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认识温既年之前,唐岁的生活就已经被他占得满满。每天睁眼,都在为成为他喜欢的样子努力。 为变成他的白月光,她整容,学画画,模仿那女人的字迹。五年的时间,舍弃自我,她成为最完美的复制品。 不仅骗过温既年,也骗过了自己。她赢了他的心,却最终还是输了爱情,甚至害死相依为命的哥哥。 搂紧怀中的骨灰盒,她笑容惨淡, 温既年,你会后悔的。他说, 我只恨,这盒子里装的人不是你。