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第三十三章(1 / 1)

    小康熙的筷子啪嗒掉在了桌上。

    他脸上一片空白, 完全不懂福全和常宁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直关注这边的琪琪格被米粒呛着了。

    她用力咳嗽两声,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勉强止住:“放心吧,生的槐花有点苦, 可是熟透了的就不苦了。”

    “非但不苦还很好吃。”

    “没错, 要我说这槐花饭就是春日的第一口味道!”

    太妃们的脸上带着笑。

    福全和常宁将信将疑的扒了一小口, 谨慎小心的慢慢咀嚼。

    明明是很简单的槐花饭。

    明明是平平无奇的酱汁。

    两者融合在一起时, 香味就如同炸弹一般在口中绽开,迸发出的味道又温暖又和谐。

    先是小小的一口,两口。

    再然后福全和常宁也忍不住扒拉起来,吃得无比香甜。

    “很好吃吧?”

    “好吃!简直比肉还香!”

    “那是——”琪琪格托着脸颊, 眼神有些恍惚。她禁不住想起年幼时的景象, 高个子的男孩拿着长长的竹竿打槐花, 自己捧着竹条编制的平箕在下面接着,接到满满一大盘再送去给姥姥。

    每逢吃槐花饭,老屋里就分外热闹。

    只是那一切……到底是回忆里的事了。

    琪琪格惆怅一瞬, 又很快收回思绪。

    望着几个孩子吃得分外香甜的模样,她止不住柔和了眉眼:“以后年年开春咱们都来吃,好不好?”

    “好!”

    “赞成!”

    皇子公主们嘻嘻哈哈的欢呼着。

    太皇太后目光慈和,笑眯眯的环视四周,明明宴席准备的又随意又简单,每个人的脸上却都带着放松愉悦的笑容。

    或许这就是家的感觉?

    春日的风里夹带着阵阵花香, 同时还带来些许暖意。即使太阳西落, 也挡不住众人的好兴致,太妃们齐聚一堂说说笑笑着, 福全和常宁在席间穿梭, 宫规森严的宫室里难得是一片温情脉脉。

    太皇太后将朝堂上那些烦心事丢到脑后, 舒展眉眼难得觉得清闲舒适。吃饱喝足以后, 她又轮番将小康熙、福全和常宁逐一喊上了考教课业。

    小康熙自信满满,对答如流。

    常宁也不肯服输,思绪敏捷。

    唯独福全皱眉苦脸,他哀愁的看看卷王康熙和新一代小卷王常宁,拉着懵懵懂懂的六弟,念叨着读书的困难,并且语重心长的表示:“别学他们,要学就得学二哥嗷嗷嗷——”

    然后被小福晋董鄂氏揪着耳朵拖走了。

    太皇太后斜了福全一眼,又将六阿哥奇绶喊到跟前来:“奇绶可曾读过书?”

    唐璟格格忙站起身来。

    她有些紧张,磕磕巴巴的说道:“妾给六阿哥读过几本书……不过六阿哥笨拙,倒是,倒是没背过……”

    奇绶看起来很不满意。

    他双手摇晃着太皇太后的膝盖,胖乎乎的小脚丫一蹦一蹦的。奇绶大声嚷嚷:“孙儿,孙儿不笨,孙儿会背诗。”

    “哦?”太皇太后眼前一亮。

    “鹅鹅鹅,曲颈向天歌——”奇绶咬字还挺清楚的。

    这首咏鹅虽然简单,但对于堪堪两岁的六阿哥也是很大的进步。

    琪琪格和太妃们非常给面子,纷纷鼓起掌来。

    六阿哥奇绶的胸膛也越挺越高,高高兴兴的将后面两句也说出口:“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琪琪格下意识想要夸赞。

    下一瞬她的动作便停止了,琪琪格一双眼睛睁得溜圆,带着点不可思议盯着奇绶。

    这孩子,说啥呢?

