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假如能够一直奔跑 6(1 / 1)

在世青赛结束后, 秦春晓算是正式成为了国内短跑在青年阶段的NO.1,带着三块牌子衣锦还乡后,就连省队食堂都专门给他开了个小灶。

此灶为牛教练专属。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 “好教练必须会做饭”也成了一段流传在广东短跑队的传说。

田径粉丝们对此议论纷纷。

【小秦真的不错, 三个项目都能拿牌,感觉是能套四百米那个大神的模板的。】

【说不定他就是四百米大神的穷人版呢?毕竟黄种人田径天赋还是不能和黑人比吧。】

【别说是穷人版了,就算是破产版, 也已经很顶用了,我们都多久没见过这种能稳进世界级短跑赛事决赛的运动员了?青年赛的也少见吧?】

【不是少见,是以前就没出过这种兼三个项目都能稳进决赛的人才, 我看他在东京奥运能有大用。】

【小孩才15岁,再过几年长长身板, 跑进奥运参赛标准应该没问题。】

这下秦春晓也享受到了“所有人都在等他长大”的待遇了,一群田径爱好者看好他, 纷纷期待小孩身板子长好后能在跑道上让所有人吃他脚板子抡起来的灰。

但大家不知道的是,秦春晓才回到国内, 就接到了体育局的通知,让他赶紧的去北京。

秦春晓面露茫然:“啊?是有表彰和奖金吗?”

不怪孩子这么想, 因为他好歹也是这届世青赛代表团径赛项目唯一一个拿了奖牌的人, 虽然他性格比较谦虚内敛, 但也觉得自己在同龄人里算比较突出的, 领导要夸一夸他,给他发点奖金, 他肯定是乐意的啦。

牛顿握着手机,表情复杂:“不, 你有别的任务。”

秦春晓:“啥啊?”

牛顿:“你知道里约奥运资格赛的规则比往届有改变吗?”

秦春晓:“我不知道, 我之前忙中考呢。”

牛顿深吸一口气:“那我就告诉你, 以前的奥运是要有运动员跑进A标,然后他那个项目就可以有三个人参赛,跑进B标就他一个人参赛,而这一届的奥运就不分A标B标了,径赛这边只有一个标准,跑进去就有三个比赛名额。”

羊栏补充:“这届奥运百米的资格是,只要有人在7月11日之前的田径公开赛事中跑到10.16秒内,就有三个参赛名额,中国很幸运,树龙已经跑进这个标准了,但不幸的是,除了他,国内没其他人跑进这个标准,所以除了他,另外两个名额都是凑数的。”

里约奥运的一百米参赛标准是10.16秒,两百米是20.5秒,四百米是45.4秒。

树龙就是这一届的国家短跑队一哥,已经跑进了10秒的大神。

秦春晓挠头,心想10.16秒这个准备也不算难啊,他一个15岁的小选手都在才结束的世青赛决赛跑出了10.15秒呢,等等!

他睁大蓝汪汪的眼睛:“除了树哥,其他人都没跑进10.16秒?”

牛顿苦笑:“原本还是有人能进这个标准的,但很遗憾的是人家受伤了,半个月前才做完手术,所以现在百米那边空了个名额不知道给谁。”

恰好,有个幸运的小孩,他的年纪已经超过了14岁这个参加奥运的最低标准,而且实力还挺强,潜力无限,在世青赛上海爆了一波种。

田协的领导们早就等一个能接树龙班的苗子等了好多年,如今碰上一个,难免会觉得,虽然孩子现在还没有争金夺银的成绩,但与其让其他实力不如小孩的人去奥运,不如让实力已经很不错的小孩跟着前辈去大赛见见世面,提前一届适应一下大赛氛围。

对,这个幸运小孩就是秦春晓。

一米九五的牛教练一把薅起一米七

五的幸运墩:“走吧,咱们去北京,你小子说不定要走大运了。”

秦春晓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他挂在牛顿的手上,先是保持目瞪口呆的表情,然后嘴角咧起,越咧越大,最后跳到地上双臂一振:“我要去奥运啦!”

牛顿一把拍上小孩的背:“还没定的事呢!你先和我走,领导恐怕还要看你跑一下,如果你状态不好,10.15秒只是昙花一现,当心名额又飞了。”

秦春晓:“我我我,我保证我一定能再跑出10.15秒!我发誓,我玩命跑!”

羊栏着急地对秦春晓喊:“大佬啊,你快点走,奥运在8月,最后一次递交名额的时限就在后面,我们要在今天就赶到北京,明天你就要再跑一次百米了!”

此时两位教练没说的是,秦春晓原本还有吴驰耀留下的污点,但架不住秦春晓自己够拼,在世青赛期间跑一枪药检一次,恰好田协有领导和一位WADA的官员有点交情,人家就和这位领导发信息,吐槽了一下你们家孩子实在有够较真,领导这才上了心。

既然手下有这么一根既有潜力又能在遭逢大变后实力不退反进的人才,那么领导也愿意给他一个机会,对这种在田径扎根几十年的老人来说,他们太清楚这种不会被逆境压垮的人潜力有多大了。

有一个算一个,都是幼年版世界冠军。

老牛和羊栏都不说,只有15岁的秦春晓自然不知道领导们千回百转的心思,他满脑子都是奥运,到了北京后乐得和打了5000cc的鸡血似的,跑出了一个把领导都惊到的成绩。

那拍板让小秦到北京试跑一下的领导当场就喊副手:“赶紧的,把这小子的名字报到奥运大名单上,快去!别耽搁了!”

