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 138 章(1 / 1)

喝了那杯略带苦味的饮料, 她头晕的厉害,感觉天旋地转,她依旧没怀疑, 以为生病了, 弱弱请求堂哥送她回家。

这个时候,她还牵挂着葡萄苗。

希望堂哥别忘记。

再醒来时,耳边哐当哐当的声音, 身子却很平稳,她努力睁开眼,看到窗外景色缓缓远去。

驴车?拖拉机?

后来她知道了, 是火车。

她人生第一次坐火车。

不知道什么人察觉她醒来,捏住她嘴巴, 灌了口腥苦的水。

太难喝了。

娟子努力挣扎,想大喊, 一条毛巾捂住她的嘴巴。

等再次醒来,天塌了。

几天几夜颠簸折腾, 除了哭,根本没多余的力气挣扎, 她哭着喊父母, 她才十九岁, 有那么多那么多梦还没开始。

娟子开始绝食。

老男人和那个老太婆一人捏住她嘴巴, 一人灌,任凭饭从鼻子里冒出来, 她就是不吃。

可她不了解这个与世隔绝的山村,不了解地狱和魔鬼。

老太婆让她认清现实, 花高价买来的, 要传宗接代, 肯定不会放她走,与其受罪,不如早点生儿子,还找来同样被拐卖已经认命的女人劝。

如此两天过去,老男人不耐烦了,发泄过后,死死摁住她,用剪刀连指甲带肉剪去好大一块。

十指连心啊。

娟子痛的撕心裂肺惨叫。

老男人毫不心软,又换了个手,接着又是一个,他像地狱来的魔鬼冷冷道:“想死可以,我成全你,一刀一刀活活剪死你。”

娟子不想活,但怕这样的死。

或者说,没有一个普通人不害怕这样的酷刑。

她抖成一团大口吃饭,一年后,生了个儿子。

老男人很高兴,第一次解开锁链。

一年多来,娟子第一次看到外面的世界,她一刻都等不及,孩子还没满月,趁老男人出门,抱起孩子就跑。

那茫茫看不到头大山在娟子眼里,仿佛发着光,只要跑进去,到处都是藏身的地方。

跑出村口没多久,迎面遇见个中年男人。

来小山村一年多,娟子只见过几个同样遭遇的女人,但隐约感觉,应该不止几个,她抱着孩子肯定跑不过,于是决定不跑,跪下诉说自己的遭遇,并承诺,只要男人帮忙,她一定重谢。

她的父亲,在供销社上班,什么自行车缝纫机,只要他想要,哪怕倾家荡产。

男人满脸惊喜。

无数年来被拐卖的女人不知道跑过多少次,整个村里早有约定,谁抓到,奖励十块钱。

十块钱在那个年代,金额相当大了。

老男人痛失十块钱,娟子差点被打死,再次被锁上,失去自由。

之后的很多年里,她跑过多少次自己都忘记了,夏天,冬天,白天黑夜,有机会就跑,有次大雪封山,跑的时候滚落山崖,等老男人带着村人找到她,浑身都快冻僵了。

逃不掉,可以死,上吊投井多的是办法。

娟子没有死。

因为她不甘心。

她一定要回去,见到高仁建,一口一口生吞他的血肉,为了接班,他竟然卖掉自己。

这个执念,二十年来,从未消失过,一天比一天浓,撑着她活到今天。

娟子忽然仰天哈哈大笑,想到那画面,她痛快极了。

院门被重重推开,走进两个年轻男人,她的大儿子和二儿子。

两人刚下地回来,拿起舀子猛灌一肚子凉水,同时不耐看她一眼。

娟子懂那眼神的意思。

村里买来

的女人到她这个年级还被锁着的,应该没几个了吧,有了孩子,除了认命还能怎么着。

因为她一直跑,等于家里少了个劳力,少了个做饭的。

娟子怕老男人,不怕自己生的,她像只蹲在角落的猫头鹰,似笑非笑紧盯两人。

村民靠不住,身上掉下来的肉总可以吧。

娟子一直等,一直等,哪怕再微小的火苗,也是希望。

大儿子十二岁那年,按照村里习惯,算半个大人了,可以独自去山里干活,遇到狼啊野猪啥的有自保能力。

当然,她不会让儿子冒太大危险。

她写了封信。

距离最近的乡镇肯定有邮电局,儿子早上出发,晚上回来,只要父亲收到,肯定会带着人来救自己。

这封信,到了老男人手里。

那一场毒打,娟子几乎没怎么惨叫,因为,她的心更疼。

身上掉下来的肉,为什么要出卖自己?

大儿子弱弱解释:不想让她走。

如果真的是这样,或许还能接受。

不是的。

大儿子已经成为本地人了,她这个亲娘,只是个稍微特殊的商品。

比如现在!

