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 / 1)

火凤凰 刘猛 4968 字 1个月前

作战简报室里,旁边已经布置好简报黑板,上面罩着一块迷彩布。雷电突击队和火凤凰突击队已经集合完毕,队员们都是全副武装,持枪跨立。身穿将军制服的军区司令员大步走进来,雷战高喊:“立正!”

唰——十六名特战队员整齐利落地敬礼。

司令员还礼:“请稍息。”随后凛然地看着面前的队员们,“根据上级统一部署,雷电突击队和火凤凰女子特战队将前往东海市,参加第五届国际青年运动会的安全保卫工作,担任联合反恐指挥部的直属反恐突击队——同志们有信心没有?”

“有!”队员们一声巨吼,声震如洪。

“第五届国际青年运动会还有二十天就要开幕,届时将会有来自数十个国家的数千名运动员参加。此外,多国元首也会出席开幕式和观看比赛。毋庸置疑,中央首长也会出席。你们该知道这次安全保卫工作的分量,情人岛恐怖袭击刚过去不久,你们是行动的参与者,也该知道,现在的国际恐怖组织一直对我们是虎视眈眈。他们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手段毒辣,是非常强劲的对手。”

简报室里鸦雀无声,队员们看着一号,目光如炬。

“我不想再说什么战前动员,在我心里,你们是基地最好的特战队员。”司令员凝视着队员们,厉声喝问,“你们准备好为祖国献身了吗?!”

“——时刻准备着!”十六个精锐的战士高声怒吼,黑白分明的眼睛炯炯有神。

司令员转向雷战:“如果有恐怖分子胆敢闹事,把他们的脑袋带给我。出发!——”司令员看着他的勇士们一声令下。

“是!”雷战转身,面向队员,声厉如洪:“全体都有——向右转,跑步——走!登机!”队员们携带武器快速跑向直升机。雷战转向司令员:“一号,还有什么指示?”司令员看着他:“注意和警方的配合协调,去吧。”雷战抬手敬礼:“是!”跑步离去。

雷战最后一个踏上直升机,直8b的螺旋桨轰鸣着高速旋转,卷起一阵飓风。雷战站在舱门口,手把着门,转过身看着一号,抬手敬礼。舱门慢慢关上,直升机在晨雾中拔地而起。机场上,一号举起的右手久久没有放下。

此刻,东海市特警支队也是充满了战前的紧张气氛。几架警用直升机停放在停机坪,车库的车都开出来了,战备警报在高声尖叫着,一队特警队员高喊着口号,全副武装地从大院里跑过,呼啦啦一阵狂奔,纷乱的脚步声掀起一阵烟尘。

机库里的一角已经开辟成临时指挥部,墙上挂着现代化的超大屏幕,数个闪烁着红灯的监视器组成了指挥台,特警们穿梭来往,各司其职。另一边,雷战带领的特种部队和张晨初的武警特战队已经集结待命。

市局反恐处的赵处长和洪峰、雷战以及武警特战队长张晨初走过队列,来到指挥塔前。

“大家好,我是市局反恐处处长,也是青运会安全保卫指挥部反恐应急小组的组长赵成。你们都是来自公安、武警和军方的精锐力量,根据上级指示,参加这次青运会的安保工作,归我统一指挥。”赵处长转向洪峰:“——这位是反恐应急小组的副组长,市局特警支队猛虎突击队的大队长洪峰同志!”洪峰出列,敬礼。

“这两位是反恐应急小组的指挥员,陆军雷电突击队的队长雷战同志和武警山鹰突击队的队长张晨初同志。”两人出列,敬礼。队员们注视着他们。

“安保指挥部将国际青运会的反恐应急处突任务交给我们,希望来自各单位的精英精诚合作,团结一致,完成党和国家交给我们的光荣使命!同志们,拜托了!”赵处长厉声如洪。队员们啪地立正,齐声怒吼:“万无一失,不辱使命!”黑白分明的眼里都是锐利的目光。

赵处长离开后,雷战和洪峰等人在机库的临时指挥所商谈具体事宜。机库外的空地上,队员们生龙活虎地投入各种体能训练,操场上一片热情高涨。洪峰看了看大家:“我们现在集合起来,大家对联合行动有什么想法没有?”雷战点点头:“发挥各自的长处,把优势资源整合起来,迅速形成团队的战斗力。”张晨初看着雷战笑:“老雷,你能不能别这么文绉绉的?什么时候变得咬文嚼字了?”

