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 1)

刺客 刘猛 7155 字 1个月前

优雅的西餐厅,灯光典雅。小提琴手皱着眉头,像跟谁有深仇大恨似的肩膀哆嗦着,但是悠扬的《梁祝》就从这肩膀的哆嗦当中流动出来。西餐厅里面没有多少人,都是在窃窃私语。

蜡烛在燃烧着,好似燃烧着那无尽的岁月。

何世昌跟钟雅琴面对而坐,喷泉将他们和整个大厅隔开,构成一个相对独立的空间。两双不再年轻的眼睛,点滴闪动着曾经的沧海。

“这些年,你吃了不少苦吧?”何世昌的声音颤抖着。

钟雅琴叹了一口气:“都过去了,这一切我都想不起来了。”

“我想跟你道歉……”

“不,不用了。”钟雅琴声音平淡却是坚决地摇头,“你用不着道歉,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命。”

“是我造成的。”何世昌内疚地说,“我让你自己面对一切厄运,我却躲起来,不敢面对这一切。雅琴,我真诚地向你道歉,我不该逃避。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觉得自己的懦弱是那么的不可原谅。我是一个懦夫……”

钟雅琴按耐住自己的情绪:“别说这些了,都过去了。你还好吗?”

“老样子。”

“你太太呢?她还好吗?”钟雅琴的声音也有些发抖。

“车祸,前年去世了……”何世昌的声音变得嘶哑,“还有我的儿子,也在车祸当中……”

“怎么回事?”钟雅琴睁大眼睛,“怎么会……”

“警方还在调查当中……车祸有疑点,但是没有什么证据。”何世昌叹息一声,“警方的检查报告显示刹车片出现断裂,但是那是一辆最新款的奔驰s600,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刚刚出厂就出问题啊……”

“天呐……”钟雅琴慢慢站起来。

何世昌无助地看着她:“我生活的世界,就是这样。七十多年了,我已经见惯了商场的阴谋暗算,在利益的驱动下,什么可怕的事情都可能发生。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很庆幸你们没有生活在我的身边。你们的生活安静而祥和,这也是我最大的欣慰。”

“我们?”钟雅琴惊讶地看着何世昌,“你知道?”

何世昌苦笑点头:“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雅琴,财富虽然在你的眼里不值一提,但是却可以在这个现实的世界办很多事情。我不仅知道我们还有一个儿子,我还知道他的名字叫钟世佳。”

“你在监视我们?”钟雅琴的眉头紧皱起来,“你要知道,这是对我们母子的不尊重!”

“不是监视,是关心。”何世昌的声音很苦涩,“毕竟他是我的儿子,还是我现在唯一的骨肉。”

“他不是你的儿子!”钟雅琴站起来坚决地,“你也根本不配做他的父亲!如果你对我们的生活还有一点点的尊重的话,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和我儿子的正常生活!而且我也告诉你,我钟雅琴当年跟你在一起,就根本没把你那点臭钱当回事情!我儿子也一样,他不会看重你的钱的!虽然我们清贫,但是我们清贫得幸福!清贫得坦荡!何世昌,我现在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回来找我了!我告诉你,你办不到!儿子是我的,不是你的!我不允许你打扰我儿子的正常生活!”

何世昌的心口一阵阵发紧。

钟雅琴拿起自己的包,转身要走。

“雅琴……”何世昌的声音很虚弱。

钟雅琴不回头,眼泪在打转:“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我已经是肺癌晚期。”

钟雅琴立即转身,注视着何世昌。

何世昌点点头:“医生告诉我,我最多还能活三个月。”

钟雅琴看着何世昌的眼睛,说不出来自己是什么滋味。

“我想见见我的儿子。”何世昌苦涩地说,“我不强求你们跟我走,我也知道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我只是想见见他,我甚至都不奢求他会叫我爸爸……”

钟雅琴看着何世昌,许久。她的眼泪夺眶而出:“冤家,你这是何苦呢……”

韩光到卫生间拿起墩布,回到客厅擦去地板上的污垢。那个漂亮的女人脸色惨白,躺在沙发上。韩光刚刚擦干净地板,女人又吐了。韩光急忙丢下墩布,抱住这个女人,扶着她往痰盂里面吐。

韩光拿起湿纸巾,给女人擦拭嘴角。女人脸色惨白,呼吸急促。韩光把她慢慢放在沙发上,转身开始收拾。女人看着韩光的背影,眼睛里面更多是内疚。韩光却没什么怨言,把手里的活都干完了。女人翕动嘴唇:“韩光……”

韩光回头,擦擦额角的汗水笑笑:“你别说话,歇着。我给你熬药去。”

女人的眼泪流下来:“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韩光看着她没说话,片刻笑了笑:“如果不是你,现在我还活着吗?”

“那是我应该做的,我那时候是卫生员。”

“这也是我应该做的。”韩光说,“我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女人一震,抬头看他:“你真的愿意?”

“我是在破碎的家庭长大的,我知道一个孩子没有完整家庭的滋味。”韩光的声音很嘶哑,“孩子需要母亲,也需要父亲。既然你打算要这个孩子,就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

“可是我不能让你那么做,你有女朋友!”