大儿子看了眼二儿子,低声道:“二弟,就这么说好了,我先结婚。”

二儿子立刻反驳:“凭什么,你才比我大一岁。”

大儿子拍拍二弟肩膀:“我结婚后,肯定好好攒钱,争取早点凑够钱给你娶媳妇。”

二儿子后退一步躲开,不屑哼了声:“攒钱?你拿什么攒,现在不比以前了,别说女大学生了,二婚的妇女都要两三万,等你攒够,我都成光棍了,我不管,爹说了,咱们俩到时候抓阄,谁先结婚,看运气。”

大儿子又解释几句,没说通,气的当胸一拳。

两人就这样当着娟子的面开始撕扯。

娟子一点都不心痛,她不笑了。

闺女,要嫁人了吗?

小山村穷的要命又恶名在外,没有女人愿意嫁过来,但也有例外。

买来女人生的女儿。

女娃子不值钱,有的仍掉掐死,留下的,只有一个原因,儿子太多,长大后换彩礼。

四个儿子,一个闺女,卖的钱只够买一个女人的。

而且这几年不知道什么原因,价钱越来越高,从几千块到几万块。

闺女不比四个儿子,把她当娘的,虽然没家庭地位,但看她挨打的时候心疼的眼泪汪汪。

闺女今年多大了,好像才十四岁。

不行。

说是嫁,要那么高的彩礼,和卖差不多,只不过比买来的少受些折磨,不听话照样挨打。

打骂还算好的,娟子知道有个同样遭遇的女人,家里兄弟五个,七拼八凑才攒够钱,谁都不肯妥协,年龄都不小了,再不生儿子就老了。

后来决定,一人一天。

娟子决定提前计划,不能等到女儿成年。

让女儿跑,去找自己的父母!

可是,父母叫什么来着,忘记也没事,去供销社一问就知道了。

连续几个晚上,娟子宛如头驴般一遍遍转圈,这次,是娘俩唯一的希望,一定要万无一失,可她现在自己脑子越来越不行了,好多事情想不起来了,还有钱,总不能让女儿走几千公里,火车票多少钱,买到哪里?

到了后怎么走?

太遥远了。

三天后中午时分,小山村忽然沸腾,到处都是急匆匆脚步生。

老男人也儿子们也回来了,表情紧张,解开锁链,随手往她兜里塞了几个煎饼拉着往外走。

娟子明白,要进大山躲起来

了。

对于买媳妇这点,当地人特别齐心,因为这牵扯到每家最宝贵的财富,据说乡镇有人,汽车站有人,唯一进山的道路也有人。

跑过的很多,从来没一个跑出去的。

娟子记得最近,有个据说是个大学生的女人很聪明,成功获得信任后差点成功,她跑到了乡里,上了汽车,然后,有个村民接到消息,拎着把菜刀杀气腾腾堵住汽车,当着无数人的面,把她抓了回来。

女人差点被打死。

这个男人得到两千块钱的感谢。

那次村里来了很多警察,结果无功而返,女人全被藏到深山老林里,十多天后确认安全才回来。

这次,又有女人跑了吗?

娟子死死抓住门框:“我不走,我哪里都不去。”

“养不熟的狗东西,不去,你想害老子吃枪子吗?”老男人劈头盖脸一顿毒打,“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娟子不信,她怎么都是孩子的亲娘,老男人不敢的。

二十多年的挨打,除非很厉害,不然不怎么疼了。

娟子遮住要害,大喊提要求:“让妮子一起去,我自己害怕。”

她感觉机会来了。

去深山躲藏,买来的女人很多,看管的男人只有几个。

说不定娘俩能一起逃出去。

娟子不知道,这个举动,救了女儿的性命。

陈萍和当地警方傍晚时分才到达附近,不是不想早点来,根本没有路。

她从未想过,还有这样落后的地方,不通路,没有电,早上出发,警车开了没多久便改成步行,那山路,压根不叫路,人和牲口一脚脚踩出来的弯曲小道,两边荒草树木,不知名毒虫乱飞,见人就咬。

陈萍挠挠脸上的疙瘩,感觉距离毁容不远。

身边有人比她情况更差。

四十多岁的高仁建,供销社改制后,他一步步从小小的售货员混成个底层小领导,虽然没啥权利吧,但好歹还是铁饭碗。

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

他浑身大汗淋漓,全是虚汗,喘的活像头犁了一天地的老牛。

陈萍只当条件艰苦的拉练,递过瓶水,关心道:“高先生,没事吧,要不你在这等着或者回乡镇宾馆,放心,我们一定会救出你的妹妹。”

“不,我必须亲自去。”高建仁一口气喝掉半瓶,额头虚汗流到眼睛,像眼泪,“叔叔婶婶等妹妹等了二十多年,不能再等了。”

陈萍点点头,没再坚持,劝过好几次了。

可以理解。

她了解的情况不多,只知道被拐卖妇女娟子的母亲遭受不住打击,疯了,父亲身体同样不好,话说,关系这样好的堂兄妹真不多见。

不过或许错觉吧,总感觉这个堂兄有点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