“联合训练,科目互补。”雷战笑,“猛虎,猎鹰,我们军方特种部队擅长的是敌后破坏和暗杀袭扰,你们的专长是城市反恐和定点围剿。我们可以在联合训练的基础上,打一打对抗,我们从匪的角度,你们从警的角度——看看彼此都有什么疏忽的,剑与盾,碰撞碰撞,兴许能擦出新的火花来。”张晨初眼睛一亮:“好主意啊!以前总是内部对抗,那些套路都熟悉了!雷神,果然玩出新鲜感来了啊!我要是告诉他们,是和陆军特战队打对抗,那他们可就嗷嗷叫了!”

“这对我们公安特警是个相当大的压力啊!我们以前可真没遇到过这么厉害的对手!”洪峰看着雷战,雷战摆摆手:“彼此彼此,我们以前的对抗也都是在军方的角度进行,没有和公安特警合练过。说真的,我的压力更大啊!”谭晓琳笑着说:“这样对抗才有意思!剑与盾,互相都是磨刀石!”

“咱可说好了啊,你们女兵要是输了,可别哭鼻子哦!”洪峰开玩笑地说。谭晓琳一扬头:“切,谁哭鼻子还不一定呢!”几个人哈哈大笑。

战备警报呜呜呜地拉响。正在操场上训练的队员们反应过来,呼啦啦地急忙往机库跑去。女兵们从地上拿起钢盔和背囊往外跑,武警、特警们背着鼓鼓囊囊的战斗装具也从机库跑出来,鱼贯地快速踏上军车。

高速公路上,车流不是很多,特警队的车队在公路上疾驰。空中,几架警用直升机和陆航的直升机在高空盘旋。军用吉普车里,雷战开车,谭晓琳坐在旁边,在看掌上终端。雷战问:“任务简报下来没有?”

“下来了……”谭晓琳开始念,“根据可靠情报,海外恐怖组织的先遣力量已经秘密登陆东海,盘踞在帅旗山庄,疑犯有二十七人,持有武器装备。他们准备潜伏至青运会开幕式,制造恐怖袭击。命令反恐应急小组立即出动,歼灭该武装犯罪集团。”

雷战打开耳麦呼叫:“猛虎,帅旗山庄是什么地方?里面有没有人质?”洪峰回话:“帅旗山庄是个荒废的度假村,老板因为欠债跑路了。我记得有留守人员,至于现在是不是人质,还不清楚。”

“要不我派侦察小组进去看看?”耳机里传来张晨初的声音。雷战说:“侦察小组还是我派吧,我们有女子特战队员,她们不太会引起注意。猛虎,你意下如何?”洪峰笑:“别跟我客套,就这么办吧。其余人在外围待命!”

“我带侦察小组。”谭晓琳说。雷战看她一眼:“你不行,得派俩年轻人去。”谭晓琳气鼓鼓地:“你说谁老呢?!”雷战开车,脸色严肃:“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我想好了,派一对情侣。”

乡村公路上树影婆娑,穿着便装的林国良和沈兰妮开着一辆民用越野车。车开到一处拐角,隐约能看见前面的山庄,吉普车呜咽着扑腾了几下,熄火了。林国良坐在驾驶座上,又点了几次火,还是不行。两人跳下车,林国良打开车前盖检查,沈兰妮气鼓鼓地抱着胳膊看着他:“都怨你!跟你说先检查再出来玩吧,你非不听!你说你能搞定,你能搞定什么啊就搞定?!”林国良也气急:“谁能想到这车也会出问题啊?你光说我有什么用,光说我就能把这车说好啊?”两人瞪着眼吵起来,林国良看着发动机也束手无策。