“已经……分手了。”

“是因为我?”

“她不知道你……”

“她总有一天会知道,她会恨我的。”

“不,她恨的会是我。”韩光苦笑,“因为我欺骗了她。”

“你没有欺骗她……”女人着急地说。

“当很多事情说不清楚的时候,最好就是别解释。”韩光说着进了厨房。中药还熬着,他掀开盖子看看火候。

女人躺在沙发上,叹了一口气。她试图坐起来,呼吸开始急促。她捂住心口,刚刚穿上拖鞋,就栽倒了。她急促呼吸着却说不出话来,伸手去拿茶几上的药瓶子。

韩光听到声音冲出来,他拿起药给女人喂下。女人的呼吸还是很急促,无助地抓住韩光的胸襟。韩光急忙拿起电话拨打120:“急救中心?我这里是时代广场,这里有病人心脏病突发……”

120救护车鸣着凌厉的警报,高速疾驰过喧闹的街道。

怀孕的女人戴着氧气面罩,救护人员在做检查。韩光坐在女人身边,握着她的手。女人的眼睛微微睁着,紧紧握住韩光的手。

“有先天性心脏病,还让她怀孕?!你这个丈夫怎么当的?!”一个医生不满地说。

韩光愣了一下,却没有解释。

救护车在滨海街头疾驰,奔向市中心医院。

林冬儿穿着白大褂,坐在办公室出神。桌子上扔着揉碎的纸巾,她的手里还拿着一张。眼泪无声地滑落,她迅速擦去。敲门声响起,林冬儿急忙埋头在病例夹上:“进来。”

同事王欣轻轻推开门。他扶扶眼镜,小声地:“冬儿,你没事吧?”

“我?”林冬儿笑笑,“没事啊,怎么了?”

王欣看着林冬儿红肿的眼睛:“你休息吧,120中心打电话通知有一个怀孕的心脏病人发病了。我来处理,你别管了。”

林冬儿一听就起身:“那怎么行?今天我是值班大夫,这是我的工作。”

王欣看着林冬儿:“你现在的状态,还是休息吧。我来替你当班。”

“我没事,真的。”林冬儿已经拿起自己的东西,“对了,你怎么没回家?你们科室安排你加班?”

王欣愣了一下:“……没有。”

“那你?”

“你家挺远的,反正我下班也是一个人,等你值完班送你回家。”王欣笑着说,“太晚了,不安全。”

林冬儿一愣,随即说:“不用了,太晚我就在宿舍住了。你回去吧,我能处理。”

王欣刚刚想说什么,门上的传呼器响了:“林医生请立即到急诊室!林医生请立即到急诊室!”

林冬儿夺门而出,王欣顺手从衣架上拿起一件白大褂边套边跟出去。救护车已经停在急诊楼门口,救护人员匆匆抬下担架。林冬儿迎过去,高声招呼着自己的护士准备。她跟急救中心的大夫交接:“病人什么情况?”

“她丈夫说是先天性心脏病,怀孕五个月了。”急救中心的大夫说,“是妊娠反应引发的。”

“胡闹!”林冬儿着急了,“这不是拿妻子的性命开玩笑吗?她丈夫呢?”

韩光慢慢走下救护车,站在林冬儿面前。林冬儿愣了一下,韩光看着她,也没说什么。这个时候什么都不能说,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林冬儿难以置信地看着韩光,脸色一下子白了。

王欣敏锐地感觉到了,急忙招呼护士:“立即送抢救室!面罩吸氧!”

林冬儿脸色煞白,她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这是我的病人!王欣,你别管!”她一转身推开王欣,招呼着护士:“准备心电监护,测个血压,抽一个血气!”

韩光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看着。

王欣站在韩光面前,脸色很难看:“你就是那个警察?”

韩光看他,不明白什么意思。

“我是冬儿父亲的学生,我和她算是一起长大的。”王欣的语言带着挑衅的味道,“我警告你,欺骗冬儿是要付出代价的!”

韩光看着王欣,没解释什么径直往里走。王欣一把拉住他:“站住!你进去干什么?!”

“我是病人家属,难道我不能进去吗?”韩光问。

“你有妻子,你还欺骗冬儿?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你不能这样欺负她!”王欣脸都气红了。

“她不是我的妻子!”韩光着急地说。

“那性质就更恶劣了!”王欣怒了,“你是警察,是国家公务人员!你居然脚踩两只船,还搞大其中一个的肚子?!我要去举报你!你这个警察队伍的败类!衣冠禽兽!”

韩光一把就把王欣推到墙上:“你给我听着!你想去哪里举报就去哪里举报!你要是没有警务督察的举报电话,我可以告诉你!但是现在我要进去,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虽然王欣的体质不算弱,但是韩光这一把推出去绝对够他受的。王欣被韩光扣住脖子,咳嗽不止。韩光松开右手,大步向里走去。王欣又一把拉住他:“我不许你见冬儿!我不许你再花言巧语!”

