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新生代的战争(1 / 1)

然而, 中原中也的愉快注定不能持续太久。

天亮之前,太宰治就离开了港口黑手党,仿佛这里的安保措施对他来说不值一提。

收到消息的神月佑一却顿住了动作。太宰治的出现, 似乎只是随意往港口黑手党游荡一圈, 但是谁也不知道, 这个智多近妖的男人究竟在资料室里看到了多少信息。

耳机里挂着川上艾希尔的频道,原本正坐在教室之中, 垂眸解题的少女同样停住了演算的笔迹。

此刻正是课间,,教室里一派交谈声。川上艾希尔动动嘴唇,低声开口道:“太宰治应当是在去调查港口黑手党忽然要去围攻人虎的原因。”

“70亿。”神月佑一顿时回答道。

弗朗西斯·菲茨杰拉德, 这个拥有雄厚财富的男人,直接向港口黑手党开出了七十亿美金的悬赏,要求活捉人虎。

“问题是,”川上艾希尔拧起眉,像是被眼前的代数题难倒, “如果他的目的是要复活家人,为什么要指向横滨, 而且矛头直指敦一个人。按照正常的思路,应该要找具有复活能力的异能力者才对。”

中岛敦的“月下兽”能力虽然强悍,却与“治疗”、“复生”完全不沾边。

真要比较的话,黑色组织一直都在研究的方向, 或许才更符合菲茨杰拉德的需求。

川上艾希尔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胸口, 那里曾经被黑兽贯穿出碗口大的空洞。

“你去吧。”她往后靠在椅背上, 望向属于普通人的平静校园, 语气缱绻地勾起唇角, “顺带检验一下敦这三年以来的进步。”

“嗯。”神月佑一挂断了电话。

在耳机里的语音声消失之后, 就又衔接上了原本正在播放的音乐,那是“七个孩子”的乐曲。她垂下眼,神色却是带了点沉思。

以太宰治的智慧,也许同样已经发现了神月佑一在资料室内调用的资料内容。

————————

“啊——啾!”穿着沙色风衣的男人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他紧了紧自己的领口,声音里带着常有的散漫,“看来最近天气变凉了啊。”

“太宰!”国木田独步的额角顶起十字,他露出愤怒的表情,“你昨天又旷工了整整一天。侦探社被港口黑手党袭击,所有的资料都是我重新整理的!”

“嘛,整理资料这样麻烦的工作,还是交给国木田来做最合适啦~”太宰治一跃而起,跳到了另一边尚且幸存的沙发上。

江户川乱步坐在新搬来的办公桌木质的桌面上,晃荡着双腿,与太宰治遥遥对视了一眼。

他从桌面上跃下,伸了个懒腰。

“乱步大人饿了,你们今天有谁见到敦了吗?”

自从中岛敦来到侦探社之后,陪同江户川乱步坐电车和买零食的重任就降到了他的身上。

“这个时间,应该已经下课了吧?”国木田独步低头看了眼手表,指针正对着下午四点。

上次港口黑手党黑蜥蜴突然袭击武装侦探社,就是为了带走中岛敦。然而,侦探社完全不是吃素的,直接将这些西装暴徒从窗口全部都清理了出去。

意识到可能发生了什么,在场所有人面色都是一变。

这是某个在商务大楼后面的小巷,宽度可以容纳十人并排,但是尽头却是一堵极高的墙。两边的高楼也杜绝了从其他方向逃离的可能性。

众人口中的中岛敦身上套着校服,出现在巷子之内,有些气喘。

他的身上还挎着书包,对在自己身后紧追不舍的女人露出了投降的表情:“大姐姐,你究竟找我有什么事,我觉得也许有什么误会在里面。”

手中拿着枪,梳着利落金色盘发的女人面无表情:“没有

误会。”她身上穿着黑色商务西装。

“那,你总要告诉我,为什么要袭击我吧?”中岛敦哭丧着脸问道。

他刚刚离开学校,就遇到了这个骑着摩托车拿枪追逐自己的可怕女人。考虑到周围都是普通的学生,中岛敦一路狂奔到这个几乎没人的地方才停下。

“无论死活,只要把你带回去就行了。”樋口一叶却是露出了充满斗志的昂扬表情,手中的机关.枪开始无情地倾吐出子弹。

中岛敦顿时上蹿下跳。他的身形极为灵活,手上也幻化出了类似白虎的前肢,毫发无伤地挡住了倾泻而来的火力。

“可恶。”见始终没有效果,樋口一叶露出焦躁的表情。

“这位小姐,你如果再不肯说出原因的话,我只能把你带回去了。”如果没有异能力,中岛敦此刻肯定会变成筛子。见对方丝毫不留手,中岛敦的表情也冷了下来。

或许,太宰先生他们能够问出什么。

他以普通人几乎无法捕捉到的速度冲上前,几乎要在空气中留下残影。

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樋口一叶几乎来不及反应,就被彻底缴械,枪支落在地上,而她两手的手腕也被扣在背后。

“是谁让你来的?”中岛敦问道。

金发女人咬紧牙齿,一句话都不肯说。

中岛敦露出了为难的表情。他一点都不擅长这个!