“打救援电话!”沈兰妮靠在车头。林国良拿出电话拨出去:“喂?我……怎么没电了?你手机呢?”沈兰妮看他,气不打一处来:“你叫我下楼叫得那么急,我都没来得及拿!我为什么要带手机?!”林国良左右看看,公路上空无一人,沈兰妮探头看看前面:“那儿不是有个山庄吗?去看看有没有人啊!”说着就大步流星地往那边走过去。林国良心悸悸地跟在沈兰妮后面,不时地劝阻着,沈兰妮不理他,继续往里走。

公路两旁的树丛里,一支伪装极好的枪口从草丛里伸出来,狙击手身披插满杂草的伪装网,对着耳麦低语:“有人闯进来了,在我的射程以内。”

一个光头从山庄二楼的窗户缝隙中露出眼睛:“不要开枪,看看他们的来路。我们的任务是潜伏到开幕式,现在暴露太早了。”光头身边,几个武装分子拿着武器,蹲着待命。

“是不是警察?”其中一个匪徒问。光头想了想,戴上墨镜:“我下去会会他们。有什么不对劲的,你们马上开枪!”

“明白!”众匪徒点头,光头转身下楼。在房间的角落里,几个民工被反绑着,嘴上贴着胶带,战战兢兢地看着匪徒们。

沈兰妮和林国良走在山庄外的小道上,林国良左顾右盼:“哎,我怎么觉得越走越恐怖啊?这哪儿有人啊?”沈兰妮转身瞪他:“不找人帮忙,我们怎么走得了啊?”

他们俩说话的当口,公安、武警和陆军的特战队员们都已潜伏在树林当中,武警队员在操作无人机。洪峰拿着手机:“好,我知道了,谢谢。”他挂了电话:“里面应该有人质,当地派出所确认,有五个留守的农民工打理山庄。”何璐打开军用笔记本:“这是山庄的卫星平面图。”张晨初看看:“如果我是劫匪,人质一定在这个位置。”他指着山庄的一处建筑。

“对,周围没有合适隐藏人质的地方,都是植被。这个水榭距离公路太近,不适合藏人质。”谭晓琳说。

“他们会不会已经把人质给杀了?”叶寸心问。

“有这个可能,”雷战说,“但是我们不能那样去想。在没有见到人质的尸体以前,我们只能假定人质还活着。做最坏的打算,往最好去努力。”

“我们要分组行动了。”洪峰说。雷战挥挥手:“别客套了,行动在即,必须有一个统一的指挥员,我们是配合你工作,再推辞,行动出纰漏,人员有死伤,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洪峰就笑:“你这是抓我来负责后果啊?真的是损友啊!”雷战也笑:“哪儿能呢!快下令吧,我的两个侦察员还在里面呢!”

洪峰收起笑容,指着山庄的平面图说:“你们看,这一侧是公路,有两个狙击手就可以封锁住。我们分成三组,从三个方向渗透进去。”张晨初点头:“这一带都是苗圃,倒是最好的掩护啊。”

“这个方向我来负责——”雷战指着水榭,“我们可以从水下进入,这个水榭他们一定安排了人手。老狐狸——”

“到。”

“火凤凰从水下进入,雷电从侧翼渗透过去。”雷战命令。

“收到。”老狐狸低吼。

“如果没有别的意见,我们就行动吧。指挥中心设在这儿,我会留在这里,大家保持信息的通畅。”洪峰命令,队员们分组进入山林。

沈兰妮和林国良还吵吵着在往前走。暗处,狙击手锁定住两人:“老狗,我只要一个急促射,他们就没命了!”那个被叫作老狗的光头走出山庄,低声说:“不要开枪,在行动没有开始以前,我们尽量不要暴露。听着,这是在中国大陆,我们好不容易渗透进来的,只要暴露,马上就被中国警方歼灭了。我们不能冒这个险!”

“收到,老狗,我保持监控。”狙击手继续瞄准。

沈兰妮和林国良还在往前走,微小的反光一闪而过,沈兰妮注意到,不动声色,眼角斜了一下:“九点钟方向,那个山头。”林国良低语:“看见了,是狙击手——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车坏了又不是我想它坏的,你……”两人正吵着,光头笑眯眯地走过来问:“怎么了,两位?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沈兰妮白了林国良一眼:“看吧,我说了有人的吧!”林国良心悸悸地说:“这鬼山庄还真的有人啊?”