韩光掰开他的手,但是王欣又抓住另外一边。

护士跑出来:“哎呀!这是医院,你们闹什么啊?!你是病人家属?!马上进去,林大夫要你签字!”

韩光推开王欣,大步跑进去。王欣整整自己凌乱的白大褂,跟着跑了进去。

林冬儿脸色严肃,从急诊室出来。韩光站在她的面前,林冬儿深呼吸压抑自己的情绪:“病人现在有危险,你有她以前的病例吗?”

韩光从包里拿出来,递给林冬儿。林冬儿看了一眼,居然是法语的:“巴黎医院?”

“她刚刚回国,才五个月。”韩光说。

林冬儿匆匆扫了一眼:“我要马上给病人进行应急处理。病人的姓名?”

“百合。”韩光说。

林冬儿愣了一下:“我要真实姓名!”

“伊莲?赵。”韩光说,“这是她护照上的名字,中文名字赵百合。”

“赵百合?真俗气!”林冬儿从嘴角不屑地冷笑一下,“你在这上面签字。”她转身要进去,韩光一把拉住她:“冬儿!”

“放手!”林冬儿头也不回。

韩光松开手,林冬儿问:“有事吗?还有,冬儿不是你叫的!”

韩光咬牙:“冬儿……”

林冬儿怒视他。

“林大夫,”韩光改口,“我希望你能明白,她是一个病人!别管我们之间有什么……”

“韩大警官,我告诉你,我林冬儿是医生!”林冬儿愤怒地说,“请你不要侮辱我的职业道德!”

“签字,然后滚出去!”王欣冒出来,“冬儿,我给你做助手。”

“好,你马上换衣服!”林冬儿麻利地说。

急诊室的门关上了,韩光孤独地站在外面。他看看手表,懊恼地砸了一下墙。

“哎哎!你干吗呢?!”一个路过的护士怒视他,“这是医院不是你们家的墙,别没事乱砸!”

“对不起,对不起。”韩光急忙道歉。

急诊室大楼外的玻璃门旁,纪慧悄悄探出了脑袋。她看着一向冷静的韩光焦躁地走来走去,眨巴了一下眼睛。

百合家小区的楼下,韩光的白色富康停在地面停车场。

摄像头规则地转动着,执行着防盗监控功能。

一个穿着和韩光一模一样的精干男人戴着棒球帽,帽檐压得很低,在黑暗当中看不清楚脸。他走向韩光的富康,拿出钥匙两下打开车门。停车场的保安往这边看了看,就继续站岗。能这么麻利打开车的只能是车主,不过他奇怪的是怎么不用遥控器。

但是奇怪只是一闪念,富康已经启动到了门口。车窗摇下来,保安看不清楚棒球帽下司机的脸。他把门条递给保安,然后交了费。保安打开栏杆,司机开着富康加速开出去。

刚刚出门,司机就麻利地开始换挡加速,跟一阵旋风一样上了公路。

保安纳闷地看着这车:“不怕罚款啊?!”

司机开着这辆富康,在红绿灯口也压根儿不停留,直接高速开过去。周围的司机不满地按着喇叭,躲避这发疯的白色富康。路口的电子眼忠实地记录着这辆车的行为,闪了几下光。

富康的司机显然是飙车的老手,在车流不算稀疏的中环路上开了足有150公里的时速。

韩光家的小区门口,保安睁大眼睛看着一向规矩开车的“韩光”跟一阵风一样开来。富康一声凌厉的急刹车停在门口,保安急忙升起杆子:“韩大哥?你有急事啊?”

戴着棒球帽的“韩光”支吾一声,就把车开进去了。

保安看着“韩光”下车,匆忙跑向楼道口。“韩光”麻利地按下密码,门开了。他匆忙跑进去,门关上了。

韩光家里,大门轻微咔嚓一声就开了。戴着棒球帽的男人走进来,手里的蓝光棒打开了。屋子笼罩在一片蓝光当中,他径直走到书柜前,看着那排子弹。他把蓝光棒放在子弹旁边,然后往一颗子弹上撒下一点银粉。

棒球帽男人拿出一个小毛刷,轻轻在子弹上刷着。在蓝光棒的照射下,韩光的指纹清晰地显现出来。棒球帽男人拿出一个类似数码相机一样的仪器,把探测口贴在选择出来的右手大拇指指纹上,仪器轻微闪了一下光。

一个小小的软塑料质地片慢慢从仪器里面吐出来,棒球帽男人把这张拇指大小的片细心贴在自己戴着手套的右手大拇指上。

韩光靠在墙上,看着急诊室的门口。细微的脚步声引起他的注意,他转头。纪慧从门口进来,径直走向他。韩光看着纪慧,脸上没任何表情,只是长出一口气。

“情况怎么样了?”纪慧问。

“还在抢救。”韩光也没多说,更没问纪慧为什么会在这里。

纪慧用异样的眼神看着韩光:“你不想和我谈谈吗?”