羊栏则张大嘴:“这副15岁的小身板居然还有潜力可以挖啊?”

牛顿扶额:“那奥运名额就和吊驴前头的胡萝卜似的,我估计他刚才是玩命跑了。”

他也不知道该说秦春晓是心态好还是去奥运的诱惑那么大,这么重要的试跑,秦春晓一点紧张的意思都没有,说爆种就爆种,唉,也好,把心大的小孩丢奥运去也不怕他被那些已经成年正值巅峰期的大佬们打击到。

牛顿想着想着就笑起来:“嘿,我上门挖墩墩的时候,是准备让他为了东京奥运备战的,没想到还能走这么一个大运。”

原本秦春晓是和陆玄冬约好了要在8月份的时候一起现实面基,然后吃饭逛游乐园的,结果小秦再次爽约。

疾风之狼【冬哥,对不住,我要参加奥运去啦。】

玄冬【恭喜恭喜,羊羊鼓掌.jpg】

玄冬【在去奥运前,先和哲越签个约如何?虽然现在给你做定制跑鞋已经来不及了,但我们有特级鞋垫,应该能帮上一点忙。】

疾风之狼【下次,下次我一定请你吃饭!我保证一定不会再放你的鸽子了。】

秦春晓这次是真觉得过意不去了,说好要请这位帮自己考上好高中的学长吃饭,结果鸽子放了一只又一只,实在是对人家不住。

玄冬【我在北京。】

疾风之狼【诶?】

玄冬【想请我吃饭的话,今晚就可以,而且我们可以买北京动物园的票去看熊猫,你看过熊猫吗?】

秦春晓从没看过熊猫,但他超喜欢熊猫的。

于是在取得了奥运名额的这一天,秦春晓没有和他想象的那样用动画片马拉松来庆祝,而是换上了一身他自己觉得超级酷炫的黑色工字背心,黑色机车夹克和工装裤,挎着个大运动包,站在路旁的树荫里,等着陆玄冬来接他。

羊栏看得莫名其妙:“晓仔要和女孩子出去啊?”

牛顿拍了拍他的肩:“不是女孩子,是男孩,就男排青年队那个陆玄冬

啊,在墩墩中考前给他补习过的那个。”

那人还是牛顿给介绍的呢,他这一说,羊栏也反应过来:“哦哦,是他啊,看来这两个人处的不错嘛,以陆玄冬的性子来说还真是难得。”

陆玄冬是那种性格温和的人,情商也不低,和队里的人都能好好交流,但那种完全交心的朋友却似乎是没有的,如果是那种全队一起出行的集体活动,谁都不会落下陆玄冬,可要是1对1的出游玩耍,似乎就没有人会想起他了。

当然了,主要也是国家队那帮人也是从天南海北聚集起来的,除了同省的会亲近些,也就李羚和符碧扬两个憨憨气场相合,会为了对方跨省出游,其他人却是除了排球外都有自己的生活。

也许在里约结束后的东京奥运周期,羊耘教练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让这群小子们亲近起来,好让团队默契更上一层。

与此同时,羊耘也得知了陆玄冬要去找短跑队的天才新星玩耍,他招招手:“开车时注意安全,玩的开心哈。”

陆玄冬将装满了鞋垫的背包背好,对教练微微一笑,拎着他的保时捷钥匙下了停车场,推D档,出发。

羊耘站在二楼看到保时捷的车屁股,感叹了一句:“没想到冬子和短跑队的墩子居然这么玩得来。”

U17队的主教练侯忆峨路过,沉默几秒,问他:“羊老哥,你还记得短跑队那个墩墩的大名吗?”

羊耘面露茫然:“他不是就叫姓秦名墩,小名墩墩吗?”

侯教练:“……”

大约六小时后,陆玄冬提着车钥匙回来,羊教练和队友们围过去问:“冬子,玩得开心吗?”

“冬仔,你们去动物园了吗?好玩吗?”

“没想到你和他这么聊得来,这么晚才回来。”

陆玄冬:“吃了饭,春晓找牛教练做了营养餐请我吃,味道很好,动物园也很好玩,不过我们聊不了天。”

众人:“为什么啊?你们面基后发现处不来吗?”

陆玄冬:“没,我们处得挺好的,就是没法说话。”

说完这句,陆玄冬恍恍惚惚地走回了房间,徒留满地茫然队友和教练,过了一阵,有人疑惑。

“没法说话?这是啥意思。”

“就是,他俩也没听说有失语症啊,都是健健康康的。”

“等等,他俩没法说话!!!”这是反应最快的猫寻风。

渐渐反应过来的瓜队一下就炸了。

我靠我靠!冬仔遇到了不能说话的人!这、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灵、灵魂伴侣吗?

而在没法说话的情况下,还愣是和秦春晓一起玩了近六个小时的陆玄冬走进卫生间,在镜前掀起衣摆。

在他的腹部,已经出现了一个倒计时。

难以置信,陆玄冬想,他只是觉得和一位小学弟聊得来,加上两人是同省的运动员,还都有前往世界顶峰的野心,所以才想深入交往成为朋友的。

他从没想过,真正遇到对方时,他们会哑口无言,又很快在沉默中自然而然的在拥挤的动物园人流里穿梭,就像两个快乐的孩子。

可是……陆玄冬认为,他们对彼此的亲近,并不是因为灵魂伴侣的联系会自动加好感,而是春晓就是一个很有魅力的人,哪怕是第一次见面,他也已经为对方阳光爽快的性格倾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