光头哈哈一笑:“怎么会是鬼山庄呢?这山庄倒闭了,我刚刚接手,还没来得及收拾呢!”沈兰妮笑着问光头:“哦,你是老板啊?”光头一脸谄媚地笑着:“新老板,正好今天过来,没想到我还没收拾呢,就要开始营业了啊!你们是第一批客人,欢迎,欢迎!”林国良环顾着四周:“这儿要收拾收拾还不错啊!”沈兰妮往前走了几步:“老板,这儿蛮大的,能不能参观参观?”

光头一愣。

“就是,反正我们也是出来玩儿,顺便看看这儿!”林国良说。

“这还没营业呢!”

“切,老板,刚才还说欢迎呢,咋现在就开始躲了?我们就是看看,城里待久了,亲近亲近大自然嘛!怎么,怕我们偷东西啊?”沈兰妮故意说。光头打着哈哈儿:“哪儿的话啊!这儿还有什么好偷的,走,我带你们转转!”

“谢谢老板!”沈兰妮笑着往前走,林国良拿出照相机,光头愣了一下,随即又笑:“走走!这边走!”

山林里,突击队员们快速穿过林子,到达指定位置。雷战带着队员们悄悄潜伏到山庄不远处的水榭旁,对着耳麦低语:“我们已经到了,火凤凰已经下水。”女兵们穿着迷彩服,戴着氧气面罩和脚蹼,迅速潜入水里,其他队员们持枪警戒,虎视眈眈。

光头领着两人继续向主楼方向走去。沈兰妮看着一脸兴奋:“哇!老板,曲径通幽处,还有这么一座别墅呢!我们进去看看!”光头说:“什么别墅啊,里面乱糟糟的,都是废品。别进去了,太脏!”沈兰妮兴奋地说:“我们就喜欢探险!”光头笑笑:“真的,别进去了,为你们好。”林国良拉了拉沈兰妮:“走吧走吧,我也觉得脏,那里面得八百年没住过人了,你看,这草都长台阶上了。”光头附和说:“就是,就是,去那边转转吧!”三人又往前走去。

别墅的房间里,持枪匪徒藏身在窗户后面,警惕地看着,蹲在角落的人质恐惧地不敢动。别墅外,沈兰妮恋恋不舍地回头看了一眼,继续往前。

山庄旁的一处密林,穿着特警作战服的张小勇快速到位,拿起狙击步枪锁定目标。水榭旁边,雷战和突击队员们都已就位,做好战斗准备。洪峰看着监视画面,对着耳麦低语:“各组准备!——”

这时,光头带着两人走到水榭旁,林国良看着风景对沈兰妮说:“这儿最好了,要不咱们也投资吧!”沈兰妮白了他一眼:“切,人家老板不差钱!”光头笑笑,没说话。山林隐蔽处,洪峰黝黑的脸看着监视画面,平静如水。

“干!——”洪峰一声高喊。

噗!阎王扣动扳机,一枪击中,潜伏的狙击手歪头倒在旁边。林国良突然拔出别在后腰里的手枪,瞬间上膛,顶住了光头的太阳穴。光头一惊:“你干什么?!”林国良冷冷地:“别动啊,我警告你别动啊!”沈兰妮的手枪也拔了出来,持枪在手。光头看着沈兰妮,发狠地说:“你们别后悔!”