“谈什么?”韩光苦笑。

“谈谈这个孕妇,谈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纪慧叹息,“这件事情肯定是瞒不下去了,或许我可以替你从别的角度说几句公道话。”

韩光转过目光:“我没什么好谈的。”

“你的前途,可能就这样完了。”纪慧着急地说,“那个女人到底是谁?肚子里面的孩子是怎么回事?你准备和她结婚吗……”

“你们出去说话!这里在抢救病人!”一个护士打开门不满地说。

韩光转身走出去,纪慧紧紧跟在后面。

急诊室门口的花坛后面,韩光坐在暗处拿出烟点着了。纪慧站在他的身边:“我真的没想到,你会……”

“我也没想到。”韩光深呼吸,他抬头看见了医院电线杆上的摄像头。

“这个女人是什么人?”纪慧问。

“是我在部队的战友,她是医务所的护士。”

“你爱她?”

韩光想想:“曾经爱过,在部队的时候。”

“那个孩子……”

“你听着,关于孩子没什么好谈的。”韩光断然说,“如果你认为我就是孩子的父亲,那我就承认!总之,孩子是无辜的!你不要拿这个孩子做文章,我认这个孩子!而且我要定了!”

“你知道你是在拿警队的前途开玩笑吗?”纪慧同情地说。

韩光看她:“如果警队不容我,我可以辞职。”

“值得吗?”

韩光看着远方:“什么是值得的?什么是不值得的?你能告诉我吗?”

纪慧被问噎住了。

夜晚的山坡静悄悄的,蟋蟀在无聊地鸣叫。关闭了车灯的白色富康缓缓开下公路,停在泥泞的灌木丛外面。那个男人下车,走到灌木丛里面。他换了一身黑色的特警作战服,戴着黑色的面罩,背着一个战术背包。男人的身影矫捷,几下子就穿过灌木丛。

山坡下的特警基地一览无余。

电网架在高高的围墙上面,整个基地笼罩在黑暗当中。只有塔楼上的探照灯在有规律地扫来扫去,拿着狙击步枪的特警哨兵查看着四周。

男人从战术背包里面拿出夜视仪戴上,他的眼里马上都是绿油油的,非常清晰。经过短暂的观察和分析,他从山坡上慢慢地匍匐下去,躲藏在墙根。他抬头看电网,从战术背包里面拿出一只死鹰。

他站起来退后半步,看着上面的电网,手里的死鹰抛了出去。死鹰划了个简短的弧线,准确地落在电网上。警报器立即凌厉地响了起来,探照灯也在瞬间扫了过来。穿着黑色特警战斗服的男人急速闪身到了身后山坡的灌木丛里面,潜伏下来。

特警基地里面警报大作,开着越野车的巡逻小组立即风驰电掣般冲过来。四个黑衣特警跳下车,拿着自动步枪摆开警戒队形。四个枪挂战术手电射上来,他们看见了挂在电网上的死鹰。

“猎狗3号呼叫1号,关闭警报和电网。”带队的特警组长对着耳麦说,“这里的警报是一只鹰落在电网上引起的,我要上去看一看。完毕。”

警报立即关闭了。

“猎狗1号收到,电网已经关闭,注意安全。完毕。”

特警们架起人梯,特警组长敏捷地爬到围墙上。他的步枪扫视着围墙外面,没看到异常动静。接着他拿下来死鹰,跳下墙头。一个特警接过来死鹰:“这鹰真漂亮,怪可惜的了。”

“可能是来咱们这儿过冬的吧?”

“鹰是候鸟吗?”

“我怎么知道,我中学生物就不及格。”

特警组长苦笑一下:“别胡说八道了。猎狗1号,我是3号。野生鸟类可能在附近出没,申请暂时关闭电网。省得到时候林业局再找我们麻烦,完毕。”

“各个单位注意,我是猎狗1号。电网关闭,明天采取措施驱赶鸟类。大家做好警戒工作,完毕。”

“我们走吧。”组长上车。

“这鹰呢?”

“明天交给林业局吧。”

车开走了。

男人从灌木丛当中露出脸,他倾听着声音远去。等一切都安静下来,他一个箭步跃上围墙。电网已经没电,警报器也停止了作用。他的动作很麻利,也几乎是落地无声。他闪在围墙的拐角,这里是探照灯的死角。等到探照灯扫过去,他跟野兔子一样蹿出去,通过了一百多米的开阔地。

他的目标,是特警队的主建筑——战备值班大楼。

“喜欢王道的朋友们,今天你们好不好?”

“好!”

酒吧里面的观众险些把天花板给喊翻了。

小有名气的地下乐队——“王道”摇滚乐队上场了。既然是重金属乐队,自然都是长头发,贝司手还留着大胡子。主唱是个高个子男人,长发飘逸,戴着黑框眼镜,穿着紧紧的褐色牛皮裤子,光脊梁套个花衬衫。他的出现引起下面摇滚爱好者的欢呼:

“王道——阿钟!王道——阿钟!”

主唱阿钟站在舞台中间,对着观众伸出双手示意。现场逐渐安静下来,阿钟对着麦克风:“喜欢王道的,请举手!”

