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第 55 章(1 / 1)

失忆 恶意入梦 3631 字 1个月前

    城决短促的呼吸令桥不归惊诧。

    他侧过脸看了城决一眼, 只见后者紧闭着双眼,狭长浓密的睫毛微微的打着颤,俨然一副难受至极的模样。

    他还是第一次见过城决的脸上出现这样的神情。

    桥不归静静地凝视了城决一眼, 很快收回视线。

    beta背脊挺直, 神色如常,那平静的神情完全让旁人觉察不出任何的异样。

    他伸出手,同城决保持着一个非常得体的距离, 半扶半握的抓住了城决的手臂。

    beta的温度仿佛随着掌心的接触,缓缓的传递了过来。

    城决的意识感到混沌而恍惚。

    这是对方在入职盛名这么久, 第一次主动触碰他。

    即便隔着一个非常得体而礼貌的距离, 也依旧让城决不由感到略有些恍惚。

    随着桥不归的触碰,他的脑子里闪现过了一些画面。

    但他被酒精的味道熏的意识不清, 再加上画面闪现的太快, 所以他并没能捕捉到画面的内容。

    城决对脑中依旧没能捕捉到的画面而感到迷惘。

    另一边,桥不归冷静的唤来了一旁身穿着黑白马甲的侍应生。

    侍应生走上前, 他将手中的酒杯放在了侍应生手上的托盘上, 接着礼貌的出声询问,“请问哪边是上楼的方向?”

    侍应生恭敬地应, “回先生,在那边。”

    侍应生抬手, 为桥不归指名方向。

    桥不归道了声谢, 接着再次微微的侧脸, 低声在城决的耳边出声询问,“城总还能自己走路吗?”

    为防止周围有其他人听见, 所以桥不归的声音压得又低又沉。

    他的口吻和语气和以往并无任何差别。

    冷漠、疏离。

    不近人情, 让人无法接近。

    但大概是声音被刻意压低的缘故, 不知是错觉, 还是因为酒精迷惑搅乱了他的思考能力,城决在这混沌混乱的思绪之中,竟从桥不归刚才的那句话里,隐约的听出了一丝温柔的痕迹。

    桥不归……温柔?

    这是两个在平日里完全不相关的词。

    这个认知让城决愈发的恍惚迷离。

    beta的温柔让他眷恋和迷恋。

    他没有回答。

    借着酒意,他悄悄的,大胆的,缓缓地垂下了自己的脑袋,动作轻缓的枕在了beta的肩头以及脖颈间。

    他只是觉得有些困和无力罢了,并不是对桥不归抱有其他的心思。

    这个举动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城决如是告诉自己。

    低声询问罢,见alpha毫无动静,反倒‘手脚无力’的将脑袋枕在了他的肩头,beta身形一僵,感到略有些不自在。

    带着香槟味道的吐息喷薄在他的脖颈间,不论是在城决失忆之前,还是在城决失忆之后,都从未与城决距离如此靠近过的beta,不自在的微微侧了侧脸。

    之前,他将城决奉若神明,不敢主动亲近城决半分。

    对于他而言,在他和城决还未真正的确定身份,也就是结婚之前,不论是亲吻还是牵手,任何亲密的肢体接触,对城决来说都是亵渎。

    再加上城决心性冷淡,看着并不像其他那些重欲,仿佛下半身长在了头顶一般的alpha,因此他便更加不敢对城决产生半点旖旎的妄想。

    当然,在城决答应同他订婚之后,对于在婚后和城决亲密接触的情景,他不是未曾幻想过一二。

    那时,他脑中幻想着,认为到时候的情景一定甜蜜至极。

    但谁知,那个情景还未能在现实中真正展现,城决便突然失去了记忆。

    这会,城决醉酒主动靠近,虽两人之间的距离近的过分,甚至可以说已经超过了一般的上司和下属的安全距离,但此刻,桥不归除了不自在之外,再感受不到其他的心情。

    没有旖旎。

    没有甜蜜。

    脑子里也没有任何不该有的心思和画面。

    他现在只想从这个会令旁人误会的情景尽快脱身。

    他从来就没忘记过城决的身份。

    ‘有夫之夫’。

    即便是并没有前男友的这层关系,他也必须要离城决这位有夫之夫远上一些,保持合适的距离。

    见城决未应,桥不归抬头,再次将目光对准自己面前站着的侍应生。

    “抱歉,能帮把手吗?”

    他这样一个身单力薄的beta可没法一个人搬动城决这样的高大alpha。

    眼前的男人并不高大,脖子上并没有佩戴信息素环。

    显然,是个beta。

    一个beta,样貌并不出众,但略显冷淡的冷静口吻不知为何,让侍应生不禁微微的红了面颊,让他感到有些局促和紧张起来。

    “好、好的……非常乐意为您效劳。”

    侍应生紧张的说着,放下手上的托盘,立刻准备上前搭把手。

    侍应生放下托盘正要准备上前,这时,感受到了他人气息正在接近的城决,倏地睁开了双眼。

    陌生的气息让他嫌恶,抗拒。

    同时,也让他混沌的思绪微微的清醒了几分。

    “离我远点。”

    alpha带着满满的威慑意味,出声警告。

    侍应生脚步顿时停滞,脸色发白的退下。

    城决伸手扶额,勉力站直了身体。

    他的视线仍有些昏沉。

    “哪边上楼?”城决含糊不清的问。

    桥不归愣了愣,然后伸手为城决指路。

    “城总,这边。”