突然,水榭的窗户打开了,匪徒们举起手里的微冲。藏身在水里的谭晓琳和队员们露出脑袋,持枪射击。匪徒们纷纷中弹,落入水里。光头趁机出手,啪!沈兰妮一枪打在他的腿上,光头惨叫一声后摔倒在地。林国良踩住他的脖子:“我说了,你最好别动!”光头汗流满面,歪头去咬藏在领口的毒药,沈兰妮又一枪打在他的手腕上,光头蜷缩在地上嗷嗷地惨叫着。

雷战率队沿着长廊杀过来,女兵们纷纷上岸,摘下潜水面具和脚蹼。雷战挥手:“往里进!”沈兰妮和林国良接过队员甩过来的背心和长枪,往里突击。

此时,山庄四周枪声大作,四支突击队从不同方向向山庄进攻。女兵们一马当先,在雷电突击队的掩护下进入别墅。房间里,一个武装分子手忙脚乱地在操作键盘,毁灭电脑里的数据。田果一脚踹开门,冲进来一枪毙命。叶寸心冲到电脑前,何璐问:“怎么样?数据还能恢复吗?”叶寸心敲击键盘,十指翻飞:“我在努力!”

另一个房间里,谭晓琳带队冲进去,举枪扫射,恐怖分子抽搐着倒地,蹲在角落的人质们恐惧地看着。

叶寸心还在努力地恢复数据,她的额头上都是汗,何璐站在旁边急问:“怎么样了?”这时,黑暗的电脑出现一组数字,很乱。叶寸心敲击键盘,长出一口气:“好了!”何璐拍拍她的肩膀:“好样的,看看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叶寸心敲击键盘:“我看看他们刚才在看什么!”啪!——一张照片打开,何璐盯着电脑傻了。这时,雷战和谭晓琳也进来了,都是一脸怀疑和茫然。

鲜红的夕阳洒在特警支队机库外的空地上一片血红,何璐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河边,看着远处发神。

谭晓琳走过来,在她旁边蹲下,何璐脸上的眼泪已经被风干,看着远方:“不用劝我了……”谭晓琳看着她,轻轻地说:“我不是想劝你,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火凤凰女子特战队的队长,你不能撑不住。”

“我……我真的受不了了,云雀……我可能要走了”何璐的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你难道不想知道答案吗?”

“现在知道答案还有意义吗?”

“当然有,知道你失去的是什么——难道没意义吗?”何璐看着她。谭晓琳说:“如果你连自己失去的是什么都不想知道,那还是火凤凰的特战队员吗?火凤凰,敢冒险,爱冒险!你都忘了吗?”何璐流着眼泪点点头。谭晓琳拍拍她的肩膀:“那就站起来,我们陪你去寻找答案。”何璐擦去眼泪,目光变得坚毅:“我要找到答案!”何璐站起身,火凤凰的女兵们也站起来,关切地看着何璐。何璐的眼泪出来了,走过去,女兵们笑着紧紧拥抱在一起。

谭副司令站在卫星通信室里静静地等待着。很快,视频信号接通,天狼在一处隐密的树林里,抑制住内心的激动:“完成了?”谭副司令点头:“对,根据你提供的情报,反恐应急小组已经解决了这批渗透进来的恐怖分子。”

“太好了!”天狼兴奋地说,“他们本来是准备跟我接头,由我指挥袭击运动员村的。”

“所以现在我面临一个难题,天狼。”谭副司令忧心忡忡,“火凤凰从启动自毁程序的电脑里面抢出来你的半张照片。”

“这群笨蛋,怎么会把我的照片存在电脑里面?”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现在他们认定你就在东海市。”

“这有什么问题吗?”天狼问。

“问题就是——何璐看见了。”

“我知道,她是火凤凰的队长嘛。”

“你确定不希望我告诉她吗?”谭副司令一脸担忧地问。

天狼想了想:“我确定,我想亲口告诉她。”

“……这样会很危险的,他们也许会通过别的线索找到你,如果我来不及介入的话,很可能会发生误伤。”

天狼点点头,语气平静地说:“我知道,但是我相信,她不会对我开枪的。”

“天狼,我不能出现任何误差,否则我无法对你交代。”谭副司令痛心疾首。天狼释然地一笑,眼神坚定地看着谭副司令:“首长,您不需要对我交代,从我走的那一天,我就想好了。”谭副司令沉吟半天:“好吧,我尊重你。”天狼笑笑:“我一定会亲口告诉她的。”

“你注意安全。”谭副司令嘱咐道。

“我明白,有情报我会及时告诉你的。现在黑猫对这件事很恼火,我要想办法搪塞住。”