现场举起一片手,伴随着小女孩的欢呼。

“喜欢王道的,跟我一起来!”阿钟拿起麦克风的杆子,高声喊道。

伴随着欢呼,贝司手起了前奏。

阿钟冷峻地看着欢呼的人群,开始高歌。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我想要的却找不到

爱情就跟涨价的汽油一样越发不经烧

熙熙攘攘的世界上我给你的却找不到

你还说跟我混来混去什么都得不到

傻不拉唧的我们还跟疯了一样去寻找

寻找爱寻找真寻找美究竟什么是需要

你名牌内裤表面上有多少男人的味道

妹妹说别来这套看看你干瘪的钱包

金钱是需要欲望是需要还是你哭着要爱我是需要

理想是需要自由是需要还是大流是需要

到底什么是需要

到底什么是需要……

阿钟摇着长发,发出野兽般的号叫。观众也跟癫狂了一样,跺着脚跟着疯狂的重金属音乐狂喊乱叫。一个女孩尖叫着:“阿钟,我爱你!啊……”

站在最后排的何世昌露出苦笑:“这就是世佳?”

钟雅琴叹口气,哀怨地看着他:“对,是你的儿子。”

何世昌没有生气,只是很无奈:“年轻人啊,都有疯狂的时候。我年轻的时候,也热爱艺术……”

钟雅琴哀怨的目光飘过来,何世昌的话咽在了肚子里面。钟雅琴转过目光,看着台上的儿子:“他从小就吃尽了苦头,因为他没有爸爸。他的性格一直很叛逆,但是学习不错,也热爱音乐,就是不太好和人说话。也可能是压抑太深了,他初中的时候喜欢西洋摇滚音乐。为这个我和他吵架,但是后来想想,孩子已经挺委屈了,何必再剥夺他的爱好呢?本来想着长大也就好了,没想到上了音乐学院学古典音乐也没改了他这个爱好。大学毕业了,本来在滨海音乐家协会工作,但是他辞职了。跟一帮朋友组成了这个乐队……”

何世昌听着,苦笑:“也不能说他错,好在他没有学坏。”

钟雅琴抹着眼泪:“你知道这个孩子,因为你吃了多少苦?他从懂事开始,就问我爸爸是谁。我不告诉他,他也不哭。别的孩子欺负他,他就跟人家打架……二十七年了,他也不容易。”

何世昌很内疚:“都是我不好。”

“是我自己找的,我不怪你。”钟雅琴抬头看着台上的孩子泪花闪闪,“我知道你有太太,还要跟你在一起。那时候我也太年轻了,真的是为了爱情什么都不管不顾。”

何世昌握住了钟雅琴的手,钟雅琴颤抖一下,但是没有躲开。何世昌内疚地:“还有机会,我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世佳要是喜欢摇滚音乐,我要让他到更大的舞台上去表演!我要满足你们所有的愿望!”

钟雅琴却慢慢抽出来自己的手,摇头:“不。你太不了解世佳的个性了……他是那种非常固执的孩子。不说你是他爸爸还好,要是说你是爸爸,他肯定会永远不见你。他的恨,都深深藏在心里了。你就算能让他成为世界上最出名的摇滚巨星,他也不会向你低头的……他不会认你的……”

“可是我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

钟雅琴复杂地看着何世昌:“你以为,在他的心里有父亲的位置吗?”

何世昌被噎住了,伤感和失落一点点爬上他的脸。

“你来得太晚了,太晚了……”钟雅琴哀怨地说,“你要是早点出现,哪怕是他上大学的时候,他都可能接受你。但是,现在……”

何世昌看着长发的儿子:“我知道,我的错无法原谅。但是我相信,他的骨子里面流着的是我的血液。血,毕竟是浓于水的。我会等待,用我剩下的所有时间去等待。即便他还是恨我,我的一切也都是他的……”

钟雅琴奇怪地看何世昌:“你是为了这个来找他?”

何世昌看着钟雅琴:“我不是要害他,我是要给他!给他所有的一切!”

“你太看低我和我的儿子了!”钟雅琴摇头叹息,“你走吧,我们不需要你的钱,你的公司,你的地位,你的权势。我们什么都不要,我们娘儿俩就想好好地过我们的日子……”

“雅琴……”何世昌张嘴,却失语。

“我答应过你,让你见儿子,我会做到。”钟雅琴打定主意,“但是我告诉你,我们都不会跟你走。我们有我们自己的生活,你的一切都是你的。明白吗?”

何世昌悲伤地点点头,闭上眼睛老泪纵横。

特警队战备值班大楼。那个穿着黑色特警作战服的男人戴着夜视仪,顺着外墙的雨水管道开始攀登。他的身影敏捷,显然是长期正规训练的结果。他到了二楼监控室的窗户外面,把夜视仪推上去,慢慢探出眼睛。

值班的特警面对不同的监视器,有点昏昏欲睡。

男人拔出带着消音器的手枪,瞄准值班特警扣动扳机。随着噗噗两声,低速子弹穿过玻璃,打在值班特警身上。麻醉弹在瞬间发生了作用,值班特警栽倒了。男人撬开玻璃,爬进监控室。