脑后感到一阵凉风。

白发少年警惕地闪身躲开,黑色的锋利镰刀在视野之中急剧窜来。

中岛敦瞳孔骤缩,放开了原本钳制住的女人,迅速往后试图躲避攻击。

然而,那黑兽却如骨附蛆,随着他的变向同样扭转了方向。

他冲到两旁的墙壁上,又迅速跃下,镰刀的尖端砸在砖石制作的墙壁上,砖石崩碎,砸出些许烟尘。

熟悉的攻击方式让中岛敦转眼看向来人,只见发尾有着白色渐变的少年正站在巷子口,身上纯黑色的大衣彰显着他的身份。

“芥川龙之介。”中岛敦琥珀色的眼里凝起一抹冷芒。他当然没有忘记这个人,这个曾经差点将他最爱的姐姐杀死的男人。

樋口一叶捡起枪,小跑着走到了芥川龙之介的身后。

“芥川大人。”

被她依靠的前辈芥川龙之介连半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她,只是说了一句:“没用的部下。”

樋口一叶瞳孔一颤,讷讷地垂下头,露出垂头丧气的模样。

而芥川龙之介已经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自己的对手身上。

“白虎。”他神色冰冷,“这次必然把你抓回港口黑手党。”

中岛敦沉下面色:“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

两个年纪相仿的少年远远相对,双方的眼神里都燃烧着勃发的战意和杀气。

他们同时动手,异能力铺天盖地地施展开来,竟是旗鼓相当。

整个小巷子里顿时发出了刺耳而轰隆的爆破声。

这已经不是普通人能够参与的战斗,樋口一叶退出了小巷,目光焦急地放在小巷之中,等待着结果。

十几分钟之后,两个少年都是伤痕累累。

芥川龙之介的外衣被扯破了大洞,他方才被撞入墙壁之中,勉强挣脱出来,便咳了一口血出来。而中岛敦的身上同样被黑兽割得鲜血淋漓,即使恢复能力强悍,此刻也不免疲惫。

“只是这种程度吗?”在武装侦探社呆了三年,中岛敦已经脱离了原本畏缩的状态,此刻他抹了把额头流下的血,双眼灼灼发亮。

“咳……人虎,你要打败我,不可能。”芥川龙之介扬起手,身上黑色的外套无风自动,但下一秒就能变成杀人的利器。

等待在外的樋口一叶暗中抬

起了枪口,对准了正在与芥川龙之介对峙的白发少年。

她神色专注,扣在扳机上的食指微微弯曲。

然而,却有人在此刻按住了她的肩膀,下一秒天旋地转。

“这位小姐,枪可不是能够随意动用的玩具哦~”有着柔软卷发的高挑男人靠在墙边,手中把玩着方才还在她手中的枪械。

地面上,国木田独步直接动用异能力,幻化出一副手铐,将还在挣扎的樋口一叶抓捕。

这里的动静让芥川龙之介回过头,他便看到了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男人。所有的血液在这一刻都仿佛涌进头颅,让他的眼睛顿时充血。

“太宰治!”他近乎怒吼着开口。

背离港口黑手党的叛徒!

黑色的外套幻化成锋利的荆棘,铺天盖地地涌向站在巷子口的男人。

被他怒视着的青年只是轻描淡写地抬起手,伸出一根食指,恐怖的异能力在被他触碰到的瞬间就寸寸崩解,恢复成原本最柔软无害的布料。

“好久不见啊,芥川。”太宰治勾起唇角,仿佛什么都没放在心上,“三年过去,真是令人怀念,你像是和原来一样……”

“你……”芥川龙之介的嘴唇颤抖。

“一点都没有长进呢。”太宰治毫不在意地说。

港口黑手党的黑色祸犬顿时露出了恐怖的眼神。

即使在巷子内的中岛敦都不由得心惊。太宰治当初进入侦探社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还是川上艾希尔劝慰他之后,中岛敦才接受了这个事实。几次案件之后,更是将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前辈。

此刻,芥川龙之介的神态,恐怕要不是异能力受到限制,就会杀死在场所有人,不惜一切代价把太宰治抓回港口黑手党。

“中岛敦,你不能带回去。”太宰治平静地述说道。

“如果Port Mafia势在必得呢?”另一道声音从上方响起。

所有人抬起头,只见相貌富有侵略性的青年正高高地站在上方,红色的眼瞳俯视着众人,像是静默降临的死神,神色中没有半分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