“你回到我们自己的地头,我心踏实多了。但是你不要掉以轻心,黑猫是非常狡猾的。”

“我会处理好的,”天狼轻松地说,“大风大浪都过来了,这都不算事儿。”

“好的,通话结束。”谭副司令笑笑,关闭了视频。想了想,转身对参谋长说:“通知雷电突击队和火凤凰女子特战队的指挥员,我要见他们。”

天狼删除掉卫星通话记录,又检查了一遍,这才转身向林间的小木屋走去。

天狼走进屋,地上打着地铺,蜂鸟在床上已经睡去。天狼躺下,钻入睡袋,想着心事。床上,蜂鸟睁开眼,蹑手蹑脚地走下床,天狼的手枕在枕头下面,握住了藏在下面的匕首。

蜂鸟钻进他的睡袋,天狼没动。蜂鸟从后面抱住他:“我知道,是你干的。”天狼不动声色:“我不懂你的意思。”

“黑猫已经怀疑你了。”蜂鸟说,“你跟黑猫,不是一条心。”

“我跟谁都不是一条心。”

“你是卧底。”

“我是一个孤独的游魂,不为任何人工作。”

蜂鸟抱紧他:“我也是一个孤独的游魂,我们互相取暖吧。”

“我的心里已经有人了。”天狼冷冷地说。

“她是谁?”

“我的爱人。”天狼背对着蜂鸟,“——从荒凉的沿海滩涂走到更荒凉的戈壁滩。但我从未迷失方向,即便走在只知前后左右不知道东南西北的风雪里,我心里也依然竖着一座高高的灯塔,依然有人期待我的归去……”黑夜里,天狼的眼中隐隐有泪花在闪动。

一处隐秘的地下车库里,何璐跨立等候,雷战和谭晓琳站在两边,也是背手跨立。谭副司令大步走进来,三人唰地立正敬礼。谭副司令还礼,注视着何璐。何璐目不斜视,谭副司令看着她:“撑得住吗?”何璐纳闷儿,谭副司令问她:“我问你撑得住吗?”

“首长,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何璐说。雷战和谭晓琳也奇怪地看着谭副司令。

“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一个特别重要的秘密,我想告诉你们。”三人都不敢说话,谭副司令看着三人表情严肃,“不能带出这个屋子,这是对你们的绝对信任。”然后转向何璐:“虽然我第一次见到你,但是我早就知道你的名字,也看过你的资料。”何璐很纳闷儿,立正:“是,首长明察秋毫!”

“我关注你,是因为一个人。”

雷战似乎明白了什么,何璐看着谭副司令,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谭副司令笑笑:“对的。”何璐终于哭了出来,喜极而泣。雷战长长地叹息一声,脸上闪过一丝如释重负的表情。何璐泣不成声:“谢谢,谢谢首长……”雷战的眼中也有泪花在闪动。

“他本来想亲口告诉你的。”谭副司令笑笑,“所以我问你,撑得住吗?”

“撑得住……”何璐哭着又笑着。

“我相信你能撑得住,因为,你是军人。他——也是军人。”何璐哭着点头。谭副司令看着她,“擦干眼泪,他在前线战斗,你也是。”

“是!”何璐点头,拼命地擦干眼泪。

“天狼,是我们的好同志,是个优秀的军人!”谭副司令欣慰地说,“我早就想告诉你们,只是他想亲口对你说,一直就耽搁下来。现在我不想等了,他已经进入你们的视野,我不想再看见红打红。我这大半辈子,已经经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有些悲剧不能再重复发生。你们是特种部队的指挥员,是值得绝对信任的!希望你们不要辜负我的这种信任,解散。”

“敬礼!”雷战高喊。

三人唰地立正敬礼。谭副司令还礼后,悄然离去。何璐一下子哭着跪下了:“我怎么会怀疑他呢……”谭晓琳抱住她,何璐痛哭失声。雷战的表情也慢慢缓和下来,他忍住泪压抑地抽泣着,慢慢转身走了,泪水不断地涌出来,顺着他刚毅的脸颊滑落下来。

此刻,天狼睡在地铺,睁着眼,右手还握着匕首。蜂鸟从后面抱着他已经沉沉睡去,脸上还挂着泪痕。

繁华的街区人流如梭,海天大厦门口车流不断。张海燕刚走进办公室,一个男人坐在椅子上转过身看着她:“我看你这老总当得真不错啊!”