他推开值班特警,然后逐次关闭了各个楼层的监视器。他的手套上,粘着韩光留在子弹上的指纹。

男人打开监控室的门,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枪库在三楼拐角处,门口的监视器已经失去作用。男人从战术背包里面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来接上自己带的智能钥匙卡片,然后插入密码智能锁的插卡处。电脑程序在迅速换算着密码。没几秒钟,枪库的门咔嚓一声打开了。

男人推开枪库的门。

枪库的所有武器柜子,缓缓展现在他的面前。

急诊手术室里面,百合的脸色还是那么惨白。病人的情况逐渐稳定下来,林冬儿看着稳定的心跳松了一口气。她的头发湿漉漉贴在额头上,脸色也是惨白的。但是没有通常欣慰的微笑露出来,林冬儿的眼睛当中因为工作而散发的光逐渐消失了。她吩咐护士注意观察,转身出去了。

王欣见状跟了出去。

林冬儿摘下口罩、帽子,看着空荡荡的走廊发呆。

“冬儿!”王欣低声说。

林冬儿美丽的眼睛慢慢溢出眼泪,刷地落下来。

王欣站在她的身后:“想哭,你就哭出来吧。”

林冬儿突然捂住自己的嘴哭出声来,大步跑向值班室。王欣急忙跟着:“冬儿!冬儿!”

林冬儿跑进值班室,咣地关上门。王欣着急地敲门:“冬儿!冬儿你开门啊?”

林冬儿靠在门上失声痛哭,泪水滑过她苍白的脸颊。

10

“你想过没有,这件事情会引起多大的轰动?”纪慧着急地说。

“那是我的事情。”韩光平静地说。

“但是你是市民心中的英雄!一旦这件事情暴露出来,你以为损失的是你自己的荣誉?是市民对警察的信任!”纪慧说,“我不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已经看见了,你的女朋友很漂亮!你绝对不会为了一个怀孕的女人抛弃你的女朋友!她很爱你!”

韩光吐出一口烟,沉默。

“你别跟个闷葫芦似的行不行啊?”纪慧一把掐灭他的烟,“你倒是说话啊?这个事情瞒不到明天的!”

韩光看着她:“我从来不去想明天的事情,因为今天就已经很艰难了!”

“但是你要怎么面对市民对你的信任?”

“我是一个警察,但是我也是一个人!我有自己的隐私!我从未想过做什么警察的英雄,从来没有!我只是做我的职业,做我的份内工作!”韩光回答,“如果市民不能接受一个特警队员也有自己的隐私,那么我辞职!我选择不再做英雄!”

“你傻啊你?”纪慧都不知道怎么说他了,“你要知道,这是在中国!老百姓的唾沫星子能把你淹死的!”

韩光奇怪地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人言可畏你知道不知道?”

“我是一个狙击手,我已经习惯孤独。”韩光看着天上的星星说,“每次我单独出任务的时候,成功和失败都取决于我个人的判断。我选择了这条路,就不会再跟任何人解释。老百姓爱说什么,甚至是我的同事爱说什么,对于我都已经是无足轻重的事情。”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纪慧着急地说。

“祖国知道我。”韩光转向纪慧坚定地说,“足够了!”

纪慧纳闷地看他:“我在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正常?”

“没什么,我突然想起以前在部队的事。”韩光的脸上很坚毅,“我不管别人说什么,这个孩子我认了!组织上要我结婚,我就结婚;组织上要我辞职,我就辞职!总之,关于这个孩子和这个女人,我不会多说一个字!”

纪慧纳闷地看着他:“你到底在保守什么秘密?”

“刺客的秘密。”韩光淡淡地说。

“刺客?”

韩光冷冷地看着纪慧。

黑暗当中,韩光的眼睛真的是寒光闪闪,纪慧不由打了一个冷战。

11

男人的右手拇指放在韩光的枪柜锁验证扣上,随着滴答一声验证成功,枪柜的门打开了。

但是他还是愣了一下,因为韩光的枪柜门背面贴着一张照片。是黑白的照片,年代已经久远,都有了毛边,所以主人给这张照片镀了一层膜。

是一群特种兵的合影。韩光穿着狙击手的伪装衣,抱着狙击步枪在后排最右侧,他的旁边是一个戴着黑色贝雷帽的上尉军官。其余的特种兵都是精干打扮,迷彩油彩的脸上一股鸟气。男人的目光停留在韩光身边的一个士兵身上,这是辅助狙击手的观察手,年轻的脸上同样是意气风发。

男人的眼睛略微亮了一下。

他不作声,继续审视枪柜。那把属于韩光的狙击步枪静静卧在枪柜里面,发蓝都已经磨的发白。他拿出这把狙击步枪,装入枪袋当中。

然后他关上枪柜,锁好枪库出去了。

黑影迅捷地跑过开阔地。

执勤特警在塔楼上觉得眼前什么东西闪了一下,他把探照灯挪过去,却什么都没有。他很纳闷,拿起夜视望远镜观察。除了围墙那边的树丛在晃动,什么都没有。他放下望远镜:“猎狗5号报告,4号地区好像有动静。派人查看一下,完毕。”