    奇绶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背的有问题,他抬着下巴等着诸人的夸赞。久久没有等到以后,奇绶疑惑的环视四周一圈,再一次念了一遍:“鹅鹅鹅,曲颈向天歌,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院子里寂静非常。

    太妃们的表情古怪非常,她们纷纷低头望着掌心里的茶盏,仿佛是极为专注的看着水面上的茶叶,轻嗅那氤氲的茶香。若是她们的肩膀没有一个劲的颤抖,这一切就要看更加风雅高涵了。

    其他人都是如此,更不用说唐璟格格。

    唐璟格格闹了个大红脸,恨不得就地抠个洞直接钻进去得了。倒是有过类似经验的钮钴禄格格心情平和,还伸手拍拍唐璟格格的肩膀,让她静静心。

    唐璟格格:…………

    太皇太后不想打破奇绶的自尊心,却又有些憋不住笑。她僵着表情朝着唐璟格格点点头,轻轻咳嗽一声:“你,你倒是个实诚的。”

    唐璟格格的耳朵根都红了。

    六阿哥奇绶小脸茫然,委屈巴巴的喊着:“皇玛嬷,儿臣背得好不好?”

    这话得怎么回答?

    太皇太后表情僵住,而奇绶似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他的眼睛含着泪珠,瞧着雾蒙蒙的,很快奇绶又转而朝着琪琪格看去:“皇额娘……”

    琪琪格的良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一旁的福全乐得直打跌,正要嚷嚷就被小福晋董鄂氏一把揪住,眼底的威胁之意翻腾不已,愣是让福全老老实实的合上了嘴。

    琪琪格想了想:“奇绶背得很好。”

    太皇太后和小康熙、福全和常宁,以及太妃们诧异到震惊的看向琪琪格。

    皇太后的嘴,骗人的鬼!

    琪琪格无视众人指责的目光,含笑揉了揉奇绶的小脑袋:“只是,稍稍有点点问题罢了。”

    奇绶小脸懵圈。

    琪琪格吩咐宫人去来李白的诗集,笑吟吟的翻开。众人本以为琪琪格是要让六阿哥看看《静夜思》,再教他一遍两遍纠正下错误什么的,却未曾想到琪琪格直接翻过《静夜思》,落在另一首《月下独酌》上。

    众人齐齐心生不解。

    琪琪格双手将诗集送到奇绶面前:“奇绶,给皇额娘念一遍好不好?”

    奇绶似懂非懂的接过诗集。

    他胖乎乎的小手指点在字上,然后奶声奶气的念道:“鹅鹅鹅……”

    然后奇绶的声音戛然而止。

    他困惑又迷茫的看着书页,很显然诗词上的字数不同引发了奇绶极大的困惑。

    他歪着小脑袋思考片刻。

    最后没有想出答案的奇绶放弃了,他按着自己的逻辑往下念:“曲颈向天歌,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众人:…………扯吧你!

    这回大家算是搞清楚了,虽然不知道奇绶是如何将两首诗记在一起的,反正他压根就不认识上面这些字。

    唐璟格格这回也承认了。

    她脸颊泛红,结结巴巴的:“六阿哥聪慧,妾只要说上一两遍就能记住个大概,偏偏多了就记糊涂了。您说这要是记糊涂能知错就改也就罢了,偏偏六阿哥就是个认死理的性子,妾教了好几回他都不肯改……”

    倒是让众人都啼笑皆非的。

    不过看看才两岁的奇绶,太皇太后别说是责备了,倒是高高兴兴的将他抱到膝盖上:“要哀家说,坚持自己的想法也是件好事,对不对奇绶?”

