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第 53 章(1 / 1)

失忆 恶意入梦 2675 字 1个月前

    城决要办大学的同学会, 自然没人会不想参加。

    别说是大学同学,就连高中同学、初中同学,甚至是小学同学也想跟着一块。

    以城决的背景家世,现在的身份, 但凡只要能和城决搭上路子, 那就等同于前途无量。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对同学会没有兴趣的城决会自己主动举办同学会, 但不管什么原因, 想来参加的人数不胜数。

    而当初那些有幸能和城决同班的人,心下得意,不禁带着满满的优越感。

    眼下这会, 城决正坐在一家酒店的豪华包房内,包房里, 则都是他大学时的同班同学。

    这些同班同学里,其中以alpha居多。

    虽然同为一个顶尖大学毕业, 但每个人混出的成绩却各个不同。

    成绩不同, 样貌也与当初在大学时的模样, 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经过岁月的打磨, 城决完全抛弃了大学时的学生气, 一种成熟稳重的上流人士的矜贵气质萦绕在他的周身。

    城决依旧俊美无铸,甚至反倒要比当初看着更为的出众迷人。

    反倒是眼前餐桌上的这些alpha,在经过酒色的浸染之后, 油光满面, 身材发福,发际线甚至跟着也有了后退的迹象。

    此时, 一个alpha正在餐桌上侃侃而谈。

    “我记得当初在学校里, 城总每次的考试成绩都是年级第一。”

    “同样都是alpha, 怎么城总的成绩就这么好?”

    “同样都是alpha?你是什么身份, 竟然好意思拿自己和城总一块比?”

    一个alpha嘘道。

    那个被嘘的alpha不仅不觉得羞恼,在听到这番话后,反倒立刻开怀的大笑了起来。

    “郭总说的是!我哪能和城总在一块比?”

    一众alpha的字句里,不管是明着还是暗着,满满的都是吹捧城决的意味。

    城决感到厌烦。

    他对这种情景只觉得异常反感,倒胃口极了。

    要不是因为还没有听到他所想要听的内容,恐怕他早就二话不说的起身,甩脸就走了。

    这时,餐桌上的一个omega突然后知后觉的想起了一件事来。

    “哎,等等。”那omega手中的筷子一顿,“我突然想起,城总不是每次的成绩都拿了年级第一。”

    omega话出,刚才几名拿着酒杯侃侃而谈的alpha顿时一愣。

    他们脸色一沉,想也不想的反驳。

    “你瞎说什么呢?你没喝多吧?”

    “你们忘了吗?那个beta啊!”omega微微的拔高了音调,“叫桥什么来着……”

    “桥不归。”城决掀唇,突然接茬。

    “哦对!桥不归!”omega下意识出声附和。

    附和罢,omega心下突然感觉有些不对劲。

    是叫这个名字吗?

    怎么感觉好像有些不对……

    omega认真的想了一想,但没能回想起来,毕竟当初对方和班上的同学关系并不如何,再加上对方家境贫寒,样貌平平,除了一个成绩之外基本没有能够拿的出手的,所以没人在意他。

    回想未果,omega觉得beta的名字也不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于是索性放弃,干脆直接用‘那个beta’来称呼。

    “以前有一次考试,有个beta的成绩居然超过了城总,成为年级第一,那次考试,差点把校长都惊动了。”omega绘声绘色的说,“一个beta的成绩居然超过了一直年级第一的城决!”

    虽然城决早就认定,桥不归的成绩一定极好,起码要比一般的beta、omega以及alpha出色,但却没想到桥不归的成绩竟然优越到了如此的地步,甚至是越过了他。

    倒没有什么不甘和觉得羞辱,城决只是觉得有些颇为意外。

    桥不归总说自己一无是处,城决一直都觉得他并非像自己嘴里所说的那样一无是处,现在在听到这些人嘴里的话之后,顿时更觉得如此了。

    而没料到桥不归的成绩竟如此优越的城决,顿时间,对桥不归大学时的模样心下感到更为的好奇。

    城决兴趣旺盛,随口插话,“哦?是吗?我不太记得这件事了。”

    果不其然,正如城决所料。

    在对于他们先前的聊天一直兴致缺缺的城决突然插话开了口,好像是终于找到了能和城决搭上关系的机会点,在场的众人立刻开始回忆起来。

    很快,包房内的一个beta先一步开口说道:“啊我记得他!那个beta的成绩一直都不错来着,如果城总是年级第一,那他一定就是年级第二。”

    beta说完,一个alpha故作聪明,立刻为城决‘打抱不平’,“一个beta能有这么聪明?我不信。他肯定抄了,不然就找老师走了后门。”