但是来不及去查看了,他惊讶地看见围墙外面的灌木丛有车灯亮了,一辆白色的车跟疯子似的从黑暗中冲出,径直冲向公路,在沿海公路上开得飞快,以致于当他想起来报告的时候车已经没了影子。

整个特警基地警报大作,战备值班的特警分队和在宿舍休息的特警队员都冲了出来。军靴声、叫喊声响成一片,警犬的号叫惊天动地。

薛刚的声音在局里110指挥中心的喇叭里面响起:“特警基地发生盗窃案件!一支狙击步枪丢失,重复一遍,一支狙击步枪丢失!这是特急事件,立即封锁所有道路进行盘查!……”

值班女警对着耳麦:“各巡逻单位注意,盘查所有白色轿车!注意,特警队的一支88狙击步枪丢失,疑犯可能驾驶白色轿车离开。目击警员没有确定轿车品牌和牌照,所以要提高警惕。注意,一支88狙击步枪丢失……”

12

韩光的手机在响,他拿起来:“喂?我是韩光。”

“你在哪里?”薛刚着急地问,“立即归队!”

“我在医院,出什么事了?”

“你的枪丢了!”

韩光愣了一下:“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全都疯了,你赶紧先回来再说!韩光,你是那么仔细的一个人,怎么丢的就是你的枪呢?!”

韩光默默挂上电话。

“怎么了?”纪慧问。

“没事。”韩光转身走向急诊室,“我们内部的事情,你回家吧。”

他走到急诊室门口,王欣在跟护士说着什么。看见他进来,王欣冷冷地说:“人没事了,去那边交款。然后你带她回家,商量一下到底怎么办。五个月了,引产都很危险!”

“我单位有事,我得先走。”韩光说,“能不能交给你们医院?就一晚上?”

“少来吧你!”王欣说,“人出事了算谁的?我们可不想承担这个责任!”

“林大夫呢?”

“她不想见你,还有,你以后别来打扰她。”王欣冷冰冰地说。

林冬儿打开值班室的门,眼里都是泪水。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谁都没见过她这样伤心过。

“韩光,我问你……”林冬儿的声音都是更咽的,“那孩子,到底是不是你的……”

韩光看着她,没说话。王欣急忙走过去低声说:“冬儿,这是在单位。有事别在这里说……”

“你闪开!”林冬儿一把推开王欣,“我跟韩光说话!”

韩光看着伤心欲绝的林冬儿,不说话。

“你回答我,那个孩子到底是谁的?”林冬儿的话是从嗓子眼挤出来的。

“我的!”韩光果断地回答。

护士搀扶着虚弱的百合刚刚出来,百合听到这句话一愣:“韩光?”

“很好!”林冬儿点头,“起码你还算个男人!”

“对不起,我走了。”韩光接过百合。

百合着急地:“大夫,你听我说……”

“别说了!”韩光打断百合,“这孩子是我的!”

“你……”林冬儿指着他,身子在颤抖,“你真的……”她眼前一黑,王欣急忙扶住她。护士们跑过去:“林大夫!林大夫!”

王欣怒视韩光:“滚!你赶紧滚出去!”

韩光扶着想说话的百合:“我们走!”百合被他不由分说拉着慢慢走出去。她不时地回头,但是已经看不到冬儿,只有王欣在着急地招呼着护士把冬儿抬进急诊室。

“韩光,你为什么要这样?”百合声音颤抖着问,“这对她太残忍了。”

“我不这样,才是真的对她残忍。”韩光没头没脑冒出来一句,“走吧,我先送你回家。我们单位出事了,我得赶回去。”

“那我自己打车回去吧。”

“你身体不行,还是我送你吧。”韩光说,“我的车还在你家楼下,我开车回单位很快。”

他搀扶着女人出去了。

纪慧在医院急诊室门口外的阴影处,看着他们过去。

13

酒吧的后台。满头大汗的钟世佳跟着自己的哥们儿下来,外面的掌声还在雷动。钟世佳接过一瓶矿泉水几乎一口气全都灌下去,擦擦嘴:“妈的!给我一颗烟!”

“阿钟,你妈在外面等你。”

“我妈?她来这儿了?”钟世佳几乎不敢相信,“她居然来这里找我?”

“对啊,我骗你干吗啊?”

钟世佳急忙走出去。

外面的胡同里面,两个老人默默站着。钟世佳出来:“妈,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钟雅琴看着儿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世佳。”何世昌趋前一步,看着自己的儿子。

钟世佳看看母亲,又看看这个不认识的老头:“这是谁啊?”

何世昌的喉结蠕动一下,没说出来话。

“哦,”钟世佳似乎恍然大悟,“这就是上次赵阿姨说的那个老傅吧?师范大学退休的那个?怎么你同意见他了?”他笑出来,虽然长发披肩但是笑起来却很可爱:“不用问我意见了,妈你看着合适就行!傅老伯,我也不回家在外面住,你不会看着我闹心的!我妈这个人可好了……”

“世佳!”钟雅琴打断他。

“怎么了?”钟世佳纳闷,“我没意见啊,我不早跟你说了吗?你看着合适就行,我支持啊!”