    奇绶乐得怕手掌,快乐的应着是。

    初到慈宁宫的一场聚会,也让太妃们漂浮不定的心思安稳了下来。

    一切都步入正轨之中。

    早起晨昏定省,随即早上念诵佛经,到了中午下午便是忙忙碌碌的休闲生活。

    琪琪格将自己的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

    首先她要书籍,极力增加自己量的同时,也不着痕迹的开始翻阅一些关于中医诊断、药理膳食之类的书籍。

    其次她还要到田地里转一转。

    再然后还有对付回来闹腾的福全、常宁和端敏公主,以及时不时会跟着母妃一起过来的六阿哥奇绶、七阿哥隆禧和八阿哥永干。

    比如奇绶最近就有了个新爱好。

    随着草芦的作物逐渐茂盛起来,进入草芦的奇绶爱上躲迷藏这个小游戏。他或是蹲在田地里透过长长的草叶窥视外面焦急的奶嬷嬷们,或是躲在正堂、花厅和膳房的各个角落里。从一开始的一盏茶时间,到后头半个时辰,甚至得奇绶自己跑出来……可谓是进步远大。

    就是这种进步让人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照顾六阿哥的奶嬷嬷没几天就累倒了好几人,亏得内务府自打上回开始就清退了不少年老体弱的嬷嬷,又对其他嬷嬷进行体力强化训练,重新安排上来的嬷嬷好歹能跟上六阿哥。

    唯一的问题是……还是找不到。

    就比如现在,草芦里的宫人放下手上的活计,焦急的寻觅着六阿哥的身影。

    呼喊声一直传到室内。

    琪琪格听到嬷嬷的呼喊声,登时知道奇绶又又又开始捉迷藏了。

    今日得多久?希望半个时辰内能找到。

    琪琪格琢磨片刻以后,又回到自己的事情上。她半蹲着身体观察幼苗们的长大进度,时不时在本子上记录一二,正当她全神贯注的时候,忽然发觉眼角余光似乎扫了个什么?

    琪琪格微微一愣,侧首往后看去。

    在她的身边是一个倒置的箩筐,箩筐正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往外挪去。

    琪琪格:…………

    怎么看奇绶都是在箩筐里吧?

    她慢吞吞的站起身来。

    似乎是听到琪琪格的动静,同样慢吞吞挪动的箩筐瞬间没了动静。

    琪琪格一步一步逼近。

    她双手抱胸,双目紧紧盯着挪动的箩筐:“奇怪,怎么有一个箩筐在这里?”

    箩筐:…………

    琪琪格往前再走了两步,她状似无意的嘀咕着:“哎呀,这里怎么会有个箩筐?等等,外面宫人正在找奇绶,不会奇绶就躲在这里吧?”

    箩筐猛地一哆嗦。

    紧接着里面发出一个弱弱的声音:“里面没有人哦~”

    琪琪格肚子一抽一抽的。

    即使如此她也要努力止住爆笑的想法,若无其事的回转身:“原来如此,不是奇绶啊。”

    走了两步琪琪格猛地转回身去。

    果然就看到一只背着箩筐跑的小乌龟奇绶,听到动静的奇绶反应速度极快,迅速的将脑袋和四肢往里一缩,整个人团在箩筐里。

    这动作越发像是乌龟了。

    不过还别说,要不是琪琪格亲眼所见,琪琪格也不会想到这个明明跑步跑得还不稳当的小家伙,此刻却能表现出这般灵活且矫健的身姿。

    琪琪格忍不住感叹一声。

    竖立在门槛旁,离着自由只有一步之遥的箩筐不安的晃动两下。

    琪琪格连忙假装自己没看到先前的一切,她故作疑惑的反问:“对了对了,刚才哀家忘记问了,你不是奇绶的话又是谁?哎呦!难不成是箩筐小神仙吗?”

    箩筐沉默片刻。

    紧接着里面传来软乎乎的声音:“你猜错了!我是孙大圣!”

    “哦哦,孙大圣啊~”琪琪格再也憋不住笑。她猛的用力掀开箩筐,将一脸兴奋的奇绶暴露在外。

    奇绶惊叫一声。

    他迈着小短腿就想跑,后脖颈却是被琪琪格拿捏住。她憋不住笑,将箩筐翻了个身,又将奇绶塞在箩筐里:“小笨蛋,人家孙悟空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又不是从箩筐里蹦出来的!”

点击下载,本站安卓小说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