暴露之后,他必然会迎来整个港口黑手党的报复。

森鸥外看着面前的调查报告,头一次感觉到了事件的棘手。

在这件事爆发之后,神月佑一就失去了联络,几乎坐实了叛逃的信息。

然而,森鸥外本来就不在意干部A的死活。这个男人早晚都会死,但如果代价是港口黑手党失去了一把好刀,这才是最大的损失。

“中也,去把神月君带回来。”他垂下眼睛,对半跪在红漆木桌前的橘发干部命令道。

“是。”

另一边。

“看来事情还算顺利。”驾驶座上,开着车的青年哼着歌,露出元气满满的模样,“Tiger Boy到手了。”

神月佑一在上车的时候就敲晕了中岛敦——白虎从始至终都没有受伤。

他又不是太宰治,不会对自己的半身、川上艾希尔的弟弟进行斯巴达教育。白虎的中枪只是所有人以为自己看到的景象而已。

真实的中岛敦只是产生了幻觉,但却达到了所有人都无法知道神月佑一真实异能力的效果。

“忘记说了,我的名字是马克·吐温。”额头上翘起一绺不听话头发的青年大大咧咧地开口,“幸会幸会。”

他哼着不知名的调子,操控着车辆,开往了海滨的公路。

川上艾希尔给神月佑一打来了电话。

青年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接通。

“你叛逃了港口黑手党。”女孩的声音从电话另一边传出来,在封闭的车内显得异常清晰。

“嗯。”神月佑一微微点头。这本就是他们原本的计划,也是他即将完成的事情。

“我是说,在我们的计划执行成功之前,你就被叛逃了。”川上艾希尔说道,“如果你本来没有离开Port Mafia的计划,回去就会被关入港.黑的地下监牢,A的死因没有水落石出之前,你就无法出来。”

神月佑一靠在副驾驶上,扣在手机上的指尖微微一动。

他瞬间明白了女孩的意思。

“A的尸体出现在海岸上的时机太巧了。有人在推波助澜。你在与Guild遇见之后,一切小心。”川上艾希尔说。

“我知道了。”神月佑一沉稳地应下来,待对面的少女挂断之后,自己才收起了手机。

“呦,让我猜猜,是你的女朋友吗?”旁边,驾驶位上的马克·吐温挤挤眼,露出了八卦的神色,“你刚刚的声音跟之前听起来完全不一样。”

“开好你的车。”神月佑一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马克·吐温耸了耸肩,没有在意他的冷淡。

汽车在无人的海滨停下,在天空之中,有一头巨大的白鲸缓缓显出了自身庞然的模样。这就是弗朗西斯·菲茨杰拉德所带领的Guild组织的空中要塞。

“走吧。”马克·吐温对旁边的神月佑一扬起眉,“让你参观一下我们组合的白鲸。”

两人进入了这艘庞然大物,原本铺天盖地的白鲸,此刻又重新隐匿起了全部的身形。无人再能窥见它的位置。

白鲸之内。

菲茨杰拉德命令自己的属下热情地迎接了将人虎带来的神月佑一。

“欢迎来到这里,我的朋友。”金发的男人此刻意气风发,眼底是一往无前的野心。女儿的死亡已经让这个男人完全陷入了冷静的疯狂之中,他注定会为此不择手段达成自己的目标。

“你想要什么,”菲茨杰拉德张开双臂,“金钱,权势,还是珠宝?只要我能够为你提供的东西,你全部可以提出来。”

“听闻,你悬赏了70亿,来捕捉这只白虎。”神月佑一说,“我想,这是我应该得到的报酬。”

“当然,当然。”菲茨杰拉德满口答应,“这是理所应当的。”

不用他下命令,旁边的路易莎·奥尔柯特就匆忙地跑进另外一个房间,从中取出了一张空白的支票。

菲茨杰拉德拿起笔,龙飞凤舞地在支票上签下了70亿美金的份额。

就在马克·吐温想要接过白虎之时,神月佑一却将手按在了“货物”的上面。

在这个瞬间,在场所有异能力者的表情都有瞬间的变化。

神月佑一却仿佛没有注意到这点,平静地说道:“在将白虎交给你之前,我有一件事情一直想要知道。回答了这个问题,白虎就可以给你们。”

“你尽可以问。”菲茨杰拉德轻轻抬手下压,示意周围的几个Guild的成员都退下,态度相当良好地说道,“只要你不阻碍我的行动,我们就还是朋友。”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捕捉人虎?”神月佑一问,“他似乎并没有令死人‘复活’的异能力。”

“原来是这个问题。”菲茨杰拉德示意周围的下属都离开房间,“我们可以单独谈谈。”

屏退了所有人之后,男人才微笑着开口道:“因为在这座名为横滨的城市里,存在着一本可以将书写的内容全部变为现实的‘书’,只要找到它,就可以复活我的女儿。”

“而中岛敦,就是找到这本书的‘钥匙’。”

他所吐出的内容过于惊人,以至于神月佑一都露出了短暂的惊讶。

川上艾希尔原本正在用水果刀切苹果的力量一歪,食指上顿时被刀锋划开了一道不长的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