钟雅琴长叹一口气。

何世昌的喉结蠕动着:“世佳,我……我就是你爸爸……”

钟世佳一下子愣住了,跟被雷劈了一样。

钟雅琴看着儿子的眼睛,点点头。

钟世佳看看母亲,又看着何世昌。

何世昌又趋前一步,伸开双臂想拥抱儿子。

钟世佳的脸上涌现出来奇怪的笑意,话从牙缝里面挤出来:“我操!原来是你这个老不死的!”

14

韩光关上百合家的门,走进电梯。不一会儿,他匆匆跑出楼道口,跑向自己的车。

韩光突然停住了脚步,他的眼睛注意地看着自己的车。车似乎跟自己停的角度不太一样,但是他顾不上停留观察,拿出遥控器打开车门。保安纳闷地看了他一眼,摇摇头。韩光上车,发动机器。

韩光的眼睛看看油表和里程表。

他换挡,开过保安打开的栏杆,高速开上公路。

保安在后面纳闷地:“有病吧?出来进去的?”

韩光开车在公路上疾驰,前方有警车在布置岗哨。他慢慢减速在路障前,两个戴着钢盔穿着防弹背心的巡警走过来:“出示你的证件和驾驶执照。”

韩光拿出警官证。

巡警接过来仔细看过:“不好意思,耽误你时间了。”

“出什么事情了?”

“你不知道啊?你们特警丢枪了,疑犯可能驾驶的白色轿车。”巡警苦笑说,“结果,大晚上我们都不得睡觉了。估计你也开始忙了,走吧。”

“都是苦命。”韩光接过自己的证件发动汽车。

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上面显示是百合的号码。他的脸色一变:“喂?怎么了?!”

“韩光,韩光你千万别回来!啊……”百合的惨叫。

啪!电话挂了。

韩光立即急刹车,声音很刺耳。巡警都给吓了一跳:“哥们儿,怎么了?有情况?”

韩光原地快速调头,对着巡警喊:“把路障给我挪开!”

巡警急忙挪开路障:“用不用帮忙?我呼叫支援?”

“不用,我自己可以处理!”韩光踩下油门,车高速冲出去。

“今天晚上,都乱套了。”巡警苦笑摇头。

韩光驾驶富康再次冲到小区门口,保安目瞪口呆:“哥们儿你这是干吗啊?”

韩光的车不减速,直接就撞碎了栏杆冲进去。保安追过去,韩光从车里跳出来举起警官证:“警察!你赶紧躲开!这里要出事了!”保安吓得屁滚尿流,就跟兔子一样瞬间消失了。

韩光的袖子一甩,匕首滑到手里。他打开楼道门,快速冲进去。

咣!百合家的门被一脚踢开,韩光冲了进来:“百合!”

百合支吾着,韩光定睛一看,百合被绑在窗口的椅子上,嘴上贴着胶条。韩光冲过去,撕下百合嘴上的胶条:“怎么回事?”

“韩光你快走!”百合嘶哑着喉咙高喊,“这不关你的事情!”

“他在哪里?!”韩光攥着匕首眼睛都要冒出火来。

砰!

一声枪响。

嗖!呼啸的弹头在韩光耳边滑出尖利的哨音。

弹头擦着韩光的耳边过去,他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就眼睁睁看着百合眉心中弹猝然栽倒。

“啊!”韩光发出野兽般的号叫。

对面的山坡上,一个黑影闪电般地跳跃出来再次隐蔽。

“你知道你干了什么!”韩光野兽般地对那边号叫着,从腰带上解开一道攀登扣,直接扣在窗台上,然后抽身从六楼的窗户上飞身跃出。

腰带里面藏着的钢丝绳拽开了,嗖嗖响着拽着韩光从六楼下去。韩光在着地瞬间一个侧滚翻,化解重力。随即他爬起来拿着匕首就跑向对面的山坡,灌木丛抽打着他的脸,犹如很多年前在军队的时候一样。

韩光粗重喘息着,脖子上青筋暴起。他冲到山坡上:“混蛋!你知道你干了什么?!”

黑影在他看得见的地方丢下狙击步枪,转身跑进树林。韩光疯狂地跑过去,弯腰抓起来那杆狙击步枪。

他迅速上栓,里面还有子弹。他拿起狙击步枪对准晃动的树林连连开枪,但是黑影显然跑远了。

“啊!”韩光冲着黑影暴怒地吼叫。

警报由远到近,警车队伍包围了山坡,警察和特警跟潮水一样涌上来。直升机也压下低空,特警队员举着步枪对准探照灯下的韩光。高音喇叭在喊话:“立即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立即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唐晓军是第一批冲上山坡的,他的脸上越来越震惊:“韩光?”

韩光看着他,把手里的狙击步枪丢在身边。

薛刚也张大嘴:“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

所有的特警队员都惊呆了,傻傻地持枪对准韩光,甚至都忘记上前抓人。韩光看着他们,直升机在他的头顶悬停。他丢下手里剩下的匕首,举起自己的双手。

探照灯下的韩光,脸色非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