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洛凡偶然机遇,知道他是一本小说里的炮灰万人嫌。    小说中炮灰设定的他,接个项目赔五千万,搞个创业血本无归,几乎败光唐家家产。    最后被父兄们厌恶抛弃,扫地出门。    就连他的联姻老攻贺淮,心里也只有白月光主角受。婚后对他冷漠疏离,不屑一顾。    等主角受一回来,他立马惨死街头领盒饭。    ...……?    唐洛凡立即扔了手边的融资企划书。    他对父亲说:那个项目还是交给我哥吧。    对兄长说:创业太难,我就不做了。    至于跟贺淮联姻?    来!    因为他知道,贺淮三个月后会重逢白月光而跟他离婚。到时他能拿到数亿的离婚补偿金。    搞什么创业?    结婚才是他最大最赚钱的事业。    -------    婚后的他,潇洒恣意,为所欲为。    导致唐家小少爷越发的不是玩意儿的事,传遍了整个豪门圈子。甚至还闹到了贺淮面前。    唐洛凡以为贺淮会呵斥自己。    结果对方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温和说道:你是我的人,错也没错。    唐洛凡:?    三个月后,私人经理告诉他,他的名下多了好多财产。    唐洛凡狂喜:很好,白月光回归,他的离婚补偿金到了!    结果贺淮捏着他的手心,目光缱绻:那是送你结婚一百天的礼物。    唐洛凡:??    -------    贺淮和白月光传出不实八卦后,唐家人连夜奔赴贺家。    父亲义愤填膺:走,跟爸回家。他贺家虽然比我们有钱,但我们唐家也不是吃素的。    兄长怒不可遏:离婚,哥给你找更好的男人!    唐洛凡:???    你们不都嫌弃我吗!!    ---    下一篇写《可以带我走吗》求收藏    霁风自小生于南风馆,习琴艺,通六艺,相貌绝佳,温润如玉,淡绯的唇侧上一点砂痣撩人心乱。    多少达官贵人盼望着他束发之年,想将其重金赎出养在暖阁之中。    某日,他被权贵强迫,一名路过的年轻将军把他救下。    霁风问:奴要如何报答将军?    将军面目冷傲,耳廓却泛着嫣红,说:待我大胜归来,可否为我弹奏一曲凤求凰。    霁风笑了:他的爱慕者中,也不尽是些讨厌的人。    但三个月后,他等来了将军战死沙场的消息。    再次醒来,他转生到了千年之后,成了一名夜店明码标价的少爷,正站在夜店包厢中任人挑选。    呵,即便是转生,他竟还是如此命运。    猛然间,他看到包厢角落里坐着一位男人。那男人正是救过他,并让他等了数月的年轻将军模样。    ----    裴砚被朋友硬拉去夜店,独自坐在角落里抽着烟打法无聊时间。一名少爷走到他身旁,低声问:先生,可以带我走吗?    裴砚冷眸,正要拒绝。抬头却看到男孩俊秀温润的面容,淡薄的上唇上一点砂痣尤其惹眼。    他不能自控地接过了男孩的手,当即把人带回了家。    ---    认识裴砚的人都知道他心里有一位白月光。白月光的上唇上有一抹砂痣。裴砚为了等到那个男人自律禁欲,从不沾染风月。    有一天,他身边多了一个年轻的俊雅的男孩,男孩唇珠上染着一抹淡淡的砂痣。    大家都说:呵,裴总终于耐不住寂寞,找了一位替身。    同时白月光也知道了消息。    他火速回国,亲自站在霁风面前,指了指自己的唇瓣:你该离开了。    霁风淡然一笑:既然将军的心上人回来了,他自然不会再留恋。    他收拾行李,利落离开了裴家。    ----    裴砚得知关于他的那些流言蜚语传到霁风那里,决定回家给霁风一个解释。    为了让霁风相信,他甚至买了对戒和玫瑰。    但到了家中,却看到霁风消失的无影无踪。    裴砚疯了。    唇上的一点砂痣,是裴砚对上一世的霁风的执念。    封面感谢:纵死犹闻侠骨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