    城决撩起眼皮,凝神看了眼,然后维持冷静地前行。

    桥不归安静的跟在其后。

    瞧见城决的身影,周围的那些宾客下意识的立刻举杯向城决问好,热情的打招呼,准备上前寒暄。

    城决直接无视。

    酒精影响着他的大脑,让他无法正常思考,他冷着脸无视掉周围的所有人,穿过人群,上了楼。

    离开宴会大厅后,城决的脚步骤然停了下来。

    他站在二楼宽阔亮堂的宾客接待厅入口处,身形突然摇晃了一下,像是有些摇摇欲坠。

    他站在原地,缓缓地回头,朝身后的方向看去。

    alpha声音平静,一如往常。

    但他那被酒意熏过的眼睛显得有些湿润,看着竟有些可怜与委屈的意味。

    “桥秘书。”

    “?”桥不归抬头。

    “我走不动了。”

    alpha站在那,静静地说出了这句话。

    桥不归站在原地愣了愣,他下意识的看了眼酒店前台接待处离这里的位置,在看到并没有多少距离后,这才开口。

    “我扶着您。”

    桥不归说完,上前一步,再次礼貌得体的半扶半握的抓住了城决的手臂上方。

    他让城决的身体半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beta的身体十分瘦弱,但却莫名让人感觉可靠极了。

    知道以自己的身体重量,比他足足矮一个脑袋的beta压根无法承受,所以城决只是半倚靠在桥不归的肩头,大部分仍是以自己为数不多的理智,维持着自己身体的平衡。

    借着酒意,城决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在得知对方的身份之后,一直想要问出的一个问题。

    “桥不归。”

    “城总请说。”

    “我们之前……在一起之后,是怎么谈恋爱的?”

    桥不归愣了愣,对于这个猝不及防的问题感到意外。

    “您醉了。”他冷静地说。

    “我只是觉得……好奇。”

    “城总。”桥不归声音放缓,轻柔却有力,“过去的事情就已经过去了,您实在是没必要对于曾经那些鸡毛蒜皮的事情记挂在心,耿耿于怀。”

    说到这,beta声音停顿,语调一转。

    “而且,您也已经结婚了。”

    “城总,您现在是一位有夫之夫,实在是没必要,也不该去纠结一个并不喜欢您,您也并不喜欢的前男友之间的过往。”

    alpha陷入了沉默。

    beta提醒了他。

    对方并不喜欢他,即便他现在发现,他曾经对桥不归并不是旁人所认为的无意,但即便如此……也不过只是单方面的感情罢了。

    恍惚间,城决想起了当初在医院内,心理医师对他的那句提问。

    ‘倘若对方不是桥不归,他还会如此执着的想要恢复记忆吗?’

    当时,他陷入了沉默。

    他并不知道答案。

    但现在的他,心中早已确定了答案。

    ——不。

    如果换成了其他人……

    那些所谓的过去的记忆……

    五年的时间……

    对他来说,压根无关紧要。

    他的记性一向不错,但对于裴珏嘴里所说的他帮他赶走霸凌的那些人的事情,他根本没有一丝毫的记忆。

    陌生的好像是另一个人的事情。

    但是对于桥不归对他说过的每一句话,所撒的每一个谎,撒谎时的每一个表情,他都记得清清楚楚。

    虽然他并不想承认。

    但是,桥不归于他而言,和其他人是不同的。

    酒意让高高在上的alpha终于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承认了事实。

    曾经他一向自称对恋爱这件事毫无兴趣,但如果换成了桥不归——

    借着酒意,城决抿了抿唇,出声问,“如果我……我已经和裴珏离了婚,那你……会和我复合吗?”

    桥不归露出怪异惊愕的神情。

    他确定了,城决是真的醉了。

    “不会。”他毫不犹豫的回。

    “为什么?你不是需要钱吗?我可以给你。”alpha语气僵硬的说,“你想要多少我都有——”

    需要钱?

    那不过只是他的一个谎话。

    桥不归如何也没想到,失忆后的城决竟然会问他要不要复合。

    没想到城决仅仅不过只喝了一杯,就醉成这个程度。

    如果是在清醒时,他可以确定,城决绝不会问出这个荒唐至极的问题。

    桥不归嘲讽的扯了扯嘴角。

    心下完全笃定这不过只是城决醉酒时的随口一问,他嘴角嘲讽的轻扯,随口敷衍,“我不和有过离婚史的alpha在一起。”

    离婚史。

    城决一愣,然后这才反应过来。

    接着,他没了声音。

    alpha神色黯淡的垂下了脑袋。

    身份尊贵的顶级alpha,头一次感受到了自卑这个词的含义。

    “当初我是因为失去了记忆……”

    话说到一半,便没了声音。

    因为不管他如何解释,当初他亲口答应结婚的这件事,是无可否认的。

    而且,那张豪华的盛大婚礼,人人皆知。

    无尽的后悔瞬间涌上了城决的心口。

    他感到无助,一度想要落泪。

    但世间并没有后悔药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