    那alpha自作聪明的为城决打抱不平,但一旁的城决听到耳中,却没有丝毫觉得开心的意味。

    反倒是在听到对方嘴里的鄙夷不屑语气,甚至还似乎在和他暗示着桥不归和老师有着什么不干净的私下交易时,顿时面色一沉。

    城决觉得不快。

    随着城决骤然阴沉下来的脸色,包间内的气氛也跟着变得有些僵硬。

    房间内的众人目视着城决顿时难看下来的脸色,不知所措,不明就里。

    一时间,没人敢继续说话。

    见众人表情讪讪,不敢再继续说下去,于是城决主动打破沉寂。

    “什么后门?”他问。

    语气冰凉,没有温度。

    听着城决并没有任何愉悦意味的低沉嗓音,在场的一个omega心想着或许城决并不喜欢旁人在他面前故意编造恶劣下流的谣言,于是出来打圆场。

    “呃……他瞎猜的,连影子都没个踪迹的事情,我想应该不可能。”omega笑了笑,说,“再说那beta长相平庸,家境一般,去贿赂老师给他好成绩,这不是在说笑话吗?”

    “啊对了,他不是还追过城总吗?”又一个beta突然想起了这件事来,“他追了城总好久,从大一的时候就开始追了……啧啧,我就从来没见过像他那么执着的人。”

    “不过城总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喜欢他啊?”一个alpha搭茬,“当时学校里的校花去和城总表白,城总都毫不犹豫的回绝了,他算个什么东西?”

    “不过,我看这个beta应该也不是真的喜欢城总。”一个omega撇了撇嘴,“城总那么不给他好脸色,拾趣的人早就知难而退了,他却这么一直契而不舍,异常执着,我看追城总估计是别有目的。”

    “你这不是废话吗?”一个alpha口吻笃定道,“大一刚开学没多久,他就开始追城总了,这不是别有目的是什么?难不成他对城总一见钟情,就见了一眼,就对城总死心塌地了?”

    “不过他为了钱去追求城总也实属正常。”一个手戴着名贵钻表的alpha嗤笑一声,鄙夷嘲弄道,“你们也不是不知道那个beta家里的条件有多困难,能和我们上同一所大学全靠成绩好,和学校补贴。为了钱和城总的权势去追求城总,也很正常嘛。”

    “虽然他的学习不错,但是他脑子却不行。”又一个娇滴滴的omega笑着嘲讽,一边偷偷的对着城决的方向抛了个媚眼,“他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以他的家庭背景想要追到城总,下辈子都不可能。”

    “对啊,你看他像一条舔狗舔了城总那么久,最后城总还不是和裴家的小公子结了婚?”alpha吹捧,“像裴家小公子那样的顶级omega才配得上城总,他算什么玩意,简直是痴心妄想——”

    这些人嘴里的一口一个桥不归不配,裴珏才配得上他,越听下去,城决的脸色便愈发阴沉。

    一刻钟后,城决再也无法忍受,猛的从位置上站起了身。

    他已经完全听不下去了。

    “够了。”城决抬手按了按眉心,面色沉郁阴暗。

    包间内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账单划在我的卡上,公司还有事,我先走了。”城决语速极快,像是一秒也不愿再继续多呆,“你们自便。”

    说完,扭头就走。

    包间里的众人顿时就慌了。

    “等等城总——”

    “城总加个联系方式!”

    “城总再留下来聊聊嘛!”

    “城总别走啊!”

    再也无法忍受包间内污浊作呕的气氛,城决大踏步离去。

    城决离开,回到了自己在S市的另一个住处。

    回到住处,城决进入一楼的卫生间,站在洗漱台前洗漱。

    这次桥不归的确没有撒谎。

    但正因为如此,反倒让他变得有些茫然。

    桥不归并不喜欢他,他也并不喜欢桥不归……那他之前执着的要找到戒指的主人,想要恢复记忆的一系列举动,就好像变成了一个笑话。

    但不知为何。

    即便是刚才听到了那些所谓的同学嘴里的话,桥不归所说的已经完全被印证,可是,他的第六感一直在隐隐的告诉他,桥不归或许有那么一丝可能……并不是为了钱,而是真的喜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