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第 144 章(1 / 1)

“胡说, 我最了解你了。”袁月以为自己没说清楚,强行撒了个连自己都觉得尴尬的娇,“等去了国外, 我们依然会在一起,像我们约定的那样, 要两个宝宝,他们慢慢长大,我们慢慢变老。”

她知道这个男人不太在意金钱, 不然何至于用美人计牺牲自己, 当然也知道,他的国家荣誉感特别强。

然而这两样加起来, 都没法和她比。

人一辈子为什么而活?

当然是自己。

美女,社会地位,更广大的发展空间,一切有的都有了,她不信我爱我的国会拒绝。

某种层面,她分析的没错。

我爱我的国目光痴痴, 每一句话,都曾经是他的幸福, 像鱼钩般,一次次从心里吊起一段段回忆, 甜蜜,又痛彻心扉。

他多希望一切都是假的。

自从认识袁月, 他幸福极了, 感觉拿皇帝宝座都不换, 一辈子, 能娶到真心喜欢的爱人, 有甘愿为之奋斗的事业,还求什么呢?

直播间众人看不到画面,但能听到,有的下意识心动。

“没啥不好意思的,大家都是凡夫俗子,太诱惑人了,换做我,大概率同意,人一辈子短暂的很,只要有足够的钱,去哪生活都一样。”

“或许我可以拒绝钱,但拒绝不了美色。”

“网友们,醒醒吧,一辈子骂名啊,别看现在说的好听,等真去了,谁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他乡异国的,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我爱我的国呀,真不知说你什么好,你倒是关掉直播呀,这下好,全国人民都听到了,警察估计已经在路上。”

“.......”

就连梁景瑶都不知道,当看到邮箱内容的那一瞬间,我爱我的国已经做出决定。

他用直播间代替录音。

“袁月,我真的很爱你,除了这件事换做任何一件,哪怕让我辞职换职业,我都会同意,但抱歉,比起爱情,我更爱我的祖国。”我爱我的国眼眶早已通红,他最后看了眼袁月,痛苦闭上眼,摸到手机,摁下那三个数字,“喂,你好,我要报警。”

弹幕一片惊呼。

随意一片各种感动的表情包。

我爱我的祖国都会说,但真正面对选择时,太难了。

袁月不敢置信一声尖叫:“你疯了吗?你在做什么?”

哐啷的声响从手机传来,不知什么被打碎,视频摇摇晃晃。

袁月在抢手机。

可惜,她只有美色,没有功夫。

随着一声不甘的痛呼,视频平静下来,她被制服了。

我爱我的国重新出现在视屏,勉强向众人挥挥手。

视频中断,直播间众人有点不甘心,就这样结束了吗?

女间谍会受到法律制裁,我爱我的国呢?

下场太惨了点。

梁景瑶笑笑,如此优秀的小伙怎么可能没有好结局。

正应了那么句话,好人有好报,此时,直播间里有个漂亮姑娘被我爱我的国的爱国情怀打动,至于后续能否真正走到一起,看进展了。

第三名,也是最后一名中奖者:天堂你好。

直播那么多次,每个有缘人的网名好像多多少少和故事有关,比如刚刚结束的我爱我的国。

天堂你好?

缅怀死者还是某种向往?

视屏接通,直播间有人忍不住感叹。

好优雅的阿姨。

天堂的云大概五十多岁,盘了个中式圆盘发髻,一身蓝底白花的老式旗袍,丹凤眼,气质优雅。

“梁大师好,大家好,不好意思,我有点事,请等我一分钟。”天堂

的云歉意笑笑,把手机放到一边,端起沸腾的小奶锅。

直播间众人这才看清,天堂的云在做咖啡。

她好像不怎么熟练,奶泡倒入咖啡,慢腾腾拉出个不怎么规则的心形。

咖啡拉花,心形属于最基本的入门花纹,但讲究一气呵成。

一个有着两根乌黑麻花辫的年轻女孩走进视频,看了眼咖啡,大声称赞道:“阿姨,厉害呀,这么快就学会拉花了,好多人要练习大半个月呢。”

“不规则,寓意不好。”天堂的云不怎么满意,把咖啡端到一边,“算了吧,这杯我喝,你再给客人重新做一杯。”

麻花辫女孩先一步把咖啡放到托盘,笑嘻嘻道:“您太封建了,一个心形而已,哪个客人注意这点细节呀,再说这都第三杯了,下一杯要再失败,要给我喝了是吧,我可不想再喝了。”

说完,端起托盘跑了。

天堂的云没喊住,无奈叹口气,拿起手机:“让各位久等了。”

“没事,我看时间了,刚好一分钟,阿姨,您自己开的咖啡馆吗?好洋气啊。”

“背景让人眼前一亮,您背后的红砖墙是真的还是贴的?”