“黑猫?!”张海燕一愣,往后退去,一支手枪顶住了她的脑袋。张海燕用余光看过去,姚秘书的手枪正对着她。

“你也是他的人?”张海燕问。姚秘书笑笑:“张总,我要是您,就会把门关上,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张海燕把门关上,走向黑猫:“搞这么大的阵势,这是做什么?”黑猫转身起来:“张总,我要是不小心点,你就把我的人头拿去领赏了。”

“你说的什么话!”

“不是吗?你还记得k2吗?你早就忘光了!”

“我没有忘,这些年来我兢兢业业,都在为k2卖命!”

“是吗?”黑猫看着她,“那为什么把你的女儿送到特种部队?”

“黑猫,咱们早就说过,我为k2卖命,但是不牵涉到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女儿!她走什么样的人生道路,都是她自己的选择!”

“我们和中国军警是死敌!你把你的女儿送到特种部队,我完全可以怀疑你,跟中国政府串通好了,准备出卖k2!”

“不是我送她去特种部队的,是她自己被选上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信不信是你的事!我要是想出卖k2,你早就没命了,还等现在!”张海燕怒视着他。黑猫笑笑:“这你倒是说的是实话。”

“现在,可以把这把破枪放下了吧?!——我的姚秘书?!”

姚秘书笑笑,看着黑猫。黑猫点点头,姚秘书这才放下枪。张海燕看着黑猫:“你大老远跑到中国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个吗?”

“我冒着人头落地的危险,当然不是只为了甄别你是否忠诚于k2。”

“有话你就说吧。”张海燕冷冷地说。

“k2准备启动计划。”

张海燕一愣。

“还有半个月,国际青年运动会就要在这儿开幕了。这是一次难得的盛会,世界各国的政商要人都会出席,因此,安全保卫工作也是空前的严密。据我所知,中国的公安、武警乃至军方全都动员起来了,十万大军聚集东海!太空有卫星,空中有预警,海上有军舰,简直是水泄不通啊!”

张海燕不说话,看着他。

“k2已经决定,趁这次青运会的机会对东海实施毁灭性打击。这次打击会彻底改写世界的格局,天下大乱,互相攻击,k2上百年的梦想,一朝得以实现。”

“真的要那样做吗?”张海燕冷冷地看着他。

“你害怕了?”

张海燕摇头:“不,不害怕。如果我害怕,在东海早就待不下去了。”

黑猫看着她:“你是k2最重视的人才。”

“人才?”张海燕自嘲地笑笑。

“对的,人才。如果你不是一个k2看得上的人才,k2会出这么多的钱吗?”张海燕不说话。黑猫笑笑:“这么奢华的生活,是你自己赚的钱吗?你女儿一刷卡,买车,好潇洒!迈巴赫!我问问你,是你的钱吗?当然不是,那钱都是k2的!你的生活,你的公司,你的一切都是k2的!你过着人上人的生活,拥有他人所羡慕的财富,出出进进整个一个成功人士!其实你是什么?你是什么?你不过是k2的一条狗而已!”

张海燕咬着牙,不说话。

“现在,我想问问你,你效忠k2吗?”

张海燕的眼泪下来了:“是,我效忠k2。”

“现在,告诉我,命令你执行计划,你还会犹豫吗?”

张海燕深呼吸一口气:“不会。”

“把你的眼泪收起来,k2不需要眼泪!”

“是。”张海燕压抑住自己。

“k2是相信你的,剩下的事情,姚秘书会告诉你怎么做。”说完转身出去了。

张海燕愣在原地,平复好情绪后她转向姚秘书,姚秘书笑笑:“张总,和您一样,我也是国外留学的时候加入的k2。”张海燕看着她:“你心甘情愿走进这个黑洞?”姚秘书笑笑:“您有现在的生活,难道不是心甘情愿的吗?”张海燕无语地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