“想喝咖啡了,阿姨做的咖啡一定很好喝。”

弹幕似乎戳中天堂你好的心思,目光忽然变得有点悲伤,慢慢转动镜头,低声道:“这是我儿子开的咖啡馆。”

众人没怎么在意这句话。

装修风格非常有特色,收款台后是一整面原汁原味没经过任何装饰的红砖墙,古朴厚重,大厅也是,红钻墙围,每隔一段距离有扇假窗户,欧式教堂风的彩色玻璃,欧式彩色壁灯,白色栅栏挂着一盆盆精致绿植。

灰色的水泥地面,点晴之笔是竖立的路灯。

没错,就那种广场常见的黑铁古风路灯。

两者一结合,明明看起来空间不怎么大的咖啡店,活像漫步大街上。

直播间众人啧啧感叹,如此环境,再加一杯咖啡,想想就很惬意。

不过似乎看起来生意不怎么好。

“好像只有一桌客人。”

“阿姨,这样不行啊,我算业内人士,咖啡有讲究的,刚才仔细看了您的操作,最好找个专业的咖啡师吧。”

“您儿子呢?不会为了省钱让您当免费苦力吧。”

“......”

梁景瑶忽然轻声打断:“想算什么?”

天堂你好似乎不想让身边的人听到,快步走出屋外,短短几步,她眼中不知道为何全是眼泪,哽咽道:“大师,我想让您算算,我儿子的遗体在哪里。”

弹幕戛然而止!

儿子,遗体?

天堂你好只知道梁景瑶算卦很厉害,怎么个厉害,其实并不理解,擦擦眼泪开始讲述来龙去脉。

儿子有两个爱好,摄影,咖啡。

他喜欢拍摄动物,喜欢最原始的风貌,作品曾经多次获得很有分量的国内外大奖。

半天前,决定去无人区,他要拍摄最纯净无暇的天空,皑皑雪山,最真实的地球生灵。

天堂你好平时非常支持儿子。

这一次,她虽然担心,但依旧没阻止。

儿子大了,成了个优秀的男子汉,有自己的追求。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一次,儿子再也没有回来,和他梦想,他的摄像机,永远留在茫茫雪山。

甚至遗体都不知道在哪里。

老年丧子,天堂的云几近崩溃后慢慢接受现实,她得做点什么。

她带上全部积蓄,亲自去往儿子最后失踪的地方。

如果能找到,早就找到了。

搜寻队理解她的心情,但实在爱莫能助,事

发后,他们搜救了几天几夜,最后只能确认,天堂你好的儿子去了雪山,而那里,刚好发生过一场雪崩。

如果预料的没错,遗体可能早已被埋没,想找寻,等于大海捞针。

没有什么能够阻止一个母亲接儿子回家的心,肯定有别的办法,只要活一天,她就不会停止,然后,无意看到梁景瑶的算卦视频。

“梁大师,多少钱您说,只要能找到儿子遗体,倾家荡产都可以。”天堂你好哀求道,“不用您亲自去,只要一个大概的范围就行,求您了。”

只要有范围,她爬也要爬过去。

儿子没了,她的余生也没了,如果挖不出,她就不回来了。

陪着儿子。

他还没结婚,甚至没女朋友,得多孤单呀。

直播间众人心酸不已,又有点担心,无人区不比城市,怎么算?梁大师能算出来吗?

“算之前,咱们先解决别的事。”梁景瑶看向视频后面的咖啡馆,温声道,“刚才那个姑娘,是咖啡馆唯一的员工对吧。”

天堂你好没多想,听到可以算,激动的老泪纵横。

儿子一年里有好几个月在外拍摄,咖啡店请了专业人士打理,儿子失踪,等于没了主心骨,员工陆陆续续辞职。

天堂你好也有这个想法,她没时间,更没精力。

她要去雪山找儿子。

回来后后悔了。

儿子那么喜欢咖啡馆,墙上挂满他的作品,那么多儿子的记忆,怎么能关了呢?

但她对咖啡一点都不了解,怎么做,怎么经营一窍不通。

专业人士肯定没法请了,钱要留着找儿子,她买来专业书籍,学习辨认咖啡豆,学习如何制作。

咖啡可以做,日常杂务一个人不行。

必须请个员工。

招聘过程异常艰难,要么天堂你好不满意,感觉对方素质低,玷污儿子的心血,遇到合适的,干几天便辞职。

活太多了,扫地擦桌子洗各种杯具。

而且天堂你好有洁癖,给的工资不高,要求堪比五星级酒店,一点点灰尘都不能有。

直到格桑来应聘。

天堂你好第一眼并不满意,太土气了,黑黝黝的,还有脸上的那两朵高原红,怎么看怎么不像咖啡店员工应有的样子。

格桑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可以。

三天试用期里,咖啡馆里里外外打扫的干干净净,根本不用天堂你好吩咐,眼里到处都是活,活像把咖啡馆当成了自己的家。

这么勤快的员工,打着